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五章我等的人還不來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再次仔細的打量著黃衫師爺。 黃衫師爺也依舊一副耐心平靜的樣子,微笑著讓丁寧打量。 丁寧想了想,問道:「若是你說的是真的,怎麼不去別的鋪子,一走進我們這兒,便直接奔著我這裡來了?」...

秋風秋雨涼入心扉,吹熄了油燈的丁寧脫去了外衣,盤坐在自己的床榻上,拿出了宋神書的意外禮物,那個赤銅色的粗瓷丹瓶,倒出了那顆死魚眼一樣的慘白色小丹丸。

「這是第三境修行者朝著第四境邁進的時候,才會用的凝元丹,你不要告訴我你現在就想煉化這顆丹藥。」

在他看著這顆丹藥的時候,他對面黑暗裡,隔著布簾的長孫淺雪清冷的聲音卻是又再度響起。

因為事關修行的問題,所以丁寧很認真的回答:「別人或許不可以,但我的功法和別人的不一樣,還是勉強可以。」

長孫淺雪不再說話,她知道今夜對於丁寧而言比較重要,所以她只是靜靜的合上眼睛躺著,並沒有修行。

丁寧也不再說什麼,吞下手中死魚眼一樣的慘白色丹丸,捏碎了粗瓷丹瓶,然後閉上了眼睛。

一股辛辣的藥力,從喉嚨開始,迅速朝著他的全身擴散。

那顆不起眼的死魚眼一樣的慘白色丹丸,在他的身體里迅速消失,然而恐怖的藥力,卻似乎在他的體內變成了一條無比龐大的慘白色大魚。

比他的身體還要龐大許多倍的慘白色大魚,開始在他的體內肆意的遊走。

他的一條條經脈,迅速的被撐裂了,體內的血肉也根本無法承受住這麼強大的葯氣,血肉開始崩裂,乾枯。

換了其餘任何的修行者,在下一瞬間必定是暴體而亡,化為無數的血肉殘片。

然而就在此時,黑暗裡響起了蠶聲。

蠶聲越來越密集,但不是那種啃食桑葉般的聲音,而是無數沙沙的,好像吐絲一樣的聲音。

丁寧的身上開始閃耀微弱的光亮。

好像有無數看不見的蠶爬到了他的身體表面,開始吐絲。

無數肉眼可見的細絲在他的身外形成。

這每一根細絲,都好像是三境之上的修行者的真元,如凝液抽成,又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只是令人難以想象的是,這每一根細絲的色彩,又十分的駁雜,看上去好像是很多種不同顏色的真元拼接在一起。

色彩斑雜的絲在丁寧的身外穿梭,漸漸結成了一個巨大的繭子。

內里的丁寧悄無聲息,似乎連體溫都已經消失。

黎明時分,無聲無息的巨繭里才又響起一聲低微的蠶鳴,奇異的繭絲突然寸寸斷裂,重新消散為天地間看不見的元氣。

丁寧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一股連最強的修行者都無法感知的死寂氣息,從他的體內逸出,在空氣里流散開來。

無數土壤深處,感知比人強大無數倍的蟲豸,卻感應到了這種氣機,它們好像生怕厄運降臨在自己的身上一樣,紛紛拚命的逃亡,遠離這間小院。

丁寧緩緩的坐了起來,感受著身體里真氣強勁的流動,似乎有無數的雨露在不斷的滲入自己的骨骼,他便知道的確和自己想象的一樣,宋神書的那份意外大禮讓他直接從第二境下品提升到了第二境中品伐骨,真氣強度有了數倍的提升。

「一顆可以讓三境上品的修行者破境幾率大增的丹藥,只是治療了你的一些傷勢,讓你從二境下品到二境中品,你不覺得浪費么?」

長孫淺雪已經起身,此時正坐在床側的妝台上梳頭,她沒有看丁寧,只是用一貫的清冷語氣說道。

她細細梳理的樣子美得驚人,淡淡的晨光在此時透入窗欞,丁寧一時看得有些痴了。

長孫淺雪眉頭微挑,面色微寒。

丁寧輕咳了一聲,說道:「浪費一點沒有關係,修行的真要,在於能到不要等。還有我知道很多東西,然而關鍵在於能不能得到,能不能用得到而已。」

「能到不要等…這句話說得有些道理。」

長孫淺雪繼續梳頭,認真的說道。

聽到她少有的誇獎,丁寧覺得接下來她可能會更加客氣一些,然而讓他無奈的是,長孫淺雪的聲音卻是再次清冷:「不要再在床上膩著,去開鋪門。」

……

雖然有整整一面牆的事情和人要記著,然而在長陵這種地方,連五境之上的修行者,在一夜間都有可能倒斃幾個,所以對於丁寧而言,現在所能做的事情便只有且修行且等。

該開的鋪門還是要開的。

淅淅瀝瀝的秋雨連下了五六天之後終於放晴,神都監始終沒有什麼有頭有臉的人物走進酒鋪,丁寧便知道大約有關自己的那一份備卷已經被丟入火盆燒了,最危險的一段時間應該已經過去,在將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鼻子比獵狗還要靈敏的那一群神都監官員再也不會浪費力氣在自己的身上。

一陣秋雨一陣寒。

天氣雖然連續數日放晴,但是寒氣卻是越來越濃,清晨起來黑色的屋面上,也終於掛起了白色的寒霜。

只是路面幹了,車馬漸多,酒鋪的生意卻是越發好了起來。

還是清晨,吃早面時分,換了一件新薄襖子的丁寧捧著平日里吃面專用的粗瓷大碗,一邊喝著剩餘的麵湯,一邊看著不遠處一個水塘。

水塘里飄著一些發黃的梧桐葉。

丁寧便痴痴的想著水牢里的水也一定變得很冷。

可是要怎麼樣才有可能進入水牢里最深處的那間牢房呢?

千絲萬縷,如樹上黃葉不斷飄落,但卻還是一點頭緒和成型的法子都沒有。

正在此時,巷子的一頭,施施然走來一個黃衫師爺。

這師爺四十餘歲年紀,留著短須,面目清,長方形臉,笑容可親,雖然夾著一冊賬本,身穿的也是時興的窄袖飛魚紋黃錦棉袍,但給人的感覺倒是頗有些仙骨道風。

這名黃衫師爺看著腳底,避開污穢,一直走到了丁寧的面前,沖著盯著他上下打量的丁寧微微一笑,作揖行禮道:「這位小老闆可是姓丁?」

丁寧放下空空的面碗,回了一禮,好奇的問道,「我是姓丁,先生是?」

「我姓徐,單名一個年字。」

黃衫師爺笑了笑,伸手點了點丁寧身後的酒鋪,和氣的說道:「今日里我是來收租的。」

丁寧微微一怔:「收租?」

「就是一月一交的平安租子。」黃衫師爺淺笑著解釋道。

丁寧皺了皺眉頭,狐疑道:「你們是不是記錯了,這月已經交過了埃」

黃衫師爺笑道:「倒不是記錯,只是以前這裡是兩層樓收的租子,從今日開始歸我們錦林唐收了。」

丁寧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再次仔細的打量著黃衫師爺。

黃衫師爺也依舊一副耐心平靜的樣子,微笑著讓丁寧打量。

丁寧想了想,問道:「若是你說的是真的,怎麼不去別的鋪子,一走進我們這兒,便直接奔著我這裡來了?」

黃衫師爺又是一笑:「誰不知道梧桐落里就屬小老闆你們這家酒鋪生意最好,現在也就是早,再晚半個時辰,這裡面客人就差不多該坐滿了吧。先到小老闆您家的鋪子,這是我們的規矩,也是正好起個頭。」

「道理好像不錯。」丁寧揉了揉臉,也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我想先生還是過個三五天再來收租子吧?」

黃衫師爺好奇的看著他,「為何?」

丁寧認真說道:「做生意的錢財,能拖幾天便拖幾天,而且保不準先生是個江湖騙子,欺我年幼胡謅騙我,過個幾天先生沒有被打斷腿,還能再來,便說明先生不是騙子,而且租子也的確不用交給兩層樓的老紀他們,是應該交給你們了。」

黃衫師爺哈哈的笑了起來。

雖然被丁寧推辭,但是他卻是很開心,笑得非常真誠。

看著一本正經且眼神清澈的丁寧,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丁寧的肩膀,「小老闆說得有理,我便再過幾天來收租子,只是我門下倒是正缺一個弟子,不如你跟了我?」

丁寧一挑眉:「有什麼好處?」

「即便成不了修行者,也至少可以有一技之長,比你在這裡打掃鋪子賣賣酒要有趣得多。」黃衫師爺正色道。

提及「修行」二字,這便是大秦最高一等的事情,然而丁寧卻是很乾脆的端起了面碗,轉身走回鋪子,丟下一句,「我去洗碗。」

黃衫師爺微微一怔,旋即想明白,對方是覺得連收租子都要等數天之後,看看清楚門道再說,現在說些別的更高一等的事情,都是廢話。

他便覺得這名少年更加有趣,見識更是不凡,眼睛里的異彩更濃。

……

「連兩層樓的生意都被搶,這是又出了什麼事情這錦林唐到底又是什麼路數,連一名收租子的師爺居然都是過了第二境的修行者。真是該來的人去不來,不該來的人和事卻是亂來。」

只是這名黃衫師爺不知道的是,走入酒鋪的丁寧,卻是異常的惱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