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四章機緣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呆過數個時辰,如果連我都沒有辦法感覺出他的異常,那除非他是趙四和白山水那種宗師。」 薛忘虛搖了搖頭,他自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他的身體有很大問題。」杜青角看了他一眼,說道。<...

南宮采菽滿臉的震驚。

入門測試的嚴苛程度和宗門的底蘊和等階有關,青藤劍院和白羊洞實則是差不多的修行之地,所以入門測試的難度也相差不多。

青藤劍院入院時的「萬線引」也是和這石盤類似的測試,然而即便是她,也是足足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才終於通過。

只是數十息的時間,如果真的能夠通過的話…便肯定破了白羊洞和青藤劍院的記錄。

白羊洞其餘學生也都是和她同樣的情緒,所以才會一片驚呼聲。

蘇秦皺眉,心中湧起難以置信的情緒,難道這名市井少年,真的是擁有驚人的天賦所以才被特招入院?

丁寧平靜的看著他,他又沒有給這個白羊洞二師兄說什麼的機會,然後平直的伸出了手,攤開了手掌。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他的掌心。

緊接著,一片更加響亮的倒抽冷氣聲和驚呼聲響起。

在這樣的倒抽冷氣聲和驚呼聲里,張儀的瞳孔也微微一縮,眉宇間的憂慮,卻是瞬間變成了驚喜。

南宮采菽也徹底愣祝

蘇秦的身後,原先反對最為激烈,自從知道南宮采菽的身世之後,便一直都不敢怎麼抬頭的沈白,此刻的臉色也是變得更加雪白,胸部劇烈的起伏著。

丁寧的手心裡安靜的躺著五顆石珠。

在剛剛流淌的灰色細流里,這五顆石珠和其餘的石珠似乎沒有任何的區別。

然而此刻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這五顆石珠裡面,有一顆略微大了一些,而其餘四顆,卻是要小一些。

正是有擠在他掌心那一顆略大的石珠的襯托,所有人才能一眼看清另外的四顆略小了一些。

即便不是五顆全對,但只需取對三顆,這年輪流水盤的考驗便已合格。

以往白羊洞最快的通過記錄,是半炷香的時間。

丁寧這樣的表現,讓所有人陷入深深震驚的同時,甚至讓他們開始懷疑,丁寧只是為了讓他們更加方便的看清楚,所以才故意取錯了這樣一顆。

蘇秦的面容沒有太大的改變,然而心中也被強烈的震撼深深佔據。

他的目光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然後他沒有第一時間發表看法,卻是閃電般伸出了手,在接過丁寧手心裡的五顆石珠的同時,他的手指尖和丁寧的掌心輕輕接觸。

在這數分之一息的時間裡,丁寧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息從蘇秦的指尖湧入,在他體內的經絡間急速的遊走了一圈。

他知道蘇秦是什麼用意,所以他依舊只是保持著絕對的平靜,如同沒有任何察覺。

蘇秦的心再度往下一沉,心中的寒意越加湧起幾分。

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的氣息。

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樣氣息,便代表著丁寧不是已經有一定境界的修行者。

「五對其四,這一關你已然過了。」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五顆石珠,轉交給身旁那名學生,示意那名學生將石珠和年輪流水盤收起來,然後他點了點另外一個盒子里的肉色玉兵俑,緩緩的說道:「這是感知俑,感知是一種天賦,有些人即便能夠做到絕對的靜心內觀,然而他們和體內五氣和天地元氣卻好像天生無緣,怎麼都感覺不到體內五氣和天地元氣的存在。沒有這種天賦,便怎麼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修行者。」

「這種玉兵俑是用獨特的肉玉製成,這種玉石里蘊含的元氣和我們體內的五氣有些相近,然而要更容易觸碰和感知一些。」

蘇秦冷冷的看著丁寧,接著說道:「這個玉兵俑手中的小劍是空心的,只要你能感知玉兵俑里的元氣,感覺到裡面的流動,你便自然可以像從花瓶里倒出水來一樣,將裡面的元氣從小劍中倒出來。」

丁寧說道:「只要能夠將裡面的元氣倒出來,便算合格了么?」

蘇秦點了點頭,「正是如此。」

丁寧微微一笑,說道:「只要這個合格,便可以正式入山門修行了吧?」

蘇秦微微皺眉,再次點頭,卻不多說什麼。

丁寧也不再多言,他上前半步,將玉兵俑握在了手中。

既然他在上一關便決定了通過的方式,這一關他便不需要再多考慮什麼。

周圍的天地安靜了下來。

這對於他而言太過簡單。

在他的感知里,玉兵俑內里的元氣,就像是在山洞裡流淌的河流。

他的手自然的做出動作,調整著這些河流流動的方向,讓這些河流通過曲折的崖壁,朝著山洞的唯一出口,有亮光的地方流淌而去。

嗤的一聲輕響。

水流噴出崖壁,變成一股瀑布。

而他的手中,玉兵俑所持的小劍前段,彩色的元氣,形成了一條好看的彩虹。

山門附近所有人的呼吸徹底的停頓了。

就連對丁寧已經有些信心的張儀都徹底愣住,他想過丁寧有可能又會很快過關,然而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這樣快。

丁寧身旁的南宮采菽也獃獃的看著丁寧平靜的面容,似乎想要在他的臉上看出一朵花出來。

……

「我知道這少年有些不尋常,卻沒有想到如此不尋常。」

就連白羊洞最高的那座道觀前的兩名老人,都陷入了難言的震驚里。杜青角深吸了一口氣,轉過頭看著身旁面如白玉的薛忘虛,緩慢的說道。

薛忘虛猶豫道:「會不會之前便修行過?」

「不會有問題。」杜青角搖了搖頭:「我和他呆過數個時辰,如果連我都沒有辦法感覺出他的異常,那除非他是趙四和白山水那種宗師。」

薛忘虛搖了搖頭,他自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他的身體有很大問題。」杜青角看了他一眼,說道。

薛忘虛一怔,下意識問道:「什麼問題?」

杜青角說道:「是陽亢早衰之體,五氣太旺。」

薛忘虛雙手微微的一顫,「那這…」原本他已經打好了主意,然而他現在卻沒有了主意。

「有什麼關係么?」杜青角卻好像看穿了他這個掌門師弟的所有心中所想,帶著一絲傲意說道:「就安排他和張儀、蘇秦一起進洞修行好了。」

薛忘虛對自己的這名師兄也是極其的了解,甚至也已經到了一個眼神便能覺察出對方內心想法的地步,然而此時他卻是有些不理解,「可是…」

「他的資質值得我們白羊洞的付出,至於你是怕花在他身上的代價浪費?」杜青角冷笑著搖了搖頭,「即便是真的浪費在他的身上,也總比順了別人的意,到時候全部落入別人手裡的好。至於蘇秦…我知道以你的性情一直不甚喜歡他,我也不喜歡他。但他的資質的確不錯,而且昔日我們的師尊便對我們說過,一個人想要成長得更快一些,身邊總得有些人給你壓力。蘇秦便是很好的人眩」

薛忘虛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杜青角,眼睛里開始充滿難言的感慨:「師兄,這些年我的修為境界雖然一直壓著你,但是你有些時候的銳氣,卻始終是我無法企及。」

「可是有什麼用,到頭來還是保不住這白羊洞。」

杜青角自嘲一笑,他眼睛里的傲意也消失了,也開始充滿難言的感慨,「我要走了,便辛苦你了。不過很好,你的性子比我能忍,能忍不爭,便能走得更長遠。白羊洞沒了,留幾顆種也很好。」

薛忘虛看著杜青角的眼睛,想到這些年來這位師兄和自己在白羊洞經歷的風雨,想到他即將遠行,一時間,他竟然無語凝噎。

「他的命不好,然而在這個時候遇到我們,也算是有緣,有什麼能給的,便多給一些,總比便宜那個女人要強。」杜青角卻是轉頭,不再看他,目光落向遠處的山門。

……

山門前,一片死寂。

就連蘇秦的臉色都有些微微發白。

他和張儀已經是數十年來白羊洞最為優秀的學生,然而即便是他們入門之時,也是花了足足半炷香的時間才感知清楚這玉兵俑的元氣。

且這玉兵俑是白羊洞獨有,外界絕不可能針對著做出什麼練習。

然而丁寧在他和所有人的面前,卻是宛如神跡一般,只是用了十數息的時間,便已感覺清楚了其中的元氣,讓玉兵俑手中的劍大放異彩。

「各位師兄師姐,可以接我進去,拜見師長了么?」

在所有人的極度震驚里,丁寧卻是平靜的一笑,對著蘇秦和張儀等所有人揖手為禮,輕聲的說道。

張儀也笑了起來,他揖手還禮,溫和而認真的說道:「師弟,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