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四章將那山搬來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熒光,便自然透露出他和普通軍士截然不同的修行者身份。 他看似也在注意著周圍的行人和車輛,但實則目光卻一直不時掠過遠處的道路。 就在丁寧所在的這輛馬車出現在他的視野里時,他的眼睛就微微...

「是長陵期門軍,看起來是很例行的檢查。」

「如果只是例行的檢查,這輛馬車屬於白羊洞,再加上是載我的關係,便應該很容易通過。」

「只要不是和那個軍中貴人有關的人,就算髮現我在你的馬車裡也不會有問題,最多讓人知道我在這輛馬車裡而已,畢竟我不是什麼要抓捕的犯人。」

「但如果是和那個軍中貴人有關的人,說不定會直接設法殺你。」

「那我只能儘可能的設法搶馬逃。」

丁寧和王太虛輕聲的交談著。

雖然看起來只是長陵內守軍的例行協助盤查,然而這個時候的盤查,怎麼想都應該和昨夜的刺殺有所關聯。

……

十餘輛閃爍著森冷光芒的青銅色戰車的旁邊,靜立著一名同樣身穿鱗甲的軍士。

只是和其餘的軍士不同的是,他的腰間掛著一柄黑色的無鞘鐵劍。

這柄鐵劍上細密如繁花的符文,他臉面上那層隱隱的熒光,便自然透露出他和普通軍士截然不同的修行者身份。

他看似也在注意著周圍的行人和車輛,但實則目光卻一直不時掠過遠處的道路。

就在丁寧所在的這輛馬車出現在他的視野里時,他的眼睛就微微的亮了起來。

當馬車離得越來越近,看著馬車車輪在地上碾壓過後留下的車痕和車廂顛簸的幅度,他眼底的光焰就越來越亮,就像一層詭異的幽火開始燃燒起來。

看著已經漸漸放緩的馬車,他喚過了身旁兩名軍士,交待了幾句。

十餘輛排在前面的馬車被驅趕著往道路兩側讓開,給白羊洞的這輛馬車讓出了一條寬敞的通道。

趕車的中年男子有些驚喜,他以為這些軍士看到了車廂上小小的白羊標記,所以此刻是特例放行。

然而讓他根本未曾想到的是,他揚了揚鞭子,漸緩下來的馬車還沒有加速,那數十名身穿鱗甲的軍士已經暫時停止了對其餘碌吶灘椋迅速的圍了上來。

「吃相很難看,今天看來很有可能交待在這裡。」

通過車簾的縫隙看著這些軍士的舉動,王太虛輕聲的嘆了口氣,真誠的對著丁寧說道:「等下如果我要出手,你便不要跟出來了。」

「只要這些人顯露出一些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顧一切的格殺你的跡象,我不會和你站在一起。」丁寧點了點頭,也十分真誠的說道:「我未必會給你收屍,但我會想辦法替你報仇。」

王太虛笑了起來,他強忍著咳嗽,笑得很辛苦。

……

「你們這是幹什麼?」

趕車的中年男子看著迎面走來的那名軍中修行者,怒聲道:「這是白羊洞的馬車。」

腰掛黑色鐵劍的軍中修行者面無表情,依舊緩步前行,冷然道:「白羊洞的馬車也要接受例檢。」

「那可未必。」這名平日里不是特別講禮數,但很樸實的車夫冷笑了一聲,從袖中取出了一張蓋著鮮紅印記的文書,「這是神都監出具的公文,為防意外,一路無阻。」

車廂里的丁寧和王太虛頓時愣祝

兩個人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

大秦的各司里,都會有比較特殊的文書,這些文書在緊急情況下動用,協調各司人馬。此時的這名車夫拿出的這份,是神都監的特別通行文書。

因為神都監平日里押運一些犯人,或是護送一些證人證物需要搶時間,所以便存在著這種可以不接受沿途關卡盤查的特別通行文書。

以這名車夫平日的表現來看,他是決計不會想到先問神都監開具這樣的一份文書,應該是神都監在出了昨夜的事情之後,不想丁寧再有意外,所以才有官員特別照拂。

然而面對這樣的變化,這名腰掛黑色鐵劍的軍中修行者卻依舊冷酷而漠然,「這份文書無效.」

「為何無效?」

車夫不可置信的張開了嘴,但他還沒有出聲,一個冷峻的聲音就已經在道側響起。

一名看上去只是像普通商販的禿頭男子微微抬頭看著這名比他高了半個頭的軍中修行者,面上卻是散發出比這名軍中修行者更寒的冷意。

在發出那個聲音之後,他的右手從腰側往前伸,手裡懸下了一塊黑色的玉牌。

這塊玉牌上的氣息也十分寒冷,上面的「神都監」三字,顯露出了這名喬裝成普通商販的禿頭男子的身份。

神都監無疑是長陵最令人畏懼的地方之一,所以當這塊玉牌暴露在清晨的陽光里,就連周圍那些不相干的路人都全部心中一寒。

然而面對這名神都監便衣官員豺狼般隱含威脅的目光,這名腰掛黑色鐵劍的軍中修行者的面容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他只是依舊神情冷漠的說道:「因為我是斷知秋,期門軍士統,封賞百戶。」

神都監便衣官員頓時一滯,面色變得極度難看起來。

大秦王朝軍功爵位共分二十級,八級之上便已享有很多特權,享受百戶的賦稅,這已經是第九級的官爵才能享受到的封賞,再加上對方是複雜長陵防衛的期門軍士統,已有足夠權利不受神都監的這種約束。

「裡面的人出來吧。」

這名名為斷知秋的士統沒有再看這名神都監官員,冷漠的目光落在了車廂上。

一縷若有若無的氣息,便在此刻,從他的身體內沁出。

感受到這股氣息,車廂里的王太虛的臉色驟然變得無比蒼白。

丁寧的心也倏然下沉。

他的感知甚至比王太虛還要強出不少。

而且斷知秋是故意展露出了這樣的真元氣息,所以他可以確定,這名士統是修為已經到了第五境的軍中強者!

以此刻王太虛的傷勢,在旁邊還有許多軍士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如果戰鬥起來,他絕對不可能在這樣的一名軍中高手的手下逃生。

……

「我倒是,有誰能讓我白羊洞的人從裡面出來。」

隨著那名士統斷知秋的一聲輕喝,就連停駐道邊的戰車都被徐徐拖動,眼看已經沒有什麼人能夠阻止他讓丁寧和王太虛出現在這清晨的陽光下,然而就在這時,他後方的道上,卻是傳來一聲平淡而蒼老的聲音。

場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轉頭看去,只見道上走來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

這名老者面如白玉,雙唇卻是朱紅,衫袍上鑲著黃邊,腰間佩著一柄像裝飾般的白玉小劍,看上去很有仙骨道風,然而可能是因為趕得太急,有些氣喘。

在這名老人發聲之時,車廂里的丁寧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他將車簾掀開了一條縫,遠遠的看到這名老者,卻是輕聲的嘀咕了一句,「怎麼看上去反而比杜青角還老…這麼老了,不僅是老,而且連火氣都沒有,還行不行啊?」

王太虛的眉頭依舊深鎖著,他也從縫隙里看到了那名老人,看到那柄白玉小劍,他也已經猜出了這來的人是誰。

他感到震驚,但是卻依舊緊張。

因為那名老人距離他們所在的馬車距離很遠,所以這名老人不僅要行,還要足夠快才可以。

斷知秋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不要想著在我出手之前搶著出手,你來不及。」白髮老人看著他,說了這一句。

斷知秋冷笑了起來:「你想必就是白羊洞的洞主薛忘虛,只是即便是白羊洞洞主,也沒有資格插手我的查檢。」

這名白髮老人正是平日里始終枯坐在白羊洞最高道觀里的薛忘虛。

看著斷知秋的冷笑,他也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此時我不講資格,只論實力。」

斷知秋的目光驟寒,嘴唇微動,正待說話。

薛忘虛卻已然說話:「我昔日的功勞比你現在的軍功多得多,現在白羊洞已歸了青藤劍院,我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地方,按我的功勞,哪怕慢慢削,這樣的事情我也可以多做幾件。而且你們大概是狗急了要跳牆,這樣吃相難看的事情,難道也做得?」

他的語氣雖然依舊平淡,和丁寧所說的一樣,好像聽不出任何的火氣,然而他的話語,卻是說不出的霸道,他眼梢的那種驕傲,也是讓斷知秋的嘴角忍不住的微微抽搐。

斷知秋的目光劇烈的閃動數下,然後他冷厲的直視薛忘虛,說道:「好,那就看看你有什麼實力可以說這樣的話。」

薛忘虛依舊沒有絲毫火氣的微微一笑。

他甚至微微側轉過了身體,沒有看這名渾身開始散發恐怖殺意的軍中修行者,而是看向白羊洞所在的北將山後更遠的山峰。

在此時的晨光里,北將山後更遙遠出的山峰就像是水墨畫里那最淡的一筆,隱隱約約好看又顯得不太真切。

「看我將那座山搬來。」

薛忘虛在此時說了一句場間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的話。

然而就在他這句話說出口的瞬間,他所望的那條淡淡的山峰,卻是驟然變得清晰起來。

斷知秋的臉色驟然變得雪白,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也就在此時,上方的天空里,轟的一聲悶響,似乎多了一座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