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九章不平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521字

丁寧踏前一步,飛散著細小白花的殘劍切向葉名的手腕。

因為先前被震退一步,所以丁寧的這一劍反擊並不算快,然而因為葉名太過震驚,所以葉名的動作便顯得更為遲鈍。

他想要收劍,但在這一瞬便發現丁寧的劍鋒已經切向他的五指。

極短的距離之間,他已經來不及做出更多的變化。

所以他只有鬆手,棄劍。

丁寧的劍鋒敲擊在他這柄劍的劍柄上,讓這柄劍往一側飛出,徹底脫離葉名的掌控範圍。然後他頓住了身影,沒有再進擊,只是歉然的看著葉名,說道:「不好意思,葉名師兄。」

因為太過震驚,所以葉名甚至沒有太在意丁寧乘著自己失神擊敗自己的事實,他瞪大著眼睛看著丁寧,再次問道:「丁寧師弟,你明明才剛剛破境,怎麼現在的修為已經接近了鍊氣上品境界?」

丁寧可以理解他的這種情緒,平靜的解釋道:「南宮采菽贈了我一顆丹藥,我在對敵何朝夕的時候吞服了,所以才有這樣的修為進境。」

真的戰勝了何朝夕?

南宮采菽和丁寧應該只是在經卷洞修行的時候正式結識,兩人之間竟然有了這樣的交情,竟然連這樣可以提升修為的丹藥都贈給了丁寧?

葉名開始相信丁寧先前說的話是真的,他獃獃的看著丁寧,忍不住說道:「怪不得你不加猶豫的便拒絕了謝柔,原來是有南宮采菽這一層關係。」

聽聞此言,丁寧頓時苦了臉,說道:「葉名師兄你的思緒和考慮的方面太過跳躍,你這樣真的讓我沒有辦法和你好好交談。」

「我到此刻才明白了你說的那句話的意思。」

時夏走到了丁寧的身側,對著丁寧認真的行了一禮,輕聲道:「我先前和你交手時說,我會盡量將力量控制在鍊氣下品,你說我若是那麼想,就會獲得更多的歷練機會。原來你的真正修為早已在我之上,若是雙方都出全力,你會很快很輕易的擊敗我。但你也故意將力量壓至鍊氣下品和我戰鬥,和我純粹劍技之間的較量,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必須感謝你。」

丁寧平靜的說道:「我會做那樣的選擇,只是因為你先做了那樣的選擇,所以你不必謝我。」

時夏再次躬身行禮,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你就憑劍技勝了他?」一旁的葉名看著離開的時夏,又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丁寧師弟,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你到底是怎麼修鍊的?」

「師兄,你的問題實在太多了,我一時沒辦法和你解釋啊,不如你到觀禮台之後,再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吧。」丁寧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對著葉名伸出了手:「令符拿來!」

就在距離丁寧和葉名戰鬥處不遠的地方,兩株掛滿藤蔓的老松頂端,張儀和蘇秦分別凝立著。

「師弟,丁寧小師弟的確是那種萬中無一的天才,我們做師兄的,理應全力幫扶他才對,怎麼能反過來處心積慮的對付他呢?」

看著葉名交出身上的令符離開,張儀轉過頭來,苦口婆心的看著面寒如水的蘇秦勸說道。

蘇秦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身影一動,掠下老松,就要離開。

張儀終於有些著惱,頓了頓腳,他腳下的老松頓時被震出無數枯針,嗤嗤的飛出。

「蘇秦師弟!你到底如何想法?」他怒聲道。

蘇秦轉身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你應該明白,我蘇秦做事,從來沒有半途而廢過。」

「不要想著再驅趕什麼人去和丁寧小師弟戰鬥。」張儀整個人從老松頂端飄起,落在了蘇秦身側不遠處,一字一頓道:「我絕對不會允許你這麼做。」

蘇秦眉頭挑起。

張儀看著他,面色堅毅的接著說道:「只要你再有這樣的舉動,我便會出手。」

「拼著自己也可能無法最終獲勝,也要保住他么?」蘇秦沉默了片刻,微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讓他多留一天好了。」

感受著蘇秦話語中不可迴轉的意思,張儀的眉頭不由得深深皺起。

蘇秦轉身離開。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靴底的落葉,看著因為自己的落足而深陷泥中,最終會變得和泥土混雜在一起,變成泥土一部分的那些落葉,嘴角浮現出更多的冷意。

對於丁寧,對於門內這些師兄弟,他和張儀在本質上便有不同的看法。

張儀說要互相幫扶…然而在他的眼裡,在這修行者的世界裡,只存在兩種可能,踩人或者被人踩。

若是不能踩著人往上走,便只有像這些被踩入泥土裡的落葉一樣,慢慢腐爛,變成最平庸最不起眼的一部分。

越是顯眼,越是不凡的人,例如張儀、丁寧此種,越是要及早的踩下去。

他嫉才,卻並不害怕和這些人為敵。

因為若是連對手的天賦都畏懼,今後還有什麼勇氣去戰勝更強的對手,跨越修行途中那些危險的關隘?

四道狼煙燃起。

蘇秦慢慢走向那四道狼煙燃起的區域。

……

同一時間,一名看上去面貌並不出眾,低調沉默的青藤劍院弟子也在緩步朝著狼煙燃起的方位前行。

他的右手時不時的伸入懷中,觸碰著那一柄用布包著的小劍。

劍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讓他的身體里不時湧起暖意,甚至讓他忘記了飢渴。

他便是墨塵。

突然之間,他停頓下來,他前方的薄霧裡,走出了一條同樣身穿青藤劍院院袍的學生。

這是一名身材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