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五章殘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和玉宮,讓自己的氣海和玉宮也隨之進行一定程度的轉化而已。 只是太快,便太過驚世駭俗,所以在和南宮采菽談話的時候,他便已經決定,要用一月的時間從第一境突破到第二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丁寧走過在風裡搖曳的索橋,走向那三間隱匿在山體裂縫裡的三間草廬。

在殺死宋神書之前,他曾經對長孫淺雪說過一句「四境之下無區別」。

然而即便真的能夠越境戰勝對手,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今日晴好,往長陵的方向看,天空說不出的通透。

在來時的路上回望長陵,整座雄城也似乎平和而沒有紛爭,然而在這樣的看似平靜下,無數的勾心鬥角,不見鮮血的廝殺,卻是和這天地間的元氣一樣,是無比紛亂的線條糾纏在一起。

只要進入這樣的局裡面,哪怕是一個最小的卒子也不可能倖免,必定會卷如無數張里,絕對不可能遊離在外。

這便是一開始在他的計劃里,必須要到到第三境真元境才開始展露一些特質,才設法進入有資格參加岷山劍宗大試的宗門的原因。

即便修的是天下間最強的「九死蠶」,然而他和蠶篇里桑葉下的幼蠶一樣,還太過弱小,甚至不能暴露在陽光下。

在他的計劃里,他需要更多的耐心。

然而長孫淺雪說的沒錯,在殺死宋神書,從宋神書的口中得到那麼多消息之後,他的心不安。

既然已經踏出了第一步,他便沒有選擇,便不能去想那些兇險和困難。

他便只能管眼前事。

他沉默的握緊拳頭,然後鬆開,讓自己的心情再度變得絕對平靜,走過索橋,然後推開最左側草廬的木門,坐上了那個特殊的蒲團。

他閉上雙目,一絲絲久違的靈氣通過他身下的蒲團,緩緩的沁入他的身體。

他以尋常修行者難以理解的速度直接進入了內觀。

他體內的五氣在他的念力驅動之下,緩緩的流入氣海。

氣海下方的深處,有一處晶瑩剔透的空間,像是一座海底的玉做的宮殿。

這就是修行者所說的玉宮。

只要能將五氣沉入玉宮,便已經到通玄中品的修為。

對於丁寧而言,只要他願意,他甚至依舊可以做到半日便將五氣沉入玉宮,突破到這第一境的中品境界。

因為他的玉宮已然存在,不需要重新感知,他所要做的,只是遵循《斬三屍無我本命元神經》的五氣流動路線,慢慢的讓經過這種功法轉化的五氣,慢慢的滲入自己的氣海和玉宮,讓自己的氣海和玉宮也隨之進行一定程度的轉化而已。

只是太快,便太過驚世駭俗,所以在和南宮采菽談話的時候,他便已經決定,要用一月的時間從第一境突破到第二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原本特別平靜的身體內部驟然發生了改變,他的身體里好像驟然出現了無數條細小的幼蠶,開始大口大口的吞食著沁入身體里的靈氣。

只是一瞬間,他的身體就像是變成了無比乾涸的土地。

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著。

不讓自己的身體里發出那種萬蠶噬咬的聲音,在他的控制之下,一小部分靈氣沒有被這些幼蠶吞噬,緩緩的融入他體內的五氣之中。

……

李道機的身影出現在了這間草廬的門口。

他肅冷的佇立著,讓自己的感知穿過薄薄的門板,落在丁寧的周圍。

丁寧已經刻意的無限放緩了自己的修為進境速度,然而即便如此,他的五氣在氣海里沉降時,偶爾震蕩出的一些氣息,也已經讓此刻的李道機的眉頭微微的震顫起來。

再想到之前那根可笑的樹枝展現出來的劍意,他的眼睛里浮現出更多異樣的光焰。

他轉身動步,朝著白羊洞的山門而行。

白羊洞的山門外,已經停了一輛馬車,一輛可以跑得很快的馬車。

李道機的劍很長,在進入馬車之時,他將劍提在手中,然後橫在身前。

劍柄在他的身前發出微微的紅光,他靠在馬車裡的軟墊上,閉著眼睛,似已睡著。

馬車在道路上飛奔,卻是駛向一個丁寧很熟悉的地方——城東魚市。

巒?吭謨閌械囊桓鋈

李道機沉默的下了馬車,緩步走入魚市。

雖然天氣晴好,但在重重疊疊的棚頂的遮掩下,魚市深處的大多數地方依舊陰暗而潮濕,星星點點的燈籠如鬼火般燃著。

李道機纜廢緣檬分陌生,在陰暗潮濕的街巷裡緩緩而行了半個時辰,甚至問詢了數名店鋪中人之後,他才最終進入了魚市的最底部,走入了一間沒有任何招牌,裡面也是沒有任何燈火的吊腳樓。

李道機的眼睛已經徹底適應這種黑暗,所以在走進這個吊腳樓,看到裡面坐在榻上的那名披髮男子,他就知道自己最終沒有找錯地方,而且這人還在魚市好好的活著。

「我要買劍。」

李道機看著這名披髮男子在黑暗裡發光的雙目,說道:「我記得你這裡有一柄殘劍。」

披髮男子沉冷的看了李道機一眼,冷漠的說道:「你的運氣很好,這柄劍還在。」

說完這句話,這名披髮男子的身體緩緩往後移開。

這名披髮男子的下半身覆蓋著一條毯子,直到這種時候,進入這座吊腳樓的人才會看到他是沒有腳的。

他的雙腿齊膝而斷。

只是李道機似乎早就知道,所以他的目光沒有在這名披髮男子的雙腳上有任何停留,只是落在了那條移開的毯子下方。

毯子下方,是一個很大的黑鐵劍匣。

披髮男子打開劍匣,在裡面翻動數下,取出了一柄墨綠色的斷劍,直接丟向李道機。

李道機伸手,將這柄斷劍穩穩的接祝

這是一柄兩尺來長的真正殘劍,劍身唯有兩指的寬度,前面的劍尖被一種恐怖的力量徹底斬斷了,而且就連剩餘的這兩尺來長的劍身上,都布滿了數十條細長的裂紋。

只是這柄劍的材質有些特殊,墨綠色的劍身雖然也是某種金屬,但卻和某些晶石、木材一樣,有著天然的絲縷,所以所有的裂紋沒有橫向的,都是沿著劍身,朝著劍柄延伸。

李道機點了點頭,見到披髮男子身前案上有些用於捆紮東西的布條,他隨手扯了數根,將這柄殘劍包裹起來,綁在背上,然後取出了一個錢袋,丟給了披髮男子。

披髮男子合上劍匣,看著轉身走出去的李道機,臉上驟然浮現出詭異的冷笑,「你的運氣不錯,這柄殘劍一直沒有人看得上,只是我倒是有些想不明白,是什麼事讓你居然還記起了這一柄對你沒有用處的殘劍。為了這樣一柄殘劍丟了性命的話,值得么?」

李道機沒有說任何的話,他只是沉默的走出這間吊腳樓,朝著他履方位走去。

一名身穿深紅色棉袍的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這名男子和李道機看上去差不多年紀,左臉上有一條狹長的劍痕,他的身後,有著一柄分外寬厚的大劍,黑色的劍鞘是尋常長劍的三倍之寬,古樸的古銅色劍柄也比一般的劍柄至少大了兩三倍。

這名男子一直跟著李道機,和李道機始終保持著數丈的距離,在這樣的距離下不斷的跟隨,李道機不可能不發現。

然而無論是李道機還是這名男子,卻都沒有任何特別的表示,直到李道機走出魚市,兩人才幾乎不約而同的停下了腳步。

「我早就和你說過,只要你敢出白羊洞,我就一定會殺死你。」身穿深紅色棉袍的男子在站立在魚市的入口處,看著馬車畔緩緩轉身的李道機,無比冰冷的說道。

李道機看了這名男子一眼,依舊沒有說話,只是右手落到了微微發出紅光的劍柄上。

紅袍男子唇角微微翹起,面上浮現戲謔的表情。

魚市自有魚市的規矩,即便是他也不敢不顧規矩,然而現在已經出了魚市,便不需要再有什麼顧忌。

所以就在他唇角微微翹起的這一瞬間,他便已出手。

他的身體根本沒有任何明顯的動作,他根本沒有去拔背上的寬厚巨劍,然而他的半邊身體,卻是瞬間迸發出恐怖的氣息,一股澎湃的真元匯聚著驚人的天地元氣,像驚濤駭浪般湧入他的右臂衣袖之中。

平靜的空氣里驟然響起一道凄厲的嘯鳴。

一柄薄薄的銀白色小劍從他的衣袖裡帶著無比猙獰的殺意破空飛出,帶出無數條白色的渦流。

原本此處周圍已經有不少人發現了這名紅袍男子和李道機的異常,有些人甚至興奮的靠近了一些,然而此刻聽到這樣一聲嘯鳴,這些人卻瞬間駭然的往後疾退。

因為這是飛劍!

唯有到了第五境神念境的修士才有可能修鍊成功的飛劍。

大量聚集在飛劍上的念力、真元和天地元氣,在給看似輕薄的小劍帶來恐怖的速度的同時,也自然帶上了恐怖的破壞力。

這樣級別的修行者的戰鬥里,一柄失控的飛劍,便有可能瞬間刺破十餘道院牆,不幸被斬到的人,即便不死,身上都至少被切下什麼東西。

李道機的眼瞳劇烈收縮,瞳孔深處盡被這柄銀白色小劍和其身後的氣流充斥,然而他的臉色卻依舊平靜異常。

面對朝著自己額頭疾飛而來的這柄飛劍,他的右手以驚人的速度揮出,錚的一聲清脆震鳴,紅色的劍柄連著的是細長的純黑色的劍身,看上去色彩衝擊異常的強烈,劍身和劍鞘脫離的瞬間,便化成一道驚鴻,準確無誤的斬向銀白色的飛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