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章我來撿便宜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直接如電般朝著她斬來。 南宮采菽強行的揮劍下劈。 當的一聲震響。 她的劍依舊沒有脫手,然而枯黃色的劍光一沉一壓之間,從她的腰側切過。 她的腰側血涌如注,半邊衣袍盡濕。<...

他有著這些長陵的年輕才俊們根本無法想象的追趕目標,也有著他們根本無法理解的修行經驗,所以只是憑著第一聲沉悶的震響帶來的力量感,他就已經可以肯定其中一方必定是身體力量最為出眾的何朝夕。

至於另外一人,則必定是張儀、蘇秦和南宮采菽這其中之一。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而且這對於他而言也是難得的機會。

所以他用最快的速度披好了已經烤乾的衣衫,甚至沒有管吃剩下的烤肉,便朝著響聲傳來的方向飛奔了過去。

此刻觀禮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何朝夕和南宮采菽的這一戰所深深吸引,然而依舊有人注意到了此刻丁寧的異動。

比如謝柔。

她有些難以理解。

在她想來,這種時候,相比這些強者而言顯得很弱小的丁寧,不是更應該好好的躲起來,遠離戰鬥的地方么,他用這麼快的速度趕過去幹什麼?

……

南宮采菽和何朝夕之間的戰鬥還未結束。

在一蓬散開的煙塵中,雙臂不停的顫抖,手掌上布滿撕裂傷口的南宮采菽再次艱難的站了起來。

她衣袍的每個袍角都變成了紅色,開始滴下血滴。

她看著自己正前方薄霧裡的何朝夕。

她知道自己在身體力量和所修的真元功法方面根本無法戰勝何朝夕。

但是她還想再試一試。

因為即便是到了真元境的修行者,在祭劍峽谷里也無法變成那一個匯聚天地元氣的小池塘,也無法補充真元。

若是雙方的真元都耗盡,那決定勝負的便只有純粹的身體力量和劍技、以及真正的戰鬥經驗。

她想看看自己的劍技和真正的戰鬥經驗到底有沒有何朝夕強。

所以她輕吐出一口混雜了些泥屑的血水,看著何朝夕說道:「你的真元應該也所剩無幾了,下面這一劍,就讓大家都把真元解決掉。」

何朝夕的眉頭微跳。

南宮采菽的實力並沒有出乎他的預料,但是她的意志和求勝的決心,卻是徹底的出乎了他的預料。

然而他當然不會害怕這種挑戰。

他深吸了一口氣,沉默不語,再次橫劍頷首,只是和前兩次不同的是,他開始主動動步,開始前沖。

他所修的枯榮訣不僅有一枯一榮間的力量轉化奧妙,而且氣海間所存儲的真元也比尋常的修行功法要多一些,再加上他強悍的體力,哪怕不動用真元,他也可以擊敗絕大多數第二境的修行者,所以他才有信心在這第一日就進行收割。

只是因為還有張儀和蘇秦那樣的存在,所以他還想要留下一點真元,此刻便想儘可能的依靠身體力量才應付南宮采菽的挑戰。

他的爆發力很驚人,雙腳落地的地方,儘是一個個凹坑,只是十餘丈的距離的衝刺,他的身前已經帶起了恐怖的狂風。

大片大片的落葉被他身體帶起的狂風捲起,形成了一條移動的落葉牆。

他手中枯黃色的劍往前斬出。

看似風波不驚,但有一股燥熱之意在劍鋒上散開。

一條火線落在他前方無數飛舞的落葉形成的牆上。

轟的一聲。

火借風勢,無數飛舞的落葉猛烈的燃燒起來。

在他的劍氣的壓縮下,無數已然徹底燃燒起來的落葉被壓縮在一個很小的空間,熱氣一時相撞,產生更大的壓力,倏然迸發出更強的力量。

很多青藤劍院的弟子明白了這一劍出自何處。

「枯木生火」,這是青藤劍院枯木劍經中的一式。

枯木劍經,也是青藤劍院中最高深的劍經之一。

何朝夕不僅修行的真元功法是青藤劍院中最好的,他修的劍經原來也是青藤劍院中最高深的。

觀禮台上顧惜春眉頭微蹙,何朝夕此刻的表現,甚至讓他都感覺到了隱隱的威脅。

看到前面驟然生成的火團,南宮采菽微微的猶豫了一下,但是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她的眼神便變得堅定無比。

她不顧掌心破碎血肉和劍柄摩擦的劇痛,用力的將劍柄握得更緊。

她將體內所有的真元,盡數貫入自己的兩柄劍中。

魚紋鐵劍自她的右手異常平直的斬出,迎向夾帶著一團即將爆炸的火團而來的枯黃色長劍。

一股股力量不斷的在劍身上爆發。

只是一劍,卻像無數的浪頭在拍擊,像是無數劍。

這便是她最擅長的,純粹追求剛猛的連城劍訣。

轟的一聲。

無數燃燒的枯葉變成無數細小的火燼,被壓縮的火團也終於在此時爆開。

平直的魚紋鐵劍在無數火星里驟然停頓,隨著枯黃色長劍帶著熾烈的氣流斬擊在它的身上,這柄鐵劍再次彎曲,再也無法停留在主人的手中,往斜上方繞旋飛出。

一劍劈飛南宮采菽的這一柄魚紋鐵劍,何朝夕的心中反而一沉。

一聲厲嘯從南宮采菽的唇齒之間迸發,他感覺到一股強橫無比的力量,再次壓在他的劍身上。

這是南宮采菽的另外一柄小劍。

然而此刻這柄劍,也同樣是剛猛無比的連城劍勢。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體內剩餘的真元無法保留的朝著手中的劍貫入。

一股大力撞在左手的劍上。

已經有所準備的南宮采菽往後側上方躍起,同時五指微松,往後揚起,再度握緊!

劍柄和她的手掌之間再度飛灑出許多血珠。

她依舊將這柄劍握在手中。

然而就在此時,她看到何朝夕抬起了頭來。

他的整個身體也在震蕩著,然而他的雙膝微彎,身體卻是連一步都沒有退。

他手中的枯黃色長劍在空中只有那一剎那的微微停頓,便直接如電般朝著她斬來。

南宮采菽強行的揮劍下劈。

當的一聲震響。

她的劍依舊沒有脫手,然而枯黃色的劍光一沉一壓之間,從她的腰側切過。

她的腰側血涌如注,半邊衣袍盡濕。

南宮采菽一聲悲鳴,往後翻落。

她此刻的悲鳴並非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強烈的不甘和無奈。

她已然成功的逼何朝夕連最後想保存的真元都動用了,然而依舊差一線,最後那一絲的力量差距,還是讓她的動作比何朝夕慢了一線,無法封住何朝夕的劍勢。

此刻腰側這道劍傷雖不嚴重,並不深入,然而若是要繼續戰鬥,便根本無法處理傷口,大量的失血便會讓她徹底失去戰力,甚至很快陷入昏迷。

何朝夕準備再動。

正是因為尊敬南宮采菽,所以他已經不準備再讓南宮采菽戰鬥。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明顯帶著嚴重喘音的聲音響起:「在進來的時候,我都和你說過打不過就跑了,你偏要這麼拼。」

觀禮台上,謝長勝的目光一直緊跟著南宮采菽的身體,看著南宮采菽身上的鮮血越流越多,他的神色就越來越緊張,直到此刻,他才驟然發現距離南宮采菽和何朝夕不遠處多了一個人,看清那個人的身影之後,他頓時臉色極其難看的一聲尖叫,「丁寧跑來這裡湊什麼熱鬧1

也就在此時,南宮采菽也從聲音判斷出了來人是誰,她臉上初始有些驚喜,但馬上變成驚怒,她的叫聲也幾乎和謝長勝的叫聲同時響起:「丁寧,你也到達了這個區域?你來做什麼1

「丁寧到這裡做什麼,難道他還想撿便宜不成?」

觀禮台上許多人此時也剛剛看清丁寧的到來,腦海之中同時冒出這樣的想法。

「我來撿便宜。」他們的腦海之中才浮現那樣的念頭,丁寧就已經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他看著南宮采菽和何朝夕,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現在一個真元耗盡,一個身受重創,不是最好的撿便宜的時候么?」

南宮采菽驚怒的還想說什麼,但是丁寧卻平靜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你若是還不止血,恐怕就連你們青藤劍院的師長都要來強行中斷你的試煉,我想撿便宜都撿不成了。」

南宮采菽呆了呆,她依舊無法理解丁寧此刻的行為,但她咬了咬牙之後,還是開始飛快的止血。

因為不管接下來發生什麼,如果她還不止血的話,青藤劍院的師長的確會馬上趕來終止她的試煉。

「你想幫她?」自從丁寧出現之後一直沉默著的何朝夕卻是看出了些什麼,看著丁寧問道。

丁寧搖了搖頭:「這個規則可是不允許的。」

何朝夕沒有理會他說的這句話,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和腰側的殘劍,輕聲道:「我很高興她有你這樣的朋友,但是你太弱。」

聽聞兩人的對話,南宮采菽憤怒的叫了起來:「丁寧,我不用你管,你快逃1

「閉嘴,省點力氣吧,否則我第一個解決你。」

丁寧瞥了他一眼,然後轉過身來,正視何朝夕。

「沒有打過,怎麼知道打不贏?」

他平靜的出聲。

南宮采菽的臉色原本難看至極,恨不得就要對丁寧出手,然而丁寧此刻的這句話和語調,卻是讓她驟然頓祝

「而且來都來了,以我的速度和體力,想要逃也逃不掉埃」

但接下來丁寧又吐出的一句話,卻是讓她的眼前一黑,差點有罵粗話的衝動。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