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神刑天 武俠修真

狂神刑天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節 發難

作者:妖的天空

本章內容簡介:值得你們如此重視,願意放棄與我刑天的最後一點聯繫?」看到玄雨、幽心依然沒有說到正點之上時,刑天的心中則是一片冰冷,任是刑天再怎麼大度,到了這個時候也難免對玄雨、幽心的決定而失望,對整個部落文明而失望。...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節發難

「尊者,何為滅世大劫,蟲潮又是怎麼回事,這重天世界真得可以挽救整個部落文明嗎?遠古大道的傳承真得可以讓我們更進一步嗎?」就在所有人都瘋狂地吶喊之時,突然之間在人群之中傳來了這麼一番的詢問,而這道聲音的響起則是打斷了那眾人的吶喊。

原本玄雨、幽心還有戰天以為這突然間發難的是刑天,或者是跟隨刑天的那些部落首領,可是當她們尋著聲音看去之時,卻發現自己錯了,發難的而是部落文明高層的頂極強者狂虎,一尊實力能夠與戰天相提並論的強者,而他的開口則讓整個場面瞬間為之沉寂下來!

對於所有部落強者來說,他們都想要知道重天世界是否可以挽救整個部落文明,這遠古大道是否能夠讓自己更進一步,若是這一切都不可能實現,那他們的追求又有何意義,至於蟲潮,對於這些人來說並不在意,因為他們都被私心所影響著。

「沒想到部落文明之中還是有明白人,還是有人能夠看透這一切的危機,只可惜你的路卻走錯了,就算是能夠得到部落文明的全力支持,也難以超脫自我,難以擺脫部落文明的拘束1刑天暗自搖了搖頭,對於敢於發出自己聲音的狂虎而可惜。

身處於部落文明之中,不是誰都有刑天那樣的決心,能夠願意付出巨大的代價也要斬斷與部落文明之間氣運的聯第,能夠不受部落文明的影響,而狂虎的身上卻有著濃郁的部落文明的因果,因果糾纏之下,他是無力掙脫的,畢竟他與刑天不同,他的一切都來自於部落文明,那怕是現在他向玄雨、幽心發難,可是依然改變不了他的自身環境。

面對著突然發難的狂虎,幽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站了出來,沉聲說道:「天地大劫之中沒有人能夠保證什麼,只能說重天世界是我們的唯一希望,能否越脫這天地,擺脫那滅世大劫的毀滅,一切皆都要看大家的努力,只有我們整個部落文明齊心協力,方才有那一線生機,若是連你們都沒有自信,不願意貢獻自己的力量,那等待大家的只有毀滅1

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氣,幽心繼續說道:「留給大家的時間不多了,在這第一重天世界之中,還有著許多殘缺的世界,若是有人想要參與到遠古大道的修行之中,那就行動起來吧,它們將是你們的希望,而你們若是能夠煉化那諸多殘缺的世界,將會加快戰天對這重天世界的掌握,而我們部落文明在這場天地大劫之中的生機就更多幾分1

死寂,場中的局面依然是一片死寂,那怕是幽心的提意很不錯,可是依然沒有人站出來響應,只要是稍微有野心的部落文明強者,他們都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都不願意居人之下,不願意被戰天所領導,畢竟沒有人願意成為別人的手下。

當然,更重要的是則是若是選擇了這樣的修行之路,那自身必會與這第一重天世界聯繫在一起,日後會不會有什麼隱患大家都不知道,畢竟他們不是這重天世界之主,一個不小心自己的生死都有可能掌握在戰天的手中,這對很多部落首領來說是不可接受的結果。

看到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時,幽心也好,玄雨也罷,以及戰天的心中都不由地暗嘆了一口氣,要知道這可是唯一加快掌握這第一重天世界的辦法,只是卻沒有一尊部落文明的強者願意響應,這對於他們來說則有著巨大的打擊,也讓他們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我知道大家都想要奪取那完整的重天世界,與戰天一樣一舉破開自身的瓶頸,但重天世界的數量是有限的,九十九重天世界又有幾重能夠落到我們部落文明的手中,這誰也不清楚,所以大家還是仔細考慮清楚,免得錯失機緣,若是有人真得願意參與到其他重天世界的爭奪戰中,那我與玄雨都會全力相助的,至於戰天則需要鎮壓這一重天世界1

「這就是你們的計劃嗎?到了這個時候你們依然不願意將自己所了解的第三文明時代的一切說出來吧,那秘密真得值得你們如此重視,願意放棄與我刑天的最後一點聯繫?」看到玄雨、幽心依然沒有說到正點之上時,刑天的心中則是一片冰冷,任是刑天再怎麼大度,到了這個時候也難免對玄雨、幽心的決定而失望,對整個部落文明而失望。

一絲陰沉的神色自刑天的臉上一閃而過,當丟去了對這部落文明的信任之時,刑天已經不想繼續再留在這裡了,那對自己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最後的一絲聯繫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斷開,刑天的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了一絲淡淡的冷笑,那是決然的冷笑。

重天世界重要嗎?不,在刑天看來一點都不重要,浪費了這麼長的時間在這一個小小的問題之上,卻沒有直指那滅世大劫的核心,沒有說出那蟲潮與毀滅巨獸的關係,沒有說出毀滅大劫的真正意圖,如此的作為只為了保證她們自身的權利,這如何能不讓刑天失望,連這麼一點點的權利都不能放下,這部落文明還有什麼生機可言。

捨得、捨得,有舍方有得,而現在大劫已經到了這種程度,做為部落文明的執掌者,玄雨、幽心卻無法放下那身上的包袱,無法讓整個部落文明輕裝上陣,這樣的舉措看起來是在維護著整個部落文明的利益,其實卻是在動搖著整個部落文明的根基,這樣的舉動只會將部落文明拉入到那死亡的深淵之中,刑天在這其中看不到一點的生機。

雖然刑天還沒有直接起身離開,但是此時此刻的刑天已經不對部落文明抱有一絲的希望,若不是不想引來太多的麻煩,刑天只怕現在都有心直接離開這個無聊之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