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寵妻 散文詩詞

七夜寵妻 第六十九章 被噁心了的狸貓

作者:妖妖之心

本章內容簡介:著問。 白天心一邊也跑去剝樹皮一邊說:「可以把樹皮綁在腳上,然後慢慢滑過去1 「」還是不明白。 贏擎蒼捏了一下她的爪子:「等會穿上小晴兒就明白了。 經過白天心這麼一說,...

第二天一早,狸貓蔫蔫的又變成了狸貓窩在贏擎蒼懷裡,昨晚做了噩夢,夢到所有的小魚乾都不喜歡她,不讓她吃了。

「我們晚點出發,讓師娘再睡一會吧1梁皮見狸貓眼睛都睜不開,還張著嘴等贏擎蒼投喂小魚乾就心疼。

這吃的也不香埃

「吱嘎」狸貓伸出一隻爪子指了指。

什麼意思?

「師娘的意思應該是要準時出發。」白天心笑了笑,「反正都是師父抱著,路上再睡也行。」

另一邊傳來動靜。

「殿下,抱歉了!我先送婉清回去,再趕來和你匯合。」木錦堂滿臉愁容。

連鏡月谷的人都不知道木婉清到底怎麼了,也救不醒她,只好趕快送回木家想辦法。

「木老客氣,木小姐的身體要緊,你們趕快上路吧1言束也關切的道,「我已經給父皇傳話,他已經派人過去了。」

木錦堂道了謝,帶著他的人和昏迷不醒的木婉清匆匆離開。

狸貓豎著耳朵聽完打了個哈欠在贏擎蒼懷裡睡著了。

「殿下,那隻狸貓又出現了。」賀老瞟了那邊一眼,「那小姑娘不見了。」

言束意味深長的沖他笑了一下:「這才正常不是嗎?」

「」賀老皺了皺眉,等到要出發時,又看見贏擎蒼寶貝似的將狸貓抱在懷裡,還給她蓋了個小毯子。

突然他想到什麼,然後眼睛越來越亮。

「殿下!那那狸貓和和」

言束點點頭:「就是你想的那樣。」

「他就不怕被人唾棄嗎?」

跟自己的靈寵相愛,雖然是已經化形的靈寵,那也是靈寵啊!聽說普通人當中有人會這樣,但是修道之人如果做出這種事,是會被人瞧不起的。

「別人怎麼看是別人的事,有些人從來不在乎。」言束笑了笑,「只為自己而活的人才快活,一些我們很忌諱的事情,再別人眼裡不值一提」

「殿下」賀老知道他這些年很累,重來沒有卸下過言國的擔子。

言束看了他一眼:「賀老想多了,我不是那種人,也不是羨慕。我喜歡我的身份,也不覺得辛苦。只是突然覺得那幾位的狀態挺有意思的。」

「所以他們的實力不容小窺啊1賀老看了眼已經走遠的幾人,要想自由自在,就得能自己做主。這世上能自己做主的人有幾個呢

言束要離開的時候,想起那幫散修。

「他們在我們前面?」

「是的,大概是怕落在後面拿不到什麼好處,昨晚連夜趕路。」賀老壓低聲音,「那些人不足為懼,主要還是狸貓那伙人。」

言束點點頭,沒再說什麼。

狸貓一路睡的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還在贏擎蒼懷裡,毛爪子揉了揉眼睛就看到前面的大樹下一堆人歪七扭八的坐著,有幾個還臉色蒼白。

「吱嘎1她伸了個懶腰坐起來。

贏擎蒼用軟軟的帕子給她擦了擦臉,見她還沒清醒,塞了個靈果到她爪子里。

狸貓本能的咬了一口

,嘎吱嘎吱吃完了眼神也慢慢聚焦起來。

「那些人受傷了呀」她指了指。

梁皮坐在旁邊喝水看了一眼:「他們一直在趕路,遇到的妖獸也最多,聽說已經死掉一個了。」

「吱嘎。」狸貓把嘴巴里的果肉咽下去,注意力轉向另一邊,「太子也在。」

大概離的不遠,所以言束聽到了她的話,目光轉過來笑了笑:「你好1

狸貓眨眨眼,抬起一隻爪子:「吱嘎1

「呵呵」太子點了下頭,又轉身和手下說話去了。

贏擎蒼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怪不得木家這麼多年都無法控制言國,單單這個太子恐怕他們都搞不定。

這麼聰明又識趣的人可不多了

「天天黑了?」狸貓扭了扭小身子從贏擎蒼身上跳下來,沒看到漂浮的綠光。

白天心將神識收回來:「沒有,是我們走不出去了。」

「吱嘎?」狸貓仰起小腦袋看贏擎蒼。

贏擎蒼指了指不遠處:「小晴兒看看那邊。」

「沒沒有樹呀1

明明是森林,那裡卻一顆樹都沒有,土地的顏色也黑漆漆的。

「那是沼澤。」贏擎蒼解釋,「要繼續下去就得穿過這片沼澤。」

梁皮插了句:「剛剛那個太子的侍衛去試過,一邁進去馬上就沉底了。」

「」狸貓跳回贏擎蒼懷裡悄悄說,「你可以飛過去呀1

沒有人敢在綠光森林裡飛,天上的妖獸比地上跑的更恐怖。但是狸貓知道贏擎蒼不怕,他完全可以橫著走,或者飛。

「那樣後面的路就沒意思了。」贏擎蒼笑了笑,碰了碰她的毛腦袋,「再等等,我想言國太子會想出辦法的。」

狸貓不信,老祖都想不到辦法愚蠢的人類怎麼能想出來呢!

「明白了嗎?」那邊的言束問幾個手下。

手下點點頭馬上圍住一顆大樹開始剝樹皮。

「吱嘎?」狸貓歪了歪毛腦袋,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白天心卻突然呀了一聲:「可以啊!怎麼我沒想到呢1

「什麼呀!什麼呀1狸貓急著問。

白天心一邊也跑去剝樹皮一邊說:「可以把樹皮綁在腳上,然後慢慢滑過去1

「」還是不明白。

贏擎蒼捏了一下她的爪子:「等會穿上小晴兒就明白了。

經過白天心這麼一說,那邊的散修也茅塞頓開,一時間大家都在剝樹皮。然後學著太子侍衛那樣將樹皮綁在腳上。

「殿下,我去試試1侍衛頭領一隻腳上踩著一片半人多高的樹皮,樣子滑稽的朝著沼澤移動。很快,他一隻腳就下去了。

然後慢慢往前滑動,另一隻腳也放上去。就這麼一下一下的往前滑,又長又輕的樹皮承擔了所有壓力,就跟船在水上航行一般不會沉下去。

「殿下!可以!我過來了。」用了好一會侍衛頭領終於到了對岸,沖這邊招手。

大家這才露出笑容,一

個個綁上樹皮開始過沼澤。

「師傅,我們也走吧?」梁皮跺了跺腳。

贏擎蒼抱著狸貓腳上也踩了兩塊樹皮,率先邁進沼澤。有幾個散修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不會滑,漸漸落在後面。

「沼澤下面有東西。」贏擎蒼悄悄在狸貓耳邊說。「要出來了,長的不好看,小晴兒一會不要看。」

狸貓斜眼,你這麼一說老祖更想看了

大部分的人都到了對岸,贏擎蒼他們也還有幾步,而還有倆個散修才走到中間。過來的眾人正在看周圍情況,就聽見沼澤里傳來刷刷刷的聲音,而且越來越大。

「下面有東西1一個散修叫起來。

還沒過來的那兩個人一下慌了神,正要拔劍,周圍突然傳來破空聲,無數碗口粗蛇似的軟體朝他們襲來,那頂頭出的腦袋簡直噁心。

「吱嘎1狸貓捂住臉。

起止是不好看,那些軟體妖獸的腦袋包裹著粘液,沒有眼睛,只有一張長滿了口器的嘴,一裂開裡面是無數根觸手。

眼看那兩個人就要被分屍了,一條綠色的藤蔓從天他們。

「啊啊啊啊1眼見到嘴的食物飛了,妖獸們發出刺耳的尖叫。

然秸釉蟊檔氖焙潁就像被什麼攔住了似的,一下子停住不動了。幾十個流著腥臭膿液的腦袋在眾人跟前晃悠,好幾個都忍不住吐了

「他們不能出沼澤。」太子身邊的賀老道,「大家整理一下,我們繼續趕路。」

狸貓背對著沼澤問:「那那些什麼呀?」

「是生活在沼澤里的澤蟲。」贏擎蒼說。

白天心奇怪的問:「我看書上說,這種澤從最多也就一米長,怎麼這裡的澤蟲這麼大啊?」

「因為沒有天敵,就長大了。」贏擎蒼看了眼因為找不到食物而慢慢沉回沼澤的澤蟲,「這種東西是可以長到無限大的,只要有食物和地方,就會一直變大。」

「所謂最多長的一米長是因為很多沼澤里還生活著一種鱷獸,它們專吃澤蟲,而綠光森林沒有鱷獸,澤蟲自然就長的很大。」

周圍的人也在靜靜的聽,尤其是太子言束,他和賀老對視了一眼,兩人心中想法一致。

綠光森林屬於言國,連他們都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鱷獸,這個男人是怎麼知道的呢

「謝謝謝謝你1那倆個散修一臉后怕的和白天心道謝。

白天心笑了笑,讓他們趕緊去休息。

「走吧。」贏擎蒼並不理會其他心有餘悸的人,邁步往森林深處走去。

言束笑了笑,也往另一個方向出發。剩下的散修一見顧不上害怕了,趕緊選了個方向走,很快沼澤就恢復了平靜。

「師傅,綠光森林非常大,走到中間都要一個月,也不知道言國的公主被抓到哪去了。」梁皮在前面開路,隨口絮叨。

贏擎蒼見狸貓也看他,想來是要他說點什麼。

「小晴兒覺得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他摸摸狸貓的頭,「我們不是為那公主來的,你隨便眩」

「老祖老祖選的路都是對的呀1狸貓得意的扭了扭,抬爪子指了指西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