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章黑暗裡,有蠶聲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如金蟬脫殼般的蓑衣還空空的懸在空中,沒有掉落。 宋神書的呼吸驟頓,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其餘三指微曲,一股紅色真元從食指和中指尖湧出,在丁寧的手掌接觸到他的身體之前,這股真元便以極其溫柔的態...

一輛尋常的馬車停靠在魚市的一處入口處,戴著一個斗笠,穿著長陵最普通的粗布麻衣的宋神書下車走進魚市,不急不緩的走向魚市最深處。

大秦王朝的經史庫雖然藏了不少修行典籍,然而誰都知道大秦最重要的一些典籍都在皇宮深處的洞藏里,所以經史庫的官員,平時在長陵的地位也並不顯赫,基本上也沒有多少積累戰功獲得封賞和升遷的可能。

尤其是像宋神書此種年過四旬,鬢角都已經斑白的經史庫官員,根本不會吸引多少人的關注。

但宋神書依舊極其的謹慎。

因為他對過往十餘年的生活過得很滿意,甚至哪怕沒有現在的官位,只是能夠成為一名修行者本身,這就已經讓他很滿足。

尤其最近數年對自己修行的功法有了新的領悟,找出了可以讓自己更快破境的輔助手段之後,他的行事就變得更加謹慎。

無數事實證明,成為修行者的早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破境的時間。

只要他能夠在今年順利的突破第三境,踏入第四境,那他面前的天地,就會驟然廣闊,存在無限可能。

在一路默然的走到魚市最底部之後,他依舊沒有除下頭上戴著的斗笠,弓著身體沿著一條木道,從數間吊腳樓的下方穿過,來到一個碼頭。

有一條烏篷小船,停靠在這個碼頭上。

沒有任何的言語,宋神書掀開烏篷上的帘子,一步跨入了船艙,等到身後的帘子垂落,他才輕噓了一口氣,摘下了頭上的斗笠,開始閉目養神。

除了兩鬢有些花白之外,他保養得極好,面色紅潤,眼角沒有一絲的皺紋。

烏篷小船開始移動,船身輕微的搖晃,搖晃得很有節奏,讓斜靠著休息的宋神書覺得很舒服。

然而不多時,他的心中卻是自然的浮起陰寒的感覺。

這條小船的行進路線,似乎和平時略有不同,而且周圍喧嘩的聲音,也越來越少,唯有水聲依舊,這便說明這條小船在朝著市集最僻靜水面行進。

他霍然睜開眼睛,從帘子的縫隙里往外看去…看著船頭那個身穿著蓑衣撐船的小廝的背影,他兀自不敢肯定,寒聲道:「是因為水位的關係么,今天和平日里走的路線好像不同?」

「的確和平日里的路線不同,只是不是因為暴雨水位上漲的關係。」

船頭上身穿蓑衣的丁寧停了下來,他轉過身,看著烏篷里的宋神書說道。

他的聲音很平靜,帶著淡淡的嘲諷和快意。

宋神書的腦袋一瞬間就有些隱隱作痛。

他可以肯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名面目清秀的少年,但是這名少年的面容和語氣卻是讓他覺得十分怪異,就像是相隔了許久,終於在他鄉和故人見面一樣的神氣。

這種怪異的感覺,讓他沒有第一時間去想這名少年到底要做什麼,而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對方的來歷。

「你是誰?你認識我?」他盡量保持平靜,輕聲問道。

丁寧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宋神書,十四年前兵馬司的車夫。」

宋神書的面色漸漸蒼白,這是他最不願想起和提及的舊事,更讓他心神震顫的是,這些舊事只有他平時最為親近的人才有可能知道。

「你到底是誰?你想要做什麼?」他強行壓下心中越來越濃的恐懼,問道。

丁寧感慨的看著他,輕聲說道,「我是你的一個債主,問你收些舊債。」

聽到這些言語,再加上近日裡的一些傳言,宋神書的手腳更加冰冷,他張了張嘴還想再問些什麼,畢竟對面的少年這個年紀不可能和自己有什麼舊仇,背後肯定有別人的指使。

然而他只是張了張嘴,還沒有來得及發出任何的聲音,他面前的少年便已經動了。

丁寧看似瘦弱的身體里,突然湧出一股沛然的力量,船頭猛然下墜,船尾往上翹了起來,瞬間懸空。

他的身體從靈巧的從蓑衣下鑽出,瞬間欺入狹窄的艙內,因為速度太快,那一件如金蟬脫殼般的蓑衣還空空的懸在空中,沒有掉落。

宋神書的呼吸驟頓,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其餘三指微曲,一股紅色真元從食指和中指尖湧出,在丁寧的手掌接觸到他的身體之前,這股真元便以極其溫柔的態勢,從丁寧的肋部沖入。

在丁寧剛剛動作的一剎那,他還有別的選擇。

他可以棄船拚命的逃,同時可以弄出很大的動靜,畢竟地下黑市也有地下黑市的秩序,長陵城裡所有的大勢力,都不會容許有人在這裡肆無忌憚的破壞秩序。

然而在這一剎那,他斷定丁寧只是剛剛到第二境的修行者。

修行者每一個大境之間,都有著天然的不可逾越的差距。

第三境的真元本身就是真氣凝聚了天地元氣的產物,這體現在力量上,便是數以倍計的本質差別,更何況他已經不是剛入第三境的修行者,他的真元已經修到如瓊漿奔流,可以離體的地步,這種三境上品的境界,更是可以讓真元在對敵時擁有諸多神妙。

所以他下意識的認為,丁寧只是吸引他注意力的幌子,必然有更厲害的修行者隱匿著,伺機發動最致命的一擊。

所以即便在看似溫柔,實則暴烈的送入一股真元至丁寧體內的過程里,他的絕大部分注意力也不在丁寧的身上,而在周圍的陰暗裡,甚至泥濘和渾濁的水面之下。

然而讓他怎麼都想不到的是,被他那一股真元送入體內,丁寧只是發出了一聲輕聲悶哼,身體的動作竟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停頓。

他的左手幾乎是和宋神書一樣的動作,食指和中指並指為劍,狠狠刺在了宋神書胸腹間的章門穴上。

宋神書不能理解丁寧怎麼能夠承受得住自己的真元,他也不能理解丁寧的這一刺有什麼意義。

然而就在下一瞬間,他的整個身體驟然一僵。

啪的一聲輕響,船頭的蓑衣在此時落下,翹起的船尾也同時落下,拍起一圈水花。

他體內的氣海之中,也是啪的一聲輕響,原本有序的流淌不息的真元,驟然崩散成無數的細流,像無數細小的毒蛇一樣,分散游入他體內的無數穴位,並從他的血肉、肌膚中開始滲出。

無數細小如蚯蚓的紅色真元在他的身體表面扭曲不停,將幽暗的船艙映得通紅,好像裡面點了數盞紅燈籠。

宋神書的大腦一片空白,身體里湧起莫大的恐懼。

他知道有些修行功法本身存在一些缺陷,然而他這門「赤陽神訣」到底有什麼缺陷,就連他這個修行者本身都不知道。

然而對方卻只是用這樣簡單的一記手劍,就直接讓他的真元陷入不可控的暴走,讓他甚至連身體都開始無法控制,這怎麼可能!

「你怎麼會知道我這門功法的缺陷?你到底是什麼人?」

在凝滯了數息的時間過後,他終於強行發出了聲音,嘶嘶的呼吸聲,就像一條瀕死的毒蛇在喘息。

「赤陽神訣嚴格來說,是一門絕佳的修行功法。只要有一些火毒之物可以入葯為輔,修行的速度就能大大加快,所以一般修行者從第一境到第三境上品至少要花去二十餘年時光,但你只是用了一半的時間就已達到。」丁寧輕微的喘著氣,在宋神書的對面坐下,他認真的看著宋神書,雙手不停的觸碰著宋神書身上的真元。

「只是這門出自大魏王朝赤陽洞的修行之法,本身有著極大的缺陷,只要讓體內腎水之氣過度激發,便會導致真元徹底散亂,所以昔日我朝修行者和大魏王朝赤陽洞的修行者交戰時,便發現他們身上數個關竅都覆蓋有獨特的防護器具。後來赤陽洞亡,這門功法被納入我朝經史庫之後,便被發現缺陷,一直封存不動,沒想到你卻恰好挑了這門功法來修行。」

丁寧不斷的輕聲說著,同時他的雙手指肚和宋神書身上真元接觸的部位也不斷發出奇怪的響聲,這種響聲,就像是有無數的蠶在吞食著桑葉。

「九死蠶神功1

宋神書終於像發現了這世上比他此刻的處境還要更可怕的事情,喉嚨內里的血肉都像是要撕裂般,驚駭欲絕的發出了嘶啞至極的聲音,「你是他的傳人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