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二章公平之規則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謝長勝近乎無語,「哪裡不一樣?」 謝柔深深的看著遠處的丁寧,說道:「他的眼神里有信心,不是那種裝出來的信心…所以他才顯得那麼平靜自若。」 「這就像買東西,有些人是買不起,裝...

看著飛掠而來的何朝夕,端木煉的心中漸漸火熱了起來。

何朝夕所修的青藤枯榮訣是青藤劍院最強的修行法門,擁有特別的玄妙,而且對於一些劍經的理解,在他看來也不是眾多的青藤劍院和白羊洞學生所能相比。

今日里,這名各方面都是極其出眾的少年,必定會綻放出耀眼光彩,大揚青藤劍院聲威。

「平時抓緊時間修行也就是了,現在這麼多人等著你,實在太沒禮數。」

所以雖然呵斥了一句,但他的臉上卻是看不到多少嚴厲的神色。

何朝夕並不多言,只是躬身致歉,接著排在幾名青藤劍院學生的身側。

他的身邊不遠處,有一名青藤劍院的學生,神情拘謹,不自覺的緊握著懷中的劍柄,正是墨塵。

陽光漸烈,青藤劍院中的晨霧漸漸散去。

所有人跟隨在端木煉等人身後,穿過整個青藤劍院,登向後山天竹峰。

祭劍試煉所在祭劍峽谷便在天竹峰之下,青藤劍院在天竹峰和對面略微低矮的鐵劍嶺之間又有五六個山頭。

這些山頭之間距離都超過百丈,然而青藤劍院一開始用繩索牽引,引藤蔓纏繞,經過了數百年的時光,竟然是無數藤蔓首尾相銜,緊緊束縛,形成了十餘道甚至可容馬車通過的藤橋。

這些藤橋的中央又建了寬闊的觀景台,觀景台的邊緣甚至種植了一些靈草鮮花,遠遠望去,真是空中樓閣,完全是天上仙府的景象。

青藤劍院的院長狄青眉,站在最靠近天竹峰的一處觀景台上,青衫飄飄,直欲飛去。

看著拾階而來的端木煉和李道機等人,他的目光沒有任何停留,只是等到何朝夕出現在他的視線里,他才微微頷首,接著他看到了南宮采菽身旁的丁寧,看著丁寧相較其它白羊洞學生明顯略顯稚嫩的樣子,他明白了這應該便是那名叫丁寧的酒鋪少年,想到昨日這名酒鋪少年竟然真的一月鍊氣,他的眉頭便微微蹙起。

只是不管天賦如何驚人,從那日正好在白羊洞學習的數名學生的口中得知,這名酒鋪少年修的也只不過是最普通的《靈源大道真解》,所以此刻在他的心中,丁寧也只不過是一頭沒有多少威脅的幼獸。

這樣的幼獸最終能否長成,還是未知之數。

真正需要擔心的,只是那一頭垂垂老矣,但爪牙卻分外鋒利的兇猛老獸。

所以他的目光也很快越過了丁寧的身體,落在了最後列的薛忘虛的身上。

他端正神容,遙遙對著薛忘虛揖手為禮,清聲道:「白羊、青藤合一,此次祭劍試煉,氣韻大不相同。薛洞主又已到第七境,實乃兩地的光耀。」

聽聞這一句開場白,後方觀禮隊伍里的謝長勝忍不住輕聲嘀咕:「這院長倒也聰明,白羊洞歸入青藤劍院之後,本來便已無白羊洞之稱,換了別人恐怕絕口不提白羊,只提青藤劍院,他這麼說,卻是在言語上避讓,反正事後白羊、青藤還是歸他管。只要切實有好處,言語上讓點就讓點,不然要真鬧起來,薛忘虛的修為說不定會讓他灰頭土臉。」

正在他嘀咕之間,薛忘虛卻是微微一笑,說道:「狄院長客氣了,我現在只是一老來閑人,看看熱鬧而已,有什麼要白羊洞弟子做的,吩咐李道機便是了。」

這些話雖然聽上去客氣,但是落在狄青眉耳中卻是另外一番滋味。

意思是不用和他談,要談就和李道機談,他總管青藤劍院和白羊洞,現在卻反而變成和李道機平起平坐了?

他的心中煞氣大升,面上卻是古井無波。

「祭劍試煉是我們青藤劍院的傳統,我們青藤劍院的開山祖師祈臨風,便是在今日破境至第六境本命境,並凝練本命劍青藤木劍成功。所以每年今日,我們青藤劍院便以此儀式紀念先祖,勝出者不僅可以獲得院里中寶物獎勵,接下來院里還會安排外院或者其他修行之地的修行,以獲得最大曆煉。」

他直接緩緩的做了幾句開場白,然後對著端木煉頷首道:「修行者不拘小節,卻講規矩。接下來便由端木煉詳解此次祭劍試煉之規則。」

……

「祭劍峽谷便在我們此刻腳下,此處峽谷遍植青藤,且布置了我們劍院獨有的青藤法陣。裡面路途難尋,且所有青藤看起來雖然一樣,然則其中有些卻是會攻擊修行者,甚至還有一些力量不俗的藤王,力量甚至超過鍊氣上品的修行者,若是被纏上,確認無法掙脫時,且記住不要驚慌,停止一切動作,藤蔓便不會再繼續攻擊,否則會越纏越緊,解救不及便有性命之憂。」

「所有參加的弟子從我們此處劃定的入口分散進入,必須穿越整個峽谷到達另外一端出口。內里禁止兩人以上結黨同行,若是相遇,要麼戰鬥決出勝負,要麼互相逃離。」

「穿越峽谷以三日為限,會劃出三段界限,不準提前穿出,每日在正午時分,我們都會以四處狼煙為號,必須在日落之前趕到四處狼煙中間的區域。然後要在那個區域停留至於午夜,午夜之後才可自行選擇休憩或者繼續趕路……」

端木煉開始清晰而大聲的講解規則,這些丁寧都聽過,但他依舊聽得非常仔細。

「因今年白羊和青藤歸一,參加試煉的學生數量比往年多出一倍,所以難度也略有增加,每名學生進入時身上都會帶有一枚令符,每日里必須至少有一次戰鬥,必須搶奪到一枚令符,否則就算到達指定區域都算失敗。」

「今年那些休整區域也沒有現成的食物,只是在祭劍峽谷里放入了一些獸類,需要吃東西補充體力,便必須自行捕獵,但其中有一些獸類的實力也不弱,在捕獵之前必須自己權衡。」

隨著這幾句話響起,場間卻是響起一片嗡嗡的議論聲。

「這對修為境界不高的所有學生都很不利。」聽到這樣和以往略有不同的規則,南宮采菽轉過頭去,有些擔憂的看著丁寧,輕聲說道:「尤其對你更不利,因為你修鍊的時間太短,你還沒有經過多少身體的練習,這種規則更容易消耗體力,你的體力更容易跟不上。既要每天戰鬥,又要消耗體力尋找食物…越是到最後,越是不利。」

「這種規則對於何朝夕這樣綜合各方面都很強的修行者當然更有利,但這誰也不能說不公平。」丁寧點了點頭,也輕聲說道:「因為本身這種試煉,便是要挑選出綜合各方面都最強的學生。」

南宮采菽沉默了下來。

有時候所謂的規則和公平就是這樣,看上去對所有人都是這樣,但實際上卻偏偏就是偏向於某人,然後對某人不利。

「有規則便有應付的方法。」丁寧看出了她心中的不快,他真摯的說道:「我們生在滿是規則的世間,我們便要在規則之下設法生存。」

……

「姐,這種規則似乎對姐夫很不利啊,但關鍵在於,這的確是很公平的規則。」

謝長勝聽著端木煉的講述,很是欠揍般的轉頭看著一直在凝視著在和南宮采菽講話的丁寧,「對了,你覺得姐夫到底怎麼樣?」

「很好。」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謝柔卻並沒有生氣,只是看穿了他心中把戲一般,譏諷道:「我對他有信心,他應該極有可能是最後的三甲之一。」

謝長勝愣了片刻,憤潰骸澳閼獗浠也太快了吧?一開始我就對他有信心,要賭他勝,你是哪裡都看不起他,現在你卻反而比我還有信心,他才剛入鍊氣,白羊洞有張儀、蘇秦,青藤劍院這邊有何朝夕,南宮采菽也是不弱,你哪裡覺得他會得前三?」

「之前我是沒有看到過他,所以才對他下了這樣的論斷。」謝柔看了他一眼,說道:「但我現在看過他了,便自然不一樣。」

謝長勝近乎無語,「哪裡不一樣?」

謝柔深深的看著遠處的丁寧,說道:「他的眼神里有信心,不是那種裝出來的信心…所以他才顯得那麼平靜自若。」

「這就像買東西,有些人是買不起,裝作買得起,但他是那種真正錢袋裡有很多錢,知道貨物再昂貴也買得起的那種信心。」

謝柔緩緩的接著說道,「我四歲起便在家裡的許多商號里看各種生意,見了不知道多少生意人,我確定我的眼睛不會看錯。」

謝長勝用手拍著額頭,鬱悶道:「這是做生意么?」

「道理是一樣的。」

謝柔看著他,搖了搖頭:「你還太幼稚,很多道理你不懂,將來你或許能明白。」

謝長勝氣得臉都白了,「我哪裡小了1

謝柔譏諷道:「又不是沒見過你洗澡,你哪裡都校」

「那是小時候的事情1謝長勝氣得哆嗦,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只是個小屁孩,懂什麼。」謝柔肅容道:「你也別因為此事得意,一些你不懂的道理,我到時自然會和父親解釋。」

「而且…」

頓了頓之後,她轉過頭深深的看著謝長勝,說道:「我只是女子,將來家裡的擔子,不需要我的雙肩來挑,我胡鬧一些,父親也會由著我。但你不一樣,你是男兒。」

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