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四章撥霧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能和大宗大派、廟堂人物搭上線的,自然不是普通的人物,魚市裡的生意,我們長陵其餘所有的幫派都不敢插手,也不敢多去打聽。魚市的規矩是『商大小姐』定的,我只知道那是一名女子,只知道必定不凡,具體是什...

「你在想些什麼?」

看著丁寧似乎有些出神的樣子,王太虛平靜的說道:「是對我說的話有些懷疑?」

「沒有什麼。」丁寧搖了搖頭,想了想,問道:「魚市裡的生意和你們兩層樓或是錦林唐有關係么?」

王太虛微微一怔,他不明白丁寧為什麼突然會提及魚市的事情,但他還是認真的回答道:「沒有,那是真正的上層生意,我們這種下層人物,做不了那種大江大河的生意。」

丁寧鄙夷的看了一眼王太虛,說道:「傳說中佔了大部分賭場和花樓生意的人,還是下層人物?」

王太虛搖了搖頭,「哪裡有那麼誇張,最多佔了幾成生意,而且我們所說的上層和下層只是和生意對象有關,我們做生意的對象都是普通的市井人物和江湖人物,納意牽扯的卻是大宗大派、廟堂人物、大逆大寇,那種級別的人物,我們糾纏了一個都危險,也只有真正大智大勇,大能耐的人,才能做那種大江大河,隨時都有一條過江龍趟過的生意。這和選擇和底蘊有關,和手裡有沒有錢財,有沒有幾個厲害的修行者都沒有關係。」

「龍有龍路,蛇有蛇路。蛟龍天生就和蛟龍為伍,蛇就算一朝化成蛟龍,先前也沒有那麼多積累,也不混在蛟龍的潭子里,這就是所謂的底蘊,所以在長陵一般的貴族子弟和普通的市井子弟也都玩不到一塊去。」丁寧沉吟道:「聽你的意思,能有資格做那種生意的,也至少是那種夠級別出身的人物才對。」

王太虛耐心的說道:「能和大宗大派、廟堂人物搭上線的,自然不是普通的人物,魚市裡的生意,我們長陵其餘所有的幫派都不敢插手,也不敢多去打聽。魚市的規矩是『商大小姐』定的,我只知道那是一名女子,只知道必定不凡,具體是什麼出身,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卻是一概不知。」

「錦林唐和魚市沒有關係那就好。」丁寧平靜的說道。

「看來你的確有可能幫得了我。」王太虛會錯了意,他認為丁寧是將魚市這種有可能相關的因素都已經考慮在內,他的眼睛里燃起一些異樣的光焰,沉聲道:「錦林唐的主要生意其實是一些馬幫和行鏢生意,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漕運生意和軍方有關,按理無論是論財力還是論根基,他們都不可能和我們兩層樓相比,而且或許你不明白…江湖上的生意,雖然沒有什麼律法規定,但也有許多約定俗成的規矩。他們這次的行事,有很多都是沒有顧著規矩。我們在長陵這麼多年,和別的幫派相處得也還算融洽,所以查來查去,思前想後,我們便想著只有兩個可能。」

丁寧眉頭微挑,示意王太虛可以繼續說下去。

「其中有一個可能是突然來了條過江龍,錦林唐里突然多了個極厲害的修行者。這種例子也不是沒有,以前城北的風水碼頭之爭,就是因為飛魚堂的人多了幾個鄉下老鄉,而那幾個鄉下老鄉里正好有個姓風的,便是極強的修行者,只是在小地方還未來得及出名而已。結果最終和飛魚堂相爭的杏林圃被殺寒了膽。」

王太虛輕咳了數聲,等到呼吸又徹底調勻之後,才道:「既然有這樣的例子在先,我便想了個法子,故意給了一個可以讓他們刺殺我的機會。」

「所以你便虛成了這樣。」丁寧微微一笑,說道:「這的確是個好方法…江湖幫派的戰鬥和修行者之間的戰鬥不一樣,要想殺死一些單獨的厲害修行者,有很多種方法。比如說弩機箭陣,比如說毒藥陷阱,比如是老弱婦孺的刺殺。現在你只是虛,卻還能活著,那麼這種試探,你從中得到了什麼答案?」

「除了一些我們已經有所準備的修行者之外,並沒有出現我所擔心的那種過江龍似的人物。」王太虛的眉頭再次深深的皺了起來,「所以我們覺得只剩下另外一種可能,恐怕是廟堂里有什麼人物,看中了我們這塊的生意。」

「這很有可能,畢竟聽你所說,錦林唐的生意本身和漕運有關聯。」丁寧眉頭微蹙,「這樣的話,卻不是糟糕到極點,可以爭一爭。」

「我想聽聽你的見解。」王太虛毫不意外,他平靜的看著丁寧,說道。

「整個長陵,不需要考慮皇帝陛下想法的人,只有李相和嚴相。但是他們應該沒有空會來搶這樣一塊肉,而且按照那些有關他們兩個的故事…他們要做,要麼就是突然你們全部已經被滿門抄斬了,要麼就是他們會派個人很守規矩的慢慢做。」丁寧抬著頭看著他,認真的說道:「至於其他的權貴,都要顧及這兩位丞相和皇帝陛下的想法。所以朝中的修行者,說到底都是陛下的財產,動用朝中的勢力和修行者來謀奪自己的好處,這一貫以來都是禁忌。尤其市井人物也是大秦王朝的子民,動用朝中的勢力,屬於陛下私人財產的修行者來衝殺,萬一折損了一名,這些權貴便很有可能承擔不起這樣的罪責。所以若只是有什麼朝堂里的貴人看上了這塊肉,倒不是特別糟糕的事情,你們還可以爭一爭。他們拐七拐八動用的力量有限,做事也束手束腳。」

「我果然沒有看錯你。」王太虛的眼睛越來越亮,「現在你還需要知道些什麼?」

丁寧問道:「我想要知道讓你虛成這樣的那次試探,你們讓錦林唐付出了什麼代價,以及現在錦林唐有什麼動作,讓你覺得看不明白的是什麼?」

「他們一共留下了五十三具屍體,其中有六名修行者,錦、林、唐這三個人裡面,只有一個唐缺沒有出現,徐錦和林青蝶都被我們殺死了。」

「原來錦林唐是三個人名字湊在一起?」

「三個異姓兄弟,從北邊鄉下小地方一起出來打江湖的。錦林唐裡面沒有比他們更強的修行者,刺殺我的時候,也沒有出現比他們更強的修行者。」

丁寧仔細的聽著這些平時自己很難接觸到,也很難了解到的底層江湖裡的事情,他接著問道:「被你們殺死的徐錦和林青蝶是什麼修為,唐缺是什麼修為?」

王太虛說道:「徐錦是第四境上品,林青蝶已然到了第五境下品。至於唐缺,應該是第四境上品。」

「你能確定唐缺的修為,沒有意外?」丁寧說道。

王太虛極其肯搖頭,「可以肯定,他之所以不在,是因為正好不在長陵,一時趕不過來,不是像你所想的一樣,他在破境或者身份遠高於其餘兩人。」

丁寧點了點頭,「你們的損失怎麼樣?」

王太虛看了他一眼,「我們沒有太大的損失。」

丁寧說道:「那他們接下來什麼動作?」

「唐缺居然說動了雷雨堂的章胖子要來和我們談判。」王太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就是我現在最想不明白的地方。因為如果換了是我,要麼就是卷著其餘的人一起逃出長陵,要麼就是再垂死反撲一次,請求到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力量。然而雷雨堂雖然和我們不太對牌,想從我們手裡得到一點生意,然而平時極講規矩。而且說了談判的地點也在我們的地盤裡面,對於他們來的人,我們也有嚴格的要求,只要不符合我們的要求,我就根本不會出現。」

丁寧沉默了數息的時間,然後說道:「不說天時,至少地利人和你們全部都佔了。拜託另外一位有分量的江湖大佬來講和,看上去怎麼都像是求你們高抬貴手,不要斬盡殺絕的意思。那他們對你們到場的人,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

王太虛搖了搖頭,「沒有。」

丁寧笑了起來,「讓你多帶著人也無所謂?」

王太虛看著他,「既然是在我們的地盤,談判的地方自然是由我們布置的。」

「這就是問題所在。」

丁寧認真的看著他,平靜的說道:「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