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21章猴頭神果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人、方運、奴奴等有限的幾人臉上停留片刻,很快便恢復之前的神情。 兩位大儒落在文台之下,平步青雲消失。 雷遠庭急忙道:「南宮大儒,您老這邊坐。」說著做出請的姿勢指向左側席位的第一桌。

全場起立,恭迎兩位大儒。

白雲快速靠近玉山,然後緩緩降落。

文相姜河川依舊是一頭白髮散披在身後,白眉依舊那麼醒目,目光中充滿了和善。

他身旁的那位大儒則相反,一頭烏黑的頭髮,連皮膚的皺紋都比姜河川少,可若是看他的眼睛,會感覺他至少比姜河川大十歲。

他的眼中彷彿有戰旗獵獵,戰鼓轟鳴,每時每刻都有一場戰爭在進行。

他的目光極冷,冷到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眼前這數萬人在他眼裡與岩石無異。

「諸位秋安1姜河川笑著沖所有人拱手。

「文相秋安1所有人連忙回禮。

方運低頭的一剎那,突然感到時光好像倒流一樣,就見散落在地的所有菊花花瓣或茱萸葉片按照原來的軌跡倒飛而去,最後全都落回原本的枝幹或花萼上。

重陽花落又花開,一言秋安送春來。

眾人抬頭,或艷羨或敬佩地看著姜河川,都被大儒的威能所震撼。

以殺意掃落滿場花瓣的周君虎大將軍更是心悅誠服。

姜河川伸出左手,寬袖輕滑,道:「這位是武國大儒南宮冷,因路過京城,特來與我等同樂。南宮兄的詩名位列大儒第一,今日獻詩重陽文會,乃是我景國一大盛事。」

眾人再次整齊地作揖問候。

「見過南宮大儒。」

南宮冷點了點頭,一言不發,他掃視在場的數萬人,目光在那黑紗女人、方運、奴奴等有限的幾人臉上停留片刻,很快便恢復之前的神情。

兩位大儒落在文台之下,平步青雲消失。

雷遠庭急忙道:「南宮大儒,您老這邊坐。」說著做出請的姿勢指向左側席位的第一桌。

姜河川一笑,道:「南宮兄請。」

南宮冷點點頭,坐到左側第一桌的主位,隨後姜河川前往右側第一桌坐好。

滿場眾人這才落座。

等眾人坐好,姜河川立即轉頭看向方運,道「方鎮國為何不來此桌?」

曹德安笑道:「您坐下后,第一桌只剩一個位子。有如花美眷在,方運怎會喜歡和咱們這些老頭子坐一起。」

「說的是。」姜河川笑道。

方運身邊京城豪門的衛家主站起,走過去與姜河川低聲聊了幾句,然後走上文台,主持此次盛大的重陽文會。

在說了一些開場白后,衛家主舉起琥珀色的茱萸酒,道:「人族之崛起,始於周文王,興於孔夫子。無夫子則無人族今日之盛,值此重陽節,舉杯一敬孔聖。」

「敬孔聖1眾人恭敬道,連那些不喝酒的孩子也舉著盛著水的小杯子,然後和大人一樣喝掉。

「二敬眾聖1

「三敬景國1

「四敬諸位老人1

最後,衛家主放下杯子,開始說一些有關重陽文會的客套話,然後讓眾人先吃喝填飽肚子,同時開始安排想要在文會上寫詩詞的文人。

小狐狸本來坐在方運的腿上,也端著杯子喝了四小杯茱萸酒,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后,她用朦朧迷人的小眼睛看了方運一眼,然後柔柔地嚶嚶叫了一聲,抱著方運不撒手。

方運笑著摸了摸它的頭,但它突然輕輕抽了抽鼻子,小眼珠一轉,從方運腿上跳下去,腳下像踩著棉花似的晃晃悠悠走到文相腳下。

姜河川微笑著低下頭,道:「這不是奴奴嗎?」

小狐狸笑嘻嘻點點頭,然後站起身,向姜河川拱手作揖。

姜河川身為大儒,竟然立刻拱手回禮,微笑道:「我也向小奴奴問安。」

小狐狸別提多高興了,她直立起抱住姜河川的腿,然後伸出小爪子,指了指他的腰間。

眾人好奇地看著過去,那裡什麼也沒有,但文相卻笑道:「好你個小狐狸,是不是看中我含湖貝里的東西了?」

奴奴用另一隻小爪子捂住臉,不好意思輕笑。

姜河川伸手一抹含湖貝,從中拿出一些自己喜歡吃的瓜果,問:「是這些?」

小狐狸連連搖頭。

姜河川旋即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你想要何物,你這小東西嘴還真叼1

「嚶嚶……」奴奴依舊笑嘻嘻地望著姜河川。

「只是準備釀酒的東西,算不得什麼,就讓你嘗嘗。」姜河川說完,取出一顆青色的小果子,只有指甲蓋那麼大,外形好似一個猴頭,散發著淡淡光芒,同時發出異香。

方運一看,急忙道:「奴奴回來,那可是妖界猴妖最愛的『猴頭神果』,是頂級的猴神酒原料,一枚千金。若是交給農家的半聖世家,一枚猴頭神果可釀出一瓶僅次於猴神酒的回夢釀。」

奴奴微醉,扭頭沖方運做了個鬼臉,然後向姜河川抱拳,輕輕一躍,咬住猴頭神果,落在地上。

奴奴一口咬下,然後酸得身體一抖,小臉擠作一團,身體不由自主向後仰,最後竟然四腳朝天倒在地上。

「哈哈哈……」

周圍的人放聲大笑,方運笑得聲音最大。

猴頭神果十分酸,可奴奴怎麼也不捨得吐出來,一邊往回走,一邊苦著臉咀嚼,小臉走一步皺一下,把楊玉環逗得捂著肚子直笑。

姜河川大笑完,道:「未成熟的猴頭神果就是因為酸才適合釀酒,成熟的猴頭神果只適合做成助興飲品。」

不過奴奴似乎特別喜歡猴頭神果,竟然忍著酸不斷咀嚼,最後跳回方運的腿上,舒舒服服趴好,然後打了一個飽嗝,露出滿意的笑容,閉著眼睡著。

方運撓了撓奴奴的小下巴,它嚶嚶幾聲,然後繼續沉睡。

姜河川道:「此物醉人不傷人,無妨。」

方運道:「謝文相大人賞賜,奴奴太任性了。」

姜河川笑道:「此物是一位老友相贈,它既然能嗅到,也算是有緣,一顆果子而已。我人族釀不成猴神酒,多一顆少一顆無所謂。不過,真希望能得一杯猴神酒……不,一口足矣1

方運點頭道:「連回夢釀都無比珍貴,更不用說那猴神酒。若得一壺猴神酒,便可真正一枕夢黃粱,乃是妖界奇珍,比之延壽果都珍貴。」

「據說當年嗜酒如命的大儒嵇康為了猴神酒,潛伏妖界五年才得半壺,而後竹林七賢共分半壺,高呼此生無憾。不飲此酒,抱憾終生。」姜河川異常遺憾。

「還有傳言說,陶淵明陶聖的聖道文寶『世外桃源』實際是為了釀好酒,畢竟陶聖的嗜酒人盡皆知。」

眾人齊笑。

眾人吃喝聊天,宴會的氣氛漸漸活躍起來。

不多時,衛宇煌走過來,遞給方運一張紅色的硬紙,正面寫著一個黑色的「文」字,後面有一個號碼,是七十五號。

衛宇煌低聲道:「重陽文會不比別的文會,京城精英盡聚於此,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參與文會,我們衛家已經遴選了七十四人,大都是在詩詞辭賦方面有一定文名之人。有人強行要上,我們會讓他們遞上以前的詩篇,這樣的人有十二人。您是壓軸的第七十五位,當然,您也可以選擇第一個出常」

「我不是最後一位吧?」方運道。

「我們給南宮大儒的文會牌後面沒有序號。」

「他可以隨時選擇什麼時候參與文會?」

「是的。對方畢竟是大儒,無論怎麼分派,都有人說閑話,所以由他自己決定。您似乎不高興?」衛宇煌有些緊張,生怕在這種時候惹惱方運,若是舉辦此次重陽文會失敗,衛家的聲譽將面臨重大的打擊。

方運微笑道:「我十分敬佩南宮大儒的軍功,像這種人族棟樑,又身居高位,必須要受到優待!能者多勞,更應多得!你放心,我不會有意見。」

「多謝文侯大人體諒,我們馬上開始文會。」

兩刻鐘后,大日當空,眾人酒足飯飽,衛家主再一次走上文台。

秋風徐來,吹走正午的炎熱。

鋪著紅毯的文台之上,衛家主以舌綻春雷宣布了具體的文會規則,然後請排名前五的五位讀書人上場寫詩詞,

方運仔細聆聽,原來這重陽文會的詩文是五人一組上台寫詩文,每一組詩詞最差的那一人直接離開,而其餘四人的作品都可被衛家主念誦。

衛家主念誦完后,第二到第四之人會離開,然後衛家主會請一位翰林或大學士來賞析排名第一之人的詩文,間接幫此人揚名。

文會的彩頭只給前三名,但七十五人中卻有十五人可以得到名家點評賞析,在很多人眼裡,這十五個位子更重要。

對絕大多數文人來說,這恐怕是一生最好的揚名機會。

其餘七十四人已經被安排在文台的一側,方運看向那裡,本來以為他們會安安靜靜等待,哪知有四個人滿面悲苦,有些謙卑甚至諂媚地在哀求其他人。

方運離那裡不遠,感到奇怪,仔細聆聽。

「諸位兄台,你們今日若幫我這個大忙,日後必肝腦塗地相報1

「五千兩!不能再多了。我家非名門,我若是求我祖母,只能拿出這麼多,再多就不行了1

「不要聽他們的,我父親在京城的知府衙門當八品文官,你們若是幫我這一次,我欠你們一個人情!我以文膽發誓1

「諸位,我可是兩年前的會試第五啊!你們難道忍心看到我在此次文會顆粒未收?我在二十年內足以任一方知府!今日幫我,就等於幫你們自己!求求諸位!我若是與方運在同一組,不可能有機會得到名家點評賞析1

方運這才明白這四人為何苦苦哀求,哭笑不得。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