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一章白羊洞大師兄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4158字

站在酒鋪門口等著的,正是昨日里的那名灰衫劍客。

看到走出鋪門的丁寧,這名灰衫劍客沒有說任何的話語,只是頷首為禮,等著丁寧上車之後,便開始沉默的趕路。

坐在車廂里的丁寧微微一笑,王太虛能夠在長陵屹立不倒這麼多年,絕對不是偶然,就如這個車夫的選擇,就很符合丁寧的喜好。

馬車沿著平直的道路,緩緩朝著城外的白羊峽駛去,那裡是白羊洞的所在。

在大秦王朝的元武初年,修行之地大多距離長陵不算近,這些零散座落於長陵之外的各個修行宗門以及一些門閥貴族的領地,就自然構成了除了大秦王朝的軍隊之外的一個個堡壘。

隨著長陵規模的日益擴大,現在倒是大半的宗門已經直接位於長陵之內,雖然這些宗門依舊擁有特權,然而大秦皇朝對於這些宗門的掌控力卻是無形之中變強,在很多歷史甚至比現在的大秦王朝還要悠久的修行宗門看來,唯一的好處便是更便利的獲得一些修行的資源,以及增添了一些向別的宗門學習的機會。

車過柳林河,車廂里的丁寧聽到了很多驚呼聲和很多哭聲。

他沒有打開車簾,因為他知道有那些聲音,肯定是因為那條河裡面漂浮著很多的屍體。

昨夜對於長陵的大多數居民而言沒有什麼不同,如果丁寧不是親身經歷,也肯定不會知道長陵市井江湖的勢力在一夜之間有著重大的改變。

柳林河的水只用於一些農田的灌溉,所以經常是江湖人物用於拋屍的所在。

昨夜裡死在紅韻樓的錦林唐的只有唐缺和唐蒙塵兩人,但是丁寧很清楚,在漫長的黑夜裡,會有更多錦林唐的人死去,現在他們的遺體,就應該在這條河裡漂浮著。

……

長陵的地勢,是由東南向西北呈階梯狀分布,城南是渭河、涇河的支流縱橫交錯,其中都是平原,偶爾有幾個不足百米的小山頭。

長陵的中部,則是地勢略高的土嶺地帶,其中有許多區域都是更古老的河床乾涸後留下的窪地。

長陵的北部,則都是高原和丘陵地帶,大小共十三條山嶺,最高的是石門山和靈虛山,最低矮的是北將山和攔馬山。

白羊洞所在的白羊峽,就在北將山中。

沿著漸漸爬高的山路,經過了半日的顛簸,丁寧所在的這輛馬車,終於進入了白羊峽。

因為整個山嶺的地勢都不算高,所以這條峽谷自然不會深到哪裡去,然而不知道什麼原因,峽谷裡面卻始終鎖著水汽,始終有數朵白雲覆蓋著峽谷的大多數地方,白雲飄動中,偶爾有大片的殿宇顯露出來,便分外顯得有靈韻仙氣。

看著這個修行之地,趕車的灰衫劍客眼裡終於顯露出了一些羨慕的神色。

雖然白羊洞在整個大秦王朝而言,只能算得上是一個二流的修行宗門,而且即將迎來最灰暗的結局,併入就隔著一座山頭的青藤劍院,然而即便如此,這樣的修行之地,依舊不是他這樣人所能進的。

他開始有些擔心。

為身後車廂里的那名梧桐落少年擔心。

並非是擔心他能否進這宗門,而是擔心他在進入這個宗門之後的處境。

白羊峽口沒有任何的山門牌樓,唯有一塊白色的石碑。

石碑上簡簡單單的刻著四個字,御賜禁地。

前兩個字代表大秦王朝對於宗門的功績的獎賞,後兩個字代表著宗門的特權。

正值晌午,本該是正常人用餐的時間,在這塊代表山門入口處的石碑附近,按理白羊洞也不可能放上很多接引入宗的人員,然而當馬車在距離石碑不遠處的山道上停下,灰衫劍客卻是不由得瞳孔微縮。

石碑後方,傾斜往下的山道上,竟然安靜的站立著數十名年輕的學生。

這些身穿麻布袍,袖口上有白羊標記的學生們,包裹在一種詭異的氣氛里,沉默的看著這輛停下來的馬車。

「大約不是特意來歡迎我進入白羊洞的。」

一聲壓低了的聲音在灰衫劍客的身後響起。

灰衫劍客微微一怔,眼睛的餘光里,只見丁寧已經平靜的下了馬車,然後朝著石碑走去。

他的平靜前行,卻像是一顆投入池塘的石子,瞬間激起了一層漣漪。

一名看上去至少要比丁寧的年紀大上五六歲的學生面容有些為難的迎上前來,迎上丁寧。

他停下來的時候,位置站得很巧妙,就和石碑齊平。

這樣一來,站在他對面的丁寧便沒有能夠真正的踏過山門。

他卻是對著丁寧微微欠身,清聲說道:「再下葉名,奉洞主之命前來迎你進山門。」

丁寧微微一笑,回禮道:「如此便有勞了。」

便在這時,後方的山道上那些包裹在詭異氣氛里的數十名學生中,卻是傳出了一聲憤怒的冷笑聲:「什麼時候,我們白羊洞是什麼人都能進,什麼人想進就進的了?」

葉名的眉頭微跳,臉上的神情卻是沒有多少改變。

他原本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其實若不是命令難違,否則他也不會站在這裡,也會是後面道上的學生中的一員。

丁寧抬頭看了一眼,他看到憤怒出聲的是一名年紀和他相仿的少年,頭髮削得很短,身材瘦削,但是站得很直,腰間有著一柄兩尺來長的短劍,劍柄是一種有波浪紋的深黃色老木,上面還雕刻著細細的符文。

只是他的目光並沒有在這名少年的身上停留許久。

他只是平靜的看著葉名,也沒有說什麼話。

因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