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13章 凌煙閣十子像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1-27 21:42  |  字數:3493字

「我對凌煙閣略有所聞。從舉人開始,每個文位在凌煙閣都有一個「十子像」,聽說每一個成為十子之人,都有機會得到一顆臨時文心。當年的司馬相如、曹操、曹植等人都得到過臨時文心,而顏域空的臨時文心似乎也是在凌煙閣得到的,不過他當年就能成「舉人十子」,他的半聖恩師似乎出了力。至於別的,我就不清楚了。」方運道。

「是的,歷代文人上凌煙閣,爭的就是『十子像』。拿『凌煙閣舉人十子』來說,可不是從景國的人中選拔,甚至也不僅僅是十國,而是自凌煙閣出現後八百年內所有舉人的排名前十!」

方運道:「那豈不是說舉人十子像全都是半聖?」

「不。顏域空和衣知世不是半聖,韓信和曹植也不是半聖,不過另外六人都是半聖,而且都是兩三百年內封聖的半聖。」

方運點頭道:「這些年我人族雖然出不了亞聖,但主要是受才氣所限,若不算孔聖或亞聖,我人族一直在不斷壯大。這些舉人超出幾百年前的同齡的舉人,說明我人族一直在進步。」

「這是自然。他既然能成為舉人十子之末,那你不可能比他差。你入『舉人十子像』之時,他只能退出。」

「這倒非我所願。」

「高下分明,當仁不讓,他也不會怪你,或許他在進士試前能衝到更高的位置。不過……他有半聖恩師指導,你無法相比,所以你無需太急切成為舉人十子,一年後必然有十足的把握。」趙紅妝道。

方運眨了眨眼,道:「我要參與今年的進士試。」

「你一定要爭千古未有的『同年』之名?」趙紅妝瞪大眼睛。

「倒也不是非要爭同年之名,而是我想要儘快成為進士!」方運道。

趙紅妝沉默片刻,道:「好吧。其實我們也已經預見,以你的實力。今年中進士不難,但……狀元恐怕就難了,至於國首更懸。」

「今年當進士最重要,至於狀元或國首,都是明年的事,來日方長,我有餘力一爭。」

「這倒是。你現在只要小心別人爭上舍便是,至於初九的重陽文會,隨便寫一首應付,出縣即可。無需太費神。」

方運笑道:「就算是出縣也不容易啊,哪有你說的這般輕鬆。」

「對別人是不輕鬆,但對你來說,出縣是很低的要求。」趙紅妝道。

「我想想吧,能作好的詩詞自然不能寫差的。」方運道。

趙紅妝點點頭,道:「有一封加急傳書。」說完低頭一看,臉色大變。

方運本不想關注趙紅妝的私信,可她面色變化十分劇烈,忍不住問:「怎麼了?出了什麼大事?」

趙紅妝咬牙切齒道:「康王邀請武國一位大儒參與重陽文會。」

方運心裡咯噔一下。緩緩深呼吸,道:「哪位大儒?」

趙紅妝抬起頭,注視方運的雙目,緩緩道:「南宮冷。」

方運瞳孔緊縮。又很快恢復。

「武國和康王府為了打壓我,真是不惜血本啊。竟然讓三代前的詩君出馬!跟這位老詩君比,慶國的那位本代詩君簡直是根朽木。」

「你知道此人的名號就好。這人號稱邊塞聖手,畢生的歲月都耗在與蠻族作戰上。乃是一代戰詩大家!他甚至創出一首大學士傳世戰詩《破陣歌》,詩成那日,黃沙襲天。狂風飛卷,一詩覆滅一個十萬人的蠻族大部落!乃是所有大學士必學之詩。」

方運無奈一笑,道:「我當然知道《破陣歌》,尤其對付沙蠻,此戰歌簡直所向披靡。他的詩名之大導致前幾年在聖院引發討論,要不要封他一個虛聖詩聖之名,但後來他自己拒絕,說沒資格封詩聖,便無人再提。不過,我知道他這人剛正不阿,不能來為難我啊!」

趙紅妝道:「此人確實是難得一見的明智之士,當年就不參與武國與他國的紛爭,在大學士的時候甚至因為與武國國君理念不合,在金鑾殿上摘下官帽,脫下官袍,拂袖而去。但是,他必然欠過別人的人情,康王可能利用這一點請動他。」

方運點頭道:「看來只可能是這樣,若不是欠過別人天大的人情,他絕不可能針對我。不過,或許他是來景國見昔日好友。」

趙紅妝輕嘆一聲,道:「你把人想得太好了。我倒不是說南宮大儒壞,而是誰都有無奈的時候。不過,以南宮大儒的秉性,最多是在詩名上壓一壓你,絕不會像慶國人那樣惡意污衊攻擊你。他畢竟是大儒,再如何也懂得分寸。武國恐怕也是沒辦法,連本代詩君都被你壓了下去,論詩名,除了這位南宮大儒,半聖之下無人可以穩勝你。武國要的,就是你在此次文會上光芒徹底被掩蓋,破了你文會必勝的神話。」

方運洒脫一笑,道:「若是南宮大儒的詩詞勝過我,我自然甘拜下風,這不打緊。只是……請一位大儒來對付我,是不是太過了?會不會有別的原因,壓我文名只是順路?」

趙紅妝點點頭,道:「我心中也有此疑慮。畢竟他可是一位大儒,怎麼說也不可能僅僅為了壓你文名而來。不過,你小心的不應該是南宮大儒,而是你詩名被壓之後那些敵對勢力的反擊!抨擊你的詩且跟大儒的名詩比較,無論怎麼貶低,只要不攻擊你的人,都在允挾列。」

「你放心,我就拿他們磨鍊文膽!」方運道。

「問題在於,這種事既然發生,他們恐怕有連續的後手,一環接一環,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趙紅妝道。

方運的洒脫全都消散,面色有