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四章青脂玉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四境融元境時有著很大的作用,可以讓我們的真元融合更多的天地元氣。」 丁寧的臉上莫名的出現了一些嘲諷的表情,他忍不住輕聲說道:「我倒是沒有想到你們青藤劍院祭劍試煉的獎賞是青脂玉珀。」 他...

南宮采菽有些意外,她驚訝的看著丁寧問道:「怎麼會突然想到要問我們青藤劍院的祭劍試煉?」

丁寧反問道:「你應該知道白羊洞的靈脈?」

南宮采菽更加疑惑的點了點頭。

丁寧說道:「昨天洞主已經讓我利用靈脈修行,但只是過了一晚上,情況就已經變了,你們青藤劍院院長狄青眉讓我們白羊洞弟子也參加你們的祭劍試煉,最終祭劍試煉的三名勝者,才能最終獲得利用靈脈修行的獎賞。」

南宮采菽的臉色驟然變得有些難看。

她是個很有正義感的少女,所以雖然身為青藤劍院學生,但她心中一直都有些同情白羊洞的遭遇。

在她看來,能夠進入白羊洞的經卷洞研習不算什麼,畢竟將來白羊洞的弟子肯定也可以進入青藤劍院的藏經殿學習,然而白羊洞最寶貴的便是這白羊靈脈,現在青藤劍院要將白羊洞的靈脈拿出來作為獎勵,而青藤劍院肯定不會將自己最寶貴的青藤木劍拿出來作為賞賜,青藤劍院祭劍試煉的賞賜是青脂玉珀,這種東西雖然寶貴,但歸根結底不是和白羊洞的靈脈一個等級的。

這便充滿了巧取豪奪的意味。

「祭劍試煉,原本是我們青藤劍院…」她臉色難看的垂著頭,原本已經開始解釋祭劍試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而就在此時,她才突然有些領悟過來丁寧話語里的一些意思,她頓時抬起了頭,震驚的看著丁寧,「你是想參加祭劍試煉,然後從裡面勝出?」

丁寧看著她震驚的雙眸,平靜的說道:「我是有這個想法,看你的表情,這祭劍試煉似乎很難?」

「非常難。」因為已經確信丁寧是個怪物般的天才,所以南宮采菽的震驚開始消失,她蹙緊了眉頭,一邊思索著有沒有這種可能,一邊輕聲的接著解釋:「因為我們青藤劍院原本的獎賞是青脂玉珀。」

丁寧微怔:「青脂玉珀?」

南宮采菽點了點頭,說道:「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青脂玉珀是我們青藤劍院獨有的青脂藤的汁液形成的琥珀。我們青藤劍院的立院之時發現了一些這種琥珀,同時發現了這些琥珀的獨特妙用…這種琥珀在我們修行者第三境真元境突破到第四境融元境時有著很大的作用,可以讓我們的真元融合更多的天地元氣。」

丁寧的臉上莫名的出現了一些嘲諷的表情,他忍不住輕聲說道:「我倒是沒有想到你們青藤劍院祭劍試煉的獎賞是青脂玉珀。」

他其實很清楚青脂玉珀的功用。

事實上這種玉珀並非像南宮采菽所說,唯有青藤劍院獨有,至少他就知道昔日的大魏王朝的兩個宗門和現在的大楚王朝的一個宗門也有這種寶物。

而且他還知道,除了可以在第三境到第四境破境之時起到不錯的作用,相當於天然的提升真元強度的丹藥之外,其實在修到第六境本命境時,這種玉珀還能讓修行者更好的接納一些本命物,甚至因為這種寶物,有可能能夠接納一些原本無法接納的本命物。

他並非是一般的修行者,所以青脂玉珀對於他有更多的意義。

所以這場祭劍試煉…他便有了更多必須要勝出的理由。

「原本這種寶物就很少,到現在,我們青藤劍院宗庫里的青脂玉珀就更少了,所以在我們青藤劍院開來,這種寶物就必須給最為傑出的弟子。」南宮采菽不知道丁寧內心真正的想法,她看著丁寧,凝重的說道:「所以我們祭劍試煉的規則,是入門只要在十年以內的弟子都可以參加。」

丁寧沒有說話,示意她可以接著說下去。

「這是真正實力的考驗,試煉的地點就在我們青藤學院後山的祭劍峽谷。那個峽谷本來就十分狹長,而且被我們劍院布了獨特的青藤法陣,不僅穿越起來很難尋到路,而且有些青藤還會自主攻擊。所有參加試煉的弟子從我們青藤學院後山分別進入,然後作為獎賞的青脂玉珀就放置在峽谷的另外一端,先穿越整個祭劍峽谷得到青脂玉珀的便是勝者。」南宮采菽仔細的說道:「峽谷里禁止兩人以上結黨同行,只允許單獨活動,若是遇到,要麼戰鬥決出勝負,要麼互相逃開。但穿越祭劍峽谷又以三日為限,每日都有規定一個必須半日到達的區域,然後要在那個區域里停留半日,到達不了的便被淘汰。因為在那個區域里要停留半日,所以按照以往的慣例,往往會發生很多的戰鬥。」

丁寧冷笑道:「這就是人性…總是生怕有些對手越是留到最後越發生意外,所以總想提前解決掉。」

「你應該明白,關鍵在於入門十年的弟子都可以參加試煉,有些人的實力,是比其餘人要超出許多的,他們自然想把勝負放在對決上,而不想把勝負放在誰跑得快上。」南宮采菽心情沉重道:「即便祭劍峽谷里的法陣改變了那裡面的天地元氣,所以第三境之上的修行者的真元在耗盡之後得不到補充,他們之後也只能以第二境的修為戰鬥,但是他們一開始體內充盈的真元便能讓他們解決掉很多人,而且他們的戰鬥經驗和對於劍術的理解,還是會比其他人厲害許多。」

丁寧倒是有些意外,他認真的看著南宮采菽,說道:「原來對修為還是有一定限制的?」

「真氣無法結合到天地元氣,便只能停留在真氣這一步。但也是要體內的真元耗盡之後才會面臨這樣的處境。」南宮采菽猶豫了一下,還是誠懇的看著丁寧說道:「即便是鍊氣境,在力量上也和你有著極大的差距。你現在雖然通玄,打開了氣海,但是最多只能讓你的身體更強健一些。你在梧桐落看過我和驪陵君那名門客的戰鬥,你應該很清楚,蘊含著真氣的劍,可以輕易將你震飛出去。」

「我還有時間。」

丁寧微微一笑,南宮采菽的這些話,讓他平添了許多信心。

他看了一眼經卷洞上方的白雲,輕聲道:「雖然你們的院長狄青眉將那三股靈脈作為祭劍試煉的獎賞,但至少在那之前,其中有一股還是屬於我的,我還可以利用它修行。」

南宮采菽再次陷入莫名的震驚里,她聲音微顫:「一個月的時間突破第一境,似乎也只有靈虛劍門和岷山劍宗的兩個怪物才做到過。」

「你都不直接說我沒有可能做到,那就代表著你覺得我有可能能夠做到。」丁寧笑了起來,他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一些,「只要有人做到過,便代表著真的有可能。」

南宮采菽獃獃的看著他。

數息的時間過後,她誠懇的輕聲說道:「我希望你能成功,不過你的時間太緊了,你還要注意修習劍經。如果你覺得有必要,你可以找我來煉劍,我可以給你一些戰鬥的經驗。還有,你們白羊洞的蘇秦是很厲害的劍師,看他的樣子,他要是在試煉里遇到你,絕對不會留手。你必須小心他。至於我們青藤劍院,你最需要小心的是何朝夕。」

頓了頓之後,南宮采菽看著丁寧接著說道:「何朝夕的父親何問道是嚴相座下的高手,何朝夕和我入門的時間雖然相同,但是他已經到了第三境中品的境界,他甚至不是因為沒有能力進入更好的宗門,而是因為狄青眉院長去請求他加入青藤劍門,因為他的體質非常適合我們青藤劍門的最強功法枯榮訣。」

「連我們院長狄青眉修的都不是枯榮訣,近百年間,我們青藤劍院只有我們院長的一名師叔才修了這門訣法,他的那名師叔,便是我們青藤劍院近百年來唯一一名達到七境中品修為的宗師。」南宮采菽說了這些還不放心,又擔心的補充道:「所以幾乎沒有人知道這門功法的獨特之處,還有聽說這門功法修鍊困難,進境比一般功法慢得多,所以何朝夕現在恐怕還不只這樣的修為。」

丁寧想了想,覺得想要知道的已經差不多了。

所以他認真的問出了他最後想要知道的一個問題:「試煉里,可以殺人么?」

南宮采菽看了他一眼,說道:「這正是我最擔心的問題…原則上是不允許,但總有錯手的時候,而且師叔和師伯他們,有時候也未必來得及出手阻擋或者救治。」

丁寧沉默了下來。

青脂玉珀一定要得到,然而這裡面,卻不知道有多少的兇險。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