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章皇后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蒙面修行者,便根本不敢抬頭看她,始終無比恭謹的微躬著身體,垂著頭,滿心的尊敬和緊張。 雖然不敢抬頭,然而這名修行者的念力卻始終跟隨著她的雙足,知道這名大秦王朝最尊貴的女子不喜歡繁文縟節,也不...

同樣的夜裡,一名女子正走在一條石道上。

石道的兩側,站立著很多銅俑,這些銅俑上面,至少有數種可以輕易殺死第四境修行者的法陣。

這名女子異常美麗。

她身後的兩名侍女也是絕色,然而和她相比,卻似乎只是個青澀的孩子。

因為她的美麗,不是那種秀麗,也不是那種嫵媚,而是那種無比端莊,無比耀眼,令人仰望的美麗。

她的美麗之中,含著無比的威嚴。

她的兩側,巍峨壯觀的皇宮的影子,都好像畏縮的匍匐在石道的兩側,拜伏在她的腳下。

她是大秦王朝的皇后,長陵的女主人。

即便她的容顏無可挑剔,完美到了極點,哪怕就是一根髮際線,都像是天下最好的畫師畫出來的,然而整個長陵,卻沒有多少人敢認真的看她,看她的容顏。

此刻,一名身穿杏黃色錦袍,在石道的盡頭,她的書房前等待著她的蒙面修行者,便根本不敢抬頭看她,始終無比恭謹的微躬著身體,垂著頭,滿心的尊敬和緊張。

雖然不敢抬頭,然而這名修行者的念力卻始終跟隨著她的雙足,知道這名大秦王朝最尊貴的女子不喜歡繁文縟節,也不喜歡任何的廢話,在感覺到她的雙足即將停頓下來的瞬間,這名修行者便用儘可能恭謹的聲音說道:「娘娘,今日里夜司首已經去神都監驗過宋神書的屍身,確認的確是九死蠶神功,只是那人的修為很低,最多只有鍊氣境。」

皇后的腳步停了下來。

她的每一個動作都高貴端莊和完美到了極點。

包括她此刻微低頭看著這名修行者的動作和神情。

她的神情沒有任何的改變。

「告訴家裡,能夠在鍊氣境殺死宋神書的,不只是得到了九死蠶的修鍊方法那麼簡單。但是同樣告訴家裡,不必緊張,這段時間裡也不要做任何特別的事情。現在的大秦王朝已經不是十幾年前的大秦王朝,沒有任何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威脅到現在的大秦王朝,只要我朝自己不犯錯。」她平和的說著,語氣里充滿著無上的威嚴。

「是。」這名修行者心中凜然,接著說道:「今日許侯在神都監外截住了夜司首,兩人交手,平分秋色。」

皇后說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想著能夠依靠長陵的什麼人對付她。不是雲水宮的白山水最近已經出現了蹤跡么?讓家裡把力氣全部用在白山水的身上,只要查出了白山水,夜策冷既然已經回來,這件事到最後自然是她負責。」

這名修行者更加凜然,問道:「今日里白羊洞杜青角出山,插手了一件江湖幫派的事情,家裡想聽聽娘娘您的意見。」

「家裡最近是越來越糊塗了么?」皇后說道:「既然聖上已經同意杜青角歸老,白羊洞也已經因為其過失而付出了應有的代價,家裡便根本不需要再考慮這方面的問題。你替我轉告家裡的那數位,聖上雖然一心修行求道,想著長生,然而不代表他和以前有所不同。他的旨意,便代表了最終的結果。家裡雖然強大,然而卻是始終站在聖上的身後才強大,永遠不要想著能越過聖上去做些什麼,不要去想改變已經有定論的事情。」

皇后的聲音雖然依舊平和,然而這名修行者卻已經聽出了強烈的威脅和警告之意,他的背心不由得沁出了一滴滴的冷汗。

「還有,讓家裡警告一下樑聯,他辦的這件事情,太過簡單粗暴。在長陵不比和敵國打仗,需要更溫和的手段。長陵水深,永遠不要以為可以輕易的碾死任何人。」

皇后開始動步,從這名修行者的身側走過,走入書房。

這名修行者衣衫盡濕,感覺著身側皇后的氣息,今日里的皇后雖然言行舉止和平日相比沒有任何的變化,還是那麼的完美,然而他總是覺得這名母儀天下的女主人和平時似乎有些不一樣。

……

皇后在書房裡的鳳椅上坐下。

她的身前,是一口活泉。

泉水中不斷冒出的氣泡里,散發著大量肉眼可見,對於修行者體內的五氣有著驚人滋養作用的乳白色靈氣。

氤氳的靈氣里,盛開著數朵潔白無瑕,和她一樣近乎完美的蓮花。

靈泉的上方,是一個天井。

在屋頂的一些晶石的折射下,好像方圓數里的星光都被折射了過來,實質性的灑落在這個靈泉里。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太優秀的人,又走極端,便更容易遭受天妒。」

皇后靜靜的看著身前的靈泉,輕聲說道:「只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知道別人想要的是什麼,這邊是最大的罪惡。我不知道你臨死前是什麼想法,有沒有所醒悟,但既然你已經死了這麼多年,難道還不能心安?」

她緩緩抬頭,目光似乎透過前方垂落的星光,擴散了出去,沿著長陵平平直直的道路,往外無限的擴散。

她的表情漸漸變得不完美,變得有些過分冷酷起來,眼睛里卻浮現起一種幽然的火焰。

「即便留下了什麼東西,也應該好好的藏著,你才不會被完全抹滅,這樣才能在這個大世里留下一點痕,這樣後世的人,才會知道你的足跡在這個王朝里曾經存在過。」

「畢竟,是因為你,我們才能滅了韓王朝,才能滅了趙,滅了大魏,才有此時的大秦王朝,才有這樣的長陵。」

耀眼的美麗,異樣的威嚴,以及和廟宇里的神佛一樣冷酷而過分完美的眉眼,讓此刻的她完全不像是人間的女子,而像是傳說中的神靈。

然而她卻用更加清冷的語氣,自言自語的輕聲說道:「你應該明白,這個世上,沒有任何的神,任何一個人都是血肉之軀,都有著七情六慾。不為自己活著的人,那才是真正的令人憎惡。」

接著,她完美無瑕的美麗面容上,卻是浮現出了更為憎惡的身前,甚至散發著強烈的恨意和怨毒:「而且你居然有傳人…你的九死蠶竟然留了下來,你的九死蠶,你的劍意,要傳的話也要傳給我,你竟然傳給別人,沒有傳給我1

……

和往常一樣,丁寧在日出時分,看著梳妝的長孫淺雪的背影起床。

然後他很快的完成了洗漱,幫長孫淺雪開始熬黍米粥。

等到火候差不多,他才用小火慢慢的煨著,端著自己專用的粗瓷碗去經常去的鋪子買面。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長孫淺雪有潔癖,不喜歡吃外面的東西,而且在長期的修行之中,她已經習慣了這種清淡而簡單的飲食。

除了做酒之外,酒鋪的所有雜事,飲食起居,都是丁寧在照顧長孫淺雪。

然而丁寧卻做得非常細緻,非常甘心,甚至像這種幫長孫淺雪細細熬粥,看著火苗的吞吐,看著長孫淺雪在他不遠處走來走去的身影時,他都會感到很溫暖,很快樂。

因為有些事,最好不要再想起,有些人,卻一定要珍惜。

死去的那個人沒有看清楚長孫淺雪,甚至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看她,然而他卻終於看清楚。

吃完了一大碗紅湯肥腸面,丁寧一邊就著碗里的餘熱洗碗,一邊看著小口喝粥的長孫淺雪,輕聲而認真的說道:「馬上王太虛的人就會來接我去白羊洞了…我保證只要我能夠出來,我一定會回來和你一起修行,所以你一定不要心急。你應該明白,上次那樣的情形非常危險。」

長孫淺雪看了他一眼,沒有回話,只是依舊小口小口的喝粥。

看著她的眼色,丁寧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她已經答應。

有馬車聲在清晨寂靜的巷道里響起,最終在這間酒鋪的門前停下。

那應該便是王太虛派來接送丁寧的馬車。

但是丁寧卻坐著遲遲不動,只是安靜的等著。

長孫淺雪眉頭微蹙,終於忍不住抬頭看著他問道:「既然你已決定要去,既然已經來了,你為什麼還不去。」

「我等你吃完,幫你洗完了碗再走。」

丁寧深深的看著她,輕聲說道,「平時你都不做這些活的。」

每本書稍微有點成績,書評區就總有人嘲諷,說我不如這個,不如那個,其實我想不明白,你拿別人和我比,就算真比贏了,你又有什麼驕傲的有本事拿你自己來和我比啊而且我還真是挺傲嬌的,寫書的速度,質量的綜合,純粹的寫書這件事上,我還真不覺得我比不過別人恩恩,最後誠懇的求收藏,求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