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五章特例特辦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中部正好到了右手的前方。 「道機師叔。」 看到這名肅冷的中年男子走來,所有聚集在山門附近的白羊洞弟子全部都是心中一寒,紛紛行禮。 李道機,不僅是白羊洞里修為最高的數人之一,而且...

師兄和小師弟見禮,宗門納新,這場面很溫馨。

這樣的畫面對於不遠處的灰衫劍客卻是難言的震撼。

他知道這名酒鋪少年必定不普通,然而卻沒有想到在山門遭遇這樣的刁難之下,他會用這樣驚人的表現輕易解決問題。

蘇秦看著這樣的畫面垂手沉默不語,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以沈白為首,一開始堵住山門的數十名學生臉上都是被人抽了數十記耳光的表情,但後來趕來的那些本身並不激進的學生,在一開始的震撼過後,卻是也有許多上千祝賀見禮。

只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丁寧今日所帶來的震驚還不到停歇的時候。

就在此時,白羊洞山門內的某處山道上,又緩緩的飄出一條身影。

這是一名盤著道髻的中年男子,面目嚴肅而冷峻,他的眼眉就像數條細細的直線,甚至給人一種要割破他自己臉上肌膚的感覺。

他腰側的劍也很細長,劍鞘是青竹製成,劍鞘的寬度都不過兩指左右,可以想象內里的劍身是多麼纖細,但是整柄劍的長度卻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劍,即便是斜斜掛著,劍鞘的尾端也幾乎劃到了地上。

這柄劍的劍柄也比一般的劍柄怯煤M獾暮焐珊瑚石製成,整個劍柄一直橫過了他的身前,這柄劍掛在左側,劍柄中部正好到了右手的前方。

「道機師叔。」

看到這名肅冷的中年男子走來,所有聚集在山門附近的白羊洞弟子全部都是心中一寒,紛紛行禮。

李道機,不僅是白羊洞里修為最高的數人之一,而且平日里還掌著戒劍,弟子若是有違白羊洞的規矩,便是由他決定做何等處罰。

「還都杵在這裡做什麼?」

李道機的目光甚至都沒有落在其餘人的身上,他只是肅冷的看著張儀,不悅的說道:「你難道連洞主交待你的事情都忘記了?」

張儀一怔,旋即反應了過來,歉然的對丁寧身側的南宮采菽等數名青藤劍院的學生說道:「確實是疏忽了,張儀奉命帶諸位師弟師妹去白羊洞經卷洞學習。」

去經卷洞學習?

周遭所有的白羊洞學生開始明白南宮采菽等人今日的來意,心中湧起無力和屈辱的感覺。

聖上的旨意已經下達,白羊洞已歸青藤劍院,青藤劍院的學生也開始有進入白羊洞經卷洞研習的機會,今日南宮采菽等人便是第一批。

李道機轉過身去,似乎他出來便只是要提醒張儀這一句,然而就在他轉身動步的瞬間,他又冷冷的說了一句,「洞主有交待,讓丁寧也一起進經卷洞挑選典籍研讀。」

一片沉重的吸氣聲響起。

這句話再次讓這山門周遭的所有白羊洞學生陷入不能理解的震驚里。

然而李道機卻似乎還嫌這種震驚不夠,他又隨後補充了一句,「不限內外。」

一瞬間,這山門口一片死寂。

除了少數幾門身口相傳的宗門秘術之外,白羊洞的經卷洞里收錄著白羊洞所有的心法口訣,包括許多代白羊洞修行者在自己的修行道路上對於修行的理解。

即便是本門的弟子,也只有在經過半年左右的學習之後,才會有第一次進入經史庫學習。

而且經卷洞分內外。

外洞的心法和一些記錄較為容易理解,而且修鍊起來大多沒有特別的限制,所以任何門內弟子都可以閱覽研習,然而內洞的典籍比較深奧,尤其許多前輩大能對於一些功法的心得體會又不一定完全百分之百正確,需要自己進行甄別,所以唯有在某些方面達到一定要求,還必須對門內的貢獻達到一定程度的弟子,才會被允許進入。

「到底為什麼?」

一聲滿含著諸多情緒的大叫聲打破了死寂。出聲的是沈白,他覺得這太不公平,就算是他,也還從來沒有獲得過經卷洞內洞研習的資格。所以即便面對的有可能是李道機師叔的嚴厲責罰,他也無法忍耐得祝

然而李道機卻是連頭都沒有回,風淡雲輕的吐出了幾個字:「特例特辦而已。」

沈白呆祝

他說不出話來。

他周圍的白羊洞學生雖然因為連番的強烈震驚而都心頭有些發麻,但此刻聽到李道機的這幾個字,卻反而覺得很有道理。

因為先前丁寧的表現,讓他們已然相信丁寧能夠破例進入白羊洞,並非是存在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只是因為洞主的眼光發現了丁寧的獨特天賦。

那既然連入門都是破例不在大試時招入,現在再破例讓他直接進入經卷庫修行,又有什麼問題?

看著李道機的背影,丁寧的眼底卻也是湧出異樣的神情。

皇后…

他再次想起了這個因為身份相差太過巨大,而顯得過分遙遠的稱號。

接著他又想起了那個劍如白羊角的白髮老人。

能夠得罪皇后,再加上眼下的這些意外…看來這個白羊洞,似乎並不像外面絕大多數人眼睛里所看的那麼普通。

……

特列特辦,丁寧跟隨在張儀的身後跨過石碑,塵埃落定,再無人出聲阻攔。

灰衫劍客眼睛里瀰漫著依舊沒有消散的震撼,駕著馬車離開,決定一定要將這裡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訴王太虛。

張儀很細心,因為正好是剛過午飯的時間,他甚至令人準備了一些飯糰,在剛過山門后不久便送入了丁寧和南宮采菽等人的手中。

「經史洞里嚴禁飲食,到了餐時自然會有人送食盒到經史洞外,按照洞主的吩咐,青藤劍院每批進入研習的時間是以一天的時間為限,至於丁寧師弟你…洞主沒有交待,剛剛李道機師叔也沒有明確交待,那麼我想便應該是不限時間,你可以呆到你自己想要出來休息為止。」

「你的住所我會幫你安排好,一切不需擔心…至於修行課程,你入門的時間和一般弟子不同,再加上洞主都說了特例特辦,我到時還要去請教一下洞主的意見。」

張儀在前面帶路,一邊做著介紹,丁寧一邊細細的啃著混雜了野菜和不知道什麼獸肉的飯糰,一邊打量著這個修行之地的真容。

在大秦王朝,一等一的宗門自然是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這兩大宗門都是內門弟子上千,外院各等雜役弟子上萬,且這數十年間累積所收的這上千名內門弟子,都是來自大秦王朝各地,甚至屬國的最優秀人才。

這兩大宗門自然高高在上,其餘所有宗門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除了這兩大宗門之外,大秦王朝第一流的宗門有十餘處,其中如橫山劍院等數個宗門是因為當世除了傑出的王侯大將而獲得鼎力支持而興盛,其餘如墨墟劍窟、正一書院等,則也是宗門底蘊深厚。

白羊洞每年所能招收有修行資質的學生不過數十名,走出的所有學生里,能夠到達第四境上品的修行者都是寥寥無幾。

且白羊洞原本連參加岷山劍會這樣的,聖上賜予的一年一次的進入那些大宗門學習的比試機會都沒有,這便說明白羊洞在沒有併入青藤劍院之前,實則是屬於三流的宗門,和岷山劍宗的一些外院修行地相比都不如。

只是有些年代的修行之地總是有著些獨特的氣象。

真正的進入了這白羊洞的山門,丁寧才看清其實白羊洞所有的殿宇,都是以一些立柱支撐,建立在峽谷兩側的陡峭岩石上。

幾乎所有的石階,都是在懸崖峭壁上人工雕琢而出,還有一些殿宇之間,則是用索橋相連。

大多數殿宇都只是相當於一扇大門,內里都是一個個洞窟。

峽谷底部的樹林河谷之間,卻是不見任何人工雕琢的痕,沒有任何的建築,保持著原貌。

顯然白羊洞最早的一批修行者,便是在這峽谷兩邊的懸崖峭壁上鑿洞而居。

「我們的修行之地和住所都在兩側峭壁上的洞窟里,洞窟里冬暖夏涼,而且我們白羊峽的洞窟里有一種白灰石會自然吸收水汽,所以洞窟里也不會像別處一樣濕氣太重。只是平日里有時山風很大,師弟你身材單薄,路又不熟,單獨行走的話,切記一定要小心,還有平日里石階所至的地方,便是我們門內弟子都能到的地方,至於所有索橋所至的地方,都是需要一些特別的允許才能進入…」張儀細細的介紹著,也正提及白羊洞洞窟的事情。

聽到此處,丁寧卻是突然插嘴問了一句:「師兄,既是特例特辦,我想有些夜晚住回梧桐落可以么?畢竟我梧桐落酒鋪里只有我小姨一個人,比較冷清,而且我回去也可以幫忙做些事情。」

張儀一怔,旋即答道:「換了別人肯定不成,只是師弟…我還得讓人問過了道機師叔或是洞主再說。」

推薦一下幫手游《眾神王座》寫的中短篇同名小說,冰火破壞神類似的風格,大家追這本書更新無聊的時候可以看看)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