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六章選經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其中一子方餉,已經和南宮采菽的父親一樣,是鎮守外藩城的神威大將,而另外一子方幕則是出了名的劍痴,對於修行之外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愛好。 雖然外界現在不知道方幕真正的修為到達了何...

白羊洞不大,那座地勢最高,在白雲之下好像一座孤島一樣的小道觀,也不過百丈不到的高度。

張儀邊走邊停,細數了一些白羊洞建築的用處,說了一些白羊洞的門規,左右也不過花了半炷香不到的時間,對於門內而言極其重要的經卷洞,便已出現在了丁寧的面前。

經卷洞的外面是一間就著山勢雕琢而成的粗陋小石殿,進出唯有一條在風裡有些搖晃的索橋。

索橋的木板都有些發黑,甚至給人不甚牢固之感。

白羊洞掌戒劍的師叔,先前在山道前令人心寒的李道機,此刻卻已經站在這條索橋道口。

張儀拘謹上前,行禮輕聲的問了幾句。

李道機點了點頭,然後他肅冷威嚴的目光落在了丁寧的身上。

「修行講究出世,清凈少干擾,心力都花在對自身和天地元氣的感悟上,修行進境才會快。所以所有的修行宗門都自然和外界隔絕。然而修行同樣有入世的說法,有些人在塵世中修行,多些感悟,多些際遇,修行進境反而更快,而且再強的修行者也是人,同樣逃不了爾虞我詐,入世而行,反而不會是清水塘里養的金魚,一朝進入濁浪滔天的大江大河,不太習慣。洞主說了你是特例特辦,但歸根結底,還是境,看你有沒有這樣的資格。」他看著丁寧,緩緩說道。

丁寧看著他肅冷的眼睛,說道:「師叔的意思是,我可以回梧桐落,但我首先要證明我的修為進境足夠快?」

李道機眉頭微蹙,他不知道這名酒鋪少年從他剛剛的話里到底領悟了多少,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清聲道:「經卷洞里的典籍,你可以自行挑選研習,接下來你的修行起居之所、今後的修行,洞主也會視你這些日的表現再做安排和調整。」

聽著李道機的這些話語,丁寧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然而他身前一側的張儀和他身後的南宮采菽等數名弟子,心中卻是再次瀰漫震驚和不解的情緒。

雖然修行者修行的都是用真元調用天敵元氣的手段,在真元的修鍊上,道理也都是一樣,但是因為每名修行者的體質不同,體內的五氣不同,所以無數代的修行者遺留下來的各種修鍊真元的功法實則都有著很大的差別,凝練出的真元,也會帶著些不同的特性。

較為極端點的例子,例如大燕王朝的真火宮,真傳弟子才有資格修習的魑火真訣,真元調集的天地元氣,便只能化成恐怖的真火,而大秦王朝唯一的女司首夜策冷,她所修習的天一劍閣的離水神訣,表象便是各種各樣的水流。

不同的功法和劍訣以及其它調用天地元氣氖侄蔚吶希也有不同的威力和效果。

一般而言,在弟子入門之後,師門便會因材施教,針對這名弟子的潛質特點,提供一些建議,幫助他挑選合適的功法和劍訣修行。

這挑選修鍊功法,是黑夜摸石過河的第一步,決定了修行者的一生。

然而現在,白羊洞竟然真的特例特辦到不做任何建議,直接讓丁寧自由挑眩

直到李道機再次翩然離開,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張儀依舊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然而他自然不會違背平日里尊敬到了極點的洞主的決定,所以在穿過索橋,帶著丁寧和南宮采菽等人進了經史洞外的石殿後,還忍不住苦著臉告誡丁寧,「師弟,經史庫里的真元決法很多,許多訣法威力甚大,各有特色,但也裁慈鋇悖到底適合不適合自身,所以你千萬要仔細斟酌。」

……

經卷洞的石門緩緩開啟,露出一條緩緩往上的石階。

「你一開始進行年輪流石盤測試的時候,五顆石珠里取錯了一顆,是不是故意的?」

在從進山門到進入經卷洞的路上,南宮采菽一直刻意的和丁寧保持著一段距離,此刻和丁寧開始進洞,南宮采菽終於忍不住了,緊走了兩步,到了丁寧的身側,認真的問道。

丁寧沒想到她還在想著這個問題,轉過頭看到她好奇而認真的眼神,忍不住微微的一笑。

「你是故意的,只是為了讓所有人一下子有對比,一下子能分辯得出來,對吧?」他的笑容讓南宮采菽看出了些什麼,她的心中不由得一震。

「能很快拿出四顆,當然能夠五顆全對。」丁寧看了她一眼,輕聲道:「只是不想花太多的時間。」

「從一開始你就知道你肯定能通過那樣的入門測試。」聽到他的這句話,南宮采菽的眉頭卻反而深深的皺了起來,她懷疑的看著丁寧,「這件事太過怪異,因為就算你知道是你個天才,但是按理也不可能擁有那樣絕對的信心,而且接下來白羊洞洞主竟然給你開這樣的特例,而且讓你進入這經史洞挑選修行典籍也不給任何的建議能夠用那樣的速度通過年輪流水盤和玉兵俑的考驗,除非是之前就已經拿年輪流水盤和玉兵俑練習過無數次,你…你該不會是白羊洞洞主的私生子吧?」

丁寧本來饒有興緻的聽著,結果聽到她這最後一句推斷,頓時差點一個跟頭跌倒在石階上。

「南宮大小姐,你的聯想太豐富了。」

他看著眼睛里全是懷疑光焰的南宮采菽,無可奈何的說道:「像你這樣擁有這麼豐富的聯想能力的人,將來應該去監天司查案。」

「難道你真的只是靠絕對天賦?」南宮采菽的眼睛里依舊是不相信的神色,她邊思索邊接著說道:「可是既然你能夠確定自己有這樣的天賦,為什麼不直接參加每個宗門的春試?每個長陵的人應該都很清楚,除了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這樣的宗門之外,其餘絕大多數宗門的入試都是沒有什麼前提限制,任何合齡的人都可以參加,而且以你今天的表現,如果沒有作弊的成分,完全可以進入更好的宗門。」

丁寧的心中微微一沉。

這的確是個有可能引起懷疑的破綻,將來必定也有人會有這樣的疑慮,他必須給出個合情合理的解釋。

他微微蹙起了眉頭,想了想,說道:「修行…並不是每個人所能想的事情,我一開始並不知道我有能夠成為修行者的潛質,直到方幕來看過我,直到我遇到王太虛。」

「方幕?方侯府的方幕?」南宮采菽大吃了一驚。

大秦十三侯之一的方啟麟已經年邁衰老,然而這些年方侯府非但沒有衰落的跡象,反而有種隱隱超出其餘侯府的架勢,便是因為方啟麟有兩個令人羨慕的兒子。

其中一子方餉,已經和南宮采菽的父親一樣,是鎮守外藩城的神威大將,而另外一子方幕則是出了名的劍痴,對於修行之外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愛好。

雖然外界現在不知道方幕真正的修為到達了何種境界,然而至少在十年之前,很多長陵的真正權貴就可以肯定,方幕是長陵所有差不多年紀的人裡面,修行破鏡最快的。

甚至按照他的修行破境速度,就連兩相和元武皇帝都下過論斷,說他是長陵的年輕修行者中,將來最有希望能夠突破七境上品的修行者。

七境之上,便是第八境,一個古往今來極少有修行者所能達到的境界。

能夠得到兩相和聖上這樣評價的人物,對於南宮采菽而言,自然也是一個需要仰望的神話。

「王太虛又是誰?」

南宮采菽深深的呼吸著,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她看著丁寧接著問道。

「兩層樓的主人,一個江湖市井幫派的主人。」

丁寧看著南宮采菽,平靜的輕聲說道:「方幕來看過我,我知道了我有不錯的修行潛質,但是方侯府依舊放棄了我,因為我的身體也有著很麻煩的問題…後來遇到正和別的江湖幫派斗得不可開交,想要賭一賭的王太虛,我才決定要賭一賭,這才決定要藉助他的安排,進入白羊洞修行。」

「賭一賭?」南宮采菽難以理解的問道:「你的身體有什麼很麻煩的問題?」

丁寧看著她:「「五氣過旺的早衰之體,如果沒有特別的際遇,在開始修行之後,便有可能死得更快。」

丁寧的話語十分平靜,然而落在南宮采菽的耳朵里,卻無異於驚雷。

她的呼吸都有些停頓了,「死得更快…有多快?」

丁寧說道:「可能能活到三十多。」

南宮采菽的腳步都頓住了。

她的臉色都蒼白了起來,她難以想象,丁寧這樣一個朝陽般的少年,竟然有可能只剩下十幾年的壽元,而且他還能夠這麼平靜的談論這件事情。

「所以我不是白羊洞洞主的私生子,他對我這麼破例,有可能是覺得我無論修鍊什麼,到頭來可能都沒有什麼用處。」丁寧卻是看著她微微一笑,說道:「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他想看看我的判斷,畢竟修行還是要靠自身,他看看憑我的直覺,能不能挑選出更適合我自身的功法,好讓我多活幾年。」

看著他的微笑,南宮采菽竟久久不能言語,她莫名想到了一句話,有些人修行,只是為了更多的榮華,而有些人修行,則是因為修行便是他們的命。

丁寧繼續前行,斜斜往上的石階已到盡頭,一個好像始終沐浴在柔和天光中的洞窟,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頂上有許多通風孔的洞窟。

那些通風孔里,應該有許多折射的晶石布置,柔和的光束灑落在洞窟的各個角落,卻隔絕了風雨,使得這個洞窟里的一切好像處於絕對的時間靜止狀態。

洞窟四壁的書架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典籍。

在他正前方的書架一側,還有一條狹窄往上的樓梯,應該便是通往內洞。

丁寧正式踏入經史洞,他從左手側開始,開始認真的看起每一個書架上的典籍。

南宮采菽定了定神,跟了上去。

身為青藤劍院弟子,有幸能夠進入別的宗門的藏經地,自然要抓緊每一分鐘的時間,儘可能的多看一些東西,看看能不能發覺對自己的修為有很大幫助的東西,然而此刻,她腦海里的大部分念頭卻都聚集在丁寧的身上。

她很想知道第一時間知道,丁寧最終到底會選擇什麼樣的功法。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