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五章夜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進在一條很寬闊的道路上時,一輛很威嚴的馬車,卻是緩緩的,面對面的接近了這輛黑色略諍諫馬車的對面停下。 這輛馬車之所以用威嚴來形容,首先是它很大,是一輛需要四匹馬拖動的馬車。 其次它的裝...

王太虛的眼睛瞬時眯了起來。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已經考慮了許久都想不清楚的問題,只是一問一答的幾句對話,丁寧居然已經找出了其中癥結所在?

「是什麼問題?」

他認真的看著丁寧,謙虛請教道。

「既然不可能是外面的問題,便自然是你們自己的問題。」丁寧平靜的說道。

王太虛的呼吸一頓,微眯的眼睛里頓時射出了寒光。

「哪怕是討饒,求你們給條活路,總也要拿出些分量,也要擔心你們不想給活路。」丁寧微微一笑,說道:「現在他們人又不能多帶,地方都是你們選的,關鍵在於請的調停人,也不夠分量。這就是最大的疑點,錦林唐的唐缺,難道不怕你們就是不給雷雨堂的章胖子面子?」

聽到丁寧的這些話,王太虛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然而丁寧卻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臉色一樣,接著說了下去:「而且你先前也說過,唐缺他們背後的靠山很有可能是廟堂里的人物,對於廟堂里的那些人物而言,雖然不能弄出很大動靜,不太敢動用皇帝陛下的私人財產,然而像唐缺這種修為的江湖修行者的命,在他們的眼睛里和阿貓阿狗也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他們不會容許唐缺這樣輕易的失敗,一定會讓他再拚命一搏。」

王太虛的面色更寒,他壓低了聲音,緩緩的說道:「所以你的判斷,是我們身邊的人有問題?」

丁寧點了點頭,看著他:「我不知道你們在哪裡設宴談判,但這恐怕是不只讓你虛,而會要了你的命的送終宴。」

王太虛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可是我的那些兄弟,都是同鄉,都是擋過刀的交情。」

「人是會變的,而且為了一時的形勢所迫,或許會做一些本來並不樂意做的事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丁寧微嘲道:「而且每個人都有弱點,你也有弱點。」

王太虛臉色難看道:「你看出我的弱點是什麼?」

「你大概很講信義,所以剛剛和我談條件的時候也是一樣,你理所當然的認為我是和你一樣的人。或許平日你你們兩層樓的氣氛也是這樣,所以你自然覺得你周圍的每個兄弟都和你一樣講信義。」丁寧平靜的看著他,「你能當上現在兩層樓的主人,你當然也是一個極聰明,看得極遠的人物,但是這樣簡單的事情你卻看不明白,看不清,只是因為你有這樣的弱點,因為你根本不往那方面去考慮,根本不往那個可能去想。看東西之前,你先遮了自己一隻眼睛,將本該看的一些人也撇了出去,你又怎麼能看得清全局?」

王太虛沉默不語。

他並不是迂腐的人,否則絕對不會親自像一個在絕大多數人眼裡還是一個孩子的丁寧認真的來討教。

他也開始在心裡承認的確有這種可能。

那麼這場大宴就真的不只是決定長陵城裡江湖格局的一場盛宴,不是兩層樓接下來怎麼活下去,走得更遠的問題,而直接就是關係他的生死的問題。

數滴冷汗不自覺的從他兩鬢流淌下來。

「就在今晚。」

他沒有掩飾什麼,很隨意的用手擦了擦冷汗,輕咳著,看著丁寧說道:「唐缺約了章胖子,就在今晚紅韻樓和我談判。」

丁寧眉頭微挑,沒有說話。

王太虛用絲巾掩著嘴角,接著說了下去:「如果不是驪陵君正巧在今日到這裡,如果不是我親自來看一看,聽到你的這番話,那麼過了今晚,我或許就已經死了。」

「生死一發…此時想想,人的命有時候真的太過脆弱。」

一抹肅穆的神色出現在王太虛的臉上,他深深的看著丁寧:「今日的大宴,我想你和我一起去。我會為你做些事情…然後,若是我能安然活過今晚,我和兩層樓,將來不會忘了你。」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丁寧毫不猶豫的說道,「但苟富貴,請相忘。」

王太虛一怔。

若是今日能夠徹底解決錦林唐的事情,那麼至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兩層樓在長陵的江湖之中,便會擁有更高的地位。

這樣一個幫派的感激和支持,對於任何人而言都會是寶貴的財富。

然而現在丁寧卻似乎生怕將來和他們扯上更多的關係。

他想不明白,所以他忍不住問道:「為什麼?」

「有些時候,所做的事情不一樣,便最好不要互相欠太多。我只要我的,你只要你的,這樣乾淨。」丁寧看著他,平靜的說道,「有期望,將來便有可能互相失望。」

王太虛的眉頭又深深的皺了起來。

「看來你想的天地比我們所看的不一樣。既然如此,我願你如願以償,進入岷山劍宗。」

他又用絲巾掩了掩嘴,十分真誠的說了這一句。

「走吧。為了今夜的大宴,我需要準備一下。」

然後,他站了起來,示意丁寧跟著他離開。

後院里,聽著這些談話的長孫淺雪眉頭也一直微微的皺著,她似乎想要對丁寧說些什麼,但最終她還是有些惱怒的低下了頭,不管跟著王太虛離開的丁寧。

……

夕陽將落,夜緩緩襲來,如遠處有天神,緩緩扯著一片黑色大旗,行過天幕。

一輛黑色的馬車,從神都監的殮屍房外緩緩行出,黑色的馬車和遠處微暗的天幕相對,似乎在迎接著黑夜。

沿途不少神都監的官員躬身而立,眼神里充滿敬畏和憎惡。

趕著黑色馬車的是一名面容枯槁,如同殭屍一樣的老僕,馬車裡,依[email protected]白裙的監天司司首夜策冷閉著眼睛,似已睡著。

非凡的人物自有非凡的氣息,這輛黑色馬車雖然沒有任何的標記,但是沿途卻是暢通無阻,一路所有的馬車都是自覺或者不自覺的讓開。

然而這輛馬車行進在一條很寬闊的道路上時,一輛很威嚴的馬車,卻是緩緩的,面對面的接近了這輛黑色略諍諫馬車的對面停下。

這輛馬車之所以用威嚴來形容,首先是它很大,是一輛需要四匹馬拖動的馬車。

其次它的裝飾不像其餘的馬車一樣,用金銀或者美玉,而是完全用黑色的玄甲。

就連四匹拖車的馬身上,都覆蓋著魚鱗鐵甲。

四匹馬很高大,而且腿肚很雄壯,步伐幾乎完全一致,明顯就是經過很久時間訓練的戰馬。

看著這樣如同通體鐵鑄的威嚴馬車緩緩而來,趕著黑色馬車的老僕依舊面無表情,只是也緩緩的勒停了馬車。

兩輛馬車隔著一丈的距離相望。

「是九死蠶?」

一個好像金鐵摩擦的聲音,從鐵鑄般的馬車車廂里響起,奇異的不擴散,如一條線般傳入黑色馬車的車廂里。

一襲白裙的夜策冷到此時才睜開眼睛,面無表情的說道:「是。」

「很好。」

鐵鑄般馬車內的乘客似乎冷笑了一聲,然後接著道:「公事談完,接下來,就要請夜司首下車談談私事了。」

聲音未落,馬車嗡的一聲震響,就連站穩不動的四匹戰馬的身上,無數的鱗甲都在不斷震鳴。

沉重如鐵的車簾掀開。

一個身形分外高大的男子,從車廂內一步跨出。

沉重的馬車少了大量的負擔,一時竟往上微微一跳。

這是一個很高,很胖的男子。

他的身型,大約相當於三個高壯的男子擠在了一起。

他身體的每一個部分,胳膊上、腿上、臉上、脖子里,肚子上,都是高高堆起的肥肉。

也的確只有這樣大的車廂,才坐得下他這麼胖的男子。

只是尋常這麼胖的男子,一定會連走都快走不動,然而他不同,他身上的每一塊肥肉給人的感覺,卻是都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所以哪怕他滿身肥肉,眼睛都被肥肉擠得快要看不出來,但他給人的感覺卻是分外的威嚴,分外的可怕,就像一座威嚴的巨山。

幾乎所有長陵的人都認識他。

他就是許兵,大秦王朝一個最普通的小兵出身,橫山劍院有史以來最強的傳人,最終封侯。

大秦王朝十三候之一!

橫山許侯!

夜風輕柔。

一襲白裙出現在布滿灰色和黑色的長陵街道中。

一臉平靜的夜策冷出了馬車,站在這位如山般的王侯對面。

她的身影嬌小,和許侯相比,就像一朵纖細的白花。

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今天看完更新,多給投兩票,多加點收藏啊什麼的?)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