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章雙修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有可能讓監天司的官員最終發現一些隱匿的事實。 而他同樣也十分清楚,按照監天司的習慣,在連續兩度確認沒有問題之後,監天司有關他的調查備卷都會銷毀,在將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監天司的目光,都不會落在...

能夠感悟玄機,打開身體秘竅,這便是修行第一境通玄,正式踏入超凡脫俗的修行者的行列。

識念內觀,貫通經絡,五臟蘊育真氣,源源不斷,周天運行,這便是修行第二境鍊氣。

到了這第二境,外可利用真氣對敵,內可伐骨洗髓,已經能夠獲得尋常人無法想象的好處。

但凡越過第二境的修行者,除非深仇巨恨,死生之事,否則其餘事情已經全然沒有修行之事重要。

尋常的歡喜,又怎麼能和解決修行中的問題,感覺身體的壯大和改變時的愉悅相提並論。

到了能引天地元氣入體,融匯成真元,這便到了修行第三境真元境。

世上沒有兩名資質完全一樣的修行者,即便是同時出生的雙胞胎,在出生時開始就會形成無數微小的差異。即便是修行途中有明師相助,明師的雙目,也無法徹底窮盡弟子體內的細微之處,所以修行之途,大多需要自己感悟,如不善游泳者在黑夜裡摸著石頭過河,時刻兇險,一境更比一境艱難。

能說真元,便至少已是三境之上,丁寧自然知道她真正的修為到達了何等境界,也十分清楚她那冷漠平靜的一句里蘊含著什麼樣的兇險和緊迫,但他所做的一切還是沒有絲毫的慌亂,有條不紊。

在迅速的沖洗乾淨身體,換了身乾淨衣衫之後,他又細細的切了盆豆腐,撒上切碎的蔥末,淋上香油。

就著這盆小蔥拌豆腐連吃了兩碗沒有熱透的剩飯後,他才走進了後院的房。

其實對於他現在的身體而言,可以完全不在意少吃這一餐,然而他十分清楚,或許只是買了香油不用這樣一點的疏忽,便有可能讓監天司的官員最終發現一些隱匿的事實。

而他同樣也十分清楚,按照監天司的習慣,在連續兩度確認沒有問題之後,監天司有關他的調查備卷都會銷毀,在將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監天司的目光,都不會落在他的身上。

這也是他今日會故意出現在莫青宮等人視線中的真正原因之一。

……

簡陋的房裡有兩張床,中間隔著一道灰色布簾,這在沒有多餘房間的尋常人家而言,這樣和自己的小姨同居一室,是極其正常的事情。

然而帶上房的大門后,丁寧卻是沒有走向自己的床榻,而是輕車熟路的走到了長孫淺雪的床前,動作快速麻利的脫去了外衣,整理了一下被褥。

和過往的許多個夜晚一樣,當他安靜的在靠牆的里側躺下去之時,長孫淺雪的身影穿過黑暗來到床前,和衣在他身旁躺下。

「開始吧。」

除了冰冷之外,長孫淺雪的眼裡看不到其餘任何的情緒,在丁寧的身旁躺下的過程中,她甚至沒有看丁寧一眼。

而就在她冷冷的吐出這三個字的同時,她的身上開始散發出一股真實的寒冷氣息。

在黑暗中,丁寧卻始終在凝視著她。

看著她冷若冰霜的面部輪廓,他的眼底湧起無數複雜的情緒,嘴角緩緩浮現出一絲苦笑,但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雙眸中的情緒盡消,變得清亮無比,臉上的神情變得極為肅穆和凝重。

一股獨特的氣息,若有若無的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就連空氣里極其微小的塵埃都被遠遠吹走,他和長孫淺雪身旁數米的空間,就像是被無數清水清洗了一遍。

這種氣息,和陋巷裡持著黑傘的五大供奉,和那些隨後趕到的修行者身上的氣息十分類似,只是顯得有些弱校

但即便弱小,也足以證明他是一名修行者。

長孫淺雪似乎很快陷入了熟睡,呼吸變得緩慢而悠長。

然而她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寒冷,床褥上開始緩緩的出現白霜。

她呼出的氣息里,甚至也出現了湛藍色的細小冰砂。

每一顆細小的湛藍色冰砂落到冷硬的床褥上,便是奇異的噗的一聲輕響,化為一縷比尋常的冰雪更要寒冷的湛藍色元氣。

往上升騰的湛藍色元氣表面和濕潤的空氣接觸,瞬間又結出雪白的冰雪。

所以在她的身體周圍的被褥上,就像是有無數內里是藍色,表面是白色的冰花在生長。

在開始呼出這些湛藍色冰砂的同時,她沉沒在黑暗中的睫毛微微顫動,眉心也皺了起來。似乎在無意識的修行之中,她的身體也直覺到了痛苦。

丁寧有些擔憂的閉上了眼睛。

他的身體表面也結出了一層冰霜,然而他的臉色卻變得越來越紅,他的身體越來越熱,平時隱藏在肌膚下的一根根血管越來越鼓,然後突起,甚至隱隱可以看到血液在血管里快速的流動。

安靜的房裡,響起灶膛里熱風鼓動般的聲音。

沒有任何的氣息從他的身體里流淌出來,但他的身體卻好像變成了一個有獨特吸引力的容器。

嚓嚓的細微輕響聲在這張床榻上不斷響起,被褥上的一朵朵冰花開始碎裂,其中肉眼可見的湛藍色元氣,開始緩慢的滲入他的身體。

白色的冰霜在長孫淺雪和丁寧的身外飄舞,在這片狹小的空間內,竟然是形成了一場風雪。

丁寧的胸腹在風雨里越來越亮,他的五臟都發出隱隱的紅光,散發著熱意,然而對於周圍的風雪而言,只像是一朵隨時會熄滅的微弱燭火。

修行是一個很奇妙的過程。

在丁寧的識念之中,他正站在一個空曠的空間里。

這個空間似乎幽閉,然而又十分廣闊,有五彩的元氣在垂落。

這便是修行者的氣海。

他的腳下,是一片淡藍色的海,潔凈無比的海水深處,好像有一處晶瑩剔透的空間,就像是一座玉做的宮殿。

這便是修行者所說玉宮。

而他的頭頂上方,五彩的元氣中間,有一片特別明亮的空間,那便是天竅。

氣海、玉宮、天竅這三大秘竅能夠感悟得到,貫通一體,體內五臟之氣便會源源不斷流轉,化為真氣。

然而此刻,他氣海的中心,卻沒有任何的真氣凝結,一縷縷流奈試氣,在融合之後便化為無比灼熱的火焰。

乾淨透明到了極點的火焰,帶著恐怖的高溫,炙烤著上方的天竅,有些要燒穿整個氣海的氣勢。

然而有無數湛藍色的冰砂,卻是也在氣海的中心不斷墜落。每一顆墜落便是消滅一團火焰,接著正中有一縷透明的沉重真氣生成,落入氣海下方的玉宮之中。

時間緩慢地流逝。

氣海里五彩的元氣越來越淡,火焰即將熄滅,湛藍色的冰砂卻沒有停止,依舊在墜落。

這對於丁寧而言,自然是一次真正的意外。

只是一個呼吸之間,他用尋常修行者根本無法想象的速度醒來,睜開雙目。

數片冰屑從他的睫毛上掉落下來。

他沒有看自己的身體,在黑暗裡,他看到周圍的風雪還在不斷的飄灑,而長孫淺雪的身體表面,已經結出了一層堅硬的冰殼。

她的身體幾乎沒有多少熱度,似乎血液都被凍結,然而體內一股氣息還在自行的流轉,還在不斷的從她體內吹拂出湛藍色的細小冰砂。

丁寧的眼中瞬間充滿震驚的情緒,他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便將自己像被褥一樣覆蓋向長孫淺雪的身體。

身體接觸的瞬間,凜冽的寒氣便令他的臉色變得無比蒼白,然而在接下來的一剎那,他的識念便渾然忘我的進入自己的氣海。

他緊緊抱住已成冰塊的長孫淺雪,無意識的越抱越緊。

他的肌膚開始發燙,發紅。

喀的一響,長孫淺雪身上堅硬的冰殼破了。

無數的冰片沒有徑自的灑落在被褥上,而是被兩人之間的某種力量震成了無數比麵粉還要細碎的粉末,飄灑出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