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六章選經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861字

白羊洞不大,那座地勢最高,在白雲之下好像一座孤島一樣的小道觀,也不過百丈不到的高度。

張儀邊走邊停,細數了一些白羊洞建築的用處,說了一些白羊洞的門規,左右也不過花了半炷香不到的時間,對於門內而言極其重要的經卷洞,便已出現在了丁寧的面前。

經卷洞的外面是一間就著山勢雕琢而成的粗陋小石殿,進出唯有一條在風裡有些搖晃的索橋。

索橋的木板都有些發黑,甚至給人不甚牢固之感。

白羊洞掌戒劍的師叔,先前在山道前令人心寒的李道機,此刻卻已經站在這條索橋道口。

張儀拘謹上前,行禮輕聲的問了幾句。

李道機點了點頭,然後他肅冷威嚴的目光落在了丁寧的身上。

「修行講究出世,清凈少干擾,心力都花在對自身和天地元氣的感悟上,修行進境才會快。所以所有的修行宗門都自然和外界隔絕。然而修行同樣有入世的說法,有些人在塵世中修行,多些感悟,多些際遇,修行進境反而更快,而且再強的修行者也是人,同樣逃不了爾虞我詐,入世而行,反而不會是清水塘里養的金魚,一朝進入濁浪滔天的大江大河,不太習慣。洞主說了你是特例特辦,但歸根結底,還是要看你的修行進境,看你有沒有這樣的資格。」他看著丁寧,緩緩說道。

丁寧看著他肅冷的眼睛,說道:「師叔的意思是,我可以回梧桐落,但我首先要證明我的修為進境足夠快?」

李道機眉頭微蹙,他不知道這名酒鋪少年從他剛剛的話里到底領悟了多少,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清聲道:「經卷洞里的典籍,你可以自行挑選研習,接下來你的修行起居之所、今後的修行,洞主也會視你這些日的表現再做安排和調整。」

聽著李道機的這些話語,丁寧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然而他身前一側的張儀和他身後的南宮采菽等數名弟子,心中卻是再次瀰漫震驚和不解的情緒。

雖然修行者修行的都是用真元調用天敵元氣的手段,在真元的修鍊上,道理也都是一樣,但是因為每名修行者的體質不同,體內的五氣不同,所以無數代的修行者遺留下來的各種修鍊真元的功法實則都有著很大的差別,凝練出的真元,也會帶著些不同的特性。

較為極端點的例子,例如大燕王朝的真火宮,真傳弟子才有資格修習的魑火真訣,真元調集的天地元氣,便只能化成恐怖的真火,而大秦王朝唯一的女司首夜策冷,她所修習的天一劍閣的離水神訣,表象便是各種各樣的水流。

不同的功法和劍訣以及其它調用天地元氣對敵的手段的配合,也有不同的威力和效果。

一般而言,在弟子入門之後,師門便會因材施教,針對這名弟子的潛質特點,提供一些建議,幫助他挑選合適的功法和劍訣修行。

這挑選修鍊功法,是黑夜摸石過河的第一步,決定了修行者的一生。

然而現在,白羊洞竟然真的特例特辦到不做任何建議,直接讓丁寧自由挑選。

直到李道機再次翩然離開,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張儀依舊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然而他自然不會違背平日里尊敬到了極點的洞主的決定,所以在穿過索橋,帶著丁寧和南宮采菽等人進了經史洞外的石殿後,還忍不住苦著臉告誡丁寧,「師弟,經史庫里的真元決法很多,許多訣法威力甚大,各有特色,但也要看到底有沒有什麼缺點,到底適合不適合自身,所以你千萬要仔細斟酌。」

……

經卷洞的石門緩緩開啟,露出一條緩緩往上的石階。

「你一開始進行年輪流石盤測試的時候,五顆石珠里取錯了一顆,是不是故意的?」

在從進山門到進入經卷洞的路上,南宮采菽一直刻意的和丁寧保持著一段距離,此刻和丁寧開始進洞,南宮采菽終於忍不住了,緊走了兩步,到了丁寧的身側,認真的問道。

丁寧沒想到她還在想著這個問題,轉過頭看到她好奇而認真的眼神,忍不住微微的一笑。

「你是故意的,只是為了讓所有人一下子有對比,一下子能分辯得出來,對吧?」他的笑容讓南宮采菽看出了些什麼,她的心中不由得一震。

「能很快拿出四顆,當然能夠五顆全對。」丁寧看了她一眼,輕聲道:「只是不想花太多的時間。」

「從一開始你就知道你肯定能通過那樣的入門測試。」聽到他的這句話,南宮采菽的眉頭卻反而深深的皺了起來,她懷疑的看著丁寧,「這件事太過怪異,因為就算你知道是你個天才,但是按理也不可能擁有那樣絕對的信心,而且接下來白羊洞洞主竟然給你開這樣的特例,而且讓你進入這經史洞挑選修行典籍也不給任何的建議能夠用那樣的速度通過年輪流水盤和玉兵俑的考驗,除非是之前就已經拿年輪流水盤和玉兵俑練習過無數次,你…你該不會是白羊洞洞主的私生子吧?」

丁寧本來饒有興緻的聽著,結果聽到她這最後一句推斷,頓時差點一個跟頭跌倒在石階上。

「南宮大小姐,你的聯想太豐富了。」

他看著眼睛裡全是懷疑光焰的南宮采菽,無可奈何的說道:「像你這樣擁有這麼豐富的聯想能力的人,將來應該去監天司查案。」

「難道你真的只是靠絕對天賦?」南宮采菽的眼睛裡依舊是不相信的神色,她邊思索邊接著說道:「可是既然你能夠確定自己有這樣的天賦,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