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三章第一步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有些特殊,所以略微的震動可以讓這些石珠在裡面流動不息,然而流動的速度又不是恆定的。」 當這兩個木盒打開,和以往主持一些入試時一樣,蘇秦先伸手點了點那個石盤,冷淡而清晰的緩緩說道:「成為修行者的...

數名白羊洞學生飛快的往峽谷里跑去。

看著那幾名學生跑得歡快的樣子,南宮采菽越來越惱火。

她終於忍不住走到了一臉平靜的丁寧的身旁,虎著臉沉聲說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白羊洞的入門測試是什麼?」

丁寧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不知道。」

南宮采菽瞬間無語,手腳都氣得有些發涼。

「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幫我說了那些,結果全被我幾句話破壞了,不過你放心,我應該可以通過的。」然而丁寧卻是微微的一笑,輕聲的對她說道。

「我真不明白你是怎麼想的,這種測試和信心無關,而且你也應該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南宮采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竭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說道。

「我就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丁寧看了站在石碑旁的蘇秦一眼,輕聲道:「一件讓我入門或是不讓我入門的事情,卻可以讓人籠絡人心。」

南宮采菽頓時微微的一怔。

順著丁寧的目光,她看到了蘇秦和張儀不同的神情。

一個是絕對的冰冷,公正。

而另外一個是深深的擔憂。

幾乎所有聚集在山道上的白羊洞的學生,就連站立的方位,都明顯偏向於蘇秦這一側。

「所以即便有你為我出頭,我要進山門還是會很麻煩。」丁寧轉過頭看著她,微笑著低聲說道:「不過我不認為將來蘇秦會比張儀站得更高,因為一開始他就錯了。真正的位高權重者,始終是站在更高的位高權重者一邊,即便如酈陵君已經經營出那樣的聲名,籠絡足夠多的人心,要想歸國,依舊是決定在大楚王朝數名真正權貴的手中。」

南宮采菽蹙緊了眉頭,她忍不住轉頭看著丁寧,「我承認你這些話聽起來都很有道理,我也承認你的眼光的確看得很清晰,很長遠,然而所有宗門的入門測試,都是先要測試這個人是否有成為修行者的可能。至於見識和眼光,那是能夠通過測試,入門之後才會被看重的潛質。」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現在你越是關心我,我在入門之後的麻煩恐怕就會更多。」丁寧誠懇的輕聲說道:「雖然白羊洞歸了青藤劍院,但想來這裡的弟子大多數時候還是在這裡修行,他們越是覺得我和你們親近,估計就越是會討厭我。」

南宮采菽的眉頭又皺得更緊了一些,她聽得出丁寧的感謝之意,也明白丁寧說的話的確是事實,可是丁寧依舊說的是入門之後的事情,難道他真的這麼有把握通過根本不可能取巧的入門測試?

就在此時,白羊洞山門后的薄霧裡,響起了更多的急促腳步聲。

跑在最前的兩名學生各自小心翼翼的托著兩個松紋方木盒,而他們的後方,則跟著至少有四五十名白羊洞的學生。

這些學生之前也已經聽說了今日有一名普通的市井少年免試入學的事情,心裡也都有些不滿,只是因為性情不像沈白等人那麼激進,所以只是在谷中等著結果,並沒有像沈白等人一樣氣勢洶洶的來堵路,然而現在聽說山道上的紛爭已然驚動了大師兄和二師兄,而這名免試入學的市井少年居然又主動提出要過試入山,如此一來,這些學生便也按捺不住,全部出來看個究竟。

事實上,對於這些已然入門的學生而言,每年的入門大試都是一場非看不可的熱鬧大戲。

非看不可不是因為有可能有漂亮小師妹,也不是要第一時間看到門裡有沒有又出現什麼驚才絕艷之輩,更多的其實是自身的優越感得到極大的滿足。

想著自己當日在極大的心理壓力之下艱難的通過測試的場景,又看著大試時大批人落選的畫面,心裡的那種愉悅的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只是此刻,看著站立在山門之外的丁寧,所有這些白羊洞的學生都一眼感覺到了很大的不同。

丁寧非常平靜,是那種絕對的平靜,不是那種裝出來的平靜,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一絲的緊張。

看著他的這種平靜,蘇秦銳利的眼神里又湧出更多凜冽的意味。

「不要以為入門測試是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

揮手讓捧著兩個木盒的師弟停在自己的身側,他深深的看著丁寧,緩聲道:「每年長陵和各地的大城趕到這裡參加入試的各氏族子弟超過千名,而且這些人在各地都算是優秀,否則也不會特意趕到這裡來丟人。然而所有這些人裡面,通得過測試的只有數十名。所以我希望你能夠認真一些,小心一些。」

南宮采菽深吸了一口氣,臉色又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蘇秦的話語聽上去像是提醒,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卻近乎威脅,很容易讓參加測試者變得緊張。

按照她平時的性格,此時肯定忍不住要說上兩句,然而想到剛剛丁寧的話,她卻硬生生的忍住了。

張儀臉上的憂慮也是更濃,他甚至忍不住轉身往身後白羊洞的那些殿宇望去,心想這下麻煩可是越來越大了,這種時候,為什麼師傅師伯都沒有一個人出來制止?

然而此時,丁寧卻是看著蘇秦微微的一笑,「可以開始了么?」

蘇秦的面容沒有什麼改變,然而心中對丁寧的不喜歡卻越來越濃烈。

他的眉梢微挑,不冷不淡道:「既然這麼心急,那便馬上開始吧。」

嘎吱嘎吱兩聲輕響,已經有些年份的木盒啟開。

正戲已然開場,所有人都有些緊張起來。

其中一個木盒裡面,是一個扁平的方石盤。

方石盤裡,是一圈圈迷宮般的螺旋槽,這些螺旋槽里,有至少數百顆灰色的細小石珠,只是因為輕微的震動,這些異常光滑的細小灰石珠,就在石盤裡流水般滾動,形成了許多條川流不息的灰色細流。

另外一個木盒裡,卻是一塊肉色的玉石,雕刻成一個小小的兵俑,兵俑的手裡持著一柄劍,平直的伸向身側,雖然這個兵俑的面目都沒有雕刻出來,然而這種挺立揮劍的姿態,卻是異常有大秦王朝劍師的神韻,平直而鋒銳,一往無前。

「這是流石盤,因為石盤一圈圈的紋理有些像年輪,石珠的流動又像是流水,所以又叫年輪流水盤,因為石盤和石珠的材質有些特殊,所以略微的震動可以讓這些石珠在裡面流動不息,然而流動的速度又不是恆定的。」

當這兩個木盒打開,和以往主持一些入試時一樣,蘇秦先伸手點了點那個石盤,冷淡而清晰的緩緩說道:「成為修行者的第一道關隘,便是靜心入定,先能靜心,心無雜念,才有可能入定內觀,才有可能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五氣。這道石盤,首先考究的便是靜心。所有這些石珠里,有五顆石珠比其餘石珠小些,然而這協也只是很細小的差別,所以唯有靜心者,才能將它們挑出來。這道考驗,按照我們白羊洞的規矩,隨你挑出五顆珠子,只要其中有三顆的確是挑對了,便可算合格。」

聽到蘇秦緩慢的述說,場間許多學生倒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面對這個石盤的時候,呼吸都控制不住的有些急促起來。

那五顆石珠和其餘石珠的差別的確極小,哪怕同時放在攤平的白紙上都未必很快分辨得出來,在這種流動的情況下,讓他們再來一次的話,或許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定能通過。

在以往他們看過的大試里,一大半的入試者便是直接在這一面石盤前就被淘汰了。

……

木盒展開,便是一個天然的支架。

這一個石盤放在了支架上,放在了丁寧的面前。

丁寧沒有理會周圍所有人異樣的眼光,他凝視著這面石盤,眼神里有些猶豫。

他事實上已經是第二境的修行者,而且身為第二境卻能夠殺死宋神書那樣的修行者,他不是普通的修行者。所以此刻他猶豫的自然不是那些流淌的石珠本身,而是採取何種方式,何種結果通過白羊洞的這個入門測試。

因為今日里,是他正式出現在長陵很多人視線中的第一步。

這第一步便決定了他以後的姿態,以後他在白羊洞要採取何種方式修行。

他在長陵的街巷裡已經低調隱忍了許多年。

他現在的真實修為還很低,長孫淺雪甚至為這個事情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因為在他和長孫淺雪的計劃里,他要走到現在這一步原本還要在很久以後。

只是他那一面牆上的花朵開得越來越多,還有很多宋神書一樣的人,在很享受很安逸的活著,然而有些人,卻在不人不鬼的苟活,有些人,每日里在陰暗的污水中泡著。

「我要更小心一些…小心不能讓任何人發現九死蠶…發現長孫淺雪…小心不能死去…」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心裡再次重複了一遍這樣的話,然後他眼睛里所有猶豫的神情消失。

在一片不可置信的吸氣聲和驚呼聲里,他伸出了手。

此時從石盤端到他面前放穩到他伸出手,還不過數十個呼吸的時間。

他的手截斷了灰色的細小水流,從中取了五顆灰色的圓滑石珠。

晚上有飯局,所以這一章就趕在現在更啦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