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九章乞命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修行者一樣隱匿得極深,但只要捨得花時間,總是可以尋找出一些線索。 「還有么?」 十數個呼吸之後,他看著宋神書,再次問道。 宋神書無助的看著他,大腦漸漸空白。 他實在是已...

天下間修行的流派數不勝數,而且每名修行者的先天體質又不相同,所以在過往的數百年時間裡,不知道產生了多少開山立派的宗師級人物,開創了多少種功法,開創了多少種強大的借用天地元氣的手段。

大秦王朝的岷山劍宗、靈虛劍門,將御劍的手段研究到了極致,而虎視眈眈的楚王朝、大燕王朝、大齊王朝的諸多宗門,卻是在煉器、符籙、陰氣之道上令別朝的修行者根本無法企及。

即便是已然滅亡的韓、趙、魏三大王朝,除了數以百計的修行密宗之外,韓王朝的南陽丹宗、趙王朝的劍爐、魏王朝的雲水宮,在修行功法和修行手段上,更是世間少數幾個宗門才能企及。

然而在所有的修行功法里,九死蠶神功無疑是最強大、最神秘的一種。

沒有人知道這門功法的來歷,只是隱隱推測,這是數百年前建立大幽王朝的那名天下無敵的幽帝所修的功法。

甚至有推測,身為當年最強修行者的幽帝之所以在五十餘歲之時便駕崩歸天,便是因為修行這門功法出了意外。

之所以有這樣的推測,是因為在幽帝之後,歷代都有最為驚采絕艷的人物得到過這門功法,然而所有那些人,包括那個在大秦王朝所有人口中都幾乎是個禁忌的人,都沒有敢修行這門功法。

沒有人修行,世間便根本沒有人知道這門功法到底有什麼強大和神妙之處。

只是後世的修行者,從幽王朝遺留下來的一些竹簡的記載中知道,這門功法的修行過程中,要殺很多人…而且在觸碰到其餘修行者的真元時,會發出如萬蠶啃噬般的聲音。

然而當時的修行者卻又可以肯定,這種功法又不能像大齊王朝的數種魔功一樣,直接吞噬別人的真元提升自己的一些修為。

那觸碰對方的真元,發出這種萬蠶啃噬的聲音,到底有什麼用處,到底意味著什麼?

光是這種不可解的推測,便更讓人覺得神秘和恐懼。

然而讓此刻的宋神書萬分恐懼的,不是因為這門功法本身,而是因為這門功法最終是在那個人的手中消亡。

那個人曾經有很多的門客。

而宋神書,在很多年前,只是幫那個人的門客驅車的最卑微的車夫之一。

現在,原本應該隨著那個人的死去而徹底消失的九死蠶神功,卻無比真切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挾帶著無數封存在他心中,他刻意不去想的無數畫面,一下子如山般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體更加無法動作,渾身都劇烈的抽搐開來。

他開始意識到,前些時日在長陵中流傳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

丁寧看著宋神書,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指尖如同在撫平宋神書衣衫上的褶皺一樣,細心的掃過宋神書身體表面的每一條赤紅色真元。

伴隨著無數春蠶食桑般的細微聲音,一條條赤紅色的真元在他的指尖下消失。

「賣友求榮的滋味到底怎麼樣?」在做著這些的同時,他認真的,好像真的想得到解答一般,輕聲的問宋神書。

聽到這一句,宋神書終於確信自己的推斷,他的恐懼終於回歸到自身的處境,「不要殺我1他渾身汗如雨下,震動著已經僵硬的喉部肌肉,發出嘶啞難聽的聲音。

「欠債就要還。」

丁寧用看著可憐蟲的目光看著他,「你告訴我,除了這條命,你還有什麼能用來還債?」

宋神書的眼睛都快被自己的汗水糊住,他用力的睜著眼睛,急促道:「如果…如果我告訴你一些比我的命更為重要的秘密,你能讓我活下去么?」

丁寧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他沉吟了數息的時間,說道:「可以。」

宋神書的眼睛里油然生出希望的光焰,只是一時有些猶豫。

丁寧冷笑起來:「你應該知道他的劍叫什麼名字。」

宋神書的眼睛亮了起來。

「當年李觀瀾被殺,出賣他的人是慕梓,現在他改名梁聯。」

他控制著越來越僵硬的咽喉,摩擦著發出難聽的聲音,說出他認為最重要的第一個秘密。

丁寧的眼神不可察覺的一黯。

那些熟悉的名字,對於他而言,是很多很多的債。

「梁聯?」

「虎狼北軍大將軍?軍功已滿,接下來最有希望封侯的那位?」

他的眉頭深深的皺起,自言自語般說道。

「就是他。」宋神書求生的慾望越來越濃烈,雖然發聲更加困難,但聲音反而更響了一些。

「只有這些?你應該明白,只要你說這些是真的,不用你說,我將來也會查得出來。」丁寧抬起頭,冷漠的看著他。

宋神書艱難的吞咽著,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他知道接下來出口的這個秘密必定能讓對方滿意,然而他也十分清楚,若是讓人知道這個秘密是由他的口中說出,那他將來的結果肯定會比現在還要凄慘。

「林煮酒還沒有死。」他用乞求的目光,看著丁寧,嘶聲說道。

丁寧的身體一震,他的面容第一次失去了平靜,驚聲道:「你說什麼1

「他就被關在水牢最深處的那間牢房裡。」

宋神書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從喉嚨里跳了出來,「嚴相想要從他的身上獲取到一些修行的秘密,所以一直沒有殺死他…外界的人都以為他死了,就連李相和夜司首他們都根本不知道這個秘密。」

丁寧的臉色恢復了平靜,他沉默了片刻,認真問道:「那你怎麼知道這個秘密?」

宋神書不敢看他的眼睛,「因為從他的嘴裡挖不出任何有用的東西,所以嚴相想過一些方法…他曾讓人施計假劫獄,劫獄的人裡面,有一些便是林煮酒以前認識的人。」

「你也是林煮酒認識的人裡面的其中一個,只是他不知道你們已經都是嚴相的人。」丁寧的面容一味的平靜,「後來呢?」

宋神書艱難的說道:「不知哪個地方出了錯漏,林煮酒根本就未上當。」

「他的心思本身比嚴相還要慎密,那些小手段怎麼可能騙得過他?」丁寧微垂下頭,輕聲道:「他現在一定過得很不舒服。」

宋神書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他沒有出聲。

丁寧沒有看他,卻是又輕聲道:「沒有了?」

宋神書的心臟再次劇烈的跳動起來。

他聽出對方還不滿意。

「我…」於是他顫抖著,說出了自己所知的最後一個極為重要的秘密,「傳說中的孤山劍藏應該存在,而且大多數線索,可能在雲水宮白山水的手中。」

「孤山劍藏?」

丁寧的呼吸微微一頓,這又是一個他根本沒有想到的消息。

傳說中,孤山劍宗是一個很神秘,很強大的宗門,不知道起源於何時,也不知道在何時消亡,但一直有傳聞,這個宗門留有一個密藏,裡面有許多的至寶。

除了一些失傳的修行功法之外,讓所有修行者更為心動的,是一些已經絕跡的靈藥和煉器材料。

隨著越來越多和孤山劍宗有關的東西被發現,現在天下的修行者已經可以肯定孤山劍宗和密藏的確存在,但是這個「孤山劍藏」到底在哪裡,卻一直沒有確切線索。

「你怎麼知道?」丁寧目光閃爍了一下,抬起頭看著宋神書再次問道。

「神都監曾經有人帶著數片玉簡殘片到經史庫來鑒定,那殘片上的文字很奇特,我們徹查了一遍古典后,發現便是孤山劍宗的特有文字。」

宋神書呼吸急促的說道:「而且我暗中查過,神都監的人和雲水宮的餘孽發生過戰鬥。他們確定有更多的這種玉簡殘片在雲水宮的餘孽手中。」

丁寧一時沒有說話。

哪怕雲水宮的修行者現在和趙劍爐的修行者一樣隱匿得極深,但只要捨得花時間,總是可以尋找出一些線索。

「還有么?」

十數個呼吸之後,他看著宋神書,再次問道。

宋神書無助的看著他,大腦漸漸空白。

他實在是已經想不出有什麼足夠分量的秘密。

「很好。」

丁寧看著他的臉色,似乎很滿意的點點頭,俯下身體,湊到他的耳邊,「既然這樣,你可以去死了。」

宋神書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極點。

一股勁氣在此時輕而易舉的刺入了他的心脈,切斷了對於一個人的生命最為重要的數根血脈。

「你…」

他怎麼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生命就將結束,一隻僵硬的手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抓住丁寧的衣角。

「很奇怪為什麼我會不守信殺你,對么?」

丁寧看著他漸漸放大的雙瞳,輕聲道:「他是天下最一諾千金的人物,所以你覺得他收的門下弟子也一定會守信。」

「只可惜他都已經死了,他門下的那一套,現在還能用么?」

丁寧平靜的掰開宋神書的手指,接著說道。

宋神書聽清楚了這一句,他感到被欺騙的憤怒,但是在下一瞬間,他只聽到自己喉嚨里發出古怪的聲音。

那是他最後的氣息。

他帶著無盡的悔恨氣絕身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