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章悍殺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4167字

丁寧的眼瞳也被這些潔白的雪花染白。

對方剛剛的一擊,已經擊斷了他兩根肋骨,對他的內腑也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他也十分清楚,即便他一開始就動用真正的修為,也未必能夠殺死這名蒙面黑衣男子。

因為對方竟然是一名在長陵比較罕見的符師。

而且對方在第一次出手的時候就報了速戰速決的主意,所以出手便是大量消耗真元的符籙,這種純粹境界上的力量碾壓,便令他無法抗衡。

然而他並非是普通的修行者,他對於某些氣息,尤其是他熟悉的一些氣息的感知,卻是比他對面的這名符師強大得多。

他臉上的冷漠和平靜是真正的冷漠和平靜。

因為他的確是在等待著一個可以近身殺死這名符師的機會。

而機會就在現在!

就在這些潔白的雪花剛剛伴隨著天地元氣的凝聚而生成,漂浮在他的頭頂,邊緣開始鋒利但還沒有鋒利到足夠程度的這一瞬間,一條灰影無聲無息的從蒙面黑衣男子身側的屋檐下飄落了下來。

蒙面黑衣男子的念力正在控制著他面前的這些雪花,但他畢竟是久經殺陣的強者,在這一瞬間,他敏銳的感覺到了來自背後的殺意,想到這是又一次沒有預料的意外,他的口中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利嘯,一直籠在衣袖裡的左手裡驟然出現了一柄在黑夜裡沒有絲毫反光的短劍,一劍往後方衝來的灰色身影刺去。

雖然是倉促之間的應對,然而這一劍刺出的瞬間,黑色短劍的劍身上還是湧起了一層強勁的真元,轟的一聲,一道平直的劍氣急劇的從劍尖衝出,狠狠刺穿冷冽的空氣,就像是這柄短劍瞬間變成了一柄粗直的黑色長矛。

然而讓這名蒙面黑衣男子沒有想到的是,他身後這條灰影竟然絲毫不閃避這一劍,反而是用整個胸膛,朝著他這一劍壓了上來,同時一道無比狠辣的劍光,也朝著他的後頸狠狠斬落!

這名蒙面黑衣符師平日里絕對不會害怕這種狠辣的同歸於盡的打法,然而他很清楚自己不能輕易死在這裡,於是他的喉嚨里再次發出一聲憤怒的低吼,雙腳下真元涌動,整個人頃刻間變成了一片落葉,在極局促的時間裡,輕柔的往一側飄讓,避開了身後這偷襲的一劍。

丁寧已經在疾進!

在這名符師左手劍反手刺去的同時,他的身體已經直直的往前衝出,他沒有呼吸,只是屏住一口氣,儘可能的在一瞬間迸發出自己的所有力量。

沉重的雪片在空中還停頓著,還不夠鋒利的邊緣這一瞬,也在他的臉上和雙手上割出了無數條細細的血口,但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就在這名蒙面黑衣符師像落葉般飄出十餘尺的同時,他已經距離這名符師不到一丈。

蒙面黑衣符師一聲厲嘯,整個身體往一側的屋檐掠去,與此同時,他的念力再次集中在他和丁寧之間的區域里。

他已經覺得這裡越來越失去掌控,已經根本不想管身後那名不要命的劍師,只想瞬間將丁寧殺死,然後離開。

那些潔白的雪片再次震動起來,即將化成一片可怕的風雪。

就在這一瞬,丁寧已然出劍。

他的身前帶起一蓬劍影,墨綠色的光焰里,如有白色的野火在燃燒。

他的人和蒙面黑衣符師距離還有一丈,他手裡的劍只有兩尺長度,以他目前的境界,根本不可能觸碰得到對方。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蒙面黑衣符師的臉上一陣劇烈的刺痛,雙目更是無法睜開。

當冰冷的寒意從他的血肉中滲入,他頃刻反應過來,丁寧竟然是用劍勢拍擊了許多雪片,以驚人的速度彈射到了他的臉上。

更讓他心寒和感到不可置信的是,在他的眼睛無法睜開的這一瞬間,他的念力竟然無法感知到丁寧的存在!

他的感知里,只有後面那名瘋狂衝來的劍師。

丁寧身上的一切氣息,就像是憑空消失了!

一股血腥氣突然從身下湧起。

這名黑衣符師終於意識到了什麼,強行睜開眼睛,一聲厲喝,左手的黑色短劍往下方削去。

模糊的視線里,他只見那柄墨綠色的殘劍,正斜斜的刺入他的右側大腿內側!

他的黑色短劍再次迸發出強大的劍氣。

然而為時已晚,森冷的涼意已經深入骨髓。

墨綠色的殘劍極其迅捷的挑斷了他的數根重要的血脈,急劇的退出,帶出噴泉般的鮮血!

黑衣符師眼神震駭,手中黑色短劍折轉,往下斬向丁寧的頭顱。

轟的一聲震響。

丁寧的身體再次往後倒飛出去。

黑衣符師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極點。

他不能相信丁寧還活著。

他不能相信丁寧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封住自己的這一劍反擊。

也就在此時,他身後的那條灰影手裡的劍光,已經再次落到他的身後。

因為境界上的天然差距,黑衣符師右手的衣袖往後狠狠拂出,一股真元帶著數十片還來不及徹底形成的符雪,如同一股大浪狠狠沖在身後這條灰影的身上。

噗!

一聲悶響先行發出。

這條灰影胸口的衣衫全部被真元拍擊得粉碎。

緊接著,十餘道嗤嗤的聲音響起。

這條灰影的胸口血肉上,出現了十餘個狹長的血洞,依稀可見碎裂的白色雪末在急劇的融化。

然而這條灰影卻是說不出的悍勇。

在這樣的清醒之下,他的喉嚨里只是發出了一聲悍然的悶哼。

他手中的長劍只是略微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