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五章好劍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850字

顧惜春和徐鶴山並不認識即將和丁寧遭遇的那名膚色黝黑的少年,只是從身上的院服判斷出應屬青藤劍院。

所有在場的青藤劍院的人卻都知道,這名膚色黝黑的少年名為俞鐮,是柳泉郡人士。

柳泉郡多的便是燒窯的窯口,這俞鐮便是某個窯長之子。

雖然出身平凡,但他的修為進境在青藤劍院也已算中上,已是鍊氣上品的修為。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俞鐮和丁寧兩人隔著一道藤牆緩步前行,道路的盡頭是同一個出口,兩人終將相遇。

……

幾乎同一時間,丁寧看到了身側這名膚色黝黑的青藤劍院學生,而俞鐮也看到了丁寧。

兩個人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一模一樣,都是凝立原地,手握劍柄。

丁寧的神情平靜,而俞鐮的面容緊張,眼神有些猶豫。

這並非是一天之內就能完成的試煉,所以任何人都想儘可能的將力氣留到最後,但是想到每日里必須戰勝一名對手獲得對方身上的令符,又想到對方是白羊洞風頭最勁的天才,若是自己直接將之淘汰,觀禮台上的師長必定會非常高興…一想到這些,俞鐮眼中的猶豫便迅速消失,化為幽火。

錚的一聲輕鳴,他緊盯著丁寧,沒有任何的言語,拔劍出鞘。

他的劍通體幽紅,散發著玉質般的光澤。

「好劍!」

然而丁寧卻是看著他的劍,讚賞道:「這是什麼劍?」

俞鐮微怔,拘於禮數,他輕聲應道:「名為暗火,出自柳泉郡秘火劍坊。」

丁寧頷首,拔劍橫於胸前。

和俞鐮的暗火劍相比,他的殘劍只有三分之一的長度,看上去小得有些可憐。

所有人以為他接下來準備應戰,俞鐮也以為他即將要出手,然而就在下一瞬間,丁寧的整個人卻是朝著側前方的一處藤牆缺口疾掠了過去。

觀禮台上一片嘩然。

徐鶴山等人盡皆愣住。

丁寧竟然直接就選擇了逃。

雖然這種試煉的規則的確可以逃,然而按照大秦王朝的風氣,這種一對一決鬥之下直接逃離,是非常丟臉和懦弱的事情。

顧惜春怔了怔,隨即臉上浮現出濃濃嘲諷的表情。

「連面對修行者的劍都不敢,看來他並不像你們認為的那麼出色。」他轉頭看著徐鶴山,譏諷的說道。

徐鶴山皺眉,看著拚命逃離的丁寧,他心中亦是不快。

俞鐮也根本沒有想到丁寧會轉頭就跑,但他也馬上反應了過來,一聲輕嘯,追了上去。

丁寧是剛剛到了鍊氣境,他是已然鍊氣上品境界,兩人之間隔著兩個小境界,他的身影便明顯比丁寧有力得多,快得多。

只是幾個起落,他便已經追到了丁寧的身後,不足一丈。

逃也逃不掉,反而多讓人看不起而已。

顧惜春臉上嘲諷的意味更濃。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陡生,丁寧和俞鐮身側籠罩著青色霧氣的藤牆突然一顫,閃電般刺出數根青藤。

丁寧腳下的步伐沒有絲毫的停頓,手中殘劍一切一挑,將首先近身的兩根青藤切斷,繼續往前衝出。

俞鐮大吃一驚,手中幽紅色長劍的劍身上驟然浮現一層淡淡的幽紅火焰。

他一劍橫掃,攻向他的一根青藤也被斬斷,切口一片焦黑,然而也就在此時,噗的一聲輕響,一蓬碎葉如噴泉般湧出,一根粗大的藤蔓帶著呼嘯的風聲,狠狠朝著他捲來。

俞鐮很清楚此種藤蔓的威力,頓時臉色微變,體內再度一股真氣湧入手中長劍。

嗤的一聲輕響,先前他手中這柄幽紅色長劍劍身上的幽紅火焰反而全部消失,但整個劍身卻溫度急劇的升高,劍身像在火爐里放了許久一般,通體赤紅。

他的劍在手中豎起,往上豎直,然後猛地往上刺出。

火紅滾燙的劍尖,輕易的刺穿了這根已經接近他胸口的粗藤的如鐵般表皮,狠狠釘入內里。

觀禮台上很多學生面容微寒。

他們認出這是焚天劍經中的「烈燭焚天」一式。

這是極其凌厲的近身劍式,直接在數尺的方圓內戰鬥,若是無法躲不開這一劍,便是直接被一劍由下往上洞穿下頜,然後直接入腦,一劍絕對斃命。

此刻疾伸過來的粗藤前端被這一劍釘穿,眼見俞鐮的劍身已經要順勢前行,就要一劍直接將這根粗藤從中劈開,破成兩片。

然而也就在此時,在他前方逃遁的丁寧卻是驟然停頓,轉身!

一點墨綠色的劍光從他的手中飛起,直斬俞鐮的手腕。

這絕對又是所有人沒有想像到的變化。

俞鐮的臉上充滿驚怒的表情,他一聲厲喝,身下飛起無數的塵土和碎裂,他的雙腳如兩根鐵柱狠狠深入下方的土地。

因為就在此時,幾根細藤也已經迅速的朝著他的腳踝游來。

雖面臨三處夾擊,他絲毫不亂,確保自己接下來一瞬能夠站穩的同時,他的劍猛的一震,劍身抬起,磕向丁寧斬來的殘劍。

雖然聽不見聲音,但觀禮台上所有人也可以看到他這柄通紅的長劍周圍熱空氣猛的一炸。

劍身上的赤紅迅速消隱,先前浮滿的那種幽火卻是猛烈的往外翻開。

被他這柄劍釘住的粗藤前端迅速變得焦黑,就將燃燒起來。

丁寧手中的殘劍切入這種幽暗而溫度驚人的火焰,他真氣湧入墨綠色劍身上的符文之後,形成一朵朵潔白茉莉般的劍氣在力量上顯然和這些火焰有著極大的差距,嗤嗤嗤的一朵朵熄滅。

滾燙的熱氣甚至讓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