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五章好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時,異變陡生,丁寧和俞鐮身側籠罩著青色霧氣的藤牆突然一顫,閃電般刺出數根青藤。 丁寧腳下的步伐沒有絲毫的停頓,手中殘劍一切一挑,將首先近身的兩根青藤切斷,繼續往前衝出。 俞鐮大吃一驚,...

顧惜春和徐鶴山並不認識即將和丁寧遭遇的那名膚色黝黑的少年,只是從身上的院服判斷出應屬青藤劍院。

所有在場的青藤劍院的人卻都知道,這名膚色黝黑的少年名為俞鐮,是柳泉郡人士。

柳泉郡多的便是燒窯的窯口,這俞鐮便是某個窯長之子。

雖然出身平凡,但他的修為進境在青藤劍院也已算中上,已是鍊氣上品的修為。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俞鐮和丁寧兩人隔著一道藤牆緩步前行,道路的盡頭是同一個出口,兩人終將相遇。

……

幾乎同一時間,丁寧看到了身側這名膚色黝黑的青藤劍院學生,而俞鐮也看到了丁寧。

兩個人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一模一樣,都是凝立原地,手握劍柄。

丁寧的神情平靜,而俞鐮的面容緊張,眼神有些猶豫。

這並非是一天之內就能完成的試煉,所以任何人都想儘可能的將力氣留到最後,但是想到每日里必須戰勝一名對手獲得對方身上的令符,又想到對方是白羊洞風頭最勁的天才,若是自己直接將之淘汰,觀禮台上的師長必定會非常高興…一想到這些,俞鐮眼中的猶豫便迅速消失,化為幽火。

錚的一聲輕鳴,他緊盯著丁寧,沒有任何的言語,拔劍出鞘。

他的劍通體幽紅,散發著玉質般的光澤。

「好劍1

然而丁寧卻是看著他的劍,讚賞道:「這是什麼劍?」

俞鐮微怔,拘於禮數,他輕聲應道:「名為暗火,出自柳泉郡秘火劍坊。」

丁寧頷首,拔劍橫於胸前。

和俞鐮的暗火劍相比,他的殘劍只有三分之一的長度,看上去小得有些可憐。

所有人以為他接下來準備應戰,俞鐮也以為他即將要出手,然而就在下一瞬間,丁寧的整個人卻是朝著側前方的一處藤牆缺口疾掠了過去。

觀禮台上一片嘩然。

徐鶴山等人盡皆愣祝

丁寧竟然直接就選擇了逃。

雖然這種試煉的規則的確可以逃,然而按照大秦王朝的風氣,這種一對一決鬥之下直接逃離,是非常丟臉和懦弱的事情。

顧惜春怔了怔,隨即臉上浮現出濃濃嘲諷的表情。

「連面對修行者的劍都不敢,看來他並不像你們認為的那麼出色。」他轉頭看著徐鶴山,譏諷的說道。

徐鶴山皺眉,看著拚命逃離的丁寧,他心中亦是不快。

俞鐮也根本沒有想到丁寧會轉頭就跑,但他也馬上反應了過來,一聲輕嘯,追了上去。

丁寧是剛剛到了鍊氣境,他是已然鍊氣上品境界,兩人之間隔著兩個小境界,他的身影便明顯比丁寧有力得多,快得多。

只是幾個起落,他便已經追到了丁寧的身後,不足一丈。

逃也逃不掉,反而多讓人看不起而已。

顧惜春臉上嘲諷的意味更濃。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陡生,丁寧和俞鐮身側籠罩著青色霧氣的藤牆突然一顫,閃電般刺出數根青藤。

丁寧腳下的步伐沒有絲毫的停頓,手中殘劍一切一挑,將首先近身的兩根青藤切斷,繼續往前衝出。

俞鐮大吃一驚,手中幽紅色長劍的劍身上驟然浮現一層淡淡的幽紅火焰。

他一劍橫掃,攻向他的一根青藤也被斬斷,切口一片焦黑,然而也就在此時,噗的一聲輕響,一蓬碎葉如噴泉般湧出,一根粗大的藤蔓帶著呼嘯的風聲,狠狠朝著他捲來。

俞鐮很清楚此種藤蔓的威力,頓時臉色微變,體內再度一股真氣湧入手中長劍。

嗤的一聲輕響,先前他手中這柄幽紅色長劍劍身上的幽紅火焰反而全部消失,但整個劍身卻溫度急劇的升高,劍身像在火爐里放了許久一般,通體赤紅。

他的劍在手中豎起,往上豎直,然後猛地往上刺出。

火紅滾燙的劍尖,輕易的刺穿了這根已經接近他胸口的粗藤的如鐵般表皮,狠狠釘入內里。

觀禮台上很多學生面容微寒。

他們認出這是焚天劍經中的「烈燭焚天」一式。

這是極其凌厲的近身劍式,直接在數尺的方圓內戰鬥,若是無法躲不開這一劍,便是直接被一劍由下往上洞穿下頜,然後直接入腦,一劍絕對斃命。

此刻疾伸過來的粗藤前端被這一劍釘穿,眼見俞鐮的劍身已經要順勢前行,就要一劍直接將這根粗藤從中劈開,破成兩片。

然而也就在此時,在他前方逃遁的丁寧卻是驟然停頓,轉身!

一點墨綠色的劍光從他的手中飛起,直斬俞鐮的手腕。

這絕對又是所有人沒有想象到的變化。

俞鐮的臉上充滿驚怒的表情,他一聲厲喝,身下飛起無數的塵土和碎裂,他的雙腳如兩根鐵柱狠狠深入下方的土地。

因為就在此時,幾根細藤也已經迅速的朝著他的腳踝游來。

雖面臨三處夾擊,他絲毫不亂,確保自己接下來一瞬能夠站穩的同時,他的劍猛的一震,劍身抬起,磕向丁寧斬來的殘劍。

雖然聽不見聲音,但觀禮台上所有人也可以看到他這柄通紅的長劍周圍熱空氣猛的一炸。

劍身上的赤紅迅速消隱,先前浮滿的那種幽火卻是猛烈的往外翻開。

被他這柄劍釘住的粗藤前端迅速變得焦黑,就將燃燒起來。

丁寧手中的殘劍切入這種幽暗而溫度驚人的火焰,他真氣湧入墨綠色劍身上的符文之後,形成一朵朵潔白茉莉般的劍氣在力量上顯然和這些火焰有著極大的差距,嗤嗤嗤的一朵朵熄滅。

滾燙的熱氣甚至讓他的手臂肌膚都感到了灼痛,然而他並沒有收劍。

他的劍刃和這柄暗火長劍相交,卻是幾乎沒有發出什麼響聲。

這一瞬間,他手裡的這柄墨綠色殘劍,就像是一條十分滑溜的魚一樣,貼著暗火長劍的劍身迅速的滑下,切向俞鐮持劍的手指。

俞鐮心中湧起強烈的不可置信的感覺,對方難道在修行之前,已經煉過許久的劍,在此刻竟然能夠做出這樣的反應?

他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手中的劍在這一瞬間硬生生的轉動了半圈。

當的一聲輕響。

丁寧手中的殘劍被磕開數尺。

啪啪啪啪…

他的雙腳下也響起無數鞭擊般的響聲,數條細藤纏上他的腳踝,一時無法拖動他,只是再次震起數片塵土。

丁寧的面容依舊平靜異常,他的腳步輕移,墨綠色殘劍再次盛開很多潔白的花朵,切向俞鐮的手腕。

若是在平時,俞鐮有很多種方法可以避開這一劍,甚至直接揮劍反擊。

然而他此刻的長劍正和那根粗藤在僵持,他的身體也是牢牢的釘入泥土裡,只要提起腳,恐怕下一瞬間就會被那幾根細藤拖飛出去。

他沒有其餘的選擇,唯有棄劍。

否則他的手腕便會被丁寧這精巧的一劍切斷。

俞鐮鬆開握劍的手,渾身輕輕的顫抖。

叮的一聲輕響。

丁寧手中的劍光一轉,挑住暗火劍的劍柄,將這柄劍瞬間挑得從粗藤中退出,挑飛出去。

同時他的身體毫無停留的往一側閃開。

乘著前端焦黑的粗藤卷在俞鐮身上的同時,他再度朝著藤牆前行,手裡的殘劍再度挑起大片綿密的劍光,只是數息的時間,便將這根粗藤切斷。

被斬斷的粗藤就像數圈粗麻繩一樣從俞鐮的身上掉落在他的腳下。

以俞鐮的力量,他此刻能夠做到掙斷腳下的那數根細藤。

然而他手中已無劍。

僅憑血肉之軀,他根本不可能和丁寧手中的劍抗衡,哪怕那只是一柄殘劍。

而且他十分清楚,若是在真正的戰鬥中,丁寧那一瞬間不會先割斷那根粗藤,而會先將他殺死。

所以他無比難過的垂下了頭,顫聲道:「我輸了。」

丁寧點了點頭,他沒有說話,喘息著,等待俞鐮交出身上的令符。

……

觀禮台上一片寂靜。

「好劍。」

徐鶴山的聲音打破了寂靜,他看著墜落在地上,還在發燙的暗火劍,鼓起了掌來:「出自柳泉郡名匠之手的暗火劍果然是柄好劍,真氣行走於符文和劍身之中,便能引燃起溫度這麼高的火焰,只是這一戰,卻自然是手持殘劍的丁寧表現得更好。」

顧惜春的臉上已籠了一層寒霜,他當然清楚徐鶴山這些話是針對他。

「只是湊巧而已。」

他冷冷的看著徐鶴山,說道:「若是那裡正好沒有那樣一個陷阱,此刻認輸的便應該是丁寧。」

徐鶴山停止了鼓掌,反唇相譏道:「能夠利用周圍的一切,這也是一種能力。」

顧惜春面無表情的說道:「只可惜絕大多數修行者之間的對戰,是沒有這種取巧的地方的。平常戰場上的對決如是,街巷裡之中的戰鬥如是,甚至岷山劍會裡的比試也是沒有任何取巧的地方。相比這些小手段,我更加相信絕對的實力。」

徐鶴山並不是個擅長辯論的人,顧惜春的話令他很生氣,然而一時間他卻是想不到用什麼話語來辯駁。

所以他只是陰沉著臉陷入了沉默里。

一旁之前很是活躍的謝長勝此刻也陷入了沉默。

謝柔說的那句不要今後還連驪陵君的一名門客都無法戰勝給了他很大的刺激,而此刻丁寧的表現,更是讓他沒有了任何玩鬧的心情。

「他的確非常出色,但是他手裡的那柄是什麼破劍?和對方那柄劍相差那麼遠。」他沉默了片刻,忍不住說道:「白羊洞難道連買柄好劍的錢都沒有么?」

聽到他這句話,謝柔搖了搖頭,「白羊洞的師長既然給了他這樣一柄劍,自然會有他們的用意。而且你不要每次開口都顯得那麼紈,都是錢錢錢。」

「會花錢不算是真正的紈,會花錢還修行修不出個名堂,才是真正的紈。」謝長勝臉上沒有笑意,他又像是回答謝柔,又像是自言自語般輕聲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