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章劍爐餘孽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白裙女子看著這名顯得越來越有魅力的中年男子,她忽然有些同情對方,柔聲道:「聖上五年前已到七境上品,這五年間未再出手,不知這個回答你是否滿意?」 「五年前就已經到了七境上品,五年的時光用於...

大秦王朝元武十一年秋,一場罕見的暴雨席捲了整個長陵,如鉛般沉重的烏雲伴隨著恐怖的雷鳴,讓這座大秦王朝的都城恍如墮入魔界。

城外渭河港口,無數身穿黑色官服的官員和軍士密密麻麻的凝立著,任憑狂風暴雨吹打,他們的身體就像一根根鐵釘一樣釘死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滔天濁浪中,一艘鐵甲巨船突然駛來!

一道橫天際的閃電在此刻垂落,將這艘烏沉沉的鐵甲巨船照耀得一片雪白。

所有凝立港口邊緣的官員和軍士全部駭然變色。

這艘鐵甲巨船的撞首,竟是一顆真正的鰲龍首!

比馬車還要龐大的獸首即便已經被人齊頸斬下,但是它赤紅色的雙瞳中依舊閃爍著瘋狂的殺意,滔天的威煞比起驚濤駭浪更為驚人。

不等巨船靠岸,三名官員直接飛身掠過數十米河面,如三柄重鎚落在船頭甲板之上。

讓這三名官員心中更加震駭的是,這艘巨船上方到處都是可怖的缺口和碎物,看上去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慘烈的戰鬥,而他們放眼所及,唯有一名身披蓑衣,老僕模樣的老人幽靈般站立在船舷一角,根本看不到他們苦苦等待的那人的身影。

「韓大人,夜司首何在?」

這三名官員齊齊一禮,強忍著震駭問道。

「不必多禮,夜司首已經去了劍爐餘孽的隱匿之地。」老僕模樣的老人微微欠身回禮,但在說話之間,暴雨之中,看不清老人的面目,但是他的眼神分外深邃冷酷,散發出一股震懾人心的霸氣。

「夜司首已經去了?」三名官員身體同時一震,忍不住同時回首往城中望去。

整個長陵已被暴雨和暮色籠罩,唯有一座座高大角樓的虛影若隱若現。

與此同時,長陵城南一條河面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頂黑雨桑

手持著黑雨傘的人,在破濤洶湧的河面上如履平地,走向這條大河岸邊的一處陋巷。

有六名持著同樣黑雨傘,高矮不一,在黑傘遮掩下看不出面目的黑衣官員,靜靜駐足在岸邊等待著這人。

在這人登岸之後,六名官員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只是沉默的分散跟在了身後。

陋巷裡,有一處普通的方院,漸漸成為這些開始散發肅殺氣息的黑雨傘的中心。

水聲滴答,混雜著食物的咀嚼聲。

一名身穿著粗布烏衣,挽著袖口的中年男子正在方院里的雨檐下吃著他的晚餐。

這名男子烏衣破舊,一頭亂髮用一根草繩隨意紮起,一雙布鞋的鞋底已近磨穿,雙手指甲之間也儘是污穢,面容尋常,看上去和附近的普通挑夫沒有任何的區別。

他的晚餐也十分普通和簡單,只是一碗粗米飯,一碟青菜,一碟豆乾,然而這名中年男子卻吃得分外香甜,每一口都要細嚼數十下,才緩緩咽下肚去。

在嚼盡了最後一團米飯之後,這名中年男子伸手取了一個掛在屋檐下的木瓢,從旁邊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清水,一口飲盡,這才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在他一聲飽嗝響起的同時,最前的那頂黑雨傘正好在他的小院門口停下來。

一隻雪白的官靴從其中的一頂黑雨傘下方伸出,在黑重的色彩中,顯得異常奪目。

官靴之後,是雪白的長裙,肆意飄灑的青絲,薄薄的唇,如雨中遠山般淡淡的眉。

從驚濤駭浪的河面上如閑庭信步走來的,竟是一名很有書卷氣、腰肢分外動人的秀麗女子。

她從黑傘下走出,任憑秋雨淋濕她的青絲,腳步輕盈的走進中年男子的方院,然後對著中年男子[email protected],柔柔的說道:「夜策冷見過趙七先生。」

中年男子微微挑眉,只是這一挑眉,他的面部稜角遍似乎陡然變得生動起來,他的身上也開始散發出一種難言的魅力。

「我在長陵三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夜司首。」

他沒有還禮,只是微微一笑,目光卻是從這名女子的身上掠過,投入遠處秋雨中重重疊疊的街巷。

「長陵看久了真的很無趣,就和你們秦人的劍和為人一樣,直來直去,橫是橫豎是豎,四平八穩,連街面牆面都不是灰就是黑,毫無美感。今日看夜司首的風姿,卻是讓我眼前一亮,和這長陵卻似乎很不合。」

他的話風淡雲清,就像平日里茶足飯飽與人閑聊時的隨口感嘆,然而這幾句話一出口,院外所有黑傘下的人卻都是面容驟寒。

「大膽!劍爐餘孽趙斬!夜司首親至,你還不束手就擒,竟然還敢說此誅心之語1

一聲冰冷的厲喝,突然從停駐遠處的一柄黑傘下響起。

明顯是故意要讓中年男子和白裙女子看清面目,這名出聲的持傘者將傘面抬起,這是一名面容分外俊美的年輕男子,唇紅齒白,膚色如玉,目光閃爍如冷電。

「哦?」

一聲輕咦聲響起。

中年男子微皺的眉頭散開,一臉釋然:「怪不得比起其他人氣息弱了太多…原來你並非是監天司六大供奉之一,這麼說來,你應該是神都監的官員了。」

這名面容俊美的黑衣年輕官員的雙手原本在不可察覺的微微顫抖,之前的動作,似乎本身就耗費了他大量的勇氣,此時聽到中年男子說他氣息比後方幾名持傘者弱了太多,他的眼中頓時燃起一些怒意,但呼吸卻不由得更加急促了些。

中年男子的目光卻是已然脫離了他的身體,落在了白裙女子身上,他對白裙女子微微一笑,說道:「在這個年紀就已經半步跨過了第四境,他在你們王朝也應該算是少見的才俊了。」

白裙女子一笑,臉頰上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先生說的不錯。」

「他應該只是仰慕你,想要給你留下些印象而已。」中年男子意味深長的看著白裙女子,「會不會有些可惜?」

「你…什麼意思?」面容俊美的年輕官員臉色驟然無比雪白,他的重重衣衫被冷汗濕透,心中驟然升起不好的預感。

白裙女子轉頭看了他,微微一笑,給人的感覺她似乎對這位英俊的年輕並無惡感,然而一滴落在她身側的雨滴,卻是驟然靜止。

接著這滴雨珠開始加速,加速到恐怖的地步,在加速的過程中自然拉長成一柄薄薄的小劍。

「嗤」的一聲輕響。

黑傘內里被血漿糊滿,面容俊美的年輕官員的頭顱脫離了頸項,和飄飛的黑傘一齊落地,一雙眼眸死死的睜著,兀自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好氣魄1

中年男子擊掌歡呼,「居然連監視你們行動的神都監的人都直接一劍殺了,夜司首果然好氣魄,不過為了一言不順心意而殺死你們自己一名不可多得的修行者,夜司首好像沒有什麼心胸。」

白裙女子微嘲道:「女子要什麼心胸,有胸就夠了。」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他根本沒有想到白裙女子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有道理。」

他自嘲般笑了笑,「像夜司首這樣的人物,無論做什麼和說什麼,都的確不需要太在意旁人的看法。」

白裙女子睫毛微顫,嘴唇微啟,然而就在此時,她感應到了什麼,眉頭微蹙,卻是不再出聲。

中年男子臉上的笑意就在此時收斂,他眼角的几絲微小的皺紋,都被一些奇異的熒光潤平,身體髮膚開始閃現玉質的光澤,一股滾滾的熱氣,使得天空中飄下的雨絲全部變成了白色的水汽,一股濃烈的殺伐氣息,開始充斥這個小院。

「雖主修有不同,但天下修行者按實力境界都分九境,每境又分三品,你們的皇帝陛下,他現在到底到了哪一境?」一開始身份顯然超然的白裙女子對他行禮的時候,他並沒有回禮,而此刻,他卻是認真的深深一揖,肅然問道。

「我沒有什麼心胸,所以不會在沒有什麼好處的情況下回答你這種問題。」白裙女子面色平和的看著他,用不容商榷的語氣說道,「一人一個問題吧。」

中年男子微微沉吟,抬頭:「好。」

白裙女子根本不商議先後,直接先行開口問道:「劍爐弟子修的都是亡命劍,連自己的命都不在眼中,但這潛伏三年裡,你即不刺殺我朝修行者,也不暗中結黨營勢,又不設法竊取我朝修行典籍,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中年男子看著她,輕嘆了一聲:「你們那些修行之地的秘庫武藏,就算再強,能有那人留下的東西強么?」

他的這句反問很簡短,甚至都沒有提「那人」的名字,然而這兩個字卻像是一個禁忌,院外五名黑傘下的官員在之前一劍斬首的血腥場面下都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此刻聽到這句話,他們手中的黑傘卻同時微微一顫,傘面上震出無數楊花般的水花。

白裙女子頓時有些不喜,她冷笑道:「都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你們還不死心,還想看看那人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

中年男子沒有說什麼,只是饒有興緻般看著她的眼眸深處,等待她接下來的回答。

白裙女子看著這名顯得越來越有魅力的中年男子,她忽然有些同情對方,柔聲道:「聖上五年前已到七境上品,這五年間未再出手,不知這個回答你是否滿意?」

「五年前就已經到了七境上品,五年的時光用於破鏡,應該也足夠了吧。這麼說,真的可能已到了第八境?」中年男子的眉宇之中出現了一縷深深的失意和哀愁,但在下一刻,卻都全部消失,全部化為鋒利的劍意!

他的整個身體都開始發光,就像一柄隱匿在鞘中許多年的絕世寶劍,驟然出鞘!

小院牆上和屋脊上所有乾枯的和正在生長的蒿草,全部為鋒利的氣息斬成數截,往外飄飛。

「請1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他眼中的世界,似乎只剩下了對面的這柄白裙女子。

「劍爐第七徒趙斬,領教夜司首秋水劍1

當他這樣的聲音響起,白裙女子尚且沉默無語,看似沒有任何的反應,但是院外的五名黑衣官員卻都是一聲低吟,身影倏然散步院外五個角落,手中的黑傘同時劇烈的旋轉起來。

圓盾一樣的黑色傘面上,隨著急劇的旋轉,不是灑出無數滴雨滴,而是射出無數條勁氣。

轟!

整個小院好像紙糊的一樣往外鼓脹起來,瞬間炸成無數燃燒的碎片。

一聲聲悶哼聲在傘下連連響起,這些燃燒的碎片蘊含著驚人的力量,讓這五名持傘的官員的鞋底和濕潤的石板路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

綿密的勁氣組成了密不透風的牆,很少有燃燒的碎片穿刺出去,滾滾的熱氣和燃燒的火星被迫朝著上方的天空宣洩,從遠處望,就像在天地之間陡然豎立起了一個巨大的洪爐。

洪爐的中心,中年男子趙斬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柄赤紅色的小劍。

這柄劍長不過兩尺有餘,但劍身和劍尖上外放的熊熊真火,卻是形成了長達數米的火團!

他面前被他稱為夜司首的白裙女子卻已經消失,唯有成千上萬道細密的雨絲,如無數柄小劍朝他籠來。

……

在五名手持黑傘的官員出手的瞬間,數十名佩著各式長劍的劍師也鬼魅般湧入了這條陋巷。

這些劍師的身上都有和那五名持傘官員身上相同的氣息,在這樣的風雨里,墜落到他們身體周圍的雨珠都如有生命般畏懼的飛開,每個人的身外憑空隔離出了一個透明的氣團,就像是一個獨立的世界。

這樣的畫面,只能說明他們和那五名黑傘官員一樣,是世所罕見的,擁有令人無法想象的手段的修行者。

然而此刻聽著小院里不斷轟鳴,看著周圍的水窪里因為地面震動而不斷飛濺的水珠,連內里大致的交手情形都根本感覺不出來的他們,臉色卻是越來越白,手心裡的冷汗也越來越多。

他們先前已經很清楚趙國劍爐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但是今日里他們終於明白自己對於劍爐的預估還是太低。

時間其實很短,短得連附近的民眾都只以為是打雷而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什麼,圍繞著小院的黑色傘幕上,驟然發出一聲異樣的裂響。

一柄黑傘支撐不住,往一側飄飛近百米。

小院外圍散落著的的這些佩著無鞘鐵劍的黑衣官員同時駭然變色,位於那數柄黑傘後方的四名黑衣劍師頓時齊齊的發出了一聲厲叱,拔劍擋在身前。

噹噹噹噹四聲重響,四柄各色長劍同時彎曲成半圓形狀,這四名黑衣劍師腳底一震,都想強行撐住,但是在下一瞬,這四名黑衣劍師卻是都口中噴出一口血箭,紛紛頹然如折翼的飛鳥往後崩飛出去。

從黑色傘幕的裂口中湧出的這一股氣浪余勢未消,穿過了一個菜園,連摧了兩道籬牆,又穿過一條寬闊的街道,湧向街對面的一間香油鋪。

轟的一聲爆響。

香油鋪門口斜靠著的數塊門板先行爆裂成無數小塊,接著半間鋪子被硬生生的震塌,屋瓦嘩啦啦砸了一地,湧起大片的塵囂。

「哪個天殺的雨天趕車不長眼睛,還趕這麼快!毀了我的鋪子1

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從塌了半邊的鋪子里炸響,一名手持著打油勺的中年婦人悲憤欲絕的沖了出來,作勢就要打人,但看清眼前景象的瞬間,這名中年婦人手裡的打油勺落地,發出了一聲更加刺耳的尖叫聲。

「監天司辦案1

一名被震得口中噴出血箭的黑衣劍師就墜倒在這個鋪子前方的青石板路上,聽著這名中年婦人的尖叫,他咬牙拄著彎曲如月牙的長劍強行站起,一聲厲叱,凜冽的殺意令那名中年婦人渾身一顫,叫聲頓祝

也就在此時,讓這名面容凄厲的黑衣劍師一愣的是,塌了半邊的香油鋪子里,卻是又走出了一名提著油瓶的少年,最多十三四歲的樣子,然而沾滿灰塵的稚嫩面容上,居然沒有半分害怕的神色。

他只是一臉好奇,眼神清亮的看著黑衣劍師,然後目光又越過黑衣劍師的身體,落向兩道被摧毀的籬牆的後方。

在他的視線里,一名身姿曼妙的白裙女子正從黑色傘幕的缺口裡走出。

「厚葬他。」

白裙女子渾身的衣裙已經濕透,她似乎疲倦到了極點,在幾柄黑色油傘聚攏上來,幫她擋住上方飄落的雨絲時,她只是輕聲的說了這三個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