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一章人傑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身上找尋出一些線索。」紅衫女子又沉默了數息的時間,誠懇道:「我敬重先生,可我畢竟是秦人。」 清秀年輕人搖頭,自嘲道:「現在秦人和趙人又有什麼關係?我朝都已經滅了那麼多年,難道當年我朝滅亡時,趙...

幽暗的房間里,隱約坐著一名紅衫女子。

她的面前擺著一張琴,旁邊有一個香爐。

她的身旁兩側,也有幾株墨玉般的黑竹。

「只不過是個亡家的弱女子,知曉了些保命的手段,倒是讓趙四先生見笑了。」

香爐中黑煙裊裊,這名紅衫女子的身影在空氣里顯得晃動,就如鬼影般陰森,然而她的聲音卻是出奇的清澈、溫婉,而且說不出的有禮,讓人聽了便覺得舒服,讓整間幽暗的屋子都似乎暖了起來。

清秀年輕人微皺的眉頭鬆開,面上的一絲憤怒也緩緩消散。

「同時淪落人,商大小姐又何必自謙。」

他對著屋中的女子行了一禮,然後風波不驚的走入幽暗的房間,在紅衫女子的對面坐下。

在紅衫女子的琴前,還有一道薄薄的黑色紗簾,他便和紅衫女子隔簾相望。

一直跟在他身後的濃眉年輕人在門外對紅衫女子也是行了一禮,但不進門,只是轉身站在門口。

「趙四先生先前差人傳來口信,說有事和我相商,不知到底所為何事?」

紅衫女子在簾后還了一禮,這才不徐不緩的問道。

她的聲音細細的,語速和語氣卻是無一不讓人覺得舒服。

清秀年輕人看著簾后的這名紅衫女子,這名實際上控制了大部分魚市非法生意的梟雄,他微微的點了點頭,「我師弟趙斬被夜策冷所殺,這件事商大小姐想必已然知曉。」

紅衫女子細聲細氣的說道:「趙七先生是天下可數的人傑,一朝身亡,實在令人嘆息。」

清秀年輕人雙眉漸漸挑起。

就如趙斬看到夜策冷步入院門的那刻,他的身上也開始散發出一種難言的氣魄和魅力,一種難言的鋒芒。

「我師弟之死,過不了幾天就會天下皆知。」他依舊沉穩道:「只是我師弟為何會在長陵潛伏,又為何會死在長陵,這其中緣由,卻沒有幾個人會知道。」

紅衫女子說道:「弱女子駑鈍,不明趙四先生的意思。」

清秀年輕人看著紗簾后的紅衫女子,接著說道:「你們秦王朝的修行者,一直追我們劍爐的人追得最緊,我們劍爐的人,不說在長陵,只要在你們秦王朝的任何一座大城久居,便必然會被察覺。我師弟明知此點,不懼生死,在長陵隱居三年,不是為了要單獨刺殺某個人,而是為了要尋找那個人遺留下來的東西。」

紅衫女子沉默不語,但身體卻開始微微的震顫,她身側的數株黑竹也似乎痛苦般抖動起來。

即便她已然是長陵地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是所有進入魚市的人都必須尊敬和畏懼的存在,然而想到那個人的名字,她依舊會覺得痛苦。

很多時候,不願提及那個人的名字,只是因為無助和痛苦,因為不願意想起那麼多痛苦的事情。

就如她面前的這名趙劍爐最強大的存在。

趙劍爐的人不會有畏懼,然而劍爐因那人被滅,現在卻依舊想要靠那人遺留下來的東西來對抗秦王朝的修行者,這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痛苦。

清秀年輕人平靜而清冷的接著說道:「我師弟自然不怕死,然而若是沒有一絲蛛絲馬跡,我自然不會允許他隨意將一條命丟在長陵,而且他的命,比起天下絕大多數人的命都要值錢。」

紗簾微微的抖動,隔了數息的時間,紅衫女子細語道:「真的和傳聞的一樣,那人的弟子出現了?」

清秀年輕人看著紗簾后的這條紅衫身影,緩聲道:「你知道那人的仇人很多,但舊部也不少,在他死之後,他的舊部大多下場凄慘,留下來的老弱婦孺也並不多。或許也是機緣巧合,我劍爐的人發現了一名被殺死的賊人。那名賊人應該是當時未死,逃到野外才流血過多而死,而那名賊人身上全是浮淺傷,一圈圈的劍傷,連接不斷。」

紅衫女子再次一震:「磨石劍訣?」

清秀年輕人冷漠道:「我後來親自查驗過,是磨石劍無誤。磨石劍訣是那人自創的劍法,專門對付護體真元太過強橫的修行者而用,從劍痕看,施劍者當時只是第一境修為,而那名賊人已是第二境上品,應該是修為上存在如此差距,所以才用磨石劍訣應付。而後我們仔細追查過這名賊人先前的蹤跡,便發現這名賊人可能是想要劫掠附近的某處村莊,而那處村莊里,正有幾名婦孺是那人的舊部家眷。」

紅衫女子沉默了數息的時間,「我相信趙四先生的判斷,但對於我而言,身死仇消,那人是否留下真傳弟子,和我並沒有什麼關係。」

「但我們可以過得更好。」

清秀年輕人冷笑道:「即便許多人畏懼我們,然而我們自己都清楚,自己不過是不可見光的孤魂野鬼。」

「沒有人會拒絕力量,也沒有人拒絕過得更好。」清秀年輕人頓了頓,又看了簾后的紅杉女子一眼,冷冷的補充道。

「看來趙四先生是想讓我幫忙,看能不能從那人的舊部家眷身上找尋出一些線索。」紅衫女子又沉默了數息的時間,誠懇道:「我敬重先生,可我畢竟是秦人。」

清秀年輕人搖頭,自嘲道:「現在秦人和趙人又有什麼關係?我朝都已經滅了那麼多年,難道當年我朝滅亡時,趙留王喊的那一套還有用么?左右不過是私人的恩怨,天下大勢已然如此,難道我還會愚蠢到覺得以劍爐的幾柄殘劍,還能重建我朝不成?」

紅衫女子想了想。

她知道傳說中劍爐里第四個入門,被人稱為趙四先生的那人,是被公認為所有劍爐真傳弟子里境界最高的。

現在她知道,這個境界,不只是修為的境界。

所以她便想認真的談談,看清楚這個人。

她身側的數株黑竹微微搖擺,好像有風吹過,她身前的黑色紗簾也擺動開來,往一側收攏。

清秀年輕人感覺到了黑色紗簾上那一股微弱的天地元氣,不由得目光一凜,由衷道:「原來商大小姐還精通法陣布置之道。」

「又讓先生見笑了。」

紅衫女子的聲音聽起來更讓人覺得舒服,她看清了清秀年輕人的面容,看到傳說中的趙四先生比自己料想的還要年輕許多,她的心中也不免有些吃驚。

清秀年輕人也看清了她的面容。

他也覺得吃驚。

她的五官算不得特別好看,膚色有些病態的白,但是她的神情分外的安靜祥和,她的眼瞳很有特點,特別的黑且明亮,她身上的紅裙很長,完全拖在地上,遮住了她的雙足。

而且她的眼睛里,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仇恨,她的神情,就像廟裡的一些佛像的一樣,悲憫的看著眾生。

兩個人互相打量著,幽暗的房間里一時沉寂下來。

「願聽先生詳解。」紅衫女子沒有絲毫作態,首先出聲,打破了寧靜。

「有兩件事。」

清秀年輕人神色漸肅,他端正坐姿,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第一件事,我既已將我師弟隕落在長陵的真正秘密告知商大小姐,只希望如果商大小姐如果真的發現那人的弟子,便一定設法告知我劍爐的人。因為先前和大小姐對話,便知道大小姐生性豁達,甚至對那人都有些敬重,對那人的弟子也沒有什麼恨意。」

紅衫女子點了點頭:「此點我可以應允先生。」

清秀年輕人頷首為謝,接著說道:「第二件事,想請商大小姐幫忙留意大魏的那些人的行蹤。在下得到消息,他們可能得到孤山劍藏的線索。」

「雲水宮的修行者也出現在了長陵?孤山劍藏?」紅衫女子有些不敢相信。

清秀年輕人深深躬身,肅容道:「若是能得到那人或是孤山劍藏的一些東西,劍爐願與商大小姐共享。今後劍爐幾柄殘劍,也必定力保商大小姐周全。」

紅衫女子自然知道這名清秀年輕人這句話的分量。

她不再說什麼,也只是深深還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