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二章光陰不虛度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沈白的臉色驟然變得無比蒼白,整個身體都不可遏制的顫抖起來。 他知道對方是青藤劍院的弟子,然而卻沒有想到對方是這樣的身份。 軍中的等階和出身觀念,比起別地更重。 部下對於提攜...

張儀的目光也很柔和,那種很容易引起人信任的柔和。

他似乎從不盯著某個人看,然而他卻又好像在時時看著每個人,這樣每個人都不覺得自己被忽視。

就如此刻,丁寧的目光才剛剛落在他的身上,張儀便也注意到了他,然後溫和的對他輕輕頷首。

區區一個白羊洞,居然也有這樣的人物?

丁寧感受著對方身上的氣息,開始真正的驚訝。

「我明白,我自知在任何方面都比不上大師兄,但是我也同時明白一個道理,不管我們白羊洞今日怎樣,將來怎樣,我們白羊洞卻從來沒有廢物,沒有讓人覺著丟人的人。」名為沈白的稚嫩少年深深的吸著氣,因為心情的激越,雙手不住的微纏著,「既然大師兄如此說了,我們也不把怨氣都撒在他的頭上,只是他想要入門,至少也要讓我們覺得他有進入的資格,也要通過我們入門的一些測試。」

張儀的目光再次落在丁寧的身上。

看著這個眼神寧靜,始終雲淡風輕的少年,他的眼底也露出一些異樣的光澤來。

「入門測試沒有那麼重要,你們應該也知道,每次大試,即便通過,最後的決定權也在洞主的手裡。現在既然洞主已然同意,那他便已經是我們白羊埽現在堵在這裡,便是缺了禮數和同門之誼。」張儀柔聲說道:「而且我可以保證,將來這位小師弟一定有很好的成就。」

「將來之事,誰能輕言?我卻不管將來事,只信眼前事。」

眼見山門前一眾學生在張儀的柔聲細語下已經漸漸怨氣平息,身後的山道上,卻是又傳出了一聲清冷的聲音。

這聲音讓在馬車前有些憂慮的等待著的灰衫劍客都通體一寒,從清冷的話語中感到了莫大的威勢。

他先前只覺得丁寧在入門之後恐怕有不小的麻煩,現在看起來,連這入山門都不像想象的那麼簡單。

「蘇秦師兄1

包括沈白在內的數名少年的眼睛卻是一亮,看他們興奮而尊敬的神色,似乎來人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原本就要比張儀更高。

從薄霧裡走出的人同樣風度翩翩,劍眉星目,哪怕丟到長陵最繁華的街道上,都能讓人一眼看出他來。

「若是不親眼所見,如何心安?」

「自己不做,流傳到外面,倒是以為我們白羊洞沒了規矩,什麼人想進就進,是藏污納垢之所。」

同樣的英俊,但這人的眼神和語氣卻是充滿鋒銳,就像一柄柄寒光閃爍的劍。

這樣的氣質,特別容易讓年輕人迷醉。

白羊洞居然有這麼多不俗的修行者?

丁寧卻沒有在意這些話語本身,感受著這名背負著長劍的英俊年輕人身上的氣息,他的眼睛里再次顯現出驚訝的光芒。

張儀臉色微變。

他有信心說服這裡所有的學生,卻沒有辦法說服蘇秦。

尤其是蘇秦的這句話里,本來就像袖裡的匕首一樣,藏著深深的機鋒。

「不要試著說服我。」

然而蘇秦的話語卻沒有停止,就如袖裡的匕首,按耐不住的露出了一截,他銳利的目光落在張儀的身上,「你應該明白,心不平…尤其是在我們併入青藤劍院這種時候心不平,將會生出很多事端。」

聽到這樣的話語,看著已經忍不住蹙眉的張儀,丁寧微微抬頭,想要說話。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冷冽而帶著濃厚鄙夷的女聲,卻是從灰衫劍客所在的馬車後方響起:「怪不得白羊洞會遭此變,原來只會窩裡斗。」

灰衫劍客一愣,轉過身去,這才發覺馬車後方的道路上,不知何時已來了數名身穿紫色緞袍的學生,其中為首的一名,則是一名身材嬌小的秀麗少女。

除了張儀和蘇秦之外,所有聚集在山門口的白羊洞學生臉色大變。

尤其看清對方身上衣衫的顏色和花紋,沈白頓時勃然大怒,厲喝道:「放屁,你算什麼東西1

丁寧轉身看著這幾名身穿紫色緞袍的不速之客,尤其看著為首的那名秀麗少女,不由得暗自嘆了口氣。

他現在的修為相對而言還很低微,所以在馬車的遮擋之下,他也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山路上走來了這些人。

只是這些人裡面,這名為首的秀麗少女他認識。

所以他現在也很清楚沈白為什麼勃然大怒,眼下看來,這原本簡單的入門,似乎又變得更加複雜起來。

「我不是什麼東西。」

秀麗少女的臉上本來籠罩著一層霜意,此刻聽到沈白的怒罵聲,她的眼神變得更加冰冷,充滿譏諷:「我是南宮采菽,青藤劍院弟子,我的父親是南宮破城。如果我沒有看錯,你應該是白羊洞年紀最小的弟子沈白,你的父親應該是沈飛驚,他原先應該是我父親座下的部將。」

沈白的臉色驟然變得無比蒼白,整個身體都不可遏制的顫抖起來。

他知道對方是青藤劍院的弟子,然而卻沒有想到對方是這樣的身份。

軍中的等階和出身觀念,比起別地更重。

部下對於提攜自己出身的將領,極其的敬重。

因為絕大多數的戰鬥,都是由上階將領決定和指揮,在戰鬥里絕對服從命令,生命都是握在上階將領的手中,能夠在廝殺中生存下來,連續獲得封賞,這便說明上階將領英明,調度出色。獲得的功勛里,自然也有上階將領的一份功勞,自然要記著這份恩情。

南宮采菽,是他的父親都必須尊敬的對象。

然而他卻罵她是什麼東西。

「若是在我們青藤劍院,我們院長同意某個人進入劍院學習,我們絕對不會堵著院門不讓他進。至於你們說看不到他現在的能力,我只想告訴你們一點,只是驪陵君座下一名修行者,就讓我和徐鶴山、謝長生遭受了羞辱,然而他卻讓驪陵君遭受了羞辱。你們可以想想白羊洞和驪陵君府有多少的差別,如果他想選擇,他現在就已經成為驪陵君府的座上客。」

南宮采菽卻是滿含譏諷的接著說道:「現在他選擇白羊洞,而你們居然還嫌棄人家,端著架子堵著他?」

山門周圍一片嘩然。

所有白羊洞的弟子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丁寧。

驪陵君雖然只是一名質子,然而這麼多年的迅速崛起,早已經讓驪陵君府成為了超越一般修行之地的存在。

市井之間的一些故事顯然並沒有傳到白羊洞里,他們不相信丁寧這樣一名普通的市井少年能夠讓驪陵君感到羞辱。

在這樣的一片嘩然里,目光始終銳利的蘇秦微微挑眉,英俊的臉上閃過一層寒光,他雙唇微動,就想開口說話。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很平靜的聲音響起,「只是簡單的入門而已,為什麼要搞得這麼複雜?」

山門前驟然一靜。

所有人都是怔怔的看著丁寧。

大家這才想起,場間真正的主角,引起爭議的對象,到現在才第一次開口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簡單?

這是簡單的事情?

蘇秦銳利的眼光更冷,眉頭也不自覺的蹙起。

但是丁寧依舊沒有給他開口說話的機會,因為只是從蘇秦剛剛登場的數個畫面里,他就看出蘇秦在白羊洞里比張儀擁有更高的威信,而且他可以看得出來,蘇秦的口才很好。

他感謝南宮采菽會幫他說話,然而他實在是不想太過浪費時間在這裡耗下去。

「既然有什麼測試,就讓我測試好了,這樣大家就都不會什麼意見了。」丁寧一臉平靜,認真的看著臉色蒼白的沈白,看著一臉憂容的張儀,看著一臉寒意的蘇秦說道。

「是么?」

蘇秦眉頭挑得更起,他終於吐出了兩個字。

張儀和南宮采菽的臉色卻是一變。

但是不想浪費時間的丁寧已經斬釘截鐵的點了點頭:「是。」

場間再次變得絕對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帶著深深的不解和懷疑,都在心想這名市井少年是太過輕狂,根本不知道所有修行宗門的入門測試都是極難通過,還是真的天賦異稟,擁有絕對的信心?

「來吧。」

然而丁寧卻是反而微微的一笑,說道。

蘇秦的呼吸莫名的一頓,他的眼睛微眯,然後他也笑了起來,露出了一些雪白的牙齒。

「好,讓他試。」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