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三章換你七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枝,望向青藤劍院的方向,在心中輕聲而認真的說道。 此刻他真的不開心。 為了多生出的事端不開心,為了近日那時常出現在他腦海里的,很遙遠的稱呼不開心。 「丁寧1 這個時候,...

半日通玄,這是比白羊洞的學生能夠參加青藤劍院的祭劍試煉更令人震動的消息。而且這種震動,絕對不只在白羊洞內部。

然而引起這樣震納磧埃卻是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才出現在白羊洞的山道上。

「這不是開玩笑么?」

在距離經史洞不遠的山道上,丁寧看著面無表情的李道機,蹙著眉頭說道:「昨日里才告訴我可以利用那條靈脈修行,才過了一夜,現在就告訴我那條靈脈屬於祭劍試煉的勝者,這變化也太快了一些吧?」

李道機冷冷的看了丁寧一眼,說道:「至少在祭劍試煉之前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這條靈脈依舊屬於你。如果嫌變化太快,你昨天就應該聽我的話,抓緊一切時間利用靈脈修行,而不是要住回梧桐落,在路上花費這麼長的時間。」

丁寧看著眼神里儘是不滿的李道機說道:「我在來回的路上也沒有閑著啊,我會研習野火劍經的。」

李道機譏諷的說道:「只是那麼短的時間,你就記住了野火劍經的一些內容?」

丁寧點了點頭。

李道機的眼眸深處閃現出一絲隱怒,然而他沒有第一時間說什麼,伸手從身旁山壁上折下了一根樹枝,遞到丁寧的面前,然後對著旁邊一塊方圓不足一丈的平台,示意丁寧過去:「既然如此,你練給我看看?」

「好。」

丁寧也不拒絕,提著小樹枝,踏上平台,開始揮動樹枝。

他手裡的這根小樹枝看上去十分可笑,頂端還帶著幾片嫩葉。

李道機也是故意讓他顯得可笑,所以來連那幾片嫩葉都不折去。

修行最忌驕妄,野火劍經比起白羊洞大多數劍典都要複雜,很多劍勢都是由許多劍招連在一起而成,一個劍式里便有很多種變化,即便是他自己去鑽研這野火劍經,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日時間裡記住太多內容,並有所領悟。

然而就在丁寧這起手的瞬間,他滿含譏諷的眼睛里,卻已劃過一道閃電,他的面容瞬間微僵。

看似可笑的小樹枝驟然在丁寧的身前抖成一個半圓形,在接下來的一剎那,空氣里響起一片急劇的破空聲。

小樹枝變成了無數條細小的劍影,籠罩了丁寧身前數尺方圓。

劍影綿密,大部分集中在丁寧的腰部以下,就像是他的身前地面上,驟然現出了一片綿密的草常

李道機眼神里的震驚再次擴大,眉梢不斷的跳動。

他從未翻閱過野火劍經,但他看得出這應該是野火劍經的起手劍式,雖然以丁寧這一個劍式落在他的眼裡還有許多的破綻,然而他已經感覺到了那種真實的劍意。

只是一個起手劍勢,他就感覺到了就將有一片野火從草原上升起。

這便是神韻。

劍式不夠完美,劍身在空氣里所處的方位每一瞬間有細小的偏差,這可以通過練習來改善,然而劍意神韻,卻不能夠通過簡單的練習來領悟。

他是現在白羊洞除了洞主薛忘虛之後的第一劍師,所以他十分清楚,只有那種真正得了神韻的劍師,才有可能真正發揮出劍法的威力,在戰鬥里,自然就會讓劍追隨著劍意,讓劍的每一處,出現在應該出現的位置。

而此刻最讓他震驚的是,就連那根樹枝上幾片可笑的樹葉,都似乎帶上了一種獨特的韻味,給他一種異樣的,和野火燎原截然不同的欣欣向榮,還有後勁的劍意。

「或許我應該承認你這種修行方式。不過從今天開始,你要出山門的話,我會給你安排一輛更快的馬車。」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停下來的丁寧,說了這一句,然後便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謝謝李道機師叔。」

看著沒有多話的李道機的背影,丁寧很認真的致謝。

他的眼睛里沒有得意的表情,反而出現出了一絲莫名的冷意。

昨日里在白羊洞的修行很順利。

然而現在,一切看起來卻的確不會像自己想象的那麼順利。

青藤劍院的狄青眉,的確像傳聞里的一樣和薛忘虛、杜青角不和,而且為了讓威嚴皇宮裡的那位皇后滿意,要讓她看到他的態度,他必須有更多的舉措。

「其實在平時,你再怎麼和白羊洞斗,我也不會插手,我有整整一面牆…我沒有能力去管這裡的事情,然而現在卻事關我的修行,昨天才給了我的靈脈,才剛隔夜,你就像從我手裡拿走,我卻是真的很不樂意。」

丁寧丟下手裡的樹枝,望向青藤劍院的方向,在心中輕聲而認真的說道。

此刻他真的不開心。

為了多生出的事端不開心,為了近日那時常出現在他腦海里的,很遙遠的稱呼不開心。

「丁寧1

這個時候,他聽到有人在喊他。

南宮采菽在陽光下朝著他跑來。

她看著凝立在平台上望著遠方的丁寧,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

她跑到丁寧的身前,聲音也有些輕顫:「丁寧,你真的是那種了不起的怪物。」

丁寧收回了思緒,他看著她激動的神色和看著自己已經完全不一樣的眼神,他知道這名少女在天地元氣的感悟上必定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收穫。

於是他平靜的輕聲問道:「那兩本隨筆有用?」

「我不知道你怎麼會覺得那兩本隨筆有用,但對我真的有用。」南宮采菽依舊無法平靜,她顫聲道:「我應該會很快突破第二境。」

丁寧輕聲道:「能幫到你最好,你在山門口為我出聲,這樣我便也不欠你什麼情了。」

南宮采菽一怔。

她的眼神里充滿了難以理解,甚至出現了一絲憤怒。

「這怎麼是一回事情1

她直直的看著丁寧的眼睛,面孔也漲得微紅:「什麼叫你也不欠我什麼情,我在山道上為你隨口說幾句話,和這個能比么?這種修行上的事情…你這樣的幫助,可能是幫我節省了七年的時光,或者還不只七年1

丁寧看著激動的她,微微蹙眉,一時沉默。

「或忻你是白羊洞的弟子,和我青藤劍院的學生天生疏遠,但我不會去管這些事情,哪怕你現在並不把我看成朋友,我也必須感謝你。」南宮采菽的神容卻變得更加嚴肅,她甚至認真的欠身,對著丁寧行了一禮,「你和我說過你的身體問題,我知道你的修行比起一般人更加緊迫,所以我希望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一定要對我說。」

丁寧的眉頭更加皺緊了些,他想了想,說道:「如果你真的想幫我,便答應我不要告訴任何人是我幫你挑選的那兩本隨筆幫了你。包括你的師長,你的父親。」

南宮采菽一愣,她不能理解的看著丁寧問道:「為什麼?」

「修為進境快,恐怕就已經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丁寧平靜的說道:「如果一個修為進境快的人,又被人認為對於修行典籍還有很強的直覺和理解力,那會更麻煩。你知道我沒有多少的時間,我沒有時間被人去利用,對於我而言,需要將一切時間花在修為的進境上。」

南宮采菽不知道丁寧心中真正的想法,但她覺得丁寧這些話是對的。

她很清楚那些被稱為怪物的天才,在天賦展露之後,將會迎來更多的挑戰和世俗的雜務。而那些人將來的追求,可能大多是長陵更高的位置,那些挑戰和雜務,會對他們今後站上更高的位置有幫助,而且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去經營這些,然而丁寧卻沒有。

「我答應你,我發誓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是因為你挑選的那兩本隨筆幫了我,我會找別的理由。」

南宮采菽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她還是倔強的抬著頭,看著丁寧,「但是這樣不夠…我還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地方么?」

看著這個一心要幫助自己的少女,丁寧有些頭疼,但他還是仔細的思考了起來。

「有可以提升修為的丹藥么?」

他沉吟了片刻,說了這一句,然後甚至覺得自己有些無恥。

南宮采菽愣了一愣。

這若是換了一個人這麼說,她必然也會覺得無恥。

哪怕提升修為的丹藥或多或少有著一些長遠的不利後果,甚至在傳說里,對到了第七境之後的修行者往上突破時的影響更大,然而因為可以快速的改變修行者的身體,提升境界,甚至大大的節省破境的時間,所以任何和提升修為有關的丹藥,都是天下最寶貴的寶物。

這樣的丹藥,對於南宮采菽這樣家世出身的修行者,都是至寶,而且一般得到這樣的丹藥,都會自己用,怎麼可能會給別人。

然而丁寧的身體,卻讓南宮采菽沒有生出他無恥的念頭。

她自然覺得這樣的確可以讓丁寧修行更快,相當於可以挽回他的一些壽元。

「我會想辦法,盡我所能。」

於是愣了愣之後,她十分嚴肅和認真的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謝謝。」

丁寧眼中也升騰起異樣的滋味,他認真的致謝,然後輕聲道:「那現在能不能請你和我講講你們青藤劍院的祭劍試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