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18章 周君虎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便可與我定魁首,不然少在這裡丟簡家的臉1 簡銘哈哈一笑,道:「你不過是舉人,只能用進士文寶琴,此琴可不值翰林文寶。」 「哦,那是你不知此琴上有鳴雷石漆。」方運道。 簡銘愣住了,...

玉山下不斷有人攀登到山頂。

一個手持托盤的差役正向方運這裡走,托板上面有一個個小香囊,而香囊里插著茱萸。

在重陽節,人人都要佩戴茱萸囊,去惡辟邪。

那差役走到方運身邊站定,不敢打擾。

茱萸的香氣和菊花的香氣在玉山的山頂蔓延,可沒有人在乎這節日的氣味,他們只關注舌綻春雷的小國公。

方運望著小國公,但小國公微笑以對,彷彿只是說出微不足道的事。

方運早就知道南宮大儒前來不過是開始,卻沒想到小國公會在這種文會定魁首。

所有文會必然有彩頭,大都在文會前宣布,最後由文會魁首得到最好的獎勵,其餘人依次得到後面的獎勵。

若是定魁首,則可在文會開始前選定各自認為的魁首,拿出更多的彩頭,最後魁首得到一切。

和普通的彩頭不一樣,一旦開始定魁首,那麼拿出的彩頭必須是文寶,而且一方若是拿出一件文寶,另一方必須拿出相近的文寶。

一般來說,魁首會把彩頭返還給己方人,而對方的彩頭則可以收入囊中。

最重要的是,一方必須當眾承認自愧不如。

方運明白,對方根本沒有蠢到認為一次文會就能打垮自己,而是慢慢給自己製造一個又一個失敗,當多次的失敗連在一起,就會如同崩潰的堤壩一樣,瞬間被洪水衝垮。

無論是南宮大儒還是這次的定魁首,都僅僅是開始,可一旦開了這個口子,後果不堪設想。

方運靜靜地望著小國公,呼吸依舊平穩,但覺得茱萸的香氣更加刺鼻。

清晨的太陽越升越高,但玉山卻越來越冷。

一些讀書人憤怒地看著小國公。南宮大儒的名號人盡皆知,讓方運跟南宮大儒爭文魁,方運必輸無疑。

那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文人,而是有備而來的大儒!

方運想要開口,但突然想到什麼,沒有說話。

「怎麼?方文侯害怕了?」小國公微笑道。

賽侍郎道:「小國公也是我景國人,為何要害方運,若是傳遍景國,康王府的名聲怕是毀了1

小國公卻突然正色道:「賽伯伯誤會我了,我要把彩頭給方運。而不是給南宮大儒!我之所以要定魁首,是因為武國欺人太甚!別人都說南宮大儒必然能勝過方運,說南宮大儒將在重陽文會上掃盡我景國人顏面,幫慶國復仇,幫那些被天意誦文碎文膽的武國人報仇。但,我不信!當今天下,詩詞第一人必然是方運,哪怕是南宮大儒是老詩君,也比不過方運!景國必勝1

那些原本憤怒的讀書人漸漸冷靜下來。看向小國公的目光變得格外冰冷,沒想到小國公竟然如此卑劣。

「小國公,此言當真?」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

此人身穿青衣雲大學士服,大馬金刀地坐在右側第一桌。別人面前是酒杯,而他面前裝酒的是海碗。

方運從側面看著這位大學士,高高的鷹鉤鼻極為醒目。

方運不認識此人,但見到這鷹鉤鼻馬上猜到。此人就是景國大將軍周君虎,在軍中地位僅次於大元帥,坐鎮京城。掌握景國最強大的禁軍力量以及京城所有要塞、關卡和堡壘的軍權。

此人二十歲前是狂生,四十歲前嗜殺妖蠻,四十歲后修身養性,極少開口說話,但每一次開口都會讓人心驚膽戰。

他上一次當眾正式開口,是在去年景國大敗后的雪天,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對左相說的一句話。

「相遇無人處,必誅你於筆下。」

此話一出口,京城方圓百里內大雪成冰,萬獸滅絕。

據說向來鎮定的左相也為之色變,當日監察院的御史紛紛上書彈劾周君虎,但直到現在他依然穩坐大將軍之位。

曾有人說過,千萬不能讓李文鷹與周君虎在一起,否則兩人一旦興起,都敢殺進龍宮。

小國公身體重重抖了一下,最後看了一眼身邊的人,大聲道:「自然當真。」

「你,不要出京城了。」

文會場地的所有盆栽炸開,顏色深淺不一的菊花花瓣向天空拋飛,四處散落。

一陣風吹過,小國公的黑色舉人袍竟然碎成絲線,和菊花花瓣一起在天空飛揚。

小國公面色慘白,但依舊站著,只是下巴比之前低了半寸。

「好1一些人忍不住低聲輕喝。

輔相司悅慶一拍桌子,沉聲道:「周君虎,身為景國大將軍、堂堂大學士,竟然要殺一位國公、皇室宗親,你該當何罪?」

周君虎眉毛一挑,道:「哦,你敢抓我?」

「你……」司悅慶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周君虎冷漠地看了司悅慶一眼,為自己倒滿一碗酒,一口喝光。

「景國大學士別的不行,欺負孩子倒挺厲害1一個白袍進士冷笑道。

「舅舅……」小國公感激地看著身邊的人。

周君虎瞥了那人一眼,自顧自喝酒。

「看來你也自知理虧。」那人道。

周君虎卻彷彿沒有聽到。

右側第四桌的一位翰林將軍哈哈一笑道:「你簡銘也配周大將軍開口?蠢貨!周大將軍不說話,是因為你明明生在半聖世家,一切遠超我們,這麼大歲數了還只是進士,簡直就是酒囊飯袋1

「你們……」簡銘說完咬緊牙關,然後突然看向方運道,「方鎮國,你敢不敢定魁首1

許多景國人無奈嘆氣,南宮大儒必勝無疑,方運又不能定南宮大儒為魁首,若是敢定自己為魁首,那會輸一件文寶,若不敢定,則輸了膽氣。

方運緩緩拿出文寶震膽琴,道:「我玉環姐定我為魁首,把這架琴當彩頭給我,你若拿得出翰林文寶,便可與我定魁首,不然少在這裡丟簡家的臉1

簡銘哈哈一笑,道:「你不過是舉人,只能用進士文寶琴,此琴可不值翰林文寶。」

「哦,那是你不知此琴上有鳴雷石漆。」方運道。

簡銘愣住了,進士文寶琴要是有了鳴雷石漆,其價值可比翰林文寶高出許多,差不多相當於半件大學士文寶。

半聖世家的舉人文寶隨手可得,進士文寶也人手數件,但翰林文寶就少了,簡銘身為常駐景國的簡聖世家之人,也不過有區區兩件翰林文寶,而且其中一件不屬於他的,一旦常駐景國的差事結束,他必須交出一件翰林文寶。

「不過如此。」方運就要收起震膽琴。

簡銘猛地站起,道:「與你定魁首又何妨!我定我武國大儒南宮冷為魁首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