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章鬧劇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4806字

青藤劍院為前來觀禮的諸院學生準備的晚宴十分精美,而且對修行有益。

酒是用附近山上的青菩果所釀,可以補氣延年。

五穀雜糧之中都是加了一些罕見的藥草,對修行大有裨益。

一道主菜是寒蛟肉。

寒蛟是一種出沒在寒潭之中的蛟龍,這可是真正的稀罕之物,非得數名六境之上的修行者才有可能聯手擊殺,雖然價值最高者是蛟角和膠丹,接下來是蛟骨和蛟皮,但即便是寒蛟肉,也是因為蘊含不少對修行者身體有益的元氣,所以有價無市,一般的修行宗門也只是機緣巧合才能得到。

梧桐落街巷中的晚餐便十分簡單,當丁寧在夜色中推開酒鋪虛掩著的大門,便看到迎接自己的是一份蓋著數片臘肉和白菜的蓋飯。

這份蓋飯顯然剛剛才端出來,所以還有熱氣在升騰。

丁寧看著坐在擺著這份蓋飯的桌子旁的長孫淺雪,臉上露出了溫暖的笑意。

他坐了下來,開始吃飯。

「今天你回來得比平時早。」長孫淺雪看著他,說道。

丁寧嗯了一聲,邊吃邊說道:「因為明日就是青藤劍院的祭劍試煉了。」

「你這麼趕來趕去不嫌麻煩?」長孫淺雪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原本還算柔和的面容變得有些寒冷,「你現在根本不需要每日趕回來。」

「可是不在這裡,我真的睡得不安心。」

丁寧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我倒是不嫌麻煩,可是李道機他們很嫌麻煩,今日里我要回來,他們便派了三輛馬車跟著…所以我決定這次祭劍試煉奪得個好名次之後,便提出今後大多數時間可以在外面修行,這樣我打聽事情會自由得多。」

長孫淺雪冷笑道:「就算是這種小宗門的試煉,以你現在的實力…你就根本不應該想著名次的事情,而應該想著怎麼保住你的命。」

丁寧將飯碗里所有的飯菜扒完之後,才說道:「我之所以一定要拿名次,除了白羊洞確實不錯,我確實需要那條靈脈修行之外,還有你的關係。」

長孫淺雪眉頭微蹙:「我的關係?」

丁寧看著她說道:「因為青藤劍院的最重要的獎賞,竟然是青脂玉珀。」

「你應該知道,青脂玉珀除了在第三境到第四境破境時能起到不錯的功用之外,這種玉珀還能讓修行者更好的接納一些本命物。」微微的頓了頓之後,丁寧用加重了的語氣接著說道:「這對你而言尤為重要。」

長孫淺雪沉默了片刻,然後沒有什麼情緒的說道:「你和你的師尊的確不是一樣的人,他只知為自己考慮。」

丁寧呆了呆。

在和長孫淺雪相處的這些年裡,他對長孫淺雪已經熟悉到了極點,除非十分特別的時候,長孫淺雪絕對不會主動提及那個人。

而且雖然此刻長孫淺雪的臉上看上去沒有什麼明顯的情緒,但是他感覺得出長孫淺雪眼眸深處不一樣的心情。

也就在這短短的數個呼吸的時間裡,他的身體不自覺的微震。

他想到了今日對於長孫淺雪而言是什麼日子。

人的一生里,有很多特殊的日子。

比如第一次相遇,比如一別之後,再會無期…只是這些對於自己而言十分特別的日子,別人或許根本不會知道,不會記起。

丁寧的身體微僵,他看著長孫淺雪,輕聲道:「那個人真的只為自己考慮么?」

「至少在別人看來是這樣。」長孫淺雪看著搖曳的燭火,說道:「至少在別人看來,他只為自己的想法而不擇手段。」

……

真正的深秋,距離初雪只差一線。

峽谷里許多高大喬木已經只餘下掛在枝頭的最後幾片黃葉,從高處往下看這山林,便少了許多阻礙。

即可賞山林間的野菊,又可以賞劍。

這的確是適合觀禮的好時光。

清晨,所有青藤劍院的學生,以及前來觀禮的二十餘個學院的學生都早早的洗漱完畢,靜待白羊洞學生的到來。

然而最先打破青藤劍院外道間的寂靜的,卻不是來自白羊洞的馬車,而是一匹狂奔而來的駿馬。

駿馬上風塵僕僕的短髮男子,赫然身穿一件絳紫色的武將官服,胸前是一頭威武的斑斕猛虎。

在距離青藤劍院山門還有數十丈之遙,這名騎者卻似還嫌狂奔的駿馬太慢,直接飛身而起,幾個起落便落在青藤劍院山門口那塊石碑前。

「我有事要見南宮采菽。」

面對著原本在這裡準備接引白羊洞人馬的數名青藤劍院學生,這名一臉風霜的冷峻男子簡單有禮的說道。

「有名軍中的將領要見我?」

在青藤劍院學生聚集處安靜等待著的南宮采菽在接到消息的瞬間,她便想到了某種可能,心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幾乎是一路狂奔著衝到了青藤劍院的山門口。

「華青鋒叔叔?」

一眼看到山門口站立著的短髮男子,南宮采菽更是直接便驚呼了出來:「你怎麼來了?」

「還不是你的信箋比長陵的軍令還催得急。」

看到有些震驚失措的南宮采菽,這名短髮將領微微的一笑,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盒,遞到她的面前:「還有這顆丹藥有些霸道,你父親生怕單是寫信你不夠重視,正好我又有軍務經過長陵,便讓我順便來當面和你交待一下。」

南宮采菽的呼吸頓時微頓,她接過玉盒的瞬間,手心裡就密密的出了一層汗,「這到底是什麼丹藥,需要您親自趕來一趟?」

「是以前韓王朝的黃庭丹宗的黃庭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