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八章半日通玄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夜色開始籠罩白羊峽。 一名送餐的白羊洞學生,已經接近通往這經史洞的索橋。 南宮采菽和數名青藤劍院的優秀學生已經徹底入迷,渾然忘了時間,就連翻頁的動作都越來越緩慢。<...

丁寧轉過身來。

他看到南宮采菽一臉不敢相信的站在他的身後看著他。

「你該不會真的已經選定了這兩本典籍,就準備修行這兩本典籍吧?」看著轉過來的丁寧的臉色,南宮采菽又忍不住問了一遍。

丁寧點了點頭,說道:「是埃」

「你到底對修行了解多少,或者說你到底懂不懂什麼是修行?」聽到丁寧承認說真的有這樣的打算,南宮采菽氣得嘴唇都顫抖了起來。

丁寧看著這個臉色都煞白起來的少女,平靜的說道:「有什麼問題么?」

「你到底知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典籍?」

南宮采菽惱怒的目光落在了丁寧手裡的兩本典籍上,睫毛不斷的顫動著:「你知不知道靈源大道真解只不過是很粗淺的真元修行功法,並沒有特別可取之處,而且這門真元修行之法還是來源於趙地。身為秦人修行這門功法,你不但得不到什麼特別的好處,而且還會引起很多大人物的不喜。至於這野火劍訣,是一門威力不大,然而卻特別繁雜難練的劍訣,不僅是劍式難學,真氣或是真元配合,也是分外的複雜…我們青藤劍院也有這門劍訣,但是我的所有師兄師姐們,卻是從來沒有一個人會挑選這門劍訣修行。」

「你的意思是…我選的這門功法和這門劍訣,配合起來,實在是很差?」丁寧微微一笑,說道。

看著丁寧還能笑得出來,南宮采菽的臉上不由得籠起了一層寒霜,「不是很差,是差到不能再差。既然你和我們不同,在這裡研習不限時間,你為什麼不能多花點時間,再仔細看看每本典籍里的內容?你應該明白,不是所有白羊洞弟子都有一開始進入內洞挑選典籍的機會,你的起點就比他們高,你為什麼不好好珍惜?」

丁寧認真的看著她,輕聲說道:「可是我這麼選,和你有什麼關係?」

南宮采菽愣祝

這好像和她的確沒有什麼關係。

自己跟著他看到底要挑選什麼典籍,也只是因為自己的好奇心,現在自己的生氣,也只是因為想的大戲,結果看到了不搭調的拙劣表演而太過失望。

可是這和她有什麼關係?

她和丁寧在今日之前只是見過一面,甚至連朋友都算不上。

「怎麼修鍊,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過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所以我還是真的很感謝你。」丁寧看著她,接著說道:「而且不同的典籍對不同的人而言是不同的,我肯定這兩本典籍很適合我。」

若是別的人在還未開始修行之前就對南宮采菽這麼說,南宮采菽肯定會覺得這個人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就是白痴,然而想到丁寧在山門外的自信和表現,此刻看著丁寧平靜而自信的眼神,南宮采菽卻是愣愣的問道:「你確定?」

「我確定。」

丁寧點了點頭,無比誠懇而認真的說道:「還有你趕快抓緊查找你所需要的東西,你跟著我已經浪費了不少寶貴的時間。」

南宮采菽心中依舊充滿覺得荒謬的情緒,但丁寧先前的那句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卻在此刻起了一些作用。

不管丁寧的自信看上去有多荒謬,但眼下的確任何事情都沒有她自己的修行問題來得重要。

她不再多說什麼,深吸了一口氣,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開始一本本翻看內洞的典籍。

另外數名青藤劍院的學生早已沉寂在無數修行的知識和經驗里,經卷洞里再次變得靜謐異常,唯有沙沙的翻書聲。

一束束皎潔的光束灑落在丁寧的身上,灑落他身前蒲團上攤開的古舊冊面上。

他迅速的忘卻周圍的天地,全身心的投入,開始全新的修行。

今日里的白羊洞給他帶來了無數的意外,這冊被偽裝成了普通的修行功法,但實際上對於那些頂級宗門而言都算得上是至寶的《斬三屍無我本命元神經》,對他而言也是難得的驚喜和機緣。

即便是他,也很想知道這門功法會有什麼樣不同的神妙。

冊頁上的一條條註解和一副副圖錄,隨著他的慢慢思索,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里,然後慢慢的連接起來,變得清晰而真切。

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修行的第一步,便是要做到識念內觀,感覺到體內五氣。

對於普通人而言,要做到這第一步,要感覺到體內五氣的存在,就不知道要花去多少的時間。

然而在閉上眼睛的瞬間,他就已經完成了這第一步。

在他的念力驅使之下,他體內的五氣開始按照這門修行功法的路線,緩慢的在他的身體里穿行,朝著他的氣海前行。

不同的修鍊方法,就像是不同符籙上的符線,不同的體內五氣流動的線路,在身體里不同的轉化,將來便會產生不同的真氣、真元。

這道理並不複雜,任何真元修行之法都是念力對於身體奧妙的探索,都是體內五氣和天地元氣的玄妙轉化。

然而這種全新的過程和玄妙的轉化之間,卻充滿了無數未知的危險。

時間悄然流逝。

夜色開始籠罩白羊峽。

一名送餐的白羊洞學生,已經接近通往這經史洞的索橋。

南宮采菽和數名青藤劍院的優秀學生已經徹底入迷,渾然忘了時間,就連翻頁的動作都越來越緩慢。

忽然間,南宮采菽和這數名青藤劍院的學生都感覺到了一縷微風。

這一縷微風很弱小,然而經卷洞里的空氣都似乎凝固,所以這樣的一縷微風,對於他們這些修行者而言,都是絕對異常的變化,足夠值得警惕。

南宮采菽下意識的抬起頭來,因為身體的自然緊張,呼吸微頓。

她赫然發現,這微風來自丁寧的身上。

丁寧的身體里,好像有一個浪頭沖入了空曠的地方,逼出了一些那個空曠地方的氣息。

這便是風的來源。

她一時有些茫然。

但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她看到丁寧的肌膚下,似乎亮起之前沒有的光澤,似乎有五彩的玉光瑩瑩閃動。

她開始想到了自己一開始修行的時候,想到了自己的師兄師弟們一開始破境成功,打開氣海,正式成為第一境下品的修行者時的畫面。

這是識念內觀,感悟五氣,打開氣海!

她的腦海里終於開始清晰的浮現出這樣的字樣,然後她的身體被前所未有的震撼佔據,整個身體都不可控制的顫抖起來。

其餘數名青藤劍院的學生也開始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們的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顫抖,他們的樣子甚至比南宮采菽還俏薇鵲難┌祝張開了嘴,卻像快要渴死的魚一樣無法出聲,無法呼吸。

打開氣海,踏入第一境通玄下品,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修行者,他們用了多久?

他們裡面最快的人,都足足用了七個月的時間!

可是從挑選修鍊典籍,到開始參悟,到打開氣海…這名來自梧桐落的酒鋪少年,只用了半日的時間!

半日通玄!

……

來經卷洞送餐的白羊洞學生,正是今日里一開始在山門外負責接引丁寧的葉名。

他提著餐盒,還未踏進經卷洞外的石殿,便看到李道機白著臉從石殿中走出,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便從他身側飄然而過。

葉名便油然覺得奇怪,不知道李道機師叔是怎麼了,雖然一樣的沉默寡言,但是好像沒有平時的威嚴和孤冷。

李道機垂著頭快步穿過索橋,身體在夜色中掠起,穿過幾片白色的浮雲,落在最高處小道觀外的平台上。

他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微顫道:「那少年已經選定了修行的典籍和劍訣。」

洞內枯坐著,睡著了一般的薛忘虛頓時睜開了雙目,眼眸如星辰般閃亮:「他選定了什麼?」

李道機說道:「靈源大道真解,野火劍經。」

薛忘虛一愣,伸手下意識的去摸旁邊石案上的茶壺,喃喃道:「這可真是不妙,竟然如此牛頭不對馬嘴…怪不得你氣得聲音都發抖了。」

李道機緩緩抬起了頭,用了好大的力氣才說道:「不是氣的,是因為他已通玄…他剛剛已經踏入第一境,打開了氣海。」

「你說什麼?」

薛忘虛的手猛的一抖,差點打碎了手裡的茶壺。

李道機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他,認真的重複道:「他半日通玄。」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