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六章丹劍道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就像有些丹爐裡面的丹火。 紅袍男子的臉色在青色的火焰上,卻是一片猩紅,就像是有濃厚的紅汞粉末要從他的肌膚里滲透出來。 他前方的空氣,被他手中燃起青色火焰的巨劍和他的身體蠻橫的撞開,形成...

眼看李道機手中的長劍即將斬中銀色飛劍,紅袍男子眉宇間閃過一絲狠辣的神色,他的左手五指微彈,原本已經在急劇的飛行之中不斷震顫的銀色飛劍的尾端,陡然更加劇烈的震動起來。

嗤嗤數響,數團空氣被劇烈震動的劍身瞬間壓成晶瑩的水花狀。

銀色飛劍好像快要折斷一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驟然往下飄折下去,切向李道機的脖頸。

李道機的身體里一聲悶響,一股急劇迸發的力量在他的指掌之間和劍柄之間猛烈的撞擊。

他手中的劍柄紅光大放。

純黑色的劍身在一剎那豎立得筆直。

然而在接下來的一瞬間,這柄幾乎和他的人一樣長的劍,在力量的衝擊下陡然奇異的往一側彎曲。

純黑色的劍身帶出一股迷離的光焰,直接彎成了一輪黑色的彎月。

彎曲的劍身的某一部分,竟然準確無誤的擋住了以驚人的速度飄折而下的銀色小劍,兩劍狠狠相撞,沒有發出尖銳的金屬震響,反而是如同兩股洪流相遇一般,轟的一聲,爆開無數的氣團。

紅袍男子面容驟寒,他一聲厲喝,左手五指蒲張,硬生生的控住已經往上飛濺出十餘丈的銀色飛劍,與此同時,他的背上猛的一震,那柄異常寬厚的古銅色大劍從劍鞘中震出,落向他的身前。

也就在此刻,他的右手往前方上側伸出,抓向落下的古銅色大劍的劍柄,但在此之前,一顆猩紅色的丹藥,也已經從他的右手衣袖中飛出,落入他的口中。

轟的一聲。

這一顆只不過黃豆大小的猩紅色丹藥入口,在他的喉間竟然也發出了一聲可怖的轟鳴,瞬間化為一股猩紅色的氣流,湧入他的腹中。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

李道機手中的長劍還如一輪黑色彎月,劍身還沒有彈回。

然而紅袍男子的身體,已經往前疾進。

他腳下的地面,已經無聲的往下凹陷。

之所以無聲,那是因為連聲音都還來不及擴散。

古銅色大劍被他身體前行卷出的狂風帶著往前飛行,寬厚的劍身貼著他的右手掌心急劇的往前滑行。

在和他的右手掌心接觸的每一個極其微小的時間裡,都有大量的真元從紅袍男子的手心湧入這柄古銅色大劍的劍身。

古銅色大劍的劍身亮了起來。

一條筆直的符線,就好像被他的手掌徹底擦亮一樣,從劍尖一直亮到劍柄。

紅袍男子的手心終於握住了劍柄。

轟的一聲,這個時候,他腳下的爆震聲才傳入遠遠旁觀的人的耳廓。

一股猛烈的火焰從他寬厚的大劍上燃起。

這種火焰是青色的,就像有些丹爐裡面的丹火。

紅袍男子的臉色在青色的火焰上,卻是一片猩紅,就像是有濃厚的紅汞粉末要從他的肌膚里滲透出來。

他前方的空氣,被他手中燃起青色火焰的巨劍和他的身體蠻橫的撞開,形成兩股往兩側擴張的狂風。

他一步便到了李道機的面前,手上巨劍完全不像是一柄劍,而像是一根巨大的鋼棍一樣當頭砸下,青色火焰再度轟然暴漲,竟然隱隱形成一個青色的爐鼎!

李道機原本狹長的雙目在青色火焰的耀眼光芒下眯成了一條狹長的線。

他知道自己不能退。

一退,迎面而來的巨劍將會再度往前碾壓,燃起的青色火焰將會更烈。

他原本一直垂在身側不動的左手也落在了他紅色的劍柄上,黑色的劍身上奇異的湧出一團團白色的天地元氣,就像是有一隻巨大的白羊角在從他的長劍里鑽出來。

沒有任何的花巧,他手中的長劍和迎面而來的巨劍狠狠相撞。

紅袍男子一聲悶哼。

他的身體往後一挫,然而這一瞬間,已經徹底瀰漫他體內的藥力,卻再度給了他強大的支持,他的身體牢牢在原地站定,手中的巨劍依舊前行。

場間再度捲起狂風。

李道機身側的馬車在狂風裡往一側傾覆,一個車輪懸空,而另外一側的車輪車軸里,發出吱啞難聽的摩擦聲。

咚!

李道機的身體就像是被數輛戰車迎面撞中,頃刻倒飛十餘丈,狠狠撞在後方一株槐樹上。

他的臉色瞬間蒼白如雪,嘴唇卻是鮮艷如血。

他背部飛濺出一些鮮血,背撞到的槐樹樹榦樹皮全部炸裂開來,無數原本已經枯黃的葉子一瞬間脫離了枝頭,倏倏落下。

無數飄舞的黃葉包裹著一名背部血肉模糊的劍師。

這凄美的場面唯有讓人想到末路。

紅袍男子的身體里浮起一絲難受的燥意,他知道這是那顆丹藥的副作用,然而看到這樣的畫面,他還是感到了由衷的歡喜。

然而也就在此時,他的呼吸驟然一頓。

他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從上方襲來。

上方只有飄舞的黃葉。

「不對1

他的眼瞳劇烈的收縮,在這一剎那,他才看清楚一片飄舞的黃葉后,竟然緊貼著一柄通體發黃的小劍。

這柄小劍唯有兩片黃葉的長度,它緊隨著這片黃葉旋轉,飄舞,就像毫無分量。

這名紅袍男子的心中生出極大恐懼,他的左手一陣顫動,懸浮在他身側的銀色小劍隨著他的念力所指急劇的飛向那道落葉般的黃色飛劍。

叮叮叮叮……

無數聲密集的撞擊聲在他的頭頂上方響起。

所有的黃葉全部被縱橫的劍氣絞碎,然而這名紅袍男子的臉色更白,他發現自己跟不上這柄黃色小劍的速度。

李道機沉默的抬起了頭。

他的背部和樹榦炸裂的槐樹脫離,牽扯出無數絲血線。

血線在空中未斷,他的人卻已經到了紅袍男子的身前。

他手中的長劍往紅袍男子的身前斬出,黑色的劍身在空氣里彎曲、抖動著,落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卻是化成了數十個大小不同的黑色光圈。

數十個黑色光圈在紅袍男子的身前綻放。

紅袍男子的臉色驟然變得無比雪白,手中剛往上揚起的巨劍在空中僵祝

已經根本沒有意義。

他根本感覺不出此刻身前數十個光圈中真實的劍影會在何時落下,而且只是這一個分神,他的那柄銀色小劍之前已經完全失去了那道枯夷蹤跡。

「噗」……

似乎只是一聲輕響,然而紅袍男子的身上卻是同時出現了無數道創口,噴出了無數道細細的血箭。

當的一聲悶響。

紅袍男子手中的古銅色巨劍狠狠墜地。

緊接著,他的身體也無力的凄然跌坐於地。

那柄銀色的飛劍如在空中劃出了一條銀色的光線,落入了後方魚市的一個院落中。

「怎麼可能…」

紅袍男子看上去異常凄涼,就連他的頭髮都被自己的鮮血濕透,他的臉上也濺滿了無數的血珠,身體因為大量失血而感到異常的寒冷,不可遏制的顫抖起來。

他震驚而茫然的看著開始沉默的處理著背部傷口的李道機,蒼白的嘴唇微微翕動,「你怎麼可能勝得了我?」

李道機有些艱難的拔出深深釘入自己背部的數根木刺,同時用腳挑起那柄跌落在槐樹下的用布包裹的殘劍。

他沒有看紅袍男子,也沒有管自己唇角沁出的血線,只是緩慢的轉身,走向一側的馬車。

「為什麼?」

紅袍男子情緒失控的叫了出來,「明明你的飛劍和劍術都在我之上,為什麼之前你一直不敢出白羊洞?你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我?」

聽到這名男子的失神大叫,李道機緩慢的轉過身體。

他用唯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清冷的說道:「我不出白羊洞,並不是因為我怕你,只是我沒有必要證明什麼。我不殺你,是因為我們韓人已經本身死得沒有剩下幾個,於道安,我曾經的師兄,你也算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李道機的身影消失在車廂里。

車軸已經有些異響的馬車開始緩緩駛離。

紅袍男子一時失神的呆坐在地,他甚至忘記了先替自己止血。

周圍在戰鬥結束之後,一片死寂的街巷裡,卻是驟然響起無數聲倒抽冷氣的聲音和驚駭的聲音。

「那人到底是誰1

「那人用的是什麼劍法1

……

這名名為於道安的男子和李道機的戰鬥實則非常短暫,在普通人的眼睛里,或許完全不像其餘的第五境修行者打得那麼兇險,打得那麼驚心動魄。

因為在他們見過的一些有關飛劍的戰鬥里,那些飛劍凌厲而詭變到了極點,那些飛劍時而像雨線一樣從天空急劇的墜落,時而貼著地面低掠,攪起大片的塵土,隱匿在塵霧之中,甚至無聲無息的從地下飛出,或者繞到牆后,透牆而刺。

在那些戰鬥里,雙方的飛劍會在空中不知道多少次纏鬥,飛灑的火星在雙方修行者的身側會開出無數朵金色火花。

然而魚市周圍很多人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在他們的眼睛里,李道機和於道安這短短數息的戰鬥,更為兇險,更為讓人窒息。

於道安一開始的飛劍折殺,那種讓你明知變化都難以抵擋的簡單決殺之意,往往出自經歷過很多軍隊廝殺的修行者之手。

因為在那種亂戰之中,他們必須更快更簡單的解決掉身邊有威脅的對手,否則一被糾纏,便很有可能被周圍平時毫無威脅的劍師殺死。

而在接下來的一瞬,於道安更是直接吞服了刺激潛力的丹藥,這種戰陣中丹劍配合的丹劍道,是原先早已滅亡的大韓王朝的修行者常用的手段。

然而隨著大韓王朝的滅亡,這樣的丹藥已經越來越稀少,能夠如此熟練運用丹劍道手段的修行者,也越來越稀少。

少見,便意味著更難對付。

然而這樣的一名強者,卻都無法戰勝那名乘著馬車離開的劍師。

而且那名劍師,在長陵似乎是毫不出名,名不見經傳的人物。

至少此刻魚市很多見識不凡的人,都根本不認識李道機。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