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七章純粹劍技的比拼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密的墨綠色劍影,這片劍影始終停留在他身前一兩尺之地,因為觀禮台上聽不到這種並不算響亮的兩劍撞擊的聲音,所以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兩柄劍在接下來的這十數息時間裡都沒有真正的接觸一樣。 然而只是從一層...

時夏覺得丁寧這柄殘劍在盛開潔白色小花時非常好看,有種異常的凄美。

丁寧的神容平和,也暫時讓他忘卻了被蘇秦逼迫的事情,漸漸覺得這是一場公平的對決。

「請1

他莊重的出劍。

空氣里響起一聲清越的破空聲,青色的劍光襲向丁寧的胸腹之間。

丁寧橫劍,卻並未真正的往下揮劍格擋。

因為青色的劍光不像大秦王朝大多數劍經的劍勢那麼平直,隨著時夏的身體和手腕的細微動作,這道青色的劍光在空氣里顯得有些扭曲,就像一條彎曲的青藤在晃動,劍尖在真正接近丁寧身前之時,已然刺向丁寧胸口上方的頸部。

「這就是青藤劍院出名的纏藤劍法。」

只是看到時夏的出手,謝柔便已輕聲的對著身畔的謝長勝說道:「這種劍法的劍勢很獨特,是旋繞之勢,有些像你小時候玩的繞糖棍一樣繞來繞去,劍勢掌握得純熟了,到了第五境之上能夠使用飛劍時,飛劍也是很熟練的走這種劍勢,對手更難把握劍尖或劍鋒臨身時的真正走向。」

謝長勝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

就如此刻這一劍,看似刺向胸腹,但劍勢一繞卻是反而刺向上方,若是對方劍勢已然向下做出防範,再發現不對往上,就已經有些慢了。

若是到了飛劍對決之時,哪怕是一個閃念之間的微小時間,便有可能決定生死。

他明白謝柔此刻特意對他說這些,是讓他的眼光不要只落在勝負結果上,而是要重點落在這些劍勢上。

兩人身旁的徐鶴山眉頭微挑,眼睛里閃出異光。

因為就在兩人說話之間,丁寧已然擋住這一劍。

丁寧的末花殘劍往上抬起,橫在咽喉前方,竟是十分精準的用劍脊擋住了青霜劍的劍尖。

隨即他展開反擊。

他一步躍出,和時夏錯身而過,殘劍隨著手臂的揮動,反而急速的朝著時夏的喉部戳去。

時夏也不驚慌,劍身來不及收回,整條手臂卻是原地甩動起來,青霜劍抖出一個弧形的劍圈,反切丁寧的手臂。

丁寧手臂微收,劍鋒再和時夏手中青霜劍的劍鋒相交。

一點火星飄起。

時夏往後退開半步,動作驟然大開開合起來,整柄劍或拍,或甩,在他身旁橫來搖去,一時間他的身旁就像長出了數根搖曳不停的扭曲青藤。

丁寧的身前也瞬間充滿綿密的墨綠色劍影,這片劍影始終停留在他身前一兩尺之地,因為觀禮台上聽不到這種並不算響亮的兩劍撞擊的聲音,所以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兩柄劍在接下來的這十數息時間裡都沒有真正的接觸一樣。

然而只是從一層層如金色蒲公英一般不斷在空氣里綻放的火星,便可以知道兩人手中的劍在這短短的十數息時間裡在不斷的撞擊著。

「時夏好像壓制了修為,不想在力量上佔便宜,現在兩者是純粹劍技的比拼。」謝長勝眉頭微蹙,輕聲說道。

徐鶴山用讚歎的語氣說道:「丁寧的確很不錯,青藤劍院的纏藤劍法最關鍵的還在一個纏字,若是劍身和劍身貼到,很容易被一纏一繞就絞飛出去。尤其時夏手中的這柄青霜劍上的冰霜有冰潔作用,粘附力更強,但丁寧的每一劍都是用劍鋒對劍鋒,或者劍身對劍尖,即便是應對時夏的拍擊劍勢,都絕對不給對方劍身和劍身貼到的機會。」

「他的這柄劍其實也很不錯。」謝柔點了點頭,輕聲道:「雖有殘缺,但真氣灌入之後的力量也不弱,劍身雖短,卻很適合野火劍經這種繁雜綿密,在短距離之內快速做變化的劍勢。」

「我收回這是一柄破劍的說法。」謝長勝凝重的看著丁寧的施劍,說道:「但是丁寧現在全然防守,他如何能獲勝?」

徐鶴山沉聲道:「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只要自己不犯錯誤,對手便有可能犯錯。」

時夏眼中的尊敬越來越濃。

看著丁寧無比寧靜的眼神和反而變得越來越精準和純熟的劍勢,他都甚至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煉劍對象。

他知道必須用出更強的劍勢,才有可能戰勝丁寧。

他深吸了一口氣,再次遞出手中劍的同時,他一直暗中蓄勢的左手以驚人的速度敲擊在了青霜劍的劍柄上。

一股勁氣沿著劍柄,貼著劍身炸開。

喀的一聲輕響。

青霜劍上結出的霜原本已經越來越厚,變成了堅硬的霜殼。

現在這些霜殼裂了開來,如四五片鋒利的劍片,往前激射而出。

這些霜殼薄而鋒利,不比之前何朝夕捲起的那些落葉,若是被任何一片霜殼刺中,都和被一柄真正的薄劍刺中全無分別。

觀禮台上許多人瞳孔劇烈的收縮。

這一劍顯然便是勝負的關鍵。

丁寧的臉色依舊平靜。

嗤嗤嗤嗤…數聲急劇的輕響。

他手中的末花殘劍急劇的掃過這些霜殼。

他並沒有用多少力,劍勢只是追求快。

因為這些輕薄的霜殼雖然鋒利,但很脆,很容易碎。

所有激射向他的霜殼在一瞬間碎裂開來。

在下一瞬間,他的口中卻是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厲喝,他的劍橫了過來,狠狠拍在了刺來的青霜劍的劍身上。

時夏微微一滯,之前都是他逼著丁寧和自己劍身相交,此時他沒有想到反而是丁寧會用這樣的劍勢。

他心知不對,也瞬間一聲厲嘯,體內的真氣急劇湧入劍身,青霜劍的劍身上再度湧起一層冰霜。

噗的一聲,雙劍上附著的真氣撞擊,爆開一蓬夾雜著無數細霜的氣浪。時夏極其熟練的擰身,轉腕,就要將丁寧手中的劍絞飛出去。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丁寧再上半步,他緊繃著身體,死死的握著劍柄,並將身體的重量都壓了上去。

時夏只覺得自己的劍身上好像壓了一塊巨石,根本翻轉不動。

嗤啦一聲,就如刨冰一般,丁寧的劍身,卻是已經順著他的劍急速的切了下來,切得他劍身上剛剛結出的一層厚霜盡皆飛散。

蓬蓬的青色飛霜噴在了時夏的衣上,臉面上,一時間,時夏的眉毛和頭髮都變成了青色。

時夏心中寒意頓生,拚命抽劍往後飛躍。

丁寧的劍和他的劍身脫離,但瞬間卻是一震一拍。

只是這一震一拍,無數真氣形成的細白色小花和青色的冰霜驟然加速,一股水流般衝擊在時夏的臉面之上。

時夏眼睛不由得閉上。

只在這一瞬間,他感覺到一道冰冷的劍意迅速的朝著他的小腹襲來。

他一聲厲喝,揮劍朝著那道冰冷劍意後方斬殺。

然而那道冰冷的劍意卻是又急速的縮回,瞬間又至他的左肋。

時夏強行睜開眼睛,劍身再擺。

然而他只看到只有一片細白色小花在朝著他的左肋部前行。

丁寧手中那柄墨綠色的殘劍,卻是收斂了所有真氣,像一道陰影無聲無息的在空氣里前行,已至他的右肩。

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身體驟然僵硬。

啪的一聲輕響。

丁寧手中這柄墨綠色小劍只是在他的肩頭拍了一拍,便收了回去。

然後丁寧退後一步,持劍不再進擊。

呼的一聲,觀禮台上,很多人這才呼出了一口氣。

一片歡呼聲在白羊洞弟子聚集的地方響起。

「想不到這樣還能勝。」

謝長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可以肯定,換了自己,方才未必能躲得過時夏那一擊,更不用說發動如此酣暢淋漓的反擊,直接制勝。

徐鶴山和謝柔沉默不語。

雖然心中都是希望丁寧能夠獲勝,但是丁寧在這種純粹劍技的比拼之中,以如此完美的表現獲勝,依舊給他們的心裡帶來了極大的衝擊。

時夏的大腦也有些空白,他有些不能相信丁寧竟然這樣就擊敗了他,但是在數息之後,他回過了神來。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肩。

他很清楚方才丁寧那一劍若是順勢斬下,即便不用任何真氣,也足以卸下他這一條右臂。

「我敗了。」

他心悅誠服的對著丁寧躬身行禮,「丁寧師弟你的劍術精妙,常人無法企及。」

「狄院長,丁寧的表現是否能令你滿意?」

觀禮台上,披了一條薄毯的薛忘虛撫須微笑,對著一側的狄青眉說道。

狄青眉想要保持平靜,但是他眉頭卻是忍不住顫抖,最終臉色一片鐵青。

「不要這樣難看的臉色。」

然而薛忘虛卻是平和的看著他,認真的輕聲道:「不管你對我有什麼看法,畢竟白羊、青藤合一,將來我和你,或許都會因為出了這樣一名弟子,而臉上平添許多光彩。」

狄青眉心中陡然一顫,他霍然轉頭,看向薛忘虛。

薛忘虛淡淡的一笑,卻抬頭望向天空的白雲,有些感傷的輕聲道:「白羊洞註定不復存在,你越是牽挂這門戶之爭,反而越是提醒別人白羊洞還實質性的存在著。你應該換個位置想想,丁寧是我的學生,但同樣也可以是你的學生。」

「若是心胸不闊,連這一片天空都容不下,又豈能容下這些山,又豈能搬來遠處的山?」頓了頓之後,薛忘虛淡淡的說了這一句。

狄青眉的心臟驟然急劇的跳動起來,雙手都開始不住的顫抖。

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