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仕 都市言情

入仕 第一千零十九章 勢單力薄

作者:寂寞鴉片

本章內容簡介:越發地感到勢單力薄的困難,在漢南的時候,他面對的情況同樣十分複雜,但是因為有方東明這位紀委書記協助,讓他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就感覺輕鬆多了。 想到方東明,段昱才想起他和宣南市紀委書記朴令書從上任到...

「還真是無法無天了1段昱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冷笑道,想了想又繼續問道:「羅鐵軍和文宏烈勾結斂財,你手頭掌握了確實證據沒有?……」

趙子韜猶豫了一下道:「這個暫時沒有,羅鐵軍和文宏烈警惕性都很高,在外面都裝作互相不認識,我雖然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可還沒開始對宏烈集團展開調查,羅鐵軍就察覺了,在大會上點名批評我,說我目無組織紀律,查案不向局領導彙報。羅鐵軍在市公安局可以說是一手遮天,就連我們刑警支隊也有不少人是他的親信,我就算想秘密調查難度也很大……」

「羅鐵軍借著打黑的名義,約談了好多企業家,有的被其淫.威所脅迫,乖乖加入他的麾下,成為黑.社會組織宏烈集團的子公司,而那些不願意與他為伍的企業家,統統被他捏造證據扣上黑.惡勢力的帽子,送進了監獄。期間,幾個身價上億的實幹企業家都被他用黑.社會組織頭目的罪名整破產了,他們找到我讓我給他們刷洗冤屈,原本公安局內部還有不少有正義感的同志看不慣羅鐵軍的做法,我們準備聯合起來秘密調查,但是不知怎麼走漏了消息,羅鐵軍借題發揮,把我們都扣上黑.社會保護傘的帽子,其實他才是宣南最大的黑社會保護傘-…」說到這裡,趙子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恨恨地拍了一下大腿道。

其實不止趙子韜,段昱同樣感到非常的震驚和憤怒,沒想到在共和國的大地上,在才經過兩次雷霆一般的反腐洗禮的宣南,居然還有這樣無法無天的黑惡勢力存在!而本應該是代表光明正義的宣南市公安機關,卻成了某個人的爪牙和工具,成了庇護罪惡的保護傘!

羅鐵軍的行為已經深深的觸碰了一個國家幹部、一個共產黨員的底線,也觸碰了法律的底線,段昱甚至有一種衝動,好幾次想直接撥通京城首長的電話,把羅鐵軍馬上拿下!

但是段昱知道自己不能衝動,羅鐵軍作為一個副部級領導幹部,屬於中央直管幹部,想要對他進行調查和處理都需要經過中央的相關程序,關聯重大,在沒有掌握確鑿的證據前是不能輕易做出任何決定的,而且在前任市委書記李德政落馬以後,羅鐵軍還能安然無事,說明他在中央也是有背景的,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拿下的!

就趙子韜現在了解的這些情況,都不能當做直接的證據,多年的政治生涯培養了段昱沉穩的性格,越是面對這種複雜棘手的情況,越需要冷靜思考,沉著應對!

想到這裡,段昱強壓心頭的怒火,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那份曹文波指控文宏烈的申訴材料遞給趙子韜,沉聲道:「子韜同志,這份材料你看看……」

趙子韜接過材料認真地看了一遍,重重地點點頭道:「曹文波的事我知道,他當初也找過我,我也覺得他是掉入了文宏烈的陷阱,不過還沒等我展開調查,我就被撤職了……要調查文宏烈,他的那個地下賭場絕對是個突破口,段書記,你下命令吧,哪怕是豁出這條命,我也一定會找到文宏烈和羅鐵軍勾結的鐵證-…」

段昱站起來,重重地拍了拍趙子韜的肩膀道:「好!子韜同志,你不愧是公安戰線的老同志,一身是膽!我就把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交給你,需要更多的資料你也可以直接和曹文波聯繫,就從文宏烈的地下賭場查起!羅鐵軍的身份特殊,所以前期你只能秘密調查,包括我們今天的談話,都要絕對保密,否則你和我都會很被動-…」

趙子韜猛地站了起來,再次向段昱敬了一個警禮,激動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段昱還有些不放心,叮囑道:「子韜同志,你一定要記住,任何時候,保證你自身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待會我讓小馬把他的電話留給你,你和他保持聯繫,需要任何協助都可以找他,他解決不了,就讓他向我彙報-…」

趙子韜走後,段昱並沒有馬上離開,剛才趙子韜反映的情況讓他的心情非常沉重,同時越發地感到勢單力薄的困難,在漢南的時候,他面對的情況同樣十分複雜,但是因為有方東明這位紀委書記協助,讓他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就感覺輕鬆多了。

想到方東明,段昱才想起他和宣南市紀委書記朴令書從上任到現在還沒照過面,開見面會的時候朴令書就缺席了,說是進京辦事去了,昨天聽說已經回來了,可回來也並沒有到段昱這位新市委書記的辦公室來彙報彙報工作,再聯想到之前曹文波的材料里提到,十幾名人大代表聯名告文宏烈的舉報信送到省紀委,最終舉報信卻落到了文宏烈手裡,這讓段昱對這位還沒有照過面的紀委書記產生一種不好的印象,雖然還無法斷定朴令書是否也與羅鐵軍、文宏烈有牽扯,但至少這位紀委書記是沒有盡到其應盡的職責的。

第二天一上班,段昱就讓馬小溪給朴令書辦公室打電話,請他到自己辦公室來一趟,沒想到馬小溪打電話得到的市紀委工作人員的回答居然是朴書記還沒有到辦公室來上班,段昱一聽就皺起了眉頭,現在已經過了上班時間,紀委書記是專門分管幹部風紀的,卻帶頭上班遲到,這還像話嗎?!

當然像紀委書記這樣的高層領導,他的上班時間肯定不像普通政府工作人員那麼固定,所以段昱也不好說什麼,只好讓馬小溪通知紀委那邊的工作人員,說等朴書記到辦公室以後,請他立刻到市委書記辦公室來一趟。

一直等到十點多,朴令書才姍姍來遲,他身材幹瘦,發須花白,在他身上段昱並沒有感到紀委書記身上應有的那股煞氣,給段昱的第一印象就是暮氣沉沉,老氣橫秋,不由微微皺了皺眉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