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二章且歌且戰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643字

對於現今的大秦王朝而言,能夠用「大逆」來形容的修行者絕對不多。

這些人不只是自身的修為驚人,對於一個穩定的王朝擁有太大的破壞力,而且還在於他們的出身極其顯赫,大多數是一些已然覆滅的王朝的旗幟性人物。

在數十日前,神都監便已經通過一些線索發現了這名有可能是「大逆」的修行者,然而一直只是暗中觀察著,是因為想要從這名修行者的身上得到更多的線索,找出這人背後的首領,那名令皇帝陛下都深深忌憚的人物!

在事情還未有決定性進展的情況之下,這些長陵衛莫名其妙的出現,對於這兩名神都監官員來說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

秦玄和蒙天放互相了一眼,秦玄咬了咬牙,馬上下定了決定,對著蒙天放沉聲說道:「你快去通報祁大人,以防有變。」

蒙天放眼底精光一閃,不說什麼,卻是裝出了一副畏懼那群長陵衛的樣子,縮著頭便快步轉入了旁邊一條小巷離開。

也就在此時,那群身披鎖子甲的長陵衛已經虎入狼群般一涌而上,將剛剛從九江郡會館前駛離的車隊截住,為首一名戴著黑漆漆玄鐵面具的將領凶神惡煞的厲吼道:「停車!都滾下來!戶籍文書都準備好!」

一名青衫師爺模樣的清癯中年人上前作揖,有禮道:「不知這位將軍有何事,是否有誤會,我們是九江郡天升昌商號…」

然而他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咚的一聲,他的人已經被那名將領一腳踢出,狠狠撞在後方的車廂上。

一時之間,這名青衫師爺模樣的清癯中年人面色煞白,一口氣透不出來,差點直接暈死過去。

「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么!戶籍文書和路引!」

一腳踹退上來說話的青衫師爺的將領手握劍柄,面上的玄鐵面具反射著陽光,無比森寒的說道:「現在懷疑你們這列車隊里有人和盜陵寇有關,現在所有人全部下車,出示戶籍文書,再有反抗,當場格殺!」

剛剛還面有怒色,想要怒罵的數名車隊中人頓時臉色發白,就連九江郡會館裡趕出的數人都是一滯,僵在當地。

盜竊皇家陵園是一等一的誅九族的重罪,若是這裡面真有這樣一人存在,那若是有敢出聲為這列商隊說話的人都要遭殃,都要獲罪下獄。

此時還坐在面鋪臨街長凳上的秦玄通體又是一寒,因為他發現就在這數十名凶神惡煞的長陵衛身後不遠處,一處店鋪屋檐下的陰影里,還站著一名不動聲色的長陵衛將領。

那名長陵衛將領低調至極,和那名面戴玄鐵面具的將領在威勢上似乎完全無法相比,然而秦玄卻可以清晰的見到,他的頭髮用一枚白玉簪插著,他腰側的劍鞘上,鑲嵌著數顆紅瑪瑙珠子。

這便意味著這名不動聲色的站在陰影里的長陵衛將領是一名都尉。

這種需要斬甲士千首才能獲得的封賞官職…至少也是五境之上甚至六境的修行者了!

想到此處,此時秦玄再看那名面戴玄鐵面具的將領,也是越看越可怕,覺得渾然不像普通帶上百軍士的百夫長。

他通體越來越寒,連剛剛喝下一碗熱麵湯的熱意都被硬生生壓下,他忍不住霍然站起。

就在此時,被數十名披甲長陵衛截著的商隊已經所有人下了馬車,人人手裡都是一張戶籍文書。

在之前各朝,甚至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的大秦王朝,查檢都靠路引文書,上書簡單身份訊息,出身何處,從何處去往何處辦什麼事,沿途則由各郡縣加蓋通關印章,通過一路來的檢查印章,證明這人的確是經過這些地方。

但在元武皇帝登基之時,大秦王朝大刀闊斧的實行新政,更改了許多律例,在那數年之中,腥風血雨,死了無數人。但最終一些新政被堅定的貫徹了下去。

其中最有效果的便是籍制。

每個大秦王朝的子民在誕生之時起,便由各郡縣登記入籍,若有變遷,也必須隨時更改。若是死亡則銷籍,若有封賞田地者便收回。

這一項最大的功效不在於更加方便確定這人的真正身份,讓一些流民流寇無法隨意在大秦王朝境內流轉,而在於賦稅和封賞制的推行。光是一些空人頭空餉,和一些該收回的封賞之地的收回,便讓大秦王朝的國庫在數年之內便充盈起來,逼得那數個對大秦王朝虎視眈眈的敵朝都不得不和大秦締結盟約。

「你叫周晨?哪裡人士?」

「你平日里做什麼的?」

「……」

長陵衛的人已經開始逐個檢查這支商隊中人的戶籍文書,並時不時的問些問題核對。

秦玄此時已經拿起了放在旁邊椅子上的黃竹竿,只是走出了一步,他的呼吸便徹底的停頓了。

那名面戴森冷玄鐵面具的將領已經走向商隊里的一人。

那是一名車夫打扮的男子,看上去三十餘歲的年紀,頭髮有些微黃。

雖然面容和神都監之前全力盯著的那人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身形極其相像,最為關鍵的是,以秦玄多年的經驗,這名車夫打扮的男子此刻的表現便很有問題。

他雖然也在接受著一名長陵衛的盤查,也在回答著問題,但是他的眼光卻是莫名的閃爍不停,而且臉上的神情多的是思索之意,而沒有其餘人的驚懼。

這給秦玄的感覺,是這人已在思考身份敗露之後的應對問題,那名面戴森冷玄鐵面具的將領明顯也是注意到了此人的不同,所以才走向此人,而更讓秦玄無法呼吸的是,那人的嘴角微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