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百五十一章 尾聲

作者:寒香寂寞  |  更新時間:2016-05-18 02:32  |  字數:3057字

?下一頁

十月十七日,是惡魔島開門之日,五國之土上,諸宗諸地,但凡獲得魔族邀請函的人,都會有光門大開,引入惡魔島。

早在這之前,各邪道人馬,大小宗派都趕往七大宗門所在地。

雖然每個獲得邀請函的人在各地都能有光門出現,但是眾人都清楚,這一場惡魔島聖典不止是提升修為的機會,同時也是諸宗爭峰,奪取第一的機會。

誰能夠站在其他宗門的頭頂上,就能夠一統天下。

結局未出,誰也不知道哪個宗門能獲勝,但當然,各國的大小宗派都趕往各國魔使所在的宗門,集思廣益,以獻忠誠。

這原本該是一場浩大的盛宴,亦是大喜之極的日子,大家應該在各宗魔使的領導下進入惡魔島。

然而,這日近時,各宗魔使卻突然失蹤了,以至於光門大開時,還是各宗宗主當機立斷,想著可能魔使有事外出,應該在他處。

所以,各國人馬在沒有魔使帶領的情況下進入惡魔島。

這一進去,卻發現魔使們並不在場。

若只是一國一宗,雖會引發不少的猜測,但大局尚穩,甚至很多人都會認為這是大好事情,畢竟,宗門魔使未現,那就少了個對手。

然而眾人卻驚恐的發現,二十一個魔使全都沒有出現。

原本魔族麾下的童子們是來帶路的,不曾想到魔使們都未出現,吃驚之餘連忙趕回去通報。

巨大的惡魔浮島懸浮在天際之顛,弦月觸手可及,群星閃爍如燭火。

在漆黑如墨的大寶殿中,五個魔族盤膝而坐,神色都透著些凝重。

「只怕是扎魯乾的。」

其中一個頭生牛角,一臉黑炭色的大漢沉聲說道。

「那扎魯竟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裡修復好心脈?而且,巫山和寶驂修為都不低,居然會被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

另一個三眼大漢質疑道。

「當年我黑冥率領三百精銳追殺扎魯,卻被他殺得一人都不剩,我也只是留了一口氣這才恢復過來。所以,以他的本事恢復好修為,並且偷襲,倒也不是什麼不合理的事情。」

居中的那個獨角男子說道。

「沒想到扎魯居然藏在暗處對付咱們,不過,既然知道他的主意,倒也不怕。眼下之計是奪取半界大權,只待今日大典之後,便可實施計劃了。」

另一個身著黑袍,如同影子的魔族說道。

眾人都點點頭,這時便見幾個童子突然趕了過來,將魔使失蹤的事情道了出來。

「什麼?魔使全都沒來?」

幾個魔族都是大吃了一驚。

「不對勁啊,邀請函上的陣法足以在任何險境打開通道,而且,一旦觸摸了邀請函,即使東西不在手上,也可以打開通道。」

三眼魔使揉起額頭來。

「莫非——都被幹掉了?」

黑影沉聲說道。

幾個魔族心頭都是咯噔一聲響,然後,黑冥便沉聲說道:「那咱們就看看吧。」

魔族們都點了點頭,一個個微微閉目,他們早在靈血器上布設有一縷靈識,如今意念一動,自可清楚器在何地。

待到眾人不約而同的一睜眼,臉色便是一沉。

「居然全都被拿下了……」

半晌後,黑冥才說了句話。

「那小子竟如此厲害?聽說在聖仙島上,聽經十四卷,硬是按捺著沒有飛升,論修為說是半界第一倒是真不假,但短短時間能夠做到這點還真是讓人驚嘆吶。」

牛角大漢說道。

「確是小看了這小子,看來,咱們現在是腹背受敵啊,要想在選出二十一個人來代替這些魔使卻是不容易。」

三眼大漢搖了搖頭,也不免愁上眉梢。

「看來,這一局是他們勝了。」

黑冥則長長嘆了口氣。

這般一說,幾個魔族也都跟著嘆了下。

事到如今,正道勢力已昌盛不倒,再在這裡磨蹭下去,還不如另尋個地方再謀大局。

反正,象半界這樣的屬地,那可是數以萬計呢。

黑冥慢慢站起身來,眼神中閃過幾分厲色,冷笑道:「那小子不日即將飛升,這筆帳總有和他清算的時候。」

眾魔族也都點點頭,眼中皆是殺機。

很快的,關於七大宗門二十一魔使被李默所擒的消息從萬象城火速傳開,一時間震撼半界諸宗,消息所到之處,無不是邪道聞風喪膽,正道欣喜若狂。

隨著李默擒魔之策的傳出,又引起陣陣波瀾。

消息傳至九玄天時,夏侯鷹呆坐在寶座上,愣得久久未語,最近經由休養,又在聖仙島獲得了不少好處的夏侯尚德,聽得這事情又吐了一桶血,直是卧床不起。

與此同時,李默一行則乘坐著無根島一路北上而去,直到回到了武極宗,稍作停留之後抵達了燕皇門。

李默回歸,自然引來諸宗崇拜,燕皇門裡設宴席千座,慶賀了整整十日。

諸魔使被擒,惡魔島盛典也因為魔族之言而停止,失去了魔族支撐的邪道也知道大勢將去,不久前還叫囂著攻打正道的大小宗門都突然啞了聲。

收復半界之土,再無障礙。

與此同時,有消息傳來,李默將在不日之後飛升。

一石激起千重浪,更多的人朝著燕皇門趕去。

這日,風清雲淡,在燕皇門最高峰的絕頂峰頭之上,諸宗人馬匯聚,密密麻麻的沿著山頂蔓延開去。

這裡本是祭天之所,高可摸雲彩,如今雲淡了些,但視野更是遼闊。

李默站在祭台之前,負手仰望長空。

身邊,蘇雁諸女俏然而立,美如畫卷。

小黑、小金等人環於四周,在李默腳邊上,雪球也昂著頭望天,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似的。

在外圍的地方,無根島上諸人、燕皇門、武極宗……一個個熟悉的宗門,一張張的熟悉的面孔,此刻都按捺著激動和期望。

論其中最激動者,卻莫過於雲天門的人了。

作為李家弟子,李默入雲天門時不過區區凡土支族子弟,未入五服,當初入門時便攪動風雲,讓人擔心於他的前程性命。

剛若易折,小小年紀,無權無勢卻對上秋水宗這樣的大宗門,讓人不免扼腕嘆息。

但誰也沒想到他就這樣硬打硬闖,劈荊斬棘而來,如同一顆彗星,以驚人的速度崛起。

短短几十載,步步登天,直到如今站在著巍峨山頂之上,讓所有人都要仰望。

「我先走一步。」

回過頭來,李默細看著諸女,嘴角含笑。

「恩。」

蘇雁輕輕點頭,眼眶卻不由得一紅。

是為李默即將飛升成仙而激動,亦是為他可能遭遇的風險而擔憂,更是為這短短几十載的相處而相似莫名。

她如此,柳凝璇、宋舒瑤、龍嫣和秦可兒亦是如此。

四目相觸,是情思連連,永不相斷。

從相知相識到長廂廝守,多少濃情,幾番相思,如今又到分別之時。

李默心頭按捺著涌動,他是多捨不得和她們分別呀,但事已不可阻止,他能夠感受到體內的波動,天地的召喚。

他目光移動,落在其他人身上。

翼王、鏡魂、宋北風、朱孝廉……一個個人,一片片記憶,皆如走馬燈般在腦海中流走著,而他目光對視的人,亦都用激動的眼神回望過來。

不多時,九天之上突然雲雷滾滾,呼嘯的山風似乎要將山脈上的林海連根拔起般。

白日突成黑夜,閃雷劃破長空,一種震懾人心的威壓自九天而來,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輕輕吸了口氣,李默化作一道虹光衝天而起,緊接著又是一道白光尾隨而上,卻是雪球。

一人一獸,沒入天際,和那雷光撞擊在一起,化作無數星光燦爛,同時也留下了名留千古的傳說。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