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一章恩與怨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847字

荊魔宗搖了搖頭。

市井之間的江湖人物要比那些廟堂里的修行者有更多的門路和眼線,他們也更需要記住那些市井裡面混飯吃的人物,只是這些人,無論是這名和大燕王朝的修行者一樣,善用符籙對敵的修行者,還是先前那些手持竹篙的刺客,他可以肯定都沒有見過。

這些人很像純粹收錢幫人辦事的殺手,而且是從遠地調集過來。

今夜對於他而言有太多驚疑的地方。

是誰要殺丁寧?

而且還費了這麼大的力氣,需要從遠地調集殺手?

同樣的驚疑還在於丁寧的實力和見識。

若非親眼所見,他不敢相信丁寧現在已經擁有了這樣的劍術,而且之前他在長陵用的名字都是王太虛幫他取的周三省,之前幫丁寧趕車的時候,丁寧也知道他那個名字,然而剛剛他卻鄭重其事的問自己的名字,而且似乎已經覺察到自己應該是月氏國人。

難道他看得出自己先前的戰鬥里劍式中的刀意?

抑或是從自己手裡略微獨特的療傷丹藥,就判斷出自己是月氏國出身?

丁寧此刻沒有去管荊魔宗的情緒,他思索了片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堅持著站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那名黑衣符師的屍體,輕聲的對身旁的荊魔宗說道:「這些人…不要去動他們,在神都監或者其它司的人到來之前,盡量維持著這裡的一切,不要動任何東西。」

「為什麼?」荊魔宗更加驚疑的看著丁寧,他也堅持著站了起來:「連他們身上都不搜查一下?」

丁寧搖了搖頭:「不需要…連我這種小人物都要這樣陣仗來殺,背後不是什麼普通的大魚,我們查出來沒有用處,只有朝堂里的人查到什麼才有用處。」

「告訴王太虛,如果別的地方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兩層樓也最好不要參與今夜發生在這裡的事情。」丁寧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他開始動步離開,朝前走出幾步之後,他又忍不住微微側轉頭補充道:「你最好也不要讓人發現參與了這件事情。」

荊魔宗愕然的看著艱難而平靜前行的丁寧,他記住了丁寧的這些話,但依舊不能理解,「你現在到哪裡去?」他擔心的問道。

丁寧異常簡單的回答道:「回家。」

……

「回家?誰知道你的家到底在哪裡?」

「我早就對你說過,你走得太快太急,若不是王太虛在這裡留了一個不要命的月氏國刀客,我就只能替你收屍了。」

「你才進了白羊洞多少天,就已經惹上了這樣的事情?」

當身上的血跡都被冷冽的秋風吹乾,輕輕的推開酒鋪的大門的瞬間,裡面就傳來了數聲冰冷而憤怒的聲音。

丁寧帶上酒鋪的門,看著黑暗裡面籠寒霜的長孫淺雪,疲憊的說道:「今天這件事很奇怪。」

長孫淺雪冷道:「我不管奇怪不奇怪,我只管結果。我只知道這長陵裡面有著無數的恩怨,每個人的身上都糾纏著無數的恩怨,哪怕是剛剛的那名月氏國人,現在聽起來月氏國是大秦王朝護佑的屬國,但誰不知道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大秦王朝的虎狼軍一役就殺死了十三萬月氏國人。你一日不踏進修行者的世界,還有可能遠離這些人,遠離他們身上的恩怨,但只要你接觸到這些人,你不可能脫離在這些恩怨之外。」

「結果就是我還活著。」

丁寧坐了下來,不顧長孫淺雪越來越冰寒的目光,放佛沒有聽到長孫淺雪後來的話一樣,輕聲說道:「那名蒙面修行者一開始從言語就偽裝成收錢替人殺人的殺手,但我可以肯定他是軍中的修行者,而且他雖然用出了一些大燕王朝的修行者的符道手段,但我也可以肯定他最擅長的還是用劍。」

長孫淺雪陷入了沉默。

她平時絕大多數時候便只管修行,已經習慣外面發生的事情都聽丁寧的講述。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想到的都只是用劍,而不是用符。這便暴露了他所要隱瞞的一些事情。」

「那人很有實力…他甚至有足夠的實力可以殺死我和荊魔宗,他也不是怕死之輩,然而他卻甚至連受傷都不願,很多時候都束手束腳,急於離開。尤其在荊魔宗出現之後,他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將我和荊魔宗殺死,而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殺死我,然後逃離。如果不是因為一開始他就給自己加了這麼多限制,我們不可能輕易殺死他。」

「那些拿錢殺人的修行者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他們不會這樣,不會擔心自己是誰會被發現,因為他們平時本身就是見不得陽光的。他這樣的表現,只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擁有特殊的身份,而且他的主子也擁有特殊的身份。」

「所以即便有可能是從外地抽調過來,但他和他的主子,都很有可能是大秦王朝軍中的人物。」

「如果這件事和之前的錦林唐的背後靠山有關,連對付一個像我這樣,對兩層樓有可能造成影響的弱小修行者都動用了這樣的陣仗,那我現在擔心的,就是王太虛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既然這樣,你之前為什麼不提醒那個月氏國人?」聽到此處,長孫淺雪清冷的出聲道。

丁寧看著她,認真的說道:「因為如果和我想的一樣,提醒已經來不及了。」

長孫淺雪看著他,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冷冷的伸出了手。

噗噗兩聲輕響。

她的手指在丁寧的腰間收回,丁寧那兩根斷裂的肋骨準確的歸位。

「或許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