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19章墨蛟筆洗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許多景國人露出快意的笑容,巴不得這個挑釁方運的人倒霉。 「如此便好。」方運把震膽琴遞給一旁的差役,然後從他的托盤上拿了三包茱萸囊,分別遞給楊玉環、奴奴和小流星。 奴奴別提多...

「好,你拿什麼文寶?」方運平平靜靜地看著簡銘。

簡銘從含湖貝中取出一件鎮紙文寶,道:「此乃『半山鎮紙』,源自古戰詩《半山吟》,一旦用出便可喚出高山攔截敵人。」

「太差。配不上我的震膽琴。」方運道。

「你……那我換墨蛟筆洗1簡銘立刻一咬牙,從含湖貝中取出一件白瓷筆洗,裡面盛著清水,而水下有一條由墨汁聚集的蛟龍在遊動,那墨蛟突然躥出水面飛到半空,在半空飛舞片刻,又回到水裡。

宛如一副活了的水墨畫。

周圍不斷有人發出驚疑之聲。

「不愧為半聖世家,一個小進士就能得到這種稀少的文寶。」

「普通的筆洗不過是用來洗筆的小盆,這文寶筆洗不一樣,不僅要附加戰詩,更兼蓄水,裡面至少要有一顆妖侯偽龍的龍珠,否則文寶的威力大打折扣。真想擁有如此筆洗埃」

簡銘小心翼翼托著墨蛟筆洗,道:「此筆洗作用之大,遠勝普通翰林文寶。裡面不僅能存一湖之水永不變質,更能吸收墨汁的力量凝聚成墨蛟,激發戰詞《龍山會》的力量。若是年常日久積蓄力量,此筆洗的最強之力接近大學士文寶。」

雷遠庭高聲道:「如此說來,那附著了鳴雷石漆的文寶琴雖然更貴重,但論實用,簡銘的墨蛟筆洗更勝一籌。方文侯至少再加二十萬兩銀子。」

簡銘卻淡然一笑,道:「方文侯咄咄逼人,但我們簡家豈會那樣做?我就讓他一讓又如何,就當他文寶琴與墨蛟筆洗等價。」

「好,不愧是世家子弟1左側席位的眾人紛紛稱讚。

方運卻道:「簡兄,並非我看輕你。墨蛟筆洗如此珍貴,恐怕是簡家讓你借用,並非是你一人之物,若是你定錯了文魁,別人不敢收埃」

簡銘道:「此乃我四叔借我之物,由我全權處理,我自然可以拿來定魁首。」

「那就請簡四叔傳書,由曹相看管,不然沒多少人敢碰世家之物。」

簡銘略一猶豫,道:「那我便請四叔傳書。」

簡銘說著拿出官印,眾人一起看著他,他一開始非常平靜,但突然面色一變,露出猶豫之色。

右相曹德安輕咳一聲,道:「既然如此,請把簡四先生的原文落成文字連同墨蛟筆洗一併給我。」

簡銘露出難堪之色,但還是拿出一張紙,手持官印輕輕一按,就見黑色的文字如流水湧出,最後流到白紙上,形成一個個文字。

簡銘離開原位,把紙張和墨蛟筆洗恭敬地遞給曹德安。

曹德安低頭一看,點點頭,道:「簡四先生已經同意。」然後什麼都沒說,而簡銘露出感激之色,作揖后離開。

在簡銘轉身後,曹德安立刻把那紙遞給一旁的戶部尚書。

較遠地方的一位翰林問道:「傅尚書,上面寫了什麼?」

傅尚書面帶微笑,舌綻春雷道:「簡四先生同意用墨蛟筆洗定魁首,不過也說了,若是簡銘輸了,就不用回簡家了。」

簡銘身體一晃,快步回到桌邊。

許多景國人露出快意的笑容,巴不得這個挑釁方運的人倒霉。

「如此便好。」方運把震膽琴遞給一旁的差役,然後從他的托盤上拿了三包茱萸囊,分別遞給楊玉環、奴奴和小流星。

奴奴別提多高興了,抱著茱萸囊在方運懷裡滾來滾去,小流星也高興地飛來飛去。

方運身上有楊玉環做的茱萸囊,自己沒有拿新的。

雷遠庭朗聲道:「聽說景國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但武國更勝一籌。方鎮國,定魁首一次就夠了,不過我對你的首本詩詞更感興趣,我以一件翰林文寶賭你一篇詩詞,你可敢?」

方運撫摸著奴奴的小腦袋,道:「雷兄的翰林文寶很誘人,可惜換我的詩詞還是差一些。若是有大學士文寶,我可以用鳴州詩詞來當賭注。」

雷遠庭冷哼一聲,道:「文侯大人未免獅子大開口了。鳴州詩詞不值得我賭,要押就押鎮國詩詞,或者……未完成的帝王詩。」

「妄想1曾經拜訪過方運的學宮進士常東雲大喊。

「簡直豬油蒙了心1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1

景國讀書人群情激奮,連坐在左側的官員也不悅地看著雷遠庭,簡直把景國人當成傻子。

方運微微一笑,道:「鎮國詩我有,但不賭文寶,要賭,就賭雷家的登龍石。」

眾人一愣,一個景國讀書人大喊:「說的好,雷家不是很厲害嗎,那就賭你們雷家獨有的登龍石1

「是啊!雷家人不敢了嗎?」

景國讀書人紛紛起鬨。

雷遠庭被反將一軍,神色不定,遲遲不給答覆。

楊玉環低聲問:「小運,登龍石是什麼?」

「上登龍台之物,但雷家的登龍石和尋常的登龍石不同,據說是真龍一族才有之物,比別的登龍石都好。無論是妖界眾聖子孫還是人族半聖世家子弟,在這方面都比不過雷家。雷家在登龍台的待遇,還高於普通龍族,待遇與真龍相等。」

「啊?雷家這麼厲害啊?」楊玉環更加驚訝。

「是的。人族和妖族都想知道龍族為何要對雷家這麼好,可至今無人能猜透,甚至有史家半聖進入歷史長河追尋,可直到追溯到周朝也沒有半點痕。所以龍族為何對雷家特別看重,只有真龍一族才知道。」方運道。

「雷家真幸運。」

「也養成了他們跋扈的毛玻還記得在引龍閣要搶小鶯當龍宮侍女的那個龍人嗎?」方運道。

「記得。」

「那人就是雷家之人。」方運道。

「怪不得他針對你,真壞。」楊玉環憤怒地瞪著雷遠庭。

「怎麼,雷遠庭,不敢了?不如你和也簡銘一樣,去問問你們雷家的長輩。」賽侍郎笑道。

簡銘立刻道:「雷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南宮大儒是你們雷家請的,你難道還信不過嗎?再說龍宮急需方運的鎮國詩,你若能賭到他的鎮國詩,將來在雷家的地位更高,龍族也更看重你。」

雷遠庭無奈道:「每次登龍台開啟,我雷家也只能獲得一顆登龍石。雖然我雷家賭得起,但只有家主才能決定。那我便問問大伯父。」說著,雷遠庭拿出官印傳書。

景國眾人一看雷遠庭真敢傳書詢問,有的閉上嘴,有的則偏幫方運,說既然不敢就算了。

楊玉環敏銳地發現,第一層和第二層的景國讀書人中,大半都支持方運,而在第三層的讀書人中,右側席位的人同樣支持方運,左側席位的人雖然沒支持方運,但對方運有敵意的不足三成,其餘七成人因與左相或康王關係太近,此刻都只是沉默。

他們的沉默也是一種態度。

那雷遠庭一直沒有說話,眾人都以為這件事算了,無人再關注。

方運與第三桌的幾位豪門家主結交暢談,這幾位家主以前都曾祝賀過他,很快熟絡起來。

不多時,趙紅妝前來,她雖然是景國公主,但沒有資格坐第三桌,甚至連前五桌都沒有她的位子,她過來后,把親手繡的茱萸囊與楊玉環交換后,又與方運聊了一陣,最後去附近的桌邊坐好。

方運本以為雷家人不捨得那特有的登龍石,雷遠庭突然站起,道:「方文侯,既然你捨得拿鎮國詩來賭,我們雷家自然不能示弱。不過我們雷家的登龍石除了四海龍宮僅此一處,連兩界眾聖都得不到,比你一首鎮國詩重要得多,你若願意用兩首鎮國詩換,我們馬上答應。」

方運笑道:「雷家真當我方運年幼無知?若雷家不換,過幾日我就去玉海城的引龍閣,用鎮國詩換一顆和雷家一模一樣的登龍石。我就不信龍宮不換1

雷遠庭面色一僵,想起方運和龍宮的關係其實也不差,那個雷家青年被鯨王殺死後,雷家人妄圖制裁方運,但被龍宮阻攔。別人未必能用鎮國詩換到登龍石,但方運換到的可能性極大。

右相曹德安道:「雷家的登龍石固然珍惜,但每次登龍台開啟都可得到,而鎮國詩詞的數量遠遠少於登龍石。哪一個在龍族眼中珍貴,雷家之人比我們清楚。」

雷遠庭道:「那不一樣!方運是用鎮國詩換登龍石,換完后鎮國詩就成了龍族之物。但若是與我賭,他有很大的機會白得一顆登龍石。鎮國詩再稀有,也是無用的死物,而我雷家的登龍石能造就一個不世奇才1

常東雲道:「雷兄這話在別處說無妨,可是在這裡說,那就是班門弄斧。你們雷家仗著與龍宮交好,大儒和大學士眾多,甚至比許多半聖世家都多,但你們雷家人年輕時誰能跟方文侯比?你們哪裡來的信心在方文侯面前說此物重要?」

「說得對!在方鎮國眼裡,此物不見得有一首鎮國詩重要1

雷遠庭無奈一嘆,道:「既然如此,那雙方各退讓一步,換一個賭法。雙勝定歸屬。若方運贏得這場魁首后,在本月的凌煙閣中通過第五亭,達到入上舍的標準,那麼我們雷家敗。待下一次登龍台開啟的時候,請龍宮把屬於我們雷家的登龍石給方運。若方運奪不到重陽文會魁首,又到不了第五亭,那麼他就要給我們雷家一首鎮國詩。若是他只能勝一局,則我們雙方打平,賭局結束,如何?」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