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七章白羊角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自覺的湧出無數滴汗珠。 …… 王太虛坐著沒有動。 他的右手卻好像突然消失在了空氣里。 一片灰色的劍光密布在了他的身前。 這是一片只有一尺來長的劍光。 他...

章胖子名為章南,胖子這個形容詞雖然很恰如其分,但在長陵的市井人物裡面,也只有像王太虛等少數幾個敢這麼稱呼他。

這紅韻樓在他來時,就已經被兩層樓的人團團圍了起來,周圍街巷裡看得到的兩層樓的人就至少有上百名,暗地裡還不知道埋伏著多少箭手和可以對修行者造成威脅的人。

紅韻樓的裡面,其餘的房裡倒是有人在彈著曲子,隔著數重牆壁傳入,反倒是讓這間靜室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眼見王太虛落座之後都不說話,章南肥臉不由得微微抽搐,不快道:「王太虛,你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我們是客,你是主,你既然來了,不言不語是什麼個意思?」

看著章南油汪汪的臉,王太虛神色沒有什麼改變,微笑道:「我雖是地主,然而今日里是你們要和我談,不是我想要和你們談,所以我自然要聽聽你們和我要談什麼。」

章南臉色微寒,冷哼了一聲,也不言語。

他身旁的唐缺卻是緩緩抬頭,一雙充滿冷厲的眸子,定定的落在王太虛的身上。

「我十五歲開始殺人,十六歲和徐錦、林青蝶一起來到長陵,不知流了多少血,才爬到今日這個位子。」

唐缺緩慢而冰冷的說道:「我當然不怕死…所以我今日來見你,不是想求你放我們錦林唐一條生路,而是想要告訴你,就算你能殺死我和我身邊所有的兄弟,你們兩層樓的那些生意,你們也留不祝」

王太虛平靜的看著這名分外冷厲陰沉的男子,無動於衷的說道:「然後呢?」

章南臉上的肥肉微微一顫,有些尷尬的笑笑:「王太虛,按我們江湖上的老話,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前些日子你們死的人太多,再爭鬧下去,給了上面直接插手的機會,那就都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你是聰明人,知道什麼時候該進,什麼時候該退。你殺了錦林唐那麼多人,也得了足夠的籌碼,接下來和錦林唐合作,只會賺,不會虧。」

王太虛聞言笑笑,一時又不說話。

「王太虛,你到底怎麼說。」章南看著王太虛這副樣子,頓時有些不耐煩起來,沉聲喝道。

王太虛臉上浮起些譏諷的神色,他認真的看著這個胖子,輕嘆道:「章胖子,你也是個聰明人,而且你比我年長,按理你應該明白,像我們這樣的小人物,有些事我們碰不得。」

章南臉色越發陰沉,黑臉道:「王太虛你說得清楚點。」

「既然你要我說清楚點,那我就說清楚點。」王太虛看著他,眼神冷漠了下來:「你給他們來做說客,顯然是他們也給你透了點底子,許了你點好處。可是你應該很容易想清楚,我們兩層樓在長陵做了這麼多年的生意,要想找個上面的靠山還怕找不到么?」

「可我們為什麼不找?」

「像我們這樣的人物,和廟堂里的那些權貴難道能有資格稱兄道弟不成?找了靠山,就只能做條狗。」

聽著王太虛的這些話,章南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冷笑,他拿著一塊錦帕擦了擦汗,冷冷打你也應該明白,對於那些貴人而言,我們的命和一條狗本身也沒有什麼區別。」

「做野狗還能隨便咬人一口。」王太虛嘲弄道:「做家狗卻隨意殺來烹了就烹了。而且靠山也不見得穩固,你都不知道哪一天你的靠山會不會因為什麼事情倒了,順便把你壓死。跟著哪一個人,別人看你就煩了。所以這些年,我們兩層樓安安分分的在塘底的泥水裡混著,小心翼翼的不站在任何一個貴人的門下,這不是我不想讓兩層樓往上爬,而是我們生來就是這樣的命,這樣才能讓我們更好的安身立命。你一條野狗想到老虎的嘴裡謀塊肉吃,哪怕這次的肉再鮮美,把身家性命都填上去,值得么?」

章南臉上的肉再次晃動了一下,寒聲道:「貴人也分大小的。」

「能大到哪裡去?」

王太虛想到了之前丁寧和自己說的話,他側眼過去,又看到丁寧正在十分安靜的對付案上的幾道菜,吃得很定心的樣子,他便又忍不住一笑:「現下除了深受陛下信任的嚴相和李相,其餘人再大,還不是說倒就倒了?你難道忘記了陛下登基前兩年間發生的事情?」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看來是決計一點都不肯讓步了?」章南又掏出錦帕擦了擦汗,臉色倒是反而平靜了下來。

王太虛也不看他,而是看著唐缺,說道:「如果你今天來求我放過你和你的兄弟,我或許可以答應,只要你們今後永不回長陵,這便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讓步。」

「是么?」

唐缺陰冷的看著王太虛,說道:「如果那天我也在場,你說不定就已經死了。我們唯一的失誤,是沒有想到你也是已經到了第五境的修行者。」

王太虛笑了起來:「世上沒有那麼多如果,我只知道結果是我只掉了一顆牙齒,而錦林唐的兩個當家,現在卻在泥土裡躺著。」

唐缺沒有因此而憤怒,他的臉上反而泛起一陣異樣的桃紅,他看著王太虛,陰冷的說道:「你很有自信。」

王太虛微笑道:「你需要自剩」

唐缺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掃過王太虛身旁專心吃東西的丁寧,以及自從落座之後,就一直在安靜的喝茶的頭髮雪白的老者,「只是我不明白你的自信何來,就憑故弄玄虛,帶一個梧桐落的市井少年,一個橋下的算命的?」

王太虛認真的說道:「已經足夠。」

「是你放棄了最後的機會。」

唐缺搖了搖頭,極其冷漠的說了這一句。

然後他手中的酒杯落了下來。

在他的酒杯開始掉落的同時,章南的眼睛射出實質性的寒光。

「動手1

他發出了一聲低喝。

這間靜室里,在王太虛和丁寧,以及那個不言不語的雪白頭髮老者進入之前,一共有十一人。

除了章南和唐缺等四人之外,其餘七人全部都是兩層樓的人。

能夠有資格陪著王太虛坐在這裡的,自然都是兩層樓最重要的人物,他最信任的夥伴。

在章南一聲低喝響起的同時,這七人已經全部出手。

然而其中有三人,卻是在對著另外四人在出手。

狂風大作,伴隨著無數凄厲的嘶鳴聲。

章男身旁身穿紫色輕衫的鐘修,像一隻紫色的蝴蝶一樣輕盈的飛了起來,他左手的衣袖裡,夢幻般的伸出了一柄淡紫色的劍,不帶任何煙火氣的點向王太虛的額頭。

唐缺身前的桌案四分武裂,一柄青色的大劍從他膝上跳躍而起,落於他的掌心。

一聲厲叱之間,唐缺以完全直線的進擊方式前行,體內的真元盡情的湧入劍身之中,整個劍身上蕩漾起青色的波浪,頃刻間便像一個青色的浪頭朝著王太虛的身前轟來。

他身旁始終低垂著頭的獨眼龍唐蒙塵,在此刻抬起了頭,也抬起了雙臂。

他的雙臂上瞬間響起劇烈的金屬震鳴聲。

數十道藍光后發而先至,籠罩住了王太虛的身影。

這一瞬間,章南沒有動手,依舊只是一動不動的坐著。

和先前的計劃一樣,他此刻已經不必動手。

那暗中站在他們這一邊的三人,足以能夠讓忠於王太虛的四人一時無法救援王太虛,而原本就已經受傷的王太虛,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鍾修、唐缺和唐蒙塵的聯手刺殺。

只要王太虛死去,他們便能很快控制這裡的局面。

想到長陵城裡最重要的一個競爭對手即將在眼前倒下,本該是油然的自得和滿足,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的章南的身體里卻反而湧起強烈的不安。

王太虛身旁的一老一少的表現,都太過異常。

此時的丁寧,居然還在平靜的夾菜。

而另外的一側,那個白髮老者,依舊在端著茶壺喝茶。

在此刻滿室的風雨中,這樣的畫面太過平靜,太過詭異。

然而按照兩層樓里那些王太虛最信任的人的消息,這兩個人明明都是普通人。

那個少年,只是梧桐落里一個普通的市井少年。

那個白髮老者,只不過就是今天王太虛在市集里認識的算命先生。按那數人所說,王太虛只是覺得這名白髮老者仙骨道風,才故意帶在了身邊,好讓他們懷疑是厲害的修行者。

所以在之前的談話中,唐缺才說王太虛故弄玄虛。

因為就像一名賭徒,王太虛的底牌,實際上已經全部被他們看清了。

只是現在,這兩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

章南的身體里越來越寒冷,額頭上和身上,卻是不自覺的湧出無數滴汗珠。

……

王太虛坐著沒有動。

他的右手卻好像突然消失在了空氣里。

一片灰色的劍光密布在了他的身前。

這是一片只有一尺來長的劍光。

他手裡的劍也只有一尺來長,而且劍頭有些鈍,看上去就像是一柄灰色的扁尺。

他完全沒有管刺向自己額頭的淡紫色的長劍,也沒有管大浪般朝著自己用來的青色劍光,而是無比專註的斬飛了射到自己身前的每一道藍光。

就在這時,章南的喉嚨里不由自主發出了一聲恐懼的呻吟。

因為他最害怕的事情出現了。

王太虛身旁的白髮老者手中的茶壺落了下來。

他的手裡出現了一柄白色的劍。

這柄劍劍身粗大而短,握在手裡,就像是一個粗大的白羊角。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