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九章真正的怪物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問題。他在第二境到第三境足足卡了七年。」頓了頓之後,南宮采菽接著憂慮的說道:「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顧慮,所以他沒有讓我修習他擅長的萬濤真水訣,而讓我修習了青藤劍院的青木真訣。然而我現在依舊遇到了和他同樣...

薛忘虛看著李道機微微顫抖的雙唇,兀自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怪物…」

數個呼吸之後,他才平靜了下來,吐出了這兩個字。

經卷洞里,南宮采菽和數名青藤劍院的學生,也渾身輕顫著,用看著真正怪物的目光看著丁寧。

這怎麼可能!

半日通玄,在他們的印象里,在為外界所知的傳聞里,元武初年到現在,便只有靈虛劍門的安抱石和岷山劍宗的凈琉璃這兩個怪物做到過,就連劍痴方幕都是花了數十日的時間才通玄。

明知道這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並非是感知里的虛像,處於強烈的震撼和不可置信之中的南宮采菽還是忍不住看著正在睜開雙目的丁寧,顫聲問道:「你已經打開氣海了?」

丁寧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她的問題。

他微蹙著眉頭感覺著五氣在氣海里的流動,隱約感覺出這種無我宮的頂級功法走的是極其霸烈的路線。

然後他注意到了落在自己身前的光束。

光束依舊柔和而明亮,然而和之前已經有了微弱的改變,之前的光束更像是經過過濾的純凈陽光,而現在的光束卻是明顯帶著寶石的光亮。

他便反應過來,外面已經夜色降臨。

「竟然用了這麼久。」

他自言自語了一聲。

他這句話完全是真正的有感而發,這絕對是因為這門《斬三屍無我本命元神經》的五氣流動和絕大多數功法有很大的不同,否則在他的氣海實際已然存在的情況下,引導五氣進入氣海根本不需要這麼久的時間。

而且只是半日的修行,五氣剛剛注入氣海,此刻的他就有些手腳發虛的感覺,這樣的消耗,使得他明白這門功法的確有著很獨到的地方,將來形成的真氣、真元,必定比一般的功法蘊含更猛烈的力量。

若是普通的功訣,他恐怕連半炷香的時間不到,就能夠通玄。

只是他此刻的這一句有感而發的輕語,落在南宮采菽等人的耳中,卻是截然不同的意味。

「用了這麼久?」

南宮采菽的身體都發抖了起來,她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點著丁寧,「如果你真的已經通玄,已經打開氣海…你知不知道一般的修行者到這一步要多久的時光?」

丁寧看著她那一根顫抖的白生生的手指,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不是一般的修行者?

這句話雖然是事實,但此刻落在她的耳朵里,卻恐怕太自傲太裝了點。

看著微蹙著眉頭的他,南宮采菽卻是開始清醒。

「難道你也是和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的那些人一樣,也是真正的怪物?」

她深深的呼吸著,收回顫抖的手指,情緒複雜的說道:「你選擇靈源大道真解這樣的功法,是因為這樣的功法對你而言最容易理解,最簡單,可以讓你修為破境的速度很快?」

丁寧歉然的一笑,他覺得這些事情根本沒有辦法像她解釋,而且任何修行者的修行本身,本來就是應該嚴格保守的秘密。

然而南宮采菽看著他歉然的笑容,卻是認為這是因為他的天賦超出她們太多,所以才抱歉。她在自己的心裡也為丁寧之所以選擇《靈源大道真解》這樣普通的功法找到了解釋。因為丁寧的身體問題,因為他的壽元沒有其他人長久,所以他必須儘可能的選擇這種相對而言簡單,進境可以快一點的功法。

「看來你的確是真正的怪物。」

她有些傷心,有些頹然的低下了頭:「看來從一開始我就不該懷疑你的能力,根本不用多管閑事。」

南宮采菽身後數名臉色都有些微白的青藤劍院學生中,一名看上去最為持重的少年眼光閃爍,就忍不住要動步。

「鹿末龍,若是你想獲得此人的一些好感…我勸你還是不要上前了。」但就在此時,他身旁一名個子最矮,一頭黑髮散落的披著的少年,卻是用唯有他們兩人聽到的聲音輕聲道:「現在再去表達一些友善,已經晚了。」

聽聞這些話語,名為鹿末龍的少年身體頓時僵住,心中充滿了悔意。

他知道對方的這些話說的是對的。

這名酒鋪少年雖然年幼,然而卻似乎擁有看穿一切的平靜雙眸,在山門外,南宮采菽為他出頭之時,他們也並沒有多看得起這名少年,現在因為對方表現出來的恐怖天賦,再去結交的話,想必也獲得不了對方的任何友誼。

對於他們而言,表面上的一些客套話,根本全無意義,還不如不要墮了自己的臉面。

……

數名青藤劍院的學生繼續開始搜尋自己所要的修行知識和經驗,為了儘可能的拋開那種種震撼、失落和悔意交纏的複雜情緒,他們甚至刻意的距離南宮采菽和丁寧更遠了一些。

丁寧已經感覺很餓。

他甚至已經聞到了經卷洞外食物的香氣。

他怔了怔,又旋即聞到了南宮采菽身上那種自然的淡淡處女幽香。

一絲略微驚異的情緒浮現在他的心頭,他馬上反應過來,這應該便是《斬三屍無我本命元神經》帶來的另外一些改變。

這種昔日大韓王朝的頂階功法,在他才剛剛通玄之時,就已經讓他對色香味的感知敏銳了許多。

他沒有拒絕這種感知的改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正準備站起身來走到經史洞外去吃東西,對於他而言,今日的修行已經告一段落。

若是白羊洞沒有特殊的安排,他會選擇會梧桐落的酒鋪。

然而就在這時,他注意到了南宮采菽手中翻開著的典籍。

他微微猶豫了一下,看著低垂著頭的南宮采菽,輕聲道:「你的修行上面有什麼大的問題?」

情緒還有些不平靜的南宮采菽身體微震,她抬起頭來,看著丁寧的雙眸,她有些懷疑的說道:「你想幫我?」

「每個人的修行都不同。」丁寧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我最多和你探討一下,至於能不能對你有用,那是未知之事。」

「哪怕幫不了我也沒關係。」感覺到丁寧真實的善意,南宮采菽瞬間就莫名的高興起來。像她這個年紀的少女,往往對友情有著最好的想象,她剛剛的失落,恐怕大多數不再於丁寧的天賦和她的差異,而在於面對她的好意,丁寧一直保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我的感悟有問題.」想到對方又是真正的怪物,半日通玄,甚至連挑選功法都是自己決定,她就又變得更加振奮了一些,快速的補充道。

「是對天地元氣的感悟有問題?」丁寧看著她發光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是的。」南宮采菽也認真的點了點頭,「我的修為已經到了第二境上品換髓,到了這一境,便可以設法感知天地元氣,我也這麼做了,因為第二境鍊氣境到第三境真元境,破境的關鍵就在於能不能從周圍的天地元氣里找出能夠和自己體內真氣融合的元氣,引天地元氣入體才是關鍵,只要能夠引一些天地元氣入體,真氣和天地元氣的融合,是不會有任何的問題的。」

丁寧看了她身前攤開的典籍一眼,「你是根本感覺不到天地元氣的存在,還是感覺不到天地元氣的差別,就完全是混沌的一團?」

南宮采菽搖了搖頭,輕聲道:「如果是那樣,我和我的師長恐怕還沒有那麼著急,我是感覺得到天地元氣的存在,甚至也能感覺到每一股天地元氣是不同的,然而在我的感知里,好像每一股天地元氣都很抗拒我,好像每一股天地元氣都和我不親近。」

「可能是因為體質的問題,我父親修行的時候,也是和我一樣的問題。他在第二境到第三境足足卡了七年。」頓了頓之後,南宮采菽接著憂慮的說道:「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顧慮,所以他沒有讓我修習他擅長的萬濤真水訣,而讓我修習了青藤劍院的青木真訣。然而我現在依舊遇到了和他同樣的問題,我從第一境突破到第二境上品,是我們青藤劍院的學生裡面最快的,只是我也在這個階段卡上七年的話,我或許會比絕大多數人都慢。」

丁寧點了點頭,他伸出了手,合上南宮采菽身前的典籍,「元氣種類細微辨」,他輕聲讀出了這冊典籍的名字,然後蹙著眉頭,認真的問道:「所以你來白羊洞經卷洞,就是想看看這裡的典籍和一些筆記能不能給你帶來些啟發?」

南宮采菽點了點頭,「我父親的破境也沒有特別的感悟,他只是在一次戰鬥的危險關頭,自然感覺到了天地元氣入體,如果我不能找出些原因,或許等待我的,是比七年更久的悲慘遭遇。」

如果七年都卡在第二境,這的確是很悲慘。

尤其看著身旁的一個個人超過自己,將自己遠遠的拋在身後,或許會直接絕望。

丁寧仔細的思索著。

「這兩本筆記里好像有很多獨到的見解,你仔細看看?」

他很快站了起來,翻過了十餘本卷冊,最終挑了兩本放在了南宮采菽的身前,認真的說道:「你慢慢看,我先出去吃點東西,然後我還有可能回家。」

《巴山蕉塘主人筆記》《啟天論》

南宮采菽驚訝的看著這兩冊似乎只是隨筆般的筆記,翻了開來。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