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17章定魁首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運見禮……」方運一邊走一邊不斷向兩側拱手,楊玉環緊張地跟在後面,低著頭,不敢去看那些人。 小狐狸卻人來瘋,跟著方運一蹦一跳的,特別喜歡這種場面。 第一層與第二層之間除了有三尺高高的落差...

重陽文會重菊花,放眼望去,文會處處有菊花盆栽,如同一片金色的海洋。

酒席的桌椅都鋪著大紅的綢布,與金黃相映更顯喜慶。

文會現場人頭攢動,許多人攜全家老幼前來,到處可見孩童玩耍奔跑。

這裡是山地並非平地,文會現場分成三層平整的地面,一層比一層高,如同三個巨大的階梯。

在第三層的最深處,有一處文台,在文會開始后供人書寫詩詞。

這裡的女人大都穿著喜慶的紅色衣袍,而男人們的衣服則相對井然有序,幾乎和所在的位置對應。

第一層場地的男人身穿黑袍舉人服居多,其間摻雜少數秀才藍袍,稍遠處的第二層上出現許多白衣劍進士服,偶爾有一些黑袍舉人服,最高一層則以白衣墨梅翰林服居多,青衣大學士服也混在其中。

會場的飯桌上沒有名字,也沒有人引導他們,但每個人都清楚自己應該坐在什麼位置。

唯一例外的是在第三層的老人,那些老人的文位服高低皆有,白花花的鬚髮十分醒目。

「我們坐哪兒?」楊玉環看著黑壓壓的會場,不知道怎麼選擇。

「一直往前走,走到最高處。」方運道。

「哦。」

方運的語氣很平淡,楊玉環聽后卻覺得身體生出一股力量,不由自主挺直身體,抬高下巴。

兩人慢慢向前走,楊玉環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蒙面女人,那個女人正從抬椅上下來,她目光中有一些疑惑,然後回頭繼續跟方運一起走。

重陽文會的人太多,越往前走,耳邊的嗡嗡聲越大。

還沒走幾步,右側就有人突然拱手行禮:「見過方文侯1

方運循聲望去。正是學宮的學子,於是微微一笑,拱手還禮。

「啊?真是方文侯?」

就見周圍坐著人不分男女老幼,紛紛起立。

連那些打鬧奔跑的孩子都出奇地靜下來,一起望著方運,想這個天天都能聽到的人到底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

「見過方文侯。」

「見過方鎮國1

……

一開始只是方運附近的人起身,相鄰的人很快知道,也迅速起身。大多數人都面帶喜色,但少數人則很不情願慢慢騰騰站起來。

「是方文侯來了。」

「方鎮國?快快起來……」

不多時,整個第一層上萬人全都站了起來。

問候方運的聲音此起彼伏。從方運出現起就沒有停下。

「方運見禮……方運見禮……」方運一邊走一邊不斷向兩側拱手,楊玉環緊張地跟在後面,低著頭,不敢去看那些人。

小狐狸卻人來瘋,跟著方運一蹦一跳的,特別喜歡這種場面。

第一層與第二層之間除了有三尺高高的落差和一些階梯,沒有任何間隔,第二層的人也很快知道方運來了。

許多人不由自主站起身,伸長脖子向下看。想看看方運到底是何等人物。

很快,第三層的人停止聊天,陸續站起,在高處俯視下方。

那第三層上的人有的面帶微笑。有的神情訝異,有的面目陰沉,有的面無表情。

在方運走到上第二層石階的時候,三層場地的人已經完全站起來。哪怕是那些青衣大學士也沒有坐著。

隨後,許多人變了色。

此次文會,除非大儒親來。否則哪怕是如日中天的李文鷹到這裡,都不至於讓全場起立。

可一個舉人就能讓在場的人主動起立,這份影響力堪稱恐怖,哪怕方運是第一次來京城。

那些面目陰沉的人面色更加不堪,少數人甚至冷哼一聲坐下。

在數萬人的注視下,方運從容向前走,微笑著向兩側的人拱手還禮。

等方運走到第二層的中間,第一層的人還沒有坐下。

一個洪鐘般的舌綻春雷突然響起。

「好!不愧是方鎮國,不僅一人壓下慶國一州,還壓下此次重陽文會所有人1

方運立刻望去,就見第一層的人群中,一個身穿白衣劍服的中年人微笑著望著自己,笑容非常和善。

議論聲驟起,方運耳邊響起蚊蠅般的嗡嗡聲。

「那人是誰啊?怎麼沒見過?景國絕不會有這種進士。」

「聽口音也不是景國人,敢在此刻挑撥離間,至少也是半聖世家之人。」

「那人的進士服,似乎也不是慶國的,好像是嘉國的?」

「嘉國就說得通了。那人身上的飾品有點多,除了雷家之人,別的讀書人不喜歡戴亂七八糟的東西。」

「雷家?完了完了,這個可比普通半聖世家都難纏埃寧惹世家不惹雷家,方運什麼時候得罪這種大家族了?都說用不了多久,雷家就可從豪門一躍成世家。以雷家和龍族的關係,方運恐怕會被龍族視為眼中釘。」

不等方運說話,第一層的人群中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方運壓不壓我不清楚,倒是南宮大儒一旦前來,必然是要壓我景國上下的。雷遠庭,若我所料不錯,就是你們雷家請來了南宮大儒吧?」

方運仔細一看,正是那日帶著太后密令前去玉海的賽侍郎,同樣是江州出身的官員。

「我們雷家的確請了南宮大儒,不過他老人家來這裡只是順路,與我們雷家關係不大。我方才所言……」

「好了,諸位都坐吧。」大學士、右相曹德安的聲音傳來。

那雷遠庭恨恨地看了方運一眼,與其他人一起坐下。

方運最後一次拱手,然後拉著楊玉環的手,繼續向前走。

在場的女人們看到這一幕,全都露出羨慕之色,一個男人願意在此處拉著女人的手,這簡直比任何甜言蜜語都讓人心醉。

那些未婚的少女眼中甚至浮現憧憬之色,不知是憧憬自己成為楊玉環。還是想要自己未來的另一半也可以帶著自己走在這種地方。

道路在中間,桌椅分兩側。

方運掃了一眼,左相的忠狗輔相司悅慶、意圖挑撥離間的雷遠庭、小國公等人都在左手邊,而右相曹德安和賽侍郎等人都坐在右手邊。

在文台最近處,左右各擺著五張大桌子,每一桌都能坐十人,但無一桌坐滿。

方運踏上第三層,第三層的所有人都沒有說話,都默默注視著他。

現場的氣氛變得沉悶起來。

分隔兩側的道路明明很普通,但在方運眼裡卻如同一道無人可以跨過的天塹鴻溝。

方運正要向右面走。就見左面的第二張桌邊站起一位身穿白衣墨梅服的老翰林。方運稍稍愣了一下,這人有些面善,可自己絕對沒見過他。

「老夫童巒見過方文侯,此桌空缺,不如來這裡一坐。」這人面帶微笑,鬢角花白,是一位慈祥的老者。

方運卻是目光一緊,在秀才試的時候,自己曾與一個叫童黎的人賭碎文宮。比誰登書山登得高,最後自己勝利,那童黎自殺。而童黎的祖父正是童巒,景國兵部左侍郎。在兵部的地位僅次於兵部尚書一人,乃是正三品的大員,和方運一樣是「內閣行走」。

方運曾得到消息,童黎死後。這位左侍郎童巒離開京城南下,要入玉海城,最後被李文鷹逼退。

童巒此人頗有戰功。在北疆殺蠻無數,是下一任兵部尚書的最佳人選,潛力巨大,最少還有十五年的官場生涯。

方運心中一嘆,童巒此人原本是軍中的中立派,但因為被李文鷹攔下后無法為其孫報仇,一怒之下轉投左相陣營,為左相平添一份力量。

兩人此刻仇深似海。

方運拱手道:「方運見過童大人,不過左側風大,我還是去賽侍郎那裡坐比較好。」

右側的眾人齊齊站起來迎接,氣氛好轉。

右側第一桌邊的右相曹德安微笑道:「方文侯,你就坐在此處吧。」

方運一笑,道:「我真是想坐在那裡,但我不像你們,老婆都死心塌地,我和身邊的這位沒成婚,我怕她跑了,必須要與她坐在一起,實在分不開埃」

眾人大笑。

曹德安指著方運對眾人笑道:「你們看看這個方運,說好聽的是個疼媳婦的好男人,說難聽的,就是個陷進溫柔鄉無法自拔的色胚子1

旁邊一位大學士打趣道:「曹相,您當年要是有個京城西施做妻子,您兩條腿可未必有力氣上山。就這點,方運比你好十倍。」

左右兩側的人哄堂大笑。

楊玉環鬧了個大紅臉,羞得輕輕一跺腳,心裡暗罵一群老流氓。

曹德安哈哈一笑,也不在意,對方運道:「那你就領著你家的江州西施去第三桌坐吧,那裡人少。」

方運一看,第一桌和第二桌的人不是京城大員就是半聖世家的重要人物,其中就有方運見過的陳家大學士,而第三桌邊的人神態淡然,不像官場中人,方運隱隱猜到應該是幾位豪門家主,於是和楊玉環一起走過去。

方運剛走到桌邊,那幾位家主不等自我介紹,左側酒席傳來一個少年人的舌綻春雷。

「童侍郎邀請方運被拒,去了右邊不來左面,真是讓我等傷心。不如我們左右兩席就定一下此次文會魁首,如何?」

連楊玉環都詫異地看過去,「定魁首」可不是什麼好事,一般只有不同國家的人在同一文會上的時候,才會在文會開始前「定文魁」。

有仇的同國家族之間也經常定魁首,可在這種超大型文會上定魁首極為罕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