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八章分而食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著剛剛那些披甲蜥的樣子,他一陣陣的反胃。 謝柔和徐鶴山都搖了搖頭。 以何朝夕的性情,想必不會是想用這種方法來噁心或者恫嚇對手。 蘇秦的眼神也變得更加鋒利,他看著大口在吃著生肉的...

「他的運氣可真是不錯。」

觀禮台上,顧惜春悠悠的出聲。

已是正午。

在他們所有觀禮的人的目光注視下,落在最後的丁寧終於進入了四條狼煙標示的區域。

在確定自己已經進入標示區域的瞬間,丁寧絲毫不顧及形象的坐在了地上,卸下了背著的肉條,然後靠在一株小樹上,劇烈的喘息著。

從他肌膚上沁出的汗水,頃刻間便將他的衣衫浸濕。

這次顧惜春認為自己的話同樣公允,因為哪怕只要沿途再多遭遇一兩頭這樣的披甲蜥,丁寧便應該無法及時趕到而被淘汰。

然而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他感覺到周圍的目光都有些莫名的冰冷。

他微微的蹙了蹙眉頭,很快想明白了周圍的人為什麼有這樣的情緒,但是他卻只是在心中冷笑了一聲。

弱者的努力和不放棄的確可以換取很多人的欣賞和同情,只可惜往往最後的結果不會有什麼改變。

白羊洞和青藤劍院在此時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成功到達指定的區域,三分之二的人都在祭劍峽谷的入口處到這一段的路途里被淘汰了,這在他看來,白羊洞和青藤劍院的整體實力和他們的影山劍窟相比,也實在太弱了一些。

薛忘虛此刻坐在一側觀禮台邊緣的一張墊著軟墊的藤椅上,眼睛半睜半閉似乎快要睡著。

若是他此刻能夠知道顧惜春腦海里的想法,他一定持反對意見。

因為一個宗門的強大與否,絕對不是由三境四境甚至五境的修行者數量的多少來決定的,而始終是由那個宗門最頂端的修行者所決定的。

有時候真正的強者,一名便足夠。

秋風寒,汗濕重衫便容易更加耗費體力,尤其容易患玻

但丁寧的表現依舊讓觀禮台上的絕大多數人尊敬。

他在一陣劇烈的喘息過後,便開始設法生火。

他準備了足夠乾燥的枯葉和枯枝,並將一團乾草揉成了絮狀,直接用手中的劍在石上磕擊出一蓬蓬的火星。

引燃了絮狀的乾草之後,他不停的吹著氣,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將火燃燒得很旺。

火燃燒得旺,便足夠溫暖,而且幾乎沒有煙氣升騰。

切斷了數根青藤之後,他脫下了濕透的袍服,挑起來烤著,與此同時,他將那兩塊對於他而言顯得有些沉重的肉條也叉在火上烤了起來。

青藤劍院的一些雜役此時也已經做好了飯食,一個個裝著許多食盒的藤製提藍在靠近觀禮台的山道上擺開,此時祭劍峽谷中的畫面也開始顯得平靜,很多學生甚至開始藏匿起來,休憩補充體力。本來許多觀禮的學生已經起了去用餐的念頭,然而也就在此時,數聲驚呼響起,所以原本正要通過藤橋走向山道的人全部停住了腳步。

在其中一道狼煙的附近,兩條人影即將相遇。

而且這兩人全部都是有可能最後勝出的人。

其中一人身材頎長,英姿俊朗,正是白羊洞的蘇秦。

另外一人身材普通,然而渾身沒有一絲的贅肉,行動之間充滿說不出的力量感,正是之前兩劍便砍殺披甲蜥的何朝夕。

兩人都在對方的前行線路上,已經只隔著一片樹林,而且兩人似乎都沒有停留下來休息的打算。

這樣的兩人遇到,將會鹿死誰手?

觀禮台上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得略微粗重起來。

……

當前方遮掩視線的樹叢變得越來越稀疏,何朝夕和蘇秦同時看見了對方,兩人隔著十餘丈的距離,同時停步。

蘇秦劍眉微蹙,面容不改,右手緩緩落在腰側的劍柄上,指節卻有些微白。

何朝夕的雙目微眯,他也緩緩拔出了自己背上枯黃色的長劍,然而在下一瞬間,讓蘇秦和觀禮台上所有人雙瞳微縮的是,他並沒有準備出手,而是切下了一塊披甲蜥的肉。

他也和丁寧一樣,是從披甲蜥的背部取肉,只是他的體力比丁寧強出太多,所以他切下的肉的分量也足足比丁寧多出一倍。

在進入這片區域之後,他還沒有生火,所以同樣背在身後的這些肉還是生肉,此刻切下來的這一塊,還在沁出血絲。

「我認識你,你是蘇秦,你的修為也應該到了三境中品之上。」

看著蘇秦冷峻的說出這一句之後,他直接將這塊半個拳頭大小,還在沁出血絲的生肉放入的口中,開始用力的咀嚼,吞咽。

「他這是做什麼?」

這樣的舉動讓觀禮台上的許多人倒抽了一口冷氣,謝長勝臉色發白的轉頭看著徐鶴山和謝柔問道,想著剛剛那些披甲蜥的樣子,他一陣陣的反胃。

謝柔和徐鶴山都搖了搖頭。

以何朝夕的性情,想必不會是想用這種方法來噁心或者恫嚇對手。

蘇秦的眼神也變得更加鋒利,他看著大口在吃著生肉的何朝夕,微諷道:「我知道有種方法可以讓修行者即便是吞食大量的生肉,也可以消化得很好,而且不會患病,那就是劇烈的運動,連續不斷的劇烈運動,讓自己體內的五氣變得極為旺盛,讓自己的五臟六腑的活動變得更為強盛,讓自己的體溫升高…只是即便你有這樣的想法,覺得要和我大戰一場,看到我之後再想到吃肉,難道你覺得我會有耐心等你將這些肉吃完?」

何朝夕繼續一塊塊的切肉,一塊塊的吃肉,同時說道:「和你現在直接決出勝負相比,我覺得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蘇秦冷笑道:「什麼更好的選擇?」

「我不想浪費時間,花在前五境的時間越少,就意味著將來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在第五境之後用於破境,只是一個試煉,我不想耗費太多的時間在這裡。」何朝夕平靜的說道:「如果只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事情,何需要等到第三天?」

蘇秦微怔,他想到了某個可能。

何朝夕看著他,接著說道:「兩頭獅子捕羊要比一頭獅子捕羊快得多。」

蘇秦劍眉依舊挑著,眼中寒意不減,然而臉上卻是浮出了一絲笑容。

「所以你的提議是我們一起來捕獵?」他很有興趣的看著何朝夕說道。

「不知道在天黑之前還能剩下多少…」何朝夕繼續吃著生肉,「或者你我現在便決一勝負。」

蘇秦嘴角微微翹起,往著上方看了一眼,「我會接受你的提議,因為我也沒有多少耐心,而且我也很不喜歡讓人像看猴戲一樣看著。」

何朝夕看著身前的小樹林,點了點頭,道:「以此為界?」

蘇秦淡淡的說道:「以此為界。」

何朝夕不再多說什麼,他依舊大口的吃著肉,似乎要將那些生肉一次性吃完,同時他轉身,開始奔跑。

蘇秦也轉身,開始不急不緩的前行。

「他們到底做什麼?」謝長勝寒著臉,問道。

即便是隔著這麼遠,他也看得出何朝夕此時的奔跑不是因為害怕蘇秦,而是因為兩人在方才的對話中達成了什麼協定。

「分而食之。」

徐鶴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謝長勝緩緩的說道。

謝長勝一呆,他也反應了過來。

的確,若是能夠直接在這個圈子裡就能將其餘的競爭對手全部捕獲乾淨,這種試煉就直接可以結束,根本用不著三天。

「只是這同樣很危險。」他臉色難看的說道:「連續的戰鬥,自己的狀態也會不好,甚至有可能受傷,會敗在原本不如自己的人手中。」

徐鶴山點了點頭,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你說的不錯,但蘇秦驕傲,何朝夕自信。」

謝長勝深吸了一口氣。

按理而言蘇秦和何朝夕的這種選擇和他沒有任何關係,甚至接下來平淡無趣的時間會大大縮減,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卻已經開始希望丁寧走得更長遠一些,他的內心深處甚至有希望丁寧最終獲勝的想法。

……

一名正在從一株野桔樹上採摘金黃色野桔的白羊洞學生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一個箭步往前衝出,閃到這株桔樹的後方。

看到出現在視野之中的那人,他神情略松,下意識的一聲輕呼:「蘇秦師兄。」

然而在接下來的一瞬,他看到蘇秦握住劍柄的手,他的面容頓時僵祝

「既是公正的試煉,同門之間也必須公平比試。」

「抱歉。」

蘇秦說完這兩句,便出劍。

嗤的一聲輕響。

他身前的薄霧全部被震開,出現了一條明亮的通道。

一條紫色的劍光,從他的左袖中跳躍而出。

他和尋常的修行者不同,他是左手劍。

他的劍很長,比一般的長劍要長出一尺,而且他這柄通體閃耀著紫色光焰的劍可以很柔軟。

這道劍光直直的刺到這名白羊洞學生的面前時,這名白羊洞學生駭然的出劍,一劍橫檔,架住了這道劍光。

然而這道劍光驟然彎曲,柔軟的劍身繞出了一個半圓,啪的一聲爆響,拍擊在這名白羊洞學生的脖子上。

這名白羊洞的學生往後連退數步,瞬間昏倒在地。

蘇秦頷首致歉,取下這名白羊洞學生腰間掛著的兩片令符,然後繼續前行。

同一時間。

在另外一處,一聲悶雷般的爆響,一圈肉眼可見的環形空氣波往外散開,就好像空間被砸出了一個通道。

一條身影往後凄慘的倒飛,狠狠撞入後方的藤牆之中,再也無法爬起。

而他的正對面,那處擴散的環形空氣波之後,何朝夕反手收劍,然後繼續狂奔。

他原先背負的生肉已經全部被他嚼碎吞下。

此刻他的腹部高高鼓起,在他的狂奔之下,腸胃之間甚至發出蛤蟆鳴叫般的聲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