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一章恩與怨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都聽丁寧的講述。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想到的都只是用劍,而不是用符。這便暴露了他所要隱瞞的一些事情。」 「那人很有實力…他甚至有足夠的實力可以殺死我和荊魔宗,他也不是怕死之輩,然而他...

荊魔宗搖了搖頭。

市井之間的江湖人物要比那些廟堂里的修行者有更多的門路和眼線,他們也更需要記住那些市井裡面混飯吃的人物,只是這些人,無論是這名和大燕王朝的修行者一樣,善用符籙男姓擼還是先前那些手持竹篙的刺客,他可以肯定都沒有見過。

這些人很像純粹收錢幫人辦事的殺手,而且是從遠地調集過來。

今夜對於他而言有太多驚疑的地方。

是誰要殺丁寧?

而且還費了這麼大的力氣,需要從遠地調集殺手?

同樣的驚疑還在於丁寧的實力和見識。

若非親眼所見,他不敢相信丁寧現在已經擁有了這樣的劍術,而且之前他在長陵用的名字都是王太虛幫他取的周三省,之前幫丁寧趕車的時候,丁寧也知道他那個名字,然而剛剛他卻鄭重其事的問自己的名字,而且似乎已經覺察到自己應該是月氏國人。

難道他看得出自己先前的戰鬥里劍式中的刀意?

抑或是從自己手裡略微獨特的療傷丹藥,就判斷出自己是月氏國出身?

丁寧此刻沒有去管荊魔宗的情緒,他思索了片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堅持著站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那名黑衣符師的屍體,輕聲的對身旁的荊魔宗說道:「這些人…不要去動他們,在神都監或者其它司的人到來之前,盡量維持著這裡的一切,不要動任何東西。」

「為什麼?」荊魔宗更加驚疑的看著丁寧,他也堅持著站了起來:「連他們身上都不搜查一下?」

丁寧搖了搖頭:「不需要…連我這種小人物都要這樣陣仗來殺,背後不是什麼普通的大魚,我們查出來沒有用處,只有朝堂里的人查到什麼才有用處。」

「告訴王太虛,如果別的地方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兩層樓也最好不要參與今夜發生在這裡的事情。」丁寧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他開始動步離開,朝前走出幾步之後,他又忍不住微微側轉頭補充道:「你最好也不要讓人發現參與了這件事情。」

荊魔宗愕然的看著艱難而平靜前行的丁寧,他記住了丁寧的這些話,但依舊不能理解,「你現在到哪裡去?」他擔心的問道。

丁寧異常簡單的回答道:「回家。」

……

「回家?誰知道你的家到底在哪裡?」

「我早就對你說過,你走得太快太急,若不是王太虛在這裡留了一個不要命的月氏國刀客,我就只能替你收屍了。」

「你才進了白羊洞多少天,就已經惹上了這樣的事情?」

當身上的血跡都被冷冽的秋風吹乾,輕輕的推開酒鋪的大門的瞬間,裡面就傳來了數聲冰冷而憤怒的聲音。

丁寧帶上酒鋪的門,看著黑暗裡面籠寒霜的長孫淺雪,疲憊的說道:「今天這件事很奇怪。」

長孫淺雪冷道:「我不管奇怪不奇怪,我只管結果。我只知道這長陵裡面有著無數的恩怨,每個人的身上都糾纏著無數的恩怨,哪怕是剛剛的那名月氏國人,現在聽起來月氏國是大秦王朝護佑的屬國,但誰不知道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大秦王朝的虎狼軍一役就殺死了十三萬月氏國人。你一日不踏進修行者的世界,還有可能遠離這些人,遠離他們身上的恩怨,但只要你接觸到這些人,你不可能脫離在這些恩怨之外。」

「結果就是我還活著。」

丁寧坐了下來,不顧長孫淺雪越來越冰寒的目光,放佛沒有聽到長孫淺雪後來的話一樣,輕聲說道:「那名蒙面修行者一開始從言語就偽裝成收錢替人殺人的殺手,但我可以肯定他是軍中的修行者,而且他雖然用出了一些大燕王朝的修行者的符道手段,但我也可以肯定他最擅長的還是用劍。」

長孫淺雪陷入了沉默。

她平時絕大多數時候便只管修行,已經習慣外面發生的事情都聽丁寧的講述。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想到的都只是用劍,而不是用符。這便暴露了他所要隱瞞的一些事情。」

「那人很有實力…他甚至有足夠的實力可以殺死我和荊魔宗,他也不是怕死之輩,然而他卻甚至連受傷都不願,很多時候都束手束腳,急於離開。尤其在荊魔宗出現之後,他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將我和荊魔宗殺死,而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殺死我,然後逃離。如果不是因為一開始他就給自己加了這麼多限制,我們不可能輕易殺死他。」

「那些拿錢殺人的修行者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他們不會這樣,不會擔心自己是誰會被發現,因為他們平時本身就是見不得陽光的。他這樣的表現,只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擁有特殊的身份,而且他的主子也擁有特殊的身份。」

「所以即便有可能是從外地抽調過來,但他和他的主子,都很有可能是大秦王朝軍中的人物。」

「如果這件事和之前的錦林唐的背後靠山有關,連對付一個像我這樣,對兩層樓有可能造成影響的弱小修行者都動用了這樣的陣仗,那我現在擔心的,就是王太虛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既然這樣,你之前為什麼不提醒那個月氏國人?」聽到此處,長孫淺雪清冷的出聲道。

丁寧看著她,認真的說道:「因為如果和我想的一樣,提醒已經來不及了。」

長孫淺雪看著他,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冷冷的伸出了手。

噗噗兩聲輕響。

她的手指在丁寧的腰間收回,丁寧那兩根斷裂的肋骨準確的歸位。

「或許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她看著丁寧口中沁出的一點淤血,又看著丁寧腰側掛著的那柄末花殘劍,冷笑著說道。

……

「關七七、何負、郭羽化…還有那個加入白羊洞半日通玄的酒鋪少年,現在應該都已經死了。」

一座兩層的古樓里,一名同樣蒙面黑衣的修行者,用一種可憐的目光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王太虛,微諷的說道:「你應該明白不是我的對手,為什麼在我走進這棟樓到現在,你不跑?」

「因為這裡就是兩層樓,是我的家,在我的家裡,再強的修行者不可能輕易殺死我。」

臉色有些過分蒼白,看上去還是很虛弱的王太虛看著瞬間殺死了十餘名守衛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名蒙面修行者,平靜的說道:「我在這裡等你,便是要和你說幾句話,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蒙面黑衣人嘲笑道:「這便是那種死也要死得明白一些的古怪心理么?」

「長陵城裡其餘的那些幫派,不可能請得動你這樣的人,而且要在一夜之間殺死我的那麼多兄弟,採用這種讓一夜之間斬首的方式來解決掉我們兩層樓,需要更多強大的修行者。那些幫派更加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

王太虛看著這名修行者的雙目,「所以當時得到的消息沒錯,錦林唐的背後應該是某位軍中的大人物。」

這名修行者雙眉微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他的眼光里,王太虛已經是一個死人。

然而王太虛卻是看著他,接著用一種很誠懇的語氣,輕聲說道:「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萬一你們殺不了我呢?萬一你們殺不了我,你們在一夜殺死了我那麼多兄弟…我便不可能再珍惜兩層樓的家業,一定會不擇手段的和你們斗到底。」

「我會把你們查出來。」

王太虛的語氣驟然開始變得森寒,他緩慢的說道,「你們也會有兄弟,有親人,我對付他們,也不會留情。」

這名蒙面修行者臉色驟變。

「所以我絕對不能讓你活過今晚。」

他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一顆拳頭大小的青色銅球,隨著一股恐怖的真元爆發,從他的袖中飛出。

在飛出的瞬間,這顆看上去平淡無奇的青色銅球表面便已亮起無數條金黃色的耀眼符線。

在下一剎那,所有的金黃色符線裂開,所有的青銅色碎片劇烈的燃燒起來,變得金黃。

這間書房裡,綻開一朵金黃色的火蓮。

轟的一聲爆響。

無數燃燒著的金屬蓮片,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全部朝著王太虛涌去。

「這裡是兩層樓的面子,最重要的基業,我怎麼可能讓你在這裡輕易殺死?」

在青色銅球飛出的時候,王太虛的臉色也古怪起來,他也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他椅子下方的地板,同時驟然裂開。

金黃色火蓮盛開之時,一條細細的淡青色劍光就像一股無聲無息的流水,從蒙面黑衣人的褲管內流出,緊貼著地面朝著王太虛的身下飛去。

這名蒙面黑衣人知道這些江湖人物都有些逃生的手段,他已經做好了王太虛下方有逃生暗道的打算。

若是王太虛真的往下墜,必定會被他有所準備的飛劍一削兩段。

然而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還是震驚而憤怒的狂嘯了起來。

王太虛腳下的地板裂開,並沒有出現他想象中的直通地下的什麼暗道,而是同樣的爆炸開來。

一股比青色銅球的爆炸還要猛烈的爆炸在王太虛的腳下形成。

一股火山噴發般的氣流瞬間就將王太虛沖得往上飛起,穿過了上方的屋頂。

在蒙面黑衣人的怒嘯聲中,無數金色的火蓮片瞬間撕裂了王太虛原先所在的位置身後的牆面,與此同時,爆炸的威力使得整座小樓的樓面都崩解開來。

他的飛劍在爆炸的碎片和氣流中搖擺不定,讓他的念力都瞬間遭受了一些損傷。

這名蒙面黑衣人的身體往後倒飛而出,他抬起頭,只看到王太虛的身體已經高到超出了他念力所能控制的飛劍的範圍。

而且就在他這驚鴻一瞥之間,王太虛的雙手張開,他的手臂上好像生出了黑色的雙翼。

那是一件隱匿在外袍下的古怪滑翔翼衣。

唰!

就在下一瞬間,空氣里響起一聲急劇的破空聲,王太虛的身體像一隻蝙蝠一樣,迅速的消失在黑暗的夜色里。

蒙面黑衣人的渾身,瞬間被冷汗濕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