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章欠債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在?」 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冷冷的一笑,「只有出自那兩名丞相的授意,這樣的市集才能夠一直留在這裡。」 濃眉年輕人依舊有些不解,疑惑的看著他。 「不合法的交易,往往能夠帶來更高的利潤...

即便大秦王朝從不禁止普通民眾攜帶刀劍,甚至公開的一些比試也不禁止,但一些殺傷力巨大的軍械,乃至一些修行器具、修行典籍,都是屬於嚴禁交易流通的物品。

一名修行者所能想象得到的東西,其中很大部分自然更是不能用來交易。

然而這些東西在魚市裡如荷葉下的魚一樣隱著,而魚市又只不過是自發形成的市集,這裡面的很多生意,自然並不合法。

只是這樣的市集就在長陵的邊緣,那麼多大人物的腳下,為何能夠這麼多年一直長久的存在下來?

就如此刻,一名外鄉人打扮濃眉年輕人心中就有這樣的疑惑。

他持著一柄邊緣已經有些破損的黃油紙傘,身上穿著的是長陵人很少會穿的黑紗短袍,沒有穿鞋,直接赤著雙足。

他手裡的破舊黃油紙傘很大,但為了完全遮擋住他身前一人的身體,他的小半身體還是露在了外面,被雨水完全淋濕。

他身前的這人是一名很矮的年輕男子,書生打扮,瓜子臉,面容清秀到了極點,尤其肌膚如白玉一般,看不到任何的瑕疵。

看著前方魚市無數重重疊疊的棚戶上,從高到低不斷如珍珠跳躍般拋灑的雨珠,濃眉年輕人皺著眉頭,忍不住沉聲問身前比他矮了半個頭的年輕人,「公子,如此的市集為何一直存在?」

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冷冷的一笑,「只有出自那兩名丞相的授意,這樣的市集才能夠一直留在這裡。」

濃眉年輕人依舊有些不解,疑惑的看著他。

「不合法的交易,往往能夠帶來更高的利潤,更高的利潤,則能讓更多不要命的人源源不斷的帶來更多的東西。」

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冷冷的接著說道:「這些年海外很多奇珍異寶能夠到達長陵,甚至很多海外的蠻國和修行者和長陵建立聯繫,依靠的不僅僅是渭河的航道,還有這個魚市的關係。而對於高坐廟堂之上的那些人而言,他們也能夠從中獲取到之前不可能獲得的東西,所以他們便採取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容許這裡存在下去。當然所有在這裡面做生意的人自然也清楚那些人需要什麼樣的秩序,所以這裡比起各國其它大型的市集,反而更為公平和安全。」

「所以你一定要明白一點,任何的勾當,一定要給人帶來更大的利益,才會令人有興趣和你交易。而且絕大多數的亡命之徒都不會與虎謀皮,他們不會和那些遠遠高於自己,隨時可以一口吞掉自己的對象交易。」書生打扮的年輕人轉頭看了沉默不語的濃眉年輕人一眼,寧靜的說道:「因為有這樣基本的規則存在,所以我才有信心來這裡談一談。」

……

魚市裡的道路崎嶇起伏,很泥濘很不好走,數十米的落差,便層層疊疊隔出十餘條高低不同的通道,對於不經常來的人而言,更是如同迷宮。

然而對於魚市大多數根本不歡迎閑逛者的生意人而言,他們不介意道路變得更複雜,更難走一些。

所以雖然雨天很黑,無數雨棚交替遮掩的商鋪間道路更黑,但卻只有少數一些商家挑起了燈籠。

偶爾的微弱燈籠光芒像是異類,在風中搖晃不安。

魚市裡穿行的人依舊很多,丁寧收起了傘,像拐杖一樣拄著,輕車熟路的到了魚市的低矮深處。

因為暴雨的關係,魚市底部平時許多只是乾涸泥塘的區域已經被水淹沒,水位距離大多數吊腳樓底部唯有半米,但即便如此,吊腳樓的底部還是飄著許多小船,還有木盆在渾濁的泥水裡飄來飄去。

沿著一條用舢板架起來的搖晃木道,丁寧走進了一座很小的吊腳樓。

這是一家很小的印泥店,兼賣些水墨紙筆。

店主人是已過六旬的孤寡老婦人,因為平時沒有多少開銷,再加上魚市裡大多數交易都需要契印或者手印,所以作為唯一一家印泥店,印泥的銷路還算不錯,生活倒也過得下去。

因為平時也沒有什麼事情,所以這名頭髮花白的老婦人在看到丁寧之前,本來正端著一個粗陋的瓷杯在喝茶,看到不遠處陰影里走來的少年,她布滿皺紋的臉頰上忽然泛起溫暖的笑容,她轉身從門口旁的一個壁櫃里拿出了一碟乾果等著。

「怎麼下這麼大雨還過來?」

看著走到面前的丁寧只是濕了雙草鞋,這名老婦人徹底放了心,又取了雙乾淨的舊草鞋示意丁寧換上。

丁寧微微一笑,也不拒絕,直接坐在吊角樓邊緣洗了洗腳,就換上了乾淨的舊草鞋,然後左右打量著這間吊角樓的屋頂和牆面。

屋頂和牆面都有些滲水,但看上去不嚴重。

於是丁寧也放了心,在老婦人旁邊的板凳上坐了下來,說道:「本來見昨天那麼大雨,就擔心你的屋子有問題,就想過來看看的,只是臨時有點事,所以才拖到現在過來。」

老婦人笑出了聲,自從看到丁寧的身影,她就變得很開心。

「能有什麼問題?」她忍不住笑著說,「你每隔一陣就把我這間屋子敲補一下,比那些船工補船還用心,我看雨再大一點,再下個幾天,這裡所有的屋子都漏了,我這都還不會漏。」

看著她的笑容,丁寧的心情也更加好,他隨手抓了幾顆乾果,一邊嚼著,一邊問道:「最近需要買什麼東西么,我等會幫你買回來?」

「柴米油鹽還都滿著,所以你只管歇著就好。」老婦人搖了搖頭,看著丁寧略顯蒼白的面容,她又忍不住搖了搖頭,愛憐般問道:「中飯吃過了么?」

「吃過了,酸菜魚面。」丁寧笑了笑。

老婦人有些不快,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那晚飯留在我這吃。」

「好。」丁寧點頭表示同意,「我要吃油煎餅。」

「我給你做紅燒魚和蠟雞腿。」老婦人責怪般的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卻湧起更多的意味,「油煎餅有那麼好吃么?當年你年紀還小,正好走到這裡,我給你做一個油餅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結果你到現在還記著那一個油餅的事情。若是做生意,只是一個油餅,結果卻幫人做了這麼多年的事情,這虧本便虧得大了。」

「哪裡有虧本。」丁寧笑著說道:「只是做些順手的事情,大多只是陪你說說話,聽聽故事,免費的飯菜倒是吃了不少。」

老婦人搖了搖頭,眼裡湧起複雜的情緒:「陪著說說話,聊聊天,這對於一個沒有子侄的孤獨老人而言,是最大的恩賜。長陵以前戰死的人多,像我這樣年紀的人也多,只是卻很少有人有我這樣的福氣。」

丁寧一時沒有說什麼,垂下頭像個松鼠一樣啃著乾果。

在數年前的一個冬天,他經過這裡,和藹的老婦人好心的遞給他一塊熱乎乎的油煎餅,然後他就經常來這裡看看老婦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但是他心裡十分清楚,這哪裡一個油煎餅的事情。

這是因為他欠她的。

他欠很多人的,他只希望自己能夠慢慢還清,或者說可以補償。

……

照例和老婦人聊了一陣,聽她說了一些魚市最近的新鮮事之後,丁寧便告辭暫時離開,和平時閑逛一樣,轉向魚市更低洼更深處。

這個時候宋神書應該進入魚市了。

宋神書是經史庫的一名司庫小官,也是丁寧的熟人。

然而和開印泥店的這名老婦人不同的是,丁寧不欠宋神書的,而他卻是欠丁寧的。

在過往的數年的默默關注里,丁寧知曉了宋神書的一些習慣,也知道他的修行遭遇到了什麼困難。

所以他肯定,宋神書今日一定會來拿火龜膽,一定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