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一章不娶不嫁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424字

丁寧微微的蹙起了眉頭。

長孫淺雪說得不錯,這長陵充滿了恩怨,只要一腳踏進去,便會纏滿無數的恩怨,現在恩怨還難了,再扯上什麼情債,便更是麻煩了。

他還不知如何開口,謝柔卻是已然看著他,說道:「我已拔劍削髮為誓,這裡的很多人都可以為證,所以並非玩笑。」

丁寧看著她閃爍著瓷樣光輝的清冷麵容,他的神容也嚴肅了起來,用唯有他和謝柔才能聽見的聲音輕聲道:「我明白有些人說話一諾千金,有些人視家門的聲譽比性命還要重要,只是我們之前並未見過,只是為了一個別人都未必認真的賭約…這是不是太過偏執了一些?而且我聽聞謝家不是普通的人家,你這麼做,你家裡也未必同意。」

謝柔看著他嚴肅且平靜的眼神,她的心中也莫名的平和了許多。

或許是這名少年的確有著不凡的地方,至少的確沒有令她失望?

「行事武斷,妄出蜚語,這是我的過錯,便應該由我承擔。」她看著丁寧的雙眼,輕聲的說道:「家裡我會負責讓他們同意。」

丁寧的眉頭不由得皺得更深,他微垂下頭,目光不由得落在他的末花殘劍上,他的心臟也在此刻輕顫。

謝柔只是個修行未有多少年頭的少女,但是她的認真,她的眼神,卻是讓他莫名的想到了這柄末花劍的主人。

「關鍵在於你的意見。」謝柔微微猶豫了一下,但馬上她的眼神又再度變得堅定起來,她真摯的說道:「我們只是第一次見面,但你這份榮辱不驚的平靜,卻讓你比周圍這些年輕才俊更令我喜歡,感情的事情,可以慢慢培養,我只希望你不要覺得太過唐突,不要去考慮門第的事情。」

丁寧越來越覺得謝柔和末花劍的主人有相似之處,如果說這是冥冥中的一種巧合,那他十分不喜歡這種巧合,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內心冷硬了起來,直接決然道:「這不可能,我不會接受你這種提議,所以你還是不要有這樣的想法。」

謝柔的臉又白了數分,她咬了咬嘴唇,一時倔強的沒有說話。

丁寧抬頭頭來,深深的看著她:「我絕對不會娶你,所以我們最好都不要再提這件事,讓這件事被所有人慢慢淡忘。」

謝柔的眼眶微紅。

她畢竟只是個少女,做出這樣的決定,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的勇氣,但她深深的呼吸了數下,胸部劇烈的起伏了數下之後,便對著丁寧深深的行了一禮。

「這件事是我不對…但你可以不娶,我卻不能不嫁。」

說完這一句,她便轉身往觀禮諸生聚集的地方走回。

丁寧的心驟然一沉。

旁人可能就算聽到這句話也一時無法理解,但是謝柔那轉身一瞬的目光,卻是讓丁寧瞬間讀懂。

她比他想像的還要寧折不彎。

她不逼迫他娶她,但她一定要嫁他。所以他不娶,她便不嫁,不嫁給別人。

這似乎很可笑。

但是丁寧此刻卻怎麼都笑不出來。

「其實她是良配。」

李道機和周圍的眾人一樣,一直保持著沉默,但此刻他卻是側轉過身體,將聲音輕輕的傳入丁寧耳中,「不說關中謝家富甲一方,對於你將來的修行有很大幫助,她的相貌品行我都很滿意,我建議你真的可以認真的考慮一下。」

「你還要添亂,有你這麼做師叔的么?」丁寧惱火的說道:「我才多大,才剛剛修行,才到這裡連青藤劍院到底長什麼樣還沒有看清楚,突然冒出來一個和我談婚娶之事…」

李道機掃了他一眼,打斷了他的話,「青藤劍院和其它風光可以慢慢看,但有些人錯過之後便不再。」

丁寧越加惱火道:「她這樣做真的很好么,你身為長輩,你也看得出她的那股烈性,你要做的事情便是想想今後有什麼辦法可以勸解她放棄這個想法。再者你要是真的喜歡,你讓她嫁你好了。」

李道機很少見到丁寧這種氣急敗壞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笑:「我倒是想,可是她看上的不是我。」

丁寧頓時為之氣結。

「姐,這件事我辦得不錯,算是讓你和姐夫正式見禮了吧?」看著走回來的謝柔,謝長勝故作誠懇的說道。

謝柔已然面色如常,看了他一眼,說道:「幼稚。」

謝長勝沒有想到謝柔只是這麼簡單的吐出兩個字,心中得意驟然化為烏有。

徐鶴山和南宮采菽心中對謝柔莫名有了些好感,兩個人看著謝長勝,都是輕嘆,「交友不慎。」

……

在端木煉和青藤劍院一些師長的眼裡,謝長勝的所作所為自然是一場鬧劇,只是礙於是前來觀禮的外院學生的身份,他們不好直接嚴厲呵斥。

但想著一直以來在青藤劍院都是十分莊重的祭劍試煉一開始就被這種氣氛所染,他們的臉色便變得更為難看。

「時間差不多了,狄院長在後山候著,祭劍試煉隨時便可開始,薛洞主你們是要先略微休息一下,還是現在便過去?」

端木煉竭力讓自己不為不佳的情緒左右,他迎上前去,遙遙對著薛忘虛行了一禮。

看到鬚髮皆白的薛忘虛,所有前來觀禮的年輕才俊心中倒是微微一寒,驚醒過來這名老人已是令人仰望的第七境修行者。

「只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隨便跟來看看,這裡所有事物歸李道機處理,不用特別問我的意見。」聽到端木煉的問話,薛忘虛微微一笑,說道。

若真的是風燭殘年的老人隨便來看看,那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