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420章龍腦硯台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只獲其利而不履其責。」 「那童侍郎敢不敢拿出點彩頭來顯現你的膽量?」方運緩緩問道。 眾人的對話都是以舌綻春雷進行,在場數萬人聽得清清楚楚。 許多人輕輕點頭,讀書人就是應該有方運...

賽侍郎立刻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讓他考慮清楚。

右相曹德安也看向方運,但他依舊面色平靜。

小國公立刻道:「雷兄,你也太小看我景國第一舉人。方鎮國若是不答應你,那他怎能當文人表率?我景國文人,豈能被你一個雷家人壓下1

那些老人坐席中,終於有一位老翰林忍不住,喝罵道:「小兔崽子,老子當年在朝堂上指著你爹的鼻子大罵,今兒個你要是再放肆,我過去打斷你的腿!王八爹生鱉兒子,一窩帶殼的畜生1

數以萬計的人低頭輕笑,許多不懂事的小孩子哈哈大笑。

「王八爹生鱉兒子!王八爹生鱉兒子……嗚……」一個孩子剛跟著喊了幾句就被大人捂著嘴。

小狐狸縮在方運懷裡,不停嘿嘿壞笑,兩隻前爪還搭在一起,做出烏龜爬行的樣子。

小國公憋得滿臉通紅,無論是身份還是地位,他都比那老翰林高,可打死他都不敢在重陽老人節的時候回一句嘴,哪怕說半個不字,那數以百計的老讀書人必然會拎著拐杖衝過來,而他和康王府必然會成為十國的笑柄。

「小國公可否少說兩句?你這是要逼我們在這裡盡忠嗎?」賽侍郎緩緩道。

「你……」小國公本想罵賽侍郎大逆不道,但看到右側席位眾多官員的眼神,不得不把話咽回肚子里,低頭喝酒。

小國公的左手輕抖。

勤王和清君側幾乎有相近的意思,可能是權臣王侯奪位,也可能是群臣激憤手刃奸佞,而盡忠雖然不如勤王或清君側的意思直接,但本質相同。

自東漢八俊手刃奸佞開始,群臣激憤的事就屢有發生,每一次都法不責眾。

小國公不過是舉人,不像左相是大學士,一旦引發眾怒群臣必然動手,他們可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

小國公喝光一杯酒,死死咬著牙,他低著頭,眼中最多的不是憤怒,而是驚恐。

他沒想到,方運在景國竟然有了如此大的號召力,竟然有官員甘心為了他展開勤王或清君側,一旦這種借口實施,別說他區區國公,整個康王府都可能被景國讀書人覆滅。

哪怕這只是最極端的可能,但這種可能太可怕了。

方運直到這時候才明白京城官員與地方官員的不同之處。

兵部左侍郎童巒輕咳一聲,道:「諸位稍安勿躁。方運,你是否同意雷家的提議?我也覺雷家的提議不公平,不過,你若不敢應戰,放棄也罷,天下無人會嗤笑你。」

趙紅妝焦急地望著方運,希望方運不答應。

楊玉環的面色平靜如常,靜靜地看著方運的面龐,眼中甚至隱隱有些笑意,因為她相信無論怎樣,方運的選擇一定是最好的。

方運微微抬起頭,道:「童侍郎何談『不敢』?我人族死守兩界山是不敢,還是你不去沖入蠻族部落是不敢?」

童巒立刻道:「你說的兩『不敢』需犧牲性命,自然要權衡輕重。你與雷家不過賭一首詩而已,無甚損傷,若不答應,自然就是不敢。你終究是我景國文人表率,不能只獲其利而不履其責。」

「那童侍郎敢不敢拿出點彩頭來顯現你的膽量?」方運緩緩問道。

眾人的對話都是以舌綻春雷進行,在場數萬人聽得清清楚楚。

許多人輕輕點頭,讀書人就是應該有方運這等膽氣,哪怕對方是國公,是雷家之人,是成名多年的翰林。

童侍郎目光微動,笑道:「我前不久得到一塊龍腦硯台,乃是妖侯蛟龍的龍腦凝聚而成,是一等一的硯台。與那墨蛟筆洗天生一對。你若真能得到簡銘的墨蛟筆洗,那我這龍腦硯台就送與你。若你不成今日魁首,必須送我你的鎮國詩首本。」

全場嘩然,這龍腦硯台可比墨蛟筆洗珍貴數倍,別說翰林文寶,就連大學士文寶都比不上。

龍腦成硯,龍髓聚墨,是天地間最好的硯台或墨錠,哪怕蛟龍不如普通龍族,也不如真龍,可畢竟是龍種。

龍類死後,龍腦很難保留,只有在特殊的條件下或者被人刻意封存,才能形成龍腦硯台,比龍骨龍角龍鱗珍貴太多。

龍腦硯台配合龍血墨錠研出的墨汁,能讓戰詩詞的威力獲得極大提升,妖侯龍腦硯台足以讓一首戰詩詞的威力增加五成!

普通文人無法把龍腦硯台直接煉成文寶,只有把龍腦硯台送到眾聖身邊或眾聖故居中,經過長時間的洗禮,才能煉成文寶。

方運手頭硯台極多,甚至有在聖墟得到過翰林文寶硯台,但那硯台只封存一首翰林戰詩,無法讓新書寫的戰詩詞的威力提升半點。

筆墨紙硯文房四寶都可增加戰詩詞威力,只是硯台比較特別,除了傳說中比龍腦硯台更少見的奇物硯龜,只有龍腦硯台才能增加戰詩詞的力量,這是任何其他硯台都做不到的。

「童侍郎這是瘋了吧?」

「哼,他未必是瘋了,實乃明智。他認為方運必輸,所以故意拿出這種神物來。十國每次出現龍腦硯台,都會引發關注,若是方運敗了,這龍腦硯台能讓方運的失敗之名流傳更廣。更何況,這個老東西緊靠左相,如此做必然能得左相歡心。」

「以後童侍郎遇到方運就拿出龍腦硯台,方運怕是……唉……」

「那龍腦硯台和墨蛟筆洗相得益彰,足以讓筆洗的力量更強,真希望最後都到方運手中。」

「太難了,太難了……」

方運和童巒一右一左,相互望著。

「怎麼,你是想證明你的確不敢嗎?」童巒笑著問。

「既然童侍郎如此真心實意,那這份大禮我就收下了。那就如你所說,若我能成文會魁首,則得此龍腦硯台,若不能,則贈你一篇鎮國詩首本。」

「如此甚好!還請右相幫忙保管。」童巒說著把龍腦硯台拋給曹德安。

曹德安手持龍腦硯台,輕輕撫摸,而旁邊的幾位大學士看得眼熱,更不用說其他人。

龍腦硯台外形是暗紅色的石質,表面油光水滑,裡面隱隱可見奇異的紋路,對每一個讀書人都充滿致命的吸引力。

墨蛟筆洗、登龍石和龍腦硯台成了重陽文會的重點,眾人議論紛紛,在菊花和茱萸的香氣中,幾乎忘了今天是重陽文會。

日上三竿時,突然有人輕呼:「有大儒來了。」

眾人一起望向京城的方向,就見兩位身穿紫袍之人腳踏白雲飛來。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