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章鬧劇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一名一月鍊氣的學生,此刻的白羊洞諸生的到來,卻反而有了一種反客為主的氣勢。 狄青眉顯然是早有預料,所以這場祭劍試煉在環節上都是一切從簡,只是在後山等著。 …… 白羊洞的人越來越...

青藤劍院為前來觀禮的諸院學生準備的晚宴十分精美,而且對修行有益。

酒是用附近山上的青菩果所釀,可以補氣延年。

五穀雜糧之中都是加了一些罕見的藥草,對修行大有裨益。

一道主菜是寒蛟肉。

寒蛟是一種出沒在寒潭之中的蛟龍,這可是真正的稀罕之物,非得數名六境之上的修行者才有可能聯手擊殺,雖然價值最高者是蛟角和膠丹,接下來是蛟骨和蛟皮,但即便是寒蛟肉,也是因為蘊含不少對修行者身體有益的元氣,所以有價無市,一般的修行宗門也只是機緣巧合才能得到。

梧桐落街巷中的晚餐便十分簡單,當丁寧在夜色中推開酒鋪虛掩著的大門,便看到迎接自己的是一份蓋著數片臘肉和白菜的蓋飯。

這份蓋飯顯然剛剛才端出來,所以還有熱氣在升騰。

丁寧看著坐在擺著這份蓋飯的桌子旁的長孫淺雪,臉上露出了溫暖的笑意。

他坐了下來,開始吃飯。

「今天你回來得比平時早。」長孫淺雪看著他,說道。

丁寧嗯了一聲,邊吃邊說道:「因為明日就是青藤劍院的祭劍試煉了。」

「你這麼趕來趕去不嫌麻煩?」長孫淺雪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原本還算柔和的面容變得有些寒冷,「你現在根本不需要每日趕回來。」

「可是不在這裡,我真的睡得不安心。」

丁寧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我倒是不嫌麻煩,可是李道機他們很嫌麻煩,今日里我要回來,他們便派了三輛馬車跟著…所以我決定這次祭劍試煉奪得個好名次之後,便提出今後大多數時間可以在外面修行,這樣我打聽事情會自由得多。」

長孫淺雪冷笑道:「就算是這種小宗門的試煉,以你現在的實力…你就根本不應該想著名次的事情,而應該想著怎麼保住你的命。」

丁寧將飯碗里所有的飯菜扒完之後,才說道:「我之所以一定要拿名次,除了白羊洞確實不錯,我確實需要那條靈脈修行之外,還有你的關係。」

長孫淺雪眉頭微蹙:「我的關係?」

丁寧看著她說道:「因為青藤劍院的最重要的獎賞,竟然是青脂玉珀。」

「你應該知道,青脂玉珀除了在第三境到第四境破境時能起到不錯的功用之外,這種玉珀還能讓修行者更好的接納一些本命物。」微微的頓了頓之後,丁寧用加重了的語氣接著說道:「這對你而言尤為重要。」

長孫淺雪沉默了片刻,然後沒有什麼情緒的說道:「你和你的師尊的確不是一樣的人,他只知為自己考慮。」

丁寧呆了呆。

在和長孫淺雪相處的這些年裡,他對長孫淺雪已經熟悉到了極點,除非十分特別的時候,長孫淺雪絕對不會主動提及那個人。

而且雖然此刻長孫淺雪的臉上看上去沒有什麼明顯的情緒,但是他感覺得出長孫淺雪眼眸深處不一樣的心情。

也就在這短短的數個呼吸的時間裡,他的身體不自覺的微震。

他想到了今日對於長孫淺雪而言是什麼日子。

人的一生里,有很多特殊的日子。

比如第一次相遇,比如一別之後,再會無期…只是這些對於自己而言十分特別的日子,別人或許根本不會知道,不會記起。

丁寧的身體微僵,他看著長孫淺雪,輕聲道:「那個人真的只為自己考慮么?」

「至少在別人看來是這樣。」長孫淺雪看著搖曳的燭火,說道:「至少在別人看來,他只為自己的想法而不擇手段。」

……

真正的深秋,距離初雪只差一線。

峽谷里許多高大喬木已經只餘下掛在枝頭的最後幾片黃葉,從高處往下看這山林,便少了許多阻礙。

即可賞山林間的野菊,又可以賞劍。

這的確是適合觀禮的好時光。

清晨,所有青藤劍院的學生,以及前來觀禮的二十餘個學院的學生都早早的洗漱完畢,靜待白羊洞學生的到來。

然而最先打破青藤劍院外道間的寂靜的,卻不是來自白羊洞的馬車,而是一匹狂奔而來的駿馬。

駿馬上風塵僕僕的短髮男子,赫然身穿一件絳紫色的武將官服,胸前是一頭威武的斑斕猛虎。

在距離青藤劍院山門還有數十丈之遙,這名騎者卻似還嫌狂奔的駿馬太慢,直接飛身而起,幾個起落便落在青藤劍院山門口那塊石碑前。

「我有事要見南宮采菽。」

面對著原本在這裡準備接引白羊洞人馬的數名青藤劍院學生,這名一臉風霜的冷峻男子簡單有禮的說道。

「有名軍中的將領要見我?」

在青藤劍院學生聚集處安靜等待著的南宮采菽在接到消息的瞬間,她便想到了某種可能,心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幾乎是一路狂奔著衝到了青藤劍院的山門口。

「華青鋒叔叔?」

一眼看到山門口站立著的短髮男子,南宮采菽更是直接便驚呼了出來:「你怎麼來了?」

「還不是你的信箋比長陵的軍令還催得急。」

看到有些震驚失措的南宮采菽,這名短髮將領微微的一笑,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盒,遞到她的面前:「還有這顆丹藥有些霸道,你父親生怕單是寫信你不夠重視,正好我又有軍務經過長陵,便讓我順便來當面和你交待一下。」

南宮采菽的呼吸頓時微頓,她接過玉盒的瞬間,手心裡就密密的出了一層汗,「這到底是什麼丹藥,需要您親自趕來一趟?」

「是以前韓王朝的黃湍黃庭金丹。」華青鋒收斂了笑容,嚴肅道:「黃庭丹宗在韓王朝滅亡前也沒有多少名氣,但煉製的丹藥大多走旁門左道,都是異常暴烈的東西。這顆黃庭金丹提升修為進境的效力十分驚人,足以讓剛入第二境的修行者直接突破到中品伐骨後期,只是這種丹藥的藥力也是極其駁雜,其中許多藥力進入人體內之後更是根深蒂固,到真元境之後,會讓真元沒有那麼純凈。」

南宮采菽猶豫了一下。

修行者體內許多雜質無法排出,這便會帶來很多後繼的問題,真元不夠純凈,更是會對真元的力量產生影響,無形中就像所修的功法下降了品階。

「對於正常的修行者而言,這丹藥的劣處大過優,所以你父親也特別讓我來看看你是否真的已經破境,是否這顆丹藥真的只是用於交易,而不是你自用,他其實很擔心你是卡在那個關口,焦躁了。」華青鋒看著南宮采菽潤澤的膚色,神情略微輕鬆了些,「等真的看到了你,我是也放下了心。」

「正常的修行者…」南宮采菽本來心中猶豫不決,此時聽到華青鋒的這句話,她的心情卻是驟然平靜了下來。

她想到了丁寧的身體,想到了丁寧沒有多少時間,想到丁寧似乎只能管眼前事,管不了太久遠的事情。

她也不多說什麼,點了點頭,然後打開了手中的這個玉盒。

她看到這個玉盒裡面還有一個白色的密封蠟塊,而蠟塊的中心,則是一顆龍眼大小的黃色丹丸,看上去很有彈性,但又給人很沉重之感。

這是一顆比她預計的要遲來很多時候的丹藥,然而現在能夠到來,便是異常及時。

南宮采菽和這名從小看著她長大的軍中將領又說了數句,問詢了一些她父母親的近況,又說了些她學習修行的事情。

已然絕對放心的將領放心的離開。

南宮采菽又回到青藤劍院學生和觀禮諸生的集合處,她始終將這個玉盒抓在手心,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心情越來越激動和緊張。

數列履穿出山間的薄霧,出現在了青藤劍院的門口。

白羊洞的人,終於到來。

……

走在最前的是李道機。

他的身後緊跟著的是張儀和蘇秦。

薛忘虛和十餘名白羊洞的教習反在最後。

身材並不出眾的丁寧只是處在一大批白羊洞學生的中間,然而無數人的目光,還是自然而然的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那個看上去那麼瘦弱稚嫩的少年,竟然就是一月鍊氣的丁寧?

看著如此普通,根本不像那些怪物一樣,天生便帶著某種神光…這樣的人,怎麼能夠做到一月鍊氣?

嗡的一聲,無數細微的議論聲響起。

負責此處事宜,背負著雙劍的端木煉臉色也不自覺的有些難看。

這是白羊洞併入青藤劍院之後第一次白羊洞的學生進入青藤劍院,在他原先的想象之中,失敗者的白羊洞便自然是一副臣服的姿態。

然而此時,因為有著薛忘虛的展露境界,因為有著這樣一名一月鍊氣的學生,此刻的白羊洞諸生的到來,卻反而有了一種反客為主的氣勢。

狄青眉顯然是早有預料,所以這場祭劍試煉在環節上都是一切從簡,只是在後山等著。

……

白羊洞的人越來越接近。

徐鶴山忍不住轉頭看向謝柔,他不知道昨夜這裡發生的事情有沒有傳到白羊洞,也不知道此刻謝柔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然而讓他根本沒有想到的是,此刻謝柔似乎神容鎮定,還沒有特別的表情,謝長勝卻是突然往前走出數步,直接對著人群中的丁寧行了一禮,道:「姐夫好。」

這本來就已經是一個氣氛很怪異的時刻。

謝長勝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就連李道機都徹底的愣祝

丁寧自然認得謝長勝。

只是他的確不知道昨天夜宴時發生在這裡的事情,所以他完全摸不著頭腦,左右看了一下,然後再看著一本正經的謝長勝,伸出手指點了點自己,「你是在對我說話?」

「當然。」謝長勝一副恭謹有禮的樣子。

場間一片嘩然。

徐鶴山和南宮采菽等人愕然對望,又忍不住再看向謝柔,心想難道這姐弟兩人已經達成了什麼協定,今日里竟然真的要鄭重的提及婚娶之事了?

然而他們的眼光里,謝柔的臉孔卻是漲得通紅,似乎又不像是約好的神色。

丁寧愕然,他也注意到了人群里的南宮采菽,所以求助般的朝著南宮采菽看來,想要弄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昨日里我姐姐當眾立誓,說只要你真的昨日突破到鍊氣境,她便非你不嫁,所以你自然就是我姐夫了。」謝長勝卻是已經看著他說了出來。

「你真不是開玩笑?」

丁寧怔了怔,旋即有些想笑笑不出,「這個玩笑開大了。」

「這不是玩笑。」

一聲清冽的女聲響起。

場間所有的喧鬧聲全部消失了,這是正主出聲了。

所以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謝柔的身上,就連青藤劍院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暫且忘記了祭劍試煉的事情,想看這件事怎麼收常

丁寧愣愣的看著謝柔,開始明白這就是謝長勝所說的姐姐,關中謝家的大小姐。

謝柔此時臉上的紅暈已經全部退去,她的臉很白,閃著瓷樣的光澤。

謝長勝卻是悄然的退了數步,退到了徐鶴山和南宮采菽等人的身側。

「你這是做什麼?」

徐鶴山和南宮采菽全部不能理解的在他耳畔輕聲問道。他們甚至覺得謝長勝的眼睛里充滿幸災樂禍的神色。

「我是故意的…」

謝長勝壓低了聲音,幸災樂禍的神色從他的眼睛里擴散到了臉上,「婚姻大事,豈是兒戲,別說丁寧之前根本不認識她,就算丁寧也同意,這婚嫁之事,豈是她一個人能說了算的。這全是胡鬧,父親絕對不會同意她此種做法…鬧得凶了,說不定把她抓回去打。這些年父親都覺得她穩重,都讓她管著我,這下我便讓父親知道她更加胡鬧,到時候便不是她來管教我,或許她反而要從我手中支取錢財了。」

「……」

徐鶴山和南宮采菽頓時徹底說不出話來。

隔了數息的時間,南宮采菽才憋出一句話來,「左右都是為了你有大手大腳花銷的錢財,結果卻將你姐姐推到這風口浪尖…她到底是不是你親姐啊?」

「她打我的時候,卡著我用錢的時候,也不知道當不當我是親弟弟。我挨的十次揍裡面,至少有九次便是她向父親告狀。」謝長勝撇了撇嘴:「這次又不是我錯,是她自己胡鬧,否則我便至少賺了一千五百金,也讓她吃點虧長點記性。」

「你年紀比我們小,果然比我們更幼稚。」南宮采菽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他認真的說道,「幸虧我沒有你這樣的弟弟,否則我也肯定天天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