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二章一將功成萬骨枯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到拖著大秦王朝這輛戰車的戰馬自己的腳步不合,公器私用,是他們更在意的事情。」 「我們神都監,本身處理的便是我朝內部的事情,處理的便是自己人的事情。你既然已經在神都監做到了這個位置,既然已經知道...

距離被爆炸的小樓不遠處的一條漆黑街巷裡,一株柿子樹下,靜靜的停著一輛黑色的馬車。

黑色馬車的車窗帘是掀開的。

車廂里坐著一名同樣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所不同的是,這名蒙面男子的頭髮灰白,年紀明顯比出現在其它地方的黑衣蒙面男子要大得多。

他的額頭瑩潤,然而眼角的皺紋深得就像刀刻一樣,他的眼眸也是真正的滄桑,這使得他的臉面雖然大部分都被蒙住,但任何看到他的人,都會不自覺的想到塞外的風霜,大漠的孤煙,禿鷲漫天飛的殘陽戰常

這名滄桑的修行者在小樓爆炸的瞬間,也看到了衝天而起的王太虛。

看著接下來如蝙蝠一樣消失在夜色里的王太虛,這名滄桑的修行者眼角的皺紋又深了許多。

在王太虛一舉滅了錦林唐之後,長陵市井裡的江湖人物便都認為王太虛已然一飛衝天,然而這名滄桑的修行者卻很清楚,任何底層的修行者,不論飛得多高,在長陵真正的權貴眼裡,還是太過低微。

即便是在他們的眼睛里,王太虛都太過弱小,只是只要王太虛能夠活下來,他們過了今夜,卻未必能夠活得下來。

這名滄桑的修行者眼睛里泛起一層苦意,他搖了搖頭,放下了車簾,馬車開始沿著平直的街巷緩緩駛離。

在已然接近長陵東郊的一條巷道里,有一輛普通的騾輛黑色的馬車交錯而過。

兩者都沒有停留,但是那輛看似十分普通的馬車裡,卻是有一聲帶著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殺伐氣息的冷峻聲音,透過了兩重車簾,傳入了這名滄桑的修行者耳中。

「三日之內,王太虛必須死,若王太虛不死,你應該明白怎麼做。」

神容滄桑的修行者什麼都沒有說,他微眯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只是在馬車駛出長陵,開始進入城外的官道之後,他才輕輕的嘆息:「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古如是。」

……

這一夜對於長陵的很多人而言分外難熬。

王太虛如一隻蝙蝠落入一間普通的民院。

只是他這隻蝙蝠,卻是一隻受傷的蝙蝠。

那名以雷霆的手段在數個呼吸間便殺死了他的十餘名護衛出現在他面前的修行者,最後丟出的青銅圓球更是大楚王朝的修行者才擅長的法器手段。

雖然依靠保命的布置逃了出來,但他還是被數片燃燒的金色符片刺入了體內。

此刻他的腿部和腰腹部,都有幾個可怖的撕裂傷口,其中最嚴重的甚至可以隱約看見內里的臟器。

只是從長陵最底部爬起來的他很多次經歷過這樣的時刻,久病成醫,久傷便自然懂得如何處理自己的傷勢。

他迅速脫掉了身上破爛的外袍和撕破了幾個裂口的奇異蝠衣,就在這寒冷的深秋里裸著身體,緩緩的用真元逼出了體內所有的金屬碎片,然後才在脫下的外衣袍服里取出了兩瓶藥粉,外敷內服,飛快的包紮。

這些傷口劇烈的痛楚和大量的失血讓他的腦袋變得昏沉,但他依舊意識到既然是那種級別的可怕對手,那他在長陵里其餘的那些隱秘住所便一處都不安全,絕對不能用來隱匿。

他猶豫了一下,伸出已經沒有多少溫度的手,悄無聲息的從一旁晾衣的竹竿上取下了幾件衣衫,套在了身上。

接著黑夜的掩護,他連翻數十道院牆,最終進入了一間酒樓後院的一間偏房。

這間偏房裡有一名微胖的廚師,睡得極其香甜,他顯然也不是什麼修行者,一直等到王太虛走到他的身前,連續推動了幾次他的身體,他才驚醒過來。

然而在看清楚王太虛蒼白的面容的瞬間,這名微胖的廚師便像迎來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使命,他的臉上開始閃現出一種奇異的光輝。

他異常尊敬的對著王太虛深深跪拜,問道:「您需要我做什麼?」

王太虛看著他,輕聲說道:「幫我打聽一些消息,我必須在天亮以前,到達真正安全的地方。」

……

莫青宮很惱火。

無論是誰,剛剛躺下休息不到半個時辰就被叫起來都會很惱火,最為關鍵的是,像他這樣的人本身每天就不會有多少休息的時間。

他揉著有些發疼的腦袋,隨手便將身前年輕人小心翼翼遞上來的一份卷宗丟到了旁邊的火盆里,「不要花力氣去調查這個人,去把所有的力氣都砸在那個被砍了頭顱的用符的修行者身上!讓神策組也去查,給我查到底1

他身前這名英俊的年輕人看著火盆里舔起的火舌一臉驚愕。

他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辛辛苦苦在最短的時間裡做出來的卷宗為什麼就被這麼隨手燒了,他也想不明白那名少年怎麼就不要查了?

「大人…」於是他忍不住開口。

「不要以為我是太過缺少休息糊塗了。」但是他才剛剛開口,莫青宮就已經冷笑著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不讓你查那個酒鋪少年,不是因為我有什麼特別的意見,而是因為之前已經清查過他兩輪,不管他加不加入白羊洞,是否半日通玄,他的出身來歷都沒有任何問題,針對這些的調查完全是白費力氣。只不過之前這些都是秦懷書辦的,你才剛剛接替他的位置,所以你不清楚情有可原。」

原來這名少年先前已經早已進入神都監的視線,而且看莫大人的語氣,似乎對這名少年十分熟悉,甚至有著很深的了解?

這名英俊的神都監青年官員面容微僵,他猶豫了一下,卻依舊忍不住輕聲說道:「大人教訓的是…屬下今後辦事之前一定多問些人,不至於再白費力氣,只是真的讓神策組也去查?」

聽到這名青年官員的這幾句話,莫青宮的眼中莫名的充斥極其森寒的意味。

他盯著這名神都監的青年官員,異常寒冷的說道:「在我大秦各司擔任要職,尤其是在我神都監為官,你一定要明白一點,處理自己人的事情,永遠比處理外面人的事情要重要。」

看著這名更顯緊張,卻還不夠明白的青年官員,他冷笑了起來,接著說道:「我大秦王朝到了這份上,根本不會懼怕某個單獨的修行者或者修行之地,聖上和兩位臣相也不會認為一個宗門的修行典籍可以對大秦王朝造成致命的影響。他們在意的是我們的絕對忠誠,在意的是每個臣子是否按照他們的旨意做事。他們不希望見到拖著大秦王朝這輛戰車的戰馬自己的腳步不合,公器私用,是他們更在意的事情。」

「我們神都監,本身處理的便是我朝內部的事情,處理的便是自己人的事情。你既然已經在神都監做到了這個位置,既然已經知道神策組也是全力在追查雲水宮那些人的事情,既然你也覺得今夜長陵發生的事情或許和公器私用有關,這麼著急的通報我,那麼你為什麼不能更進一步,想想清楚自己的職責所在?」

青年官員的冷汗浸透了髮絲,沿著臉頰不斷滴落。

「要想在長陵呆得長久,便始終要和聖上的意思站在一邊。慕容城的修鍊資質比起秦懷書不知道要好多少,人也比秦懷書長得英俊瀟洒,讓人看得順眼,然而他現在的屍體說不定都已經腐爛,而秦懷書現在卻已經得了舉薦,已經進入靈虛劍門學習。」

莫青宮冷冷的看著這名遠不能令他滿意的青年官員最後說道:「秦懷書的優點,便是看得清楚,明白自己的位置。今夜我的這些話,我不會說第二遍,我只希望今後你也能看得清楚點。」

「多謝大人點醒1青年官員由心尊敬的深深行禮。

「去吧!我倒是想要知道,是哪個貴人運氣這麼差,連對付這些江湖人物都會失手。」莫青宮的面色略微柔和了一些,他擺了擺手示意這名青年官員可以離開的同時,深諳用人之道的他又提點了一句:「做事細心和認真些,將力氣用在要用的地方,你應該聽說過,在我手下坐這個位置的人,不出意外都會飛上枝頭。」

渾身被冷汗濕透的青年官員的眼底深處頓時發燙,他再次尊敬的躬身,然後充滿鬥志的退出。

……

幾乎相同的時刻。

驪陵君府,面容普通然而因為獨特的氣質,卻使得所有見到他的人很容易覺得他就是天下最美的男子的驪陵君,看著他最看重的智囊幕僚呂思澈,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不是我們做的。」呂思澈平靜的看著深夜還未眠的驪陵君,說道:「我絕對不可能用這樣粗暴而危險的手段。」

驪陵君點了點頭,輕聲而溫雅的說道:「如果是你,想必會不露絲毫痕,只是我很想知道除了我之外,長陵還有哪位貴人不喜歡他。出了這樣的事情,或許那名貴人需要朋友?」

呂思澈微微的一笑:「有些野心的貴人,絕對不會拒絕君上這樣的朋友。」

驪陵君卻突然憂愁了起來,他深深的看著呂思澈,說道:「近幾日其實我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你說我要不要求見一下鄭袖?」

呂思澈面色大變,雙手都不自覺的微微輕顫了起來。

因為驪陵君所說的這名「鄭袖」,她還有一個更為高貴顯赫的名字——「皇后」。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