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31章逐學宮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那些舉人或舉人之下的學子走得最快,而三十餘進士則一起跟在方運後面,慢慢往回走。 讀書人中進士后,一般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踏入仕途當官,二是進入學宮深造。 兩者都有缺點和優點,前者的...

?

「龍腦硯台,墨蛟筆洗,方文侯真是一步快,步步快埃哪怕是半聖世家的舉人,能得墨蛟筆洗已經是極限,這龍腦硯台太珍貴,哪怕半聖世家的翰林都難有。」喬居澤羨慕道。

「自然要感謝簡銘和童侍郎。今日若方運成功通過凌煙閣五亭,就能得到雷家的登龍石,還要再謝謝他們。」

「這都不算什麼,此詩才是重點。不知道日後文侯大人還能創出什麼特別的奇詩絕詩,我真是無比期待。」

「的確,顛顛倒倒反得太妙了。你們瞧,常東雲這傢伙還在笑1

方運把桌子和文房四寶收入飲江貝中,看向常東雲,道:「既然你不想讓我們繼續相送,那我們就此別過,祝東雲兄一路順風1

常東雲下意識地拱手回禮道:「謝……」

在常東雲張口的一剎那,每一個人都感到一種只有戰場上刀劍才能散發出的冷意襲來,包括方運在內所有有文膽之人本能地外放文膽之力,要抵擋這力量。

「嗤嗤……」

數不清的布匹裂開聲響起,而與此同時常東雲閉上嘴,詫異地看著周圍。

除了方運的衣衫完好無損,附近所有人的衣服都出現密密麻麻的細小裂痕,如同被數百把刀劍掠過一樣,只要稍稍撕扯就會全部碎掉。

喬居澤驚道:「藏鋒!乃是大儒真言的藏鋒之能!原來這是極為少見的藏鋒詩!以戰詩為劍鞘,封存唇槍舌劍的鋒芒,一旦外放唇槍舌劍,第一擊的威力至少是平常的兩倍甚至三倍!怪不得常東雲閉口不言,直到最後才不小心說話。藏鋒如進士孕劍一樣,最好不要說話,要說也必須少說,所以剛成進士叫慎言境。」

「可惜埃這首詩不是傳世,若能傳世,我十國進士的唇槍舌劍威力大增1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傳世戰詩詞太難得了。不過藏鋒詩用處極大,若方運對一位大學士使用藏鋒詩,那他的唇槍舌劍一擊足以殺死本來同層次的妖王,方運的作用接近半個大學士1

「心服口服,心服口服1

一些人景仰地看著方運,也有一些人羨慕地看著常東雲。這首詩除了有原作、首本寶光,還有筆墨的寶光,威力足足是正常的四倍,那麼常東雲接下來的唇槍舌劍第一擊,威力恐怕不下於普通翰林。

常東雲面帶歉意向眾人彎腰致歉,然後無奈地指著自己閉著的嘴,表示自己現在實在不便說話。

喬居澤立刻道:「你不用愧疚,這是好事。就算藏鋒完畢,你也要少說話。以後不到萬不得已,盡量不用唇槍舌劍,只有在特別危險的情況下才可以使用,或許能救你一命。」

常東雲點著頭,繼續拱手致歉。

「東雲兄你走吧,記得經常傳書……不,你那裡傳書不方便,記得寫信,講述一下邊關的事情,好讓我可以更了解邊關,我成進士后,必須要到那裡走一走。六月送張破岳將軍的時候還答應他,若是他的前軍有難,我必然前去救援。」

常東雲用力點頭,然後重重一抱拳,果斷轉身離開。

等常東雲坐上馬車離開,前來送行的數千人才陸續離開。

那些舉人或舉人之下的學子走得最快,而三十餘進士則一起跟在方運後面,慢慢往回走。

讀書人中進士后,一般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踏入仕途當官,二是進入學宮深造。

兩者都有缺點和優點,前者的缺點是在官場中一不小心就會文膽蒙塵,聖道無望,而後者的缺點是若不能成翰林,則無大成就,年紀大了再當官會被同榜的進士官員遠遠落下。

直接入朝為官的好處是可以不斷獲得世俗的力量,一位進士再不濟,也有影響一府的能力,退休前也至少能獲得從四品的加封。而進入學宮深造的好處是一旦突破成為翰林,地位完全不同。

景國無論怎樣,進士的數量可以用旱澇保收來形容,每年必然出現幾十位進士,但翰林的數量卻不確定,平均一算,景國每年的新翰林連五個都不到。

眾人往回走,喬居澤在方運身邊輕聲道:「昨夜小國公串聯多人,妄圖讓上舍之人同意共上凌煙閣,一旦有六人同意,此次上凌煙閣就會一起前往,節省才氣。小國公找到我的時候,我還不知道什麼情況,便說今日再答覆,等找人一問才清楚是要為難你,便回絕了。小國公可以拉攏三個上舍之人,而另外七人中,你我自然回絕,觀海社的一人已經明確回絕,而文相一脈的一位進士自然回絕,所以就剩下那三人的態度。其中一人與雷家走得近,估計已經同意。」

「那另外兩人呢?」

「一人是豪門之家,出身雖高,但在學宮十分低調。一人是寒門子弟,此人偏偏不學墨家之技而專墨家兼愛,平日里最喜以兼愛非攻之理調解學子間的矛盾。不過此人確實有一顆兼愛之心,處事公正,保護弱小,在學宮的聲望極高。」

方運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從進士開始,讀書人就出現明顯的百家分化,農家、工家和醫家等等更加分明,而進士之下永遠主修儒家。

方運道:「那豪門之家的進士主修哪一家?」

「雜家。尤年此人一向目標清晰,他曾對朋友說過,志在一國之相,要以自身所學治國安邦,走的是雜家權術聖道。」

「你的意思是,小國公很可能湊夠六人?」

「是的。現在之所以沒傳出消息,可能是小國公失敗,也可能是他秘而不宣,只等凌煙閣開啟后突發制人。此事,宮裡之人也無法插手。」

「我明白。不過,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不能被不確定的事情壞了心情,那些人要共上凌煙閣,就隨他們去。」方運道。

喬居澤無奈道:「你果然妙語連珠,此話有理,我們靜觀其變吧。」

方運又給趙紅妝發了傳書,趙紅妝說有事處理所以不能來。

走進學宮,方運情緒沒受絲毫影響,微笑著指向一棵高達五十丈的巨樹,足足有二十人合抱那麼粗,這巨樹遠超學宮所有樹木和建築,異常醒目。

方運道:「聽說這棵樹是當年陳聖栽下,前些年快死的時候,陳家人手持陳聖親書的《詠懷樹友》,高聲朗誦,讓這棵樹恢復生機,然後把那篇陳聖之文埋入樹根,一夜之間大樹暴長三十丈,確有此事?」

喬居澤微笑道:「這事你問對人了,我當日還是童生,就在這學宮內讀書,那日早上我就在現場,沒錯,此樹的確一夜之間暴長三十丈。當時還有調皮的孩子要爬樹,但很怪,無論誰爬到三丈高的時候,都會渾身無力,不得不緩緩下來。後來我們明白,那可是陳聖讓其復活的樹,怎能隨便供人攀爬。」

方運點點頭,指向一座橋,道:「這橋雖為『和合橋』,可聽說經常有失戀之人跳河?」

眾進士笑起來,一個進士解釋道:「是的,百年前有個舉人情場失意,做夢夢到孔聖說跳和合橋就能與他中意的女子百年好合,於是他竟然真從和合橋上跳下去。說來也巧,那人竟然最後真抱得美人歸,逢人便說自己得孔聖託夢。後來真有人信了,夜裡偷偷跳河。不過我們都知道,所謂孔聖託夢不過是那人的妄想,跳河之人與其說是為了挽回,不如說是趁機發泄一番。」

眾人一邊走,一邊談論學宮內的種種趣事,景國學宮始建於東漢年間,逐漸擴建,留下了許多歷史典故,眾多名人曾經前來,甚至有足足十二處『聖居』,都是半聖當年居住過的地方。

因為離凌煙閣開始的時間還早,眾人就帶著方運這個初來景國學宮的人遊玩,不斷為方運介紹學宮的各處名勝古。

景國學宮的歷史比景國皇宮都久遠,乃是景國出名的人文勝地,每年只有在節日的時候才對外開放,讓子民體驗學宮的氛圍。

不多時,學宮內銅鐘長鳴。

「凌煙閣一刻鐘后要開始,我等快些前去。」一人道。

「走。」喬居澤指了一下聖廟的方向,加快腳步,方運也隨之跟上。

方運一邊走,一邊手握官印,給文相姜河川傳書,要對韋育進行逐學宮。

姜河川很快答覆:「若不出意外,今日景國學宮學子將共上凌煙閣,你確定要對韋育發起逐學宮?」

方運一愣,沒想到小國公已經湊夠六人之數,想了片刻回復道:「韋育不除,常東雲等於白白沒了大好前途!我心意已決,望文相成全。」

「既然如此,我便不強求。以你之心,應該不會被區區共上凌煙閣影響。」

「謝文相大人。」

不多時,眾人便來到聖廟之前。

方運見過縣、府和州的聖廟,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國聖廟。

景國學宮的聖廟同樣是紅牆黑瓦,除了比別處的聖廟大,更多了一種厚重和滄桑,每一塊磚、每一片瓦都彷彿記錄一段歷史、承載一段故事。

在聖廟之前,站著許多舉人和進士,遠處則有許多童生和秀才,他們還不能進入凌煙閣。

不等凌煙閣出現,就聽文相的聲音在上空回蕩。

「韋育身為景國學子,不思報國,反勾結雷家為禍學宮,其心不正,本應送入監察院審問,但念在他曾有小功,暫且記下。方運有權對其逐學宮,若韋育失敗,則罪加一等1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