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二章酸甜的果實,唇間的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間,木盆便以驚人的速度飛射出去,在錯綜複雜的陰暗水面上拖出一條驚人的水浪。 …… 丁寧吃完了所有的糖葫蘆,咽下了最後一絲血腥味。 他一直在不停的走,不經過重複的地方,然而如果有...

丁寧看著宋神書死不瞑目的雙目,輕聲的說道:「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沒有什麼可以不滿的。」

因為知道自己還有足夠的時間,所以他沒有急著離開這條烏篷船,開始細細的搜索宋神書衣衫里的每一個口袋。

在袖內的暗袋裡,他搜出了數件東西。

一份全是密密麻麻的字跡的筆記,一個錢囊、一個丹瓶和兩塊銅符。

丁寧打開筆記,看著上面全部都是宋神書對於赤陽神訣修撩和後繼修行的一些推測,他忍不住搖了搖頭,隨手塞入了自己的衣袖中。

錢囊很輕,但是打開之後,丁寧卻看到內里是數枚散發著美麗光澤的大秦雲母刀幣。這種錢幣是用海外深海里一種珍稀的雲母貝的貝殼製成,是大秦王朝獨有的錢幣,一枚便價值五百金。

丁寧也沒有過多考慮,毫不在意的收起。

然而在打開赤銅色的粗瓷丹瓶的瞬間,他卻是明顯有些意外。

丹瓶的底部,孤零零的躺著一顆慘白色的小藥丸,就像是一顆死魚眼。

「是準備破境的時候用的么,想不到你都已經準備了這一顆凝元丹,謝謝你的真元,謝謝你的這顆凝元丹。」

丁寧情真意切的對著死不瞑目的宋神書說了這一句,他又認真的想了想,確定自己不需要那兩塊經史庫的通行令符,他便再次並指為劍,在船艙的底部刺了刺。

木板上出現了一個洞,渾濁的泥水迅速的從破洞湧入,進入船艙。

丁寧弓著身體退出烏篷,雙足輕輕一點,落在一側不遠處一半淹沒,一半還在水面上的木道。

這是他花了數年時間的觀察才選定的路線,所以此刻沒有任何人察覺,一名大秦的修行者的遺體,就在他的身後的陰影里,隨著一條烏篷船緩緩的沉入水底。

在連續穿過數個河岸碼頭之後,周圍才有人聲響動,漸漸變得熱鬧起來。

丁寧就和平時閑逛一樣,走入沿河人來人往的晦暗小巷,但是他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一抹胭脂般的紅,漸漸出現在他緊抿的唇間。

感受著唇齒之間濃烈的血腥氣,丁寧的面色依舊平靜到了極點,他取出了一個銅錢,從遊走到身前的小販手上買了一串糖葫蘆。

他微垂著頭,細細咀嚼著酸甜的果實,紅色冰糖的碎屑和他唇齒之間的鮮血混在一起,便再也看不出來。

想到隨著那條烏篷小船在孤寂的沉入泥水中的宋神書,想到靜靜的躺在自己袖袋裡的那個粗瓷丹瓶,這幾年所花的力氣沒有白費,而且得到了一些超值的回報,他便有些高興。

然而想到更多的事情,想到有些人比宋神書還要凄涼的下場,他的鼻子便不由得發酸。

他現在很想馬上回到那個老婦人的吊腳樓,吃一張熱乎乎的油餅,但是他知道自己還有事情要做。

……

陰影里的烏篷船已經完全消失在水面,唯有一連串的氣泡,帶著一些被攪動的淤泥不面。

一隻木盆漂浮到這些泡泡的上方。

木盆裡面盤坐著一名四十餘歲的披髮男子,漁夫打扮,在看到這些不尋常的氣泡之後,這名男子的面容一冷,他眯著眼睛左右看了下,確定周圍沒有其餘人的存在之後,他單手划水,讓木盆飄到一根廢棄的木樁旁,然後他輕易的將這根釘在河底淤泥里的木樁拔了起來。

木樁很沉重,即便大半依舊被他拖在水裡,他身下的木盆也依舊有些無法承載這多餘的分量,上沿幾乎和水面齊平。

他卻毫不在意,撐著這根木樁回到那些氣泡的上方,然後用力將木樁往下捶了捶。

聽到底部傳來的異音,他確定出了問題,鬆開了握著木樁的手,在下一瞬間,木盆便以驚人的速度飛射出去,在錯綜複雜的陰暗水面上拖出一條驚人的水浪。

……

丁寧吃完了所有的糖葫蘆,咽下了最後一絲血腥味。

他一直在不停的走,不經過重複的地方,然而如果有人手裡有一張完整的鬼市的地圖,就會發現他在徑直穿過一片區域之後,再接下來的半柱香時間裡,其實一直在一處地方的附近繞圈。

那裡是一處碼頭。

「砰」的一聲輕響。

有木盆和碼頭邊緣的腐朽木樁的輕微擦碰聲。

丁寧聽到了身側隔著一條街巷的這處水面上傳來的聲音,他不動聲色的加快了一些腳步,穿過一個叮叮噹噹打鐵的鋪子,他就看到了從那處隱秘碼頭走上來的披髮男子。

他默默的跟上了那名披髮男子。

這是他一石二鳥的計劃。

誰都知道這黑暗裡的地下王國必定有一個強有力的掌控者,但這麼多年來,這名掌控者到底是誰,背後又站著什麼樣的大人物,卻極少有人知道。

宋神書幾乎每個月都會來一次這裡,即便能夠瞞過外面人的耳目,這裡面的人肯定會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一名王朝的官員,一名修行者在這裡刺殺,必定會引起一次不小的震動。

發現宋神書沒有按時取火龜膽的交易者,會很快發現宋神書出了意外,也會明白這種意外很有可能會引起諸多的清查,引起一場災難。

所以他必定會用最快的速度,去告訴這裡的掌控者。

……

漁夫打扮的披髮男子心情極其凝重,他低著頭匆匆趕路,完全沒有想到背後有人遠遠的跟著,而且丁寧似乎有種奇特的能力,他的身影始終不會出現在讓這名披髮男子會心生警惕的角度。

披髮男子匆匆的走進了一間當鋪。

丁寧甚至都沒有接近那家當鋪。

在這數年的時光里,除了一些宅內的密道他無法知曉之外,魚市裡的各個角落他都已經爛熟於心。

他知道這家當鋪的後方有數重院落,有三個可以進出的出口。

所以他只是往上坡走去,走向一處可以看到這片區域的其中兩個出口的路口。

突然之間,他的眉頭不可察覺的蹙起。

三條身影出現在他眼角的餘光里。

三條身影走出的那條道路分外泥濘,甚至可以聽到鞋底走在泥漿里發出的那種獨特的吧嗒聲。

那條泥濘的道路,正是延伸向當鋪那片區域的其中一個出口。

丁寧此刻所處的地方周圍人群並不少,所以他只是很尋常的轉身,不經意般一眼掃過。

只是一眼,他的眼瞳就不可察覺的微微收縮。

那是一名手持黑竹杖的佝僂老人,一名個子很矮的清秀年輕人,一名外鄉人打扮的濃眉年輕人。

手持黑竹杖的佝僂老人走在最前,就在那條道口便轉身,走回去。

而那名清秀年輕人和濃眉年輕人卻是繼續往前,就從丁寧下方一條巷道里走過,他們的身影,在雨棚的縫隙里若隱若現。

丁寧沒有再去看那名老人或者這兩名年輕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嘴角浮現出了一絲苦笑。

無論是那名老得連腰都挺不直,似乎隨時都會倒下老死的老人,還是這兩名年輕人,身上都沒有任何修行者的氣息。

即便是五境之上的修行者,和他們擦肩而過,恐怕都根本察覺不出來他們是修行者。

然而丁寧卻可以肯定這三人全部都是強大的修行者。

因為他認識這名手持黑竹杖的佝僂老人。

至於另外兩人他從未見過,也無法確定到底是哪個宗門的修行者,然而他感覺得出佝僂老人對這兩人的尊敬。

那名佝僂老人,只會對強大的修行者有這種尊敬。

能夠控制體內五氣到他都無法明顯感覺出修行者的氣息,這兩名年輕人的修為境界,一定異常的恐怖。

就在這時,讓丁寧微微一怔的是,他又感覺到了一股霸道而燥烈的氣息。

順著這股氣息,他看到了一柄黃油紙桑

似乎是連零星的水珠都不想淋到身上,那名手持著黃油紙傘的瘦高男子在這裡面都撐開著這把桑

傘面遮住了他的面目,只可以看到他的每一根指節都很粗大,都分外有力。

這顯然是一名修行者。

而丁寧則比絕大多數修行者的見識更加高明一些,所以通過那種霸道而燥烈的氣息,他很輕易的判斷出了這人的師門來歷。

看著這人的行進路線,丁寧知道今日長陵的野外肯定會多出一具修行者的屍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