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章風雨如晦人如鬼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元境邁進的途中最佳的輔助靈丹之一。 南陽丹宗全盛時,一年所能煉製的黃芽丹也不過數百顆,此時南陽丹宗不復存在,黃芽丹自然更加稀少。 這種丹藥,在大秦王朝也屬於不準交易的禁品,然而充斥這間...

魚市裡有無數見不得光的生意,也有無數見不得光的人,無數噪雜的聲音。

就在半柱香之前,丁寧撐著的烏篷小船搖曳著駛離陰暗碼頭,在無數支撐著魚市的木樁之間行進的時候,先前那名在魚市外滿心疑問的外鄉濃眉年輕人和他口中所說的公子一起走進了靠河邊的一間當鋪。

沒有典當任何的東西,在一名手持著黑竹杖的佝僂老者的引領下,這兩名外鄉人通過這間當鋪的後院門,穿過一條狹窄的弄堂,又進入了一扇大門。

陰暗潮濕的狹窄弄堂里十分安靜,然而進入這扇大門,卻完全是另一番天地。

一個並不算大的廳堂,裡面擺了十餘張方桌,每章方桌周圍卻密密的至少擠了十幾人,四處角落都燃著沉香,然而因為人多噪雜,卻是顯得烏煙瘴氣。

看清這間屋內景象的瞬間,濃眉年輕人的瞳孔不自覺的微微一縮。

並非是因為周圍那些人眼中隱含的敵意和身上那種修行者獨有的氣息,而是因為此刻正在屋子裡中間檯面上擺著的一件東西。

那是一截成人拇指大小,顏色蠟黃狀的玉石。

在尋常人看來,這或許就是一段成色不好的普通黃玉,然而幾乎所有的修行者都會知道,這是昔日大韓王朝南陽丹宗的黃芽丹。

黃芽丹藥性溫潤,大益真氣,是先天不足的真氣境修行者朝著真元境邁進的途中最佳的輔助靈丹之一。

南陽丹宗全盛時,一年所能煉製的黃芽丹也不過數百顆,此時南陽丹宗不復存在,黃芽丹自然更加稀少。

這種丹藥,在大秦王朝也屬於不準交易的禁品,然而充斥這間屋子的噪雜聲音,都是連連的喊價聲。

所以這裡,自然就是一個非法的拍賣場所。

濃眉年輕人原本就知道魚市裡有著很多外面難以想象的場景,有著許多對於修行者而言十分重要的東西的交易,然而一進門就看到黃芽丹這種級別的東西,他還是和剛剛進城的鄉下孩童一樣,有著莫名的震撼感,他在心中忍不住想道,長陵魚市果然名不虛傳。

他身前書生打扮的清秀年輕人也停下了腳步,凝視著場間的情景,領路的黑竹杖佝僂老人也不催促,也只是默不作聲的等著。

此刻對於這一顆黃芽丹的爭奪已經到了有些瘋狂的地步,早些年價值兩千兩白銀一顆的黃芽丹,此刻已經喊到千兩黃金,而且還有數方在爭奪。

又喊了數聲,爭奪的雙方最終只剩下一名身穿灰衫的年輕劍師和一名臉蒙黑紗的中年男子。

年輕劍師的面孔已經漲得通紅,額頭上一滴滴汗珠不停的滑落,而那名臉蒙黑紗的中年男子卻端坐不動,極其的沉著冷靜,每一次喊價只是按照最低規則,在那名年輕劍師的出價基礎上再加百兩紋銀。

轉瞬已過一千三百兩黃金。

年輕劍師的面容由紅轉白,這枚黃芽丹對他極其重要,若是沒有這顆黃芽丹,恐怕以他體內的病根,此生都沒有機會從第二境突破到第三境。

所以他轉過頭,幾乎是用請求,甚至是哀求的目光看了那名臉蒙黑紗的中年男子一眼。

中年男子看到了他的目光,然而只是冰冷而不屑的發出了一聲輕笑。

年輕劍師的情緒終於失控,他霍然站起,厲聲道:「兩千兩黃金1

滿室俱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即便這名年輕劍師是某個財力驚人的氏族子弟,但對於任何氏族而言,兩千兩黃金用於購買一顆黃芽丹還是太過奢侈了一些。

若是沒有那名臉蒙黑紗的中年修行者的抬杠,恐怕這顆黃芽丹在千兩黃金左右便可入手。

聽到年輕劍師喊出兩千兩黃金的價格,臉蒙黑紗的中年修行者明顯一滯,然而他依舊沉穩的坐著,只是聲音微寒道:「兄台好氣魄,某家不如,只是兄台真的拿得出兩千兩黃金么?」

年輕劍師驟然如墜冰窟,通紅的面容變得無比雪白。

一片嘩然。

只是看他的神色,這個房間里所有的人便知道他根本不是那種巨富氏族的子弟,剛剛喊出兩千兩黃金的價格,只是因為一時的情緒失控,心態失衡。

嘲笑過後便是冰冷。

蝦有蝦路,蟹有蟹路,任何地方都有規則,魚市的暗道就更為嚴苛。

之前一直凝立在放置黃芽丹的那張桌子前主持拍賣的黃衫師爺摸樣的瘦削男子搖了搖頭,用同情的目光看著這名年輕劍師,輕嘆道:「你應該明白這裡的規矩。」

年輕劍師的衣衫都被汗水濕透。

他的右手落在了斜掛在腰間的長劍劍柄上。

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神色卻是堅定了起來,緩緩伸出自己的左手。

原本這個屋內所有人的目光已經聚集在他腰間的這柄長劍上,此刻看到他這樣的動作,屋內絕大多數人眼中嘲弄的神色卻是開始消失,臉上也出現了一絲尊重的神色。

這名年輕劍師的劍看上去很輕,劍柄就是一種罕見的青金色,這絕對不是凡品,價值也應該至少在兩千兩黃金之上。

按照魚市裡這種黑市的規矩,既然他已經喊出了價,那他至少可以用這柄劍來抵,換取那顆黃芽丹,但他此刻的動作,卻明顯不肯捨棄這柄佩劍,而是要用削指的方法,來給出一個交代。

劍失可以再尋,指斷卻不能再生。

但劍對於主修劍的修行者而言,卻是一種象徵,一種精神。

擁有這種精神的修行者,往往會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所以這名年輕劍師此刻的選擇,讓周圍所有人心中的輕視和嘲笑盡去,化為尊重。

「夠了。」

眼看這名年輕劍師已然發力,即將按這裡的規矩,一劍斬去自己的兩根手指,但就在此時,一聲清叱響起。

「這顆黃芽丹我給他。」

這聲音簡單而平靜,沒有任何炫耀、博取人好感的情緒在裡面。

年輕劍師愕然的轉過頭去。

出身的便是那名書生打扮的清秀年輕人。

在他簡單而平靜的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身後的濃眉年輕人微微挑眉,直接從身後的包袱中取出了一顆黑色的珍珠,放在了黃芽丹的一側。

這顆黑色的珍珠足有鴿蛋般大小,散發著淡淡的幽光,任何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這絕對不只兩千兩黃金。

年輕劍師確信自己從未見過這兩人,想著那名清秀年輕人只要出聲慢上一步,自己的兩根手指此刻便已落在地上。

他首先感到幸運和驚喜,接著卻是羞愧而無地自容,一時說不出什麼話來。

書生打扮的清秀年輕人卻也不說什麼,只是看了駐足在他身旁的引路老人一眼,開始動步。

佝僂的老人也不多話,接著帶路,走向這屋內的一扇側門。

年輕劍師開始有些回過神來,他的雙手不可遏制的震顫起來,因為激動,蒼白的臉上也再次浮滿異樣的紅暈,「在下中江…」

他顯然是要報出自己的姓名,然而他只是吐出了四個字,就被那名書生打扮的清秀年輕人打斷。

「我不需要你報答什麼,所以也不用告訴我你的名號。」

清秀年輕人沒有回頭,平靜的,甚至似乎不近人情般的簡單說道。

然後他跟著那名老人進入那扇偏門,消失在所有人愕然的視線之中。

年輕劍師凝立了數秒鐘,汗珠再次從他的額頭滾滾而落。

不知為什麼,他突然明白了清秀年輕人的意思。

這對於清秀年輕人而言,只是隨手便可以解決的事情,然而對於他的人生而言,他卻再也遇不到這樣的人,再也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他絕對不能再犯那樣只是情緒失控而導致的可怕錯誤。

得到教訓,悟道,比授丹的恩惠更大。

所以這名來自關中中江的年輕劍師接過主持拍賣者遞過來的黃芽丹之後,便對著清秀年輕人身影消失的側門深深的行了一禮,做了個奉劍的手勢。

看到他這樣的舉動,這間房間里的諸多修行者神容更肅。

……

側門內里,又是一條幽深的衚衕。

衚衕上方的屋檐和雨棚並不完整,有雨線淋灑下來。

兩邊的許多間房屋裡,有很多人影如鬼般晃動,聲音雜亂,不知在做些什麼勾當。

風雨如晦人如鬼。

在這樣的畫面里,就算是隨手賜掉一顆黃芽丹的清秀年輕人,平靜而堅定的眼睛里也多了一分幽思。

然而他馬上就醒悟了過來,臉上浮現出一絲怒意。

一股炙熱的氣息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擴散開來,風雨不能近,陰晦氣息皆散。

引路的老人手裡拄著一根黑竹杖。

左側前方不遠處,靠著衚衕的牆邊,也種著幾株黑竹。

就在這一剎那,幾株黑竹如活蛇般扭動起來,迅速的化為黑氣消失。

景物驟然一變,很多鬼影般晃動的人影消失,而那幾株黑竹消失的地方,卻是出現了一扇虛掩的木門。

木門的裡面,是一個幽暗的房間。

「想不到商家大小姐,修行的竟然是陰神鬼物之道。」

清秀年輕人冷冷一笑,漠然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