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三章續天神訣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皺了起來,眉心之中出現了一個川字。 「看來你真的認真想過這件事。」 他深吸了一口氣,皺著眉頭沉吟道:「從一些特殊的會試中脫穎而出,的確可以避免被那些怪物遮掩住光彩,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直...

任何人聽到丁寧這句話都會震驚,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都會忍不住拿手裡的酒瓶打丁寧的臉。

因為進岷山劍宗這哪裡是市井少年所能想的事情?

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每年只不過收徒數十名,但整個長陵有多少適合年齡的年輕人?

而且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不只是面對長陵收徒,而是面對整個大秦王朝,甚至更遠一些的屬國、友好鄰邦。

那是多大的疆域?有多少個巍巍大城?

哪怕是在某個大城獨一無二的絕頂天才,到了岷山劍宗面前,都恐怕會發現自己很普通。

能夠直接進入岷山劍宗和靈虛劍宗的,都是可以用怪物來形容的人。

比如說有人天生能感覺到天地元氣的存在,這便意味著他在前三境的修行不存在任何的阻礙,而且在第四境突破到第五境都會比一般人快出不知道多少倍。

有的人天生經絡就比一般人寬,體內的竅位天生就能儲存更多的真元和天地元氣,這便意味著他今後的境界越高,就越是比同階的修行者擁有更多可以揮霍的力量。

甚至有些人在生下來之後不久,就已經自然成為了修行者,體內的五臟之氣已經自然凝成真元。

面對這樣的怪物,絕大多數天才簡直都可以用廢物來形容。

所以即便是王朝內里的一些權勢滔天的氏族門閥,其宗族內的精英子弟都不會一直在這兩大劍宗的山門前浪費時間,而會採取第二條路——先行進入一些其他合適的修行之地,獲得一些際遇之後,再設法在和兩個劍宗有關的會試裡面脫穎而出,獲得進入兩大劍宗一些密地和藏經之地觀摩學習的資格。

除此之外,各司還有極少的舉薦名額,唯有在各司任職,且表現異常優異,累積功績到了一定程度的,才有進入兩大劍宗學習一段時間的資格。

但這兩條路,同樣極其難走。

所以在回過神來之後,王太虛又忍不住輕咳著,補充了一句:「你真的不是開玩笑?」

「我開什麼玩笑?」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我還知道剛剛來的那批學生裡面,就有的劍院有參加會試的資格。

看到丁寧如此肯定的眼神,王太虛終於確定丁寧不是在開玩笑,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眉心之中出現了一個川字。

「看來你真的認真想過這件事。」

他深吸了一口氣,皺著眉頭沉吟道:「從一些特殊的會試中脫穎而出,的確可以避免被那些怪物遮掩住光彩,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直接進入岷山劍宗和靈虛劍宗,靠的是先天,而要從特殊的會試裡面勝出,靠的不僅是先天,還有後天。」

「那更不公平。」

王太虛又咳嗽了起來,但他還是很認真和細緻的說道:「很多權貴、氏族,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先天哪怕比那些怪物差一些,但堆積大量的資源上去,先天再加上後天的大量資源,他們的子弟,在會試裡面就會高人一等。所以在那些會試里,最終勝出的,往往就是那些先天比怪物略差一些,但接下來的修行中,背後都有無數資源堆疊的存在。」

看著他這麼虛還這麼認真的樣子,丁寧臉上嘲諷的表情卻也是徹底的消失了,他平靜的說道:「既然你說我是能夠輕易理出頭緒的鬼才,你說的這些我自然也都清楚。現在的問題在於,你有沒有能力先讓我進入那些有資格參加會試的宗門。」

王太虛的眉頭皺得更深,皺紋好像刀刻一樣。

他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好像要將肺都咳出來。

「只要我們兩層樓沒有那麼快的倒下,讓你進入其中一個宗門應該沒有太大問題。」在咳嗽略微平復了一些之後,他喘息著說道:「關鍵在於,做任何生意都要講究付出和回報,我的想法是,你為什麼一定想要進入岷山劍宗?有些高山,你走進之後往往會發現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美,與其花費大量代價去讓你參加那種機會渺茫的會試,在我看來,還不如直接將那些代價花費在你的身上,這樣你或許還能獲得更高的成就。」

「我承認你也是怪物。」

微微一頓之後,王太虛接著說道,「怪物的想法和看東西的目光,的確會和我們正常人不太一樣,只是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所要的怪物,不只是在想法和眼光方面,他們同時還要求身體修行天賦本身。」

丁寧平靜的看著王太虛,輕聲說道:「你很坦誠,所以我也可以告訴你,我的身體有很大問題。」

「很大問題?」王太虛的眉頭跳了跳,「什麼問題?」

「一種天生的毛病,在數年之前,就已經有修行者給我下了論斷,這幾年間,也有不少人看過我。」丁寧緩緩的說道:「我的五臟之氣活動過旺,早衰之症,我要是成為修行者,修習絕大多數宗門的功法,都會導致我的五臟之氣活動更旺,然後我就會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死去,所以我有必須進入岷山劍宗的理由。」

王太虛的眼睛里再次出現震驚的情緒。

他不知道丁寧更多的秘密,所以他自覺有些明白丁寧為什麼在絕大多數時候都擁有如此平靜的眼神。

一個時時覺得自己生命會很快終結,又連生死都不那麼畏懼的人,在很多時候,自然會比一般人更為平靜。

或者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必遭天妒,總會有些巨大的災禍伴隨其一生?

「所以,岷山劍宗是有可以讓你活得更久一些的修行功決?」王太虛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丁寧,緩緩的問道。

「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雖然神秘而至高,但所幸我們的書籍里,有很多關於他們的記載。岷山劍宗有一門續天神訣,應該能解決一些我的問題。」丁寧點頭說道。

「我也猜是這門真訣。」

王太虛沉吟道:「這的確是岷山劍宗的不傳之秘,只有真正能夠進入岷山劍宗密地修行的弟子,才有可能學到這門真訣。」

丁寧點了點頭,一時沒有馬上說話。

王太虛的神情卻更為嚴肅和凝重,「如果你的體質和你所說的沒有任何差別,那我如果真的幫你進入了有資格參加會試的劍院,那你必定馬上會開始修鍊…」

「是的,那就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不成功的話,說不定一截殘燭很快就會燒光。」丁寧笑了起來,他打斷了王太虛的話,笑著說道:「不過這樣總是要比等死,或者說成為驪陵君的棋子,等待他打下天下之後收穫他的一份感激要有趣得多。」

「命要握在自己手裡,搏一搏,總有些機會,不搏,一點機會都沒有。我贊成你這種說法。」

王太虛想了想,笑了起來,「我想你可以幫我,我也可以幫你。」

丁寧也笑了笑:「說說你的想法。」

「我們和青藤劍院有些關係,而且青藤劍院最近有些變動,我們想個辦法讓你進入青藤劍院,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王太虛似乎在剛剛就已經想過這個問題,此刻他不假思索的平靜說道。

丁寧卻皺了皺眉頭:「太虛先生,你不要欺負我年紀小就誆我,我可是記得青藤劍院根本沒有參加岷山劍會的資格。」

王太虛搖了搖頭,「應該說以前沒有,今年開始有了。」

丁寧愣了一愣。

王太虛很喜歡看到他這副失算的樣子,他微微的一笑:「青藤劍院已經擴院,白羊洞已經歸了青藤劍院,按照人數和規模,不需要陛下特例宣旨,已經自然獲得了參加岷山劍會的資格。」

「白羊洞歸了青藤劍院?」

丁寧陷入了沉思。

白羊洞位於白羊峽,距離青藤劍院的確不遠,然而白羊洞的歷史甚至比起青藤劍院還要悠久一些,近年來也出過一些不錯的修行者,而且最為關鍵的是白羊洞里有一口靈泉,富含利於修行的靈氣,對於修行的速度有很不錯的提升,這樣的宗門,在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歸於一個差不多的宗門管轄的。

「這就是我所說的變動。」

王太虛看出了丁寧的想法,輕聲說道:「白羊洞有人觸怒了皇后,所以才有此變,至於青藤劍院,在對白羊洞的歸附和使用問題上,也有分歧,所以這對於我們而言,便是機會。」

「皇后?」

丁寧又是怔了怔。

這個稱呼,在他的記憶里似乎非常的遙遠。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